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牵手

Work Text:

今年的秋季来得比往常更早一些,九月还未过去,有时候夜里已经凉得要加层被子了。

这天晚饭过后,窦寻照例拉着徐西临要出门遛弯,徐西临也照例拿出了一身耍赖的本事瘫在沙发上试图不出门遛弯。两个人你来我往唇枪舌剑,不一会儿便在无形中过了好几百招。一时间客厅里暗潮汹涌,连平日里唯恐天下不乱的灰鹦鹉此时也安静如鸡地站在自己的栏杆上一言不发,颇有种要独善其身的架势。

事实上这场没有硝烟的斗争并没有持续多久。窦寻自小便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主,即使是面对徐西临,他的耐心条也不过堪堪长了几毫米,更别说是在这种对方故意挑衅的情况下了。于是耐心即将消磨殆尽的窦寻果断诉诸武力——他绕到徐西临的头靠着的沙发那侧,半弯下身子,迅速伸出双手穿过徐西临的腋下。

徐西临一愣。

这种时候,窦寻常年锻炼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他一使劲,趁着徐西临还没回过神来便一把把他提溜起来,动作一气呵成,仿佛提的只是一只闹别扭的猫。徐西临半当中终于回过味来,想都没想就开始挣扎,挣扎中他仰头向后靠去,正好靠进窦寻的颈窝。徐西临还想继续动作,没想到窦寻冷不丁低沉着嗓子在他耳边慢慢说道:“别乱动,换衣服去。”

窦寻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也许是有些暧昧的动作给了这低沉的嗓音一些加持,使得这句话在徐西临耳边炸出了一连串细小的烟花,倒是歪打正着地起了些震慑的作用。徐西临想了想自己的老腰,最终决定屈服于强权之下。他举起双手向窦寻示弱,一边乖乖走向卧室去换衣服,一边暗自在心里盘算着上次在小区隔壁健身房办的卡还有多少课时可以用。

徐西临出门前把自己裹得严实,但等到真打开门接触到外面的空气时却还是被凉得打了个哆嗦。他有些怀念起高中时怎么都不怕冷的日子来——那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大冬天只穿两三件薄衣便能闯出门去当好汉。无奈岁月不饶人,年轻时候作的死,年纪大了总归会一点一点问你讨回来,更别说之前机场的那次事故又把他的底子给削弱了大半。

他们今天出门比往常晚了一些,路上已经基本上没有行人的身影了,只余几盏昏黄的路灯尽职尽责地沿路而立,散发着昏黄的光,照亮灯柱下的一隅小天地。

窦寻一开始走在徐西临后面,一副打定主意要看好徐西临不让他偷懒的样子。但没走一会儿,窦寻瞧着四下无人,便走快了几步凑上前去,走到和徐西临并肩的位置。徐西临刚侧过头看向窦寻,就感到自己手上一热——窦寻牵住了他的手。

窦寻的动作带着点固执和强硬,颇有点当年蛮不讲理的气势。但不知怎的,徐西临觉出了这蛮横中带着一丝色厉内荏的温柔和小心,好像是觉得自己一松手,牵着的人就会跑了似的。于是徐西临缩了缩脖子,半低下头,把嘴埋进颈间围着的薄围巾里,然后手上用力,坚定地回握住窦寻的手。

他们两人就这样牵着手,沉默不语地慢慢向前走去。暖暖的温度通过紧贴的皮肤在两人之间传递,驱散了自出门起便裹挟着他们的初秋凉意。

徐西临突然觉得出门遛弯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们牵着手走了约莫半个多小时,半当中途径超市的时候两人一起进去逛了逛,买了点零食还有家里缺的日常用品。看着东西没有很多,最后倒也装了满满两个小塑料袋。窦寻和徐西临默契地一人提了一个袋子,等出了超市大门,空着的两只手便又黏在了一起。

路上依旧没有人,两人像之前一样慢慢往家的方向走去,只不过相较于来时,这一路上多了点塑料袋发出的悉悉索索的声音。

两人快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迎面走来了一群年轻人。他们看着像是刚结束聚会余兴正浓的样子,一群人吵吵闹闹的,走在最前面的几个人勾肩搭背,时不时互相打闹一两下,引得后边的人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嬉笑声。

窦寻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猛地停住了脚步。徐西临只觉得窦寻像被什么魇住了一般,整个人都在一瞬间僵了起来。他看见窦寻看着那群年轻人,又飞快地转过头来看了自己一眼,然后机械地松开了一直牵着自己的手。

这下倒是让徐西临变得无措起来。但徐西临很快便明白过来,往事一瞬间便在他的脑海里炸开。他想起自己很久很久以前那些在众人面前装出的疏离,在老成车上不动声色抽回的手,还有窦寻刚回来没多久时在拥抱之后对他说的那句“放心”……这一切都让徐西临陡然生出一丝哀哀的心酸来——过往终究是在他们身上留下了刻痕。

