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一人之上

Work Text:

黎簇知道吴邪是omega,毕竟也跟着他走南闯北下过几次墓,吃饭睡觉都挨在一块儿,早就知道对方睡觉的时候是不是磨牙打呼噜又放屁。吴邪吃药的时候从没避讳过他,并且在黎簇张大了嘴巴一脸惊恐地瞪着他时,踹了黎簇一脚,然后解了腰带旁若无人地开始自慰。
那是第一次被吴邪用暴力镇压,拐去沙漠时候的事儿。那时候他们刚刚找到古潼京,漫天白沙晃得人睁不开眼睛。他们在卡车中间休息没多久,吴邪就发情了。omega的味道一下子如烈酒般冲进黎簇的鼻腔,没等在脑子里过一遍,就迅速向下面冲去,黎簇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响,然后转头就看到了拿着一把红色小药丸正往嘴里塞的吴邪。
“呵……”
黎簇从嗓子里憋出一声低吼,刚想顺从本能扑过去,便被一旁的王盟捉住手腕打了一针。鬼知道装备全掉进沙子里后,他们是哪儿来的抑制剂。黎簇感觉那股邪火被药物慢慢浇灭,一抬头就看见吴邪正靠在一边喘着粗气。吴邪见黎簇直愣愣看过来,抬起一脚便踹在黎簇屁股上,看他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后开心地笑了,然后挥挥手示意黎簇滚一边儿玩去。
黎簇满心火气,任哪个alpha在这荒郊野岭的地方被一个omega勾引着发了情,又被人强行打针抑制住,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但他权衡了一下利弊,只得听话地连滚带爬到了旁边。
吴邪解开腰带,靠在卡车上叉开双腿把右手塞进了裤裆,黎簇下意识躲闪着目光看向别处,在心里念了八遍非礼勿视后,偷偷将视线又移回那里,猝不及防地对上了吴邪看过来的目光。
吴邪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然后撑起一条腿遮挡了黎簇的视线。黎簇被他带着情欲的轻佻目光看得又硬了,他觉得吴邪在勾引自己,又被自己这个不切实际的大胆想法惊出了一身汗。但吴邪却不再看他,转而将手伸向了一个更为靠后隐秘的部位,接着滑下身子侧躺在地上,蜷缩着身体拿手指干自己。
“小子,看什么呢。”
王盟突如其来的话语吓了黎簇一跳,黎簇仿佛是被教导主任抓到逃课一样,连忙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心,拼命把那份欲望压制下去。
“生理课上过没有?”
“当、咳……当然……”
黎簇一开口,才感觉自己渴得要命,刚才那股烈酒的味道仿佛烧在了黎簇喉咙里,让他的嗓子有些灼痛,声音十分沙哑。
“那你们老师没有教育过你们alpha要尊重omega,在这种时候,不要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吗?收收你的口水。”
“这附近,露天席地的……我还能上哪儿待着去?再说了……你不也在这儿呢吗?”
黎簇不甘心地瞪了王盟一眼。
“我不一样,我是beta,没有你们那么复杂,不需要隔离。”
王盟冲黎簇露齿一笑,然后转过身躺在地上补觉去了。
黎簇目瞪口呆地看着身边的beta和不远处正在发情期的omega——即使现在,他也没法接受吴邪那个怼天日地的王八蛋竟然是个可以任人“捏扁搓圆”的omega,黎簇看到吴邪躺在地上,外裤被拽到膝盖上方,两只指头正在什么地方进出着。
