Actions

Work Header

【巍澜/ABO】 我要你 (PWP,END)

Work Text:

赵云澜的发情期来的猝不及防,沈巍从学校请好五天的假,去特调处接人的时候,赵云澜已经变成一只黏人的大猫,带着玫瑰的芬芳立刻就挂到他身上。

幸好这只是刚出现些征兆,玫瑰花也是刚挤出个小骨朵,但沈巍占有欲强,连外泄的那一点玫瑰的香味都不愿意给他以外的人闻到,他不好意思地对特调处的吃瓜群众笑笑,下一秒伸手在虚空一抓,搂着赵云澜直接进了凭空出现的大黑洞。

再出来便已经是卧室,赵云澜的信息素如洪水猛兽一般开了闸,向外流泄。他凶猛地扣住沈巍,把他alpha一边往床上带,一边扯着脱两人的衣服。

衣杉尽褪,赵云澜怀中带香骑到沈巍身上,后穴濡湿一片,已经跃跃欲试。

俩人黏黏糊糊抱在一起先亲了一会,赵云澜嘿嘿笑着,那手才不安分地在沈巍身上来回摸着游走。

前戏做得很快,沈巍喜欢吻他,不一会他身上已经都是alpha印下来的湿漉漉的红痕。可这都不是重点,赵云澜后边在他家alpha信息素的作用下已经黏糊成了一片,需要沈巍进去满足他才好。

这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刻,沈巍却居然还想着先给赵云澜一点一点地做好扩张再做下一步深入。

赵云澜气急,这人到底是有多老僧入定?他伸手环住他的脖子,精瘦的双腿也跟着环住沈巍的腰,他凑到他耳边,声音低哑深沉,指引着沈巍去摸自己股缝间那个小口:“宝贝儿,真的可以了……不信你自己摸摸,我这都快湿透了……”

 

沈巍顺着他的指挥试图用手指先给他做一下扩张,却猝不及防被那里边渗出的晶莹剔透的液体弄了个满手。发情期的omega浑身上下写满了诱惑,沈巍的手指乍一探进去,马上就被柔暖湿热的软肉包裹住吮吸。这样的场景,很容易让沈巍回想起赵云澜上一个发情期,两个人度过的那几个疯狂的日夜。

想起赵云澜那一次到最后因着连续搞了几天已经不再说什么骚话,只一边叫着一边讨饶,身体软着,最后那几次声音已经缠绵悱恻又像撒娇一样,沈巍的眼睛不可抑制地泛起了红色。

占有他,现在就占有他。他的心底在叫嚣。

 

赵云澜对他内心的波动一无所知,偏头蹭蹭他脖颈,手过于不老实地去摸沈巍下面硬挺的性器,甚至主动张了腿去迎和。

“赵云澜……你最好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沈巍压低了声音警示,他抿了抿嘴唇,唇线都跟着一并压了下来,上下泛红的地方一合拢,他还是先把手指送入了那已经盈了情液的地方。

又湿又热。

床上二人身下的被单已经被赵云澜的体液打湿了,黏黏糊糊濡湿一片,屋子里玫瑰花的馥郁芬芳摄人心魄,让人迷醉其中,沈巍把他那信息素都释放出来,幽兰的冷香咄咄逼人得覆压整间卧室。

结合了的AO相互吸引力极大,赵云澜被这信息素搞得面上愈发潮红,后穴的情液顺着沈巍探进去的手指,已经湿漉漉地流了出来。

沈巍隐忍着,几根手指并拢着伸进去,在赵云澜被情液润湿得足够软也足够热的后穴里按压。软糯的穴肉细细密密地攀附上来,似乎是在渴求他的alpha把更大的东西送进来。

omega的双腿分得极开,但赵云澜并不在意,反倒充满渴求地把腿分得更开,直愣愣地勾上沈巍的腰,盘了上去。随着沈巍的手指在那个汁水横流的小穴里反复抽插扩张,他有点不满足地勾住沈巍的脖子。

“我当然知道我在干什么……多明显,我在等你肏我啊,沈、老、师。”

 