于是徐西临转过身子面对窦寻站定,“看着我,窦寻。”徐西临说。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喊窦寻“豆馅儿”,语气也是少有的不带一丝圆滑,只剩下认真,还有点不容分说的意味。窦寻还没缓过劲来,但仍然听话地看向了徐西临,眼里闪过点点茫然。

徐西临抬手,把提着的塑料袋挂到了自己的胳膊上,然后伸出双手,一把拉起窦寻没提着的手摆到两人面前——窦寻的手正紧张地握着拳。于是徐西临盯着窦寻,露出了安慰人的笑容。他先是用双手轻轻地包住了窦寻握拳的手揉了揉,然后松开来,小心地把窦寻的手指一根一根掰了开来。

窦寻仿佛是被吓到了。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徐西临掰自己的手指。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直到手上传来了紧贴着的温暖触感,脑细胞才得了令一般重新开始运转。窦寻呆呆地看着面前自己的手,发现它还僵着,保持着五指张开的姿势。而徐西临的手正和他的手手掌相贴,五指弯下,各自落在他的指缝间用力握住——是十指相交的亲昵姿势。

等窦寻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的时候,他的鼻子突然酸了起来。这一刻,他仿佛一叶入了港的孤舟,漂泊了几十年的心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落脚之地。而自徐西临告白以来便久留不走的虚幻感终于散去了大半,那种“这一切不过是一场美梦”的忧虑也突然变得无理起来。

他回过神来,抬起眼看了下徐西临。徐西临正微笑地看着他,不远处路灯的昏黄灯光堪堪落进徐西临的眼中,把他的眼睛弄得亮晶晶的。

窦寻没有在徐西临的眼睛里看到躲闪或是惊慌,也没有那种故意装出来的冷漠和置身事外。他看着窦寻的眼神载满了珍惜与爱意,还有十成十的坦然,就好像是觉得这份感情并无什么不妥,就好像是觉得……自己可以大大方方地和爱人依偎在一起,不用躲藏在什么无人的阴影里,一边小心翼翼着怕被人看见,一遍忧心忡忡地接上个迅速又甜蜜的吻。

也是呀,仔细想来,这份爱和天下千千万万的爱并没有什么两样的。

那群笑闹着的年轻人越走越近,他们青春的笑声猛地拉回了窦寻的神智。他忍不住飞快地瞥了眼那群青年,收回视线的时候正好对上了徐西临的目光。徐西临没有松开手。窦寻心里动了动,试探般地弯下了手指,动作极尽小心谨慎,却在贴上徐西临手背的那一刻突然勇敢地使力。窦寻紧紧地攥住徐西临的手,用力与之十指交握,仿佛正警惕着爱人的后退,想要强硬又亲密地将爱人留在掌心里。

紧接着,窦寻看到徐西临笑意更深了。他的嘴咧了开来,连眼睛都跟着弯了起来——这是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窦寻只觉得自己已经很久很久都没见过这样的徐西临了。这一笑让他在恍惚间回到了十多年前,回到了他刚住到徐西临家没多久,和徐西临各自占据着二楼的一间卧室的时候。那时候徐进、徐外婆、杜阿姨都还在,仗势欺人的豆豆也还在,窦寻和徐西临还在读高二,坐前后桌。窦寻每天回家的时候都会去徐外婆那里,听着她用那口温软好听的南方口音絮絮叨叨地讲些过去的事情,一边柜子上老旧的收音机总是放着咿呀婉转的昆曲。这个时候一般也是杜阿姨做晚饭的时间,厨房里会不断传出一阵阵切菜炒菜的声音,不多时便会有好闻的饭菜香味飘出来,勾起人胃里的馋虫。再过会儿就到了徐进没应酬时惯常下班回家的时候了。她进家门后会先整整齐齐地摆好自己的鞋子,放下手里的东西,然后给徐西临一个大大的拥抱,如果看见窦寻,也会带着点慈爱拍拍他的后背。这时候徐西临通常会朝徐进撒会儿娇,赖着她和她讲些白天学校里发生的好玩事情,但没过一会儿就会被徐进赶着上楼去写作业。

窦寻看着徐西临,他的样子和记忆里那个在蜜罐里泡着长不大的小徐西临重叠在了一起。如果不是徐西临的眼角已经爬上了点细细的鱼尾纹,窦寻都要觉得当中这十几年的风波坎坷是不是都是自己的一场大梦了。

窦寻感觉到徐西临捏了捏自己的手,接着两只相连的手便自然地垂在了衣侧,保持着亲昵的交握。徐西临转身的时候,那群年轻人正好和他们俩擦肩而过。窦寻注意到人群里飘过来几道疑惑的视线,他相信徐西临肯定也注意到了。但徐西临依然没有放开窦寻的手,反而兀自又握得更紧了一些,接着坦然地拉着窦寻往前走去,既无慌张也无迟疑。

直到这时,窦寻才终于觉得,自己是真的和徐西临在一起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