他一字一顿,声音里尽是属于成年男性的磁性和荷尔蒙,当真是勾人得要了命。

沈巍是alpha之中的佼佼者,那物也是极大的。赵云澜毫无预警地被拦腰抱起来,后背悬空,下一秒彭圆的龟头已经直挺挺地顶上湿嗒嗒流着液体穴口。

赵云澜心里有些出于omega本能的战栗,他本能地想要逃离这境地,但更多是回忆起上次云雨巫山之时所有的兴奋和刺激。

他喜欢跨坐在沈巍身上这姿势,一方面他得了主动权,另一方面他能把沈巍的表情动作看个仔细,身体也能各方面都被沈巍照顾到。

发情期的空虚感让他那块刚一碰上沈巍的那物就已经迫不及待地含了进去,被情欲浸泡得柔软的肉穴将肉棒的顶端吃进去毫不费力,紧接着就继续向下,贪婪吞吐着肉柱。

沈巍那物滚烫发硬,热铁一样一寸寸楔进他体内。

赵云澜被他托着屁股揉捏,中间的小口含着他alpha的那物,他按着沈巍的肩膀和沈巍接吻,满足里带着欢愉地把后面那物又吃进去一分。

沈巍唇形好看,上嘴唇很薄,却形状分明,唇线向下勾勒出圆滑的弧度,在嘴唇中间形成个小小的尖,颜色不像赵云澜那么朱红诱人,浅淡清雅得也想让赵云澜一亲芳泽。

他含着沈巍的嘴唇嘬弄几下,又把舌头调皮地钻进去,占领人家的地盘。性事里的亲吻向来激烈又绵长,赵云澜那条艳红的软舌如是缠绕上来。

沈巍全单照收,他体力好,饶是赵云澜吻技好,也被吻的七荤八素。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omega的嘴角晶莹地留下来,落到特调处处长的小胡子里,润了一片。沈巍一边回应他,一边不知不觉里突然松了托着赵云澜饱满的臀肉的手。

赵云澜本是压着他的肩膀还在他口腔里戏弄他,沈巍力气大,托着他一点压力都没有,赵云澜也放心把重量都压在上头。这会一下脱节,身体凭着重力向后坐下去,窄小的穴口被挤出来甜腻的情液,一下将沈巍炽热滚烫的性器吞下去大半。他们这次做没带套,彭圆的顶端直愣愣地顶着赵云澜里面半开半阖的生殖腔口。

赵云澜被这陡然而来的一下弄的爽到脑子犯迷糊,眼眶跟着一下就红了,前边挺立着的性器也跃跃欲试地想射出来。

他不要命地动动腰,换来沈巍意味不明的一个眼神,那股子热潮总算过去,沈巍那物顶着他生殖腔口的软肉摩挲,再往里一步,对于二人来讲便都是极乐。

赵云澜缓了神,凑过去舔沈巍的耳垂,他压低声音,后穴也跟着绞了绞沈巍横在他体内那物,不要命地说着骚话:“老公你好大啊……再深一点呗……?”

沈巍动了动嘴,赵云澜还没反应过来,这人已经握住他的腰,径直按了下去。等他又回了神,才想起沈巍那动作是标准地被挑衅之后在舔后槽牙。

硕大的阴茎破开绵软的脆弱的生殖腔口,一下顶到了里面,赵云澜没忍住,这回是真的跟着一并射了出来,弄的两人之间净是些个白液。炽热的肉刃挨在omega最敏感柔嫩的地方,还不必挞鞑蹂躏这尺寸之地,赵云澜便已经颤抖着高潮。

“小巍……太深了……”赵云澜叫着,精神有些涣散,沈巍伸手去捏他软乎乎的臀肉,另一只手绕着他的乳尖打转。他又亲上去,连带着体内的肉刃也在内里摩擦,惹得赵云澜又是一阵颤栗。

 

戴上眼镜,沈巍是君子有泽儒雅大方,摘掉那碍事的玻璃片子那眼神又温润如玉,惹人怜惜,还有那么几分楚楚可怜的意思。

赵云澜这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地想着,有点痴地盯着沈巍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很长的眼睫毛一下子就反应不过来,再回过神已经是被沈巍握着腰向下重重一坐。

赵云澜不受控制地身体向后仰,露出脆弱的脖颈与突出的喉结。

“云澜……不许你走神。”沈巍把他拉回来,锁到怀里啃过男人的喉结,蹭着他的小胡子又咬他的嘴唇,言语之间竟然有那么几分任性与撒娇,带着千年前小鬼王的性子。

说他握着赵云澜的腰也是真的握着,毕竟那截腰实在太细了,又不似女子那般柔弱,只是瘦而有着韧性,透着常年不见光的白,看着便使人着迷,双手合拢起来亦能把住大半。

赵云澜的体重之于沈巍来讲也是过于轻泛,他握着omega的腰这么上下律动着毫不费力,赵云澜的脚趾倒是绷得紧,随着他抽插的每一次,不但穴口一张一合地含着粗大的肉刃,脚趾也是绞着柔软的床单,把那块都弄的变了形。

交合之处不断溢出着甜腻粘稠的体液,窄小的穴口被肏得熟软,红肿着透出淫靡的味道。沈巍埋在他颈窝专注啃咬,种着小草莓,赵云澜伸手环住他的后背,手指搭在他蝴蝶骨上。

他每次和赵云澜做爱都要这样,不在他身上落满痕迹是绝不善罢甘休的。

沈巍骨子里多少还是有些暴虐的因子,他始终是鬼族,平时被压抑得越克制,这会劲头上来了,就越是狠戾。赵云澜浑身上下唯一肉多点的地方就是屁股,又软又饱满,沈巍这来回顶着他肏,手就握着这两瓣臀肉不放了,把那一方平日被衣服遮着,白皙不见光的地方捏的指印都印出来。

赵云澜被肏得快感堆叠,舔着嘴唇在沈巍身上上下来回地摸,他现在还尚有些力气,柔韧的腰随着沈巍的动作摆动,惹得沈巍又是一阵眼红。

“宝贝儿,我里边舒服吗?”赵云澜到,后穴被肏的汁水满溢,又过来舔着沈巍的耳廓拨撩。

沈巍不论多少次都还是不习惯赵云澜这满嘴跑火车,耳朵在赵云澜的舔舐之下肉眼可见地变红,他凶狠地干赵云澜,嘴上却老实地答到:“舒服。”

他手上移,又握了赵云澜的腰,想了想,顶弄着道:“云澜……喜欢你。”

这回脸红地变成赵云澜,床上骚话说再多,都没沈巍这一句纯情又直白的话直击心灵,他发出声小动物一样的哼哼声,难得有点不好意思。

 

沈巍又这么抱着他如是作弄,在赵云澜又一次盯着他的眼睛精神涣散的时候,将性器从他体内抽了出来。

赵云澜轻轻“嗯?”了一声,纳闷怎么回事,立刻被沈巍搂着翻了个身扣在怀里,摆成了跪趴的姿势。

刚抽出去的阴茎就着这个姿势,挤开湿漉红肿的肉穴又肏了进去。这次沈巍没再犹豫什么,从穴口一气儿顶到生殖腔里头,咕啾的水声都一并跟着濡湿的体液挤出来。

“操。”赵云澜情不自禁地骂一句。

沈巍覆在他后背上吻他,他就着这个姿势向前狠狠地顶弄,几乎每次都要把赵云澜的生殖腔都挤满,他肚皮薄,沈巍整根都没进去的时候,赵云澜甚至不知道是真的还是他因为太过刺激而出现的幻觉,他肚皮那块隐约都可以看见那物凸起的形状。

硬而热的肉棒研磨着生殖腔内的软肉,毫不怜惜地蹂躏着omega体内最脆弱而敏感的地方。

赵云澜作为个omega,平时再怎么硬气强量,在这个时候还是服了软,腰塌下去又被沈巍托起,柔嫩的生殖腔一次又一次地接受alpha强力地挞鞑蹂躏。

沈巍攀过去吻他肩头从床头扽了两个靠枕垫在赵云澜肚子底下。肉穴已经被操开了,吞吞吐吐地吸着肉棒,被不断肏出汁水。

这个姿势进入得深,赵云澜被肏得身体往前拱,又被沈巍握着腰拽回来。他体力终于快被折腾没,软绵绵地乖乖趴在枕头上,连着叫了几句好大好深快受不了了。

沈巍一脸无辜地把他扣在怀里,亲着他的耳垂:“我是不是太过了……?”

赵云澜已经被他弄出条件反射,沈巍稍微有些萎靡或者委屈巴巴地试探,他就会后退一大步。沈巍现在这样一问他,他简直瞬间又精神抖擞,看这架势能和沈巍再搞八百个回合。

“没有没有,我是在夸宝贝儿你太厉害了,”赵云澜侧过头吻他,道,“老公继续啊,把我肏到怀上……”

“才好”两个字被止于沈巍又一次猛烈的顶弄,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句话赵云澜可能就是不明白,他喘息着叫了几声,被肏得头晕脑胀了居然还想继续招惹他身后这只假扮小白兔的大白狼。

白狼温柔儒雅地笑,低头叼中猎物。

赵云澜被他咬住颈子后被标记过的腺体,前边也被沈巍握住,在被舔咬和撸动之间,在沈巍手里交了货。

高潮的omega后穴跟着一并绞紧,沈巍头皮发麻地在里面又磨蹭几下,抵着赵云澜的生殖腔悉数将精液射了进去。

赵云澜被内射的快感刺激得抖动,射过的前端跟着也吐出几股清液。

沈巍脑子里空白了一下,这才想起来他这没带套也就算了,居然直接射到了赵云澜生殖腔里面……

他抿了抿嘴唇,害羞又不好意思地吻一下还在快感的余韵里喘息的赵云澜:“要是真的让你……让你有宝宝了怎么办……”

赵云澜扭头看他,沈巍这也太克制了,怀了又怎么样,这可是爱的结晶好不好,难道害怕他会不想要?

他翻了个身,趴在上完床一秒从白狼变白兔的沈老师身上,俊朗的眉宇挑起来,跟着舔了舔嘴唇:“那就怀上,我乐意。”

他想了一下,把毛茸茸的卷毛埋在沈巍的颈窝蹭一下,又露出一个狡黠的笑:“要是这次要是没怀上,我们这还有好几天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