视觉上的刺激对这个刚成年的小处男来说太过了,黎簇咽了一口口水,他的感官在周围一片死寂的条件下变得无比敏感,他甚至能听到随着吴邪的动作,有滋噗的水声从不远处传出来,还能听见吴邪一声声压低了的呻吟,不断挑拨着黎簇的神经。黎簇歪过头不敢继续看,怕自己受不住蛊惑,霸王硬上弓之后骨灰被撒在海子里。说真的,这个霸王能不能打过躺在地上的omega还不一定呢。
不知过了多久,在一声隐忍到了极致的悠长呻吟过后,吴邪的声音从黎簇背后传来。黎簇从没听过吴邪这样的嗓音,轻飘飘的却像是钩子一样差点儿把黎簇的魂儿勾出来,一听就是被情欲浸透过的,仿佛还带着湿漉漉的热气。黎簇转过身,看见吴邪已经穿好了裤子,正一手拄着脑袋叫他过来。
“我……你……你好点儿了没?”
黎簇没有过去,他小心谨慎地开口询问,甚至被吴邪这股媚态逼得往后退了退。
“你过来。”
吴邪依然用释放过后的慵懒嗓音对黎簇下着命令,黎簇被这声音弄的又硬了,他用手掐了自己一把,稍微清醒过后一步一步地挪过去。
走到吴邪身边后,黎簇暗自深吸一口气,有些遗憾地发现空气中只有发情过后残留的信息素的味道,烈酒被空气稀释地清汤寡水,吴邪本人已经停止了信息素的释放。黎簇将自己的小失望咽回肚子里,不知道吴邪叫他来做什么。
“来,你是个alpha吧,过来标记一下我。”
“什什什什……什么!!!”
黎簇大惊着向后退了一大步,然后被吴邪揪着裤腿拽了回来,鬼知道刚发情的omega为什么这么有劲儿,黎簇几乎是被吴邪拖拽着按倒在地上。
“临时标记,你学过吧?不可能没学过,不然九年义务教育真是白上了。”
吴邪说完便在黎簇面前低下头,这是黎簇第一次看到吴邪如此低的姿态,吴邪左手将碎发撸到上面,脆弱的后颈完全暴露在黎簇的视线里。黎簇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刚才是误会了,但这一口气还没松到底,他就看见那上面有一个看着就年代久远,深深陷在皮肉里的齿痕。这气半吊在嗓子里,出不去也咽不下,弄得黎簇一阵恶心。
“愣着干什么?你们老师不会真没教过吧?咬上去,一二三,松口。听明白了吗?”
黎簇看到吴邪放在脑后的那只手正随着他的呼吸不自然地抖动,便知道吴邪并不像他所说的那样游刃有余。黎簇想,怪不得平日里吴邪身上没有一点omega的味道,原来是已经被人标记过了,也对,吴邪这么大一个omega,没被人标记过才是怪事儿。黎簇将内心的失望藏起来,把脑袋里乱成一锅粥的思绪甩开,不再想这痕迹是谁留下的,以及还有多少人曾在这上面留下过短暂的标记,低下头狠狠地咬上了吴邪的腺体。
“啊!”
吴邪被黎簇粗暴地按住后背,想挣扎却被发力的alpha禁锢在怀里,只能发出一声无法抑制的尖叫。
三秒过后,黎簇起身放开吴邪,用舌头舔了舔那个被自己咬出来的伤口,然后有些茫然地看着爽过了就闭上眼睛轻喘的吴邪。
“带着你还算有点儿用……”吴邪坐起来,背靠在车门上,伸手向后摸了摸脖子,小声说道,“嘶……你下嘴可真够狠的……”
黎簇眼神躲闪着不敢看他,夹着双腿别别扭扭地走了,心里那点儿小心思没等膨胀就被他自己按着放了气儿。
“休息一会儿,起来继续干活儿!”
黎簇转身看见吴邪有些疲惫地抱着胳膊,歪头打着小呼噜睡着了。
“呸,你个变态,死骗子。”
黎簇只能在心里骂了那个老混蛋几句,然后自暴自弃地解开腰带,机械地上下撸动起来。

原以为从沙漠出来后就是结局,没想到正如黑瞎子所说,黎簇再也做不成凡人,那就只好跟着老混蛋一起东奔西走。
吴邪再也没有在黎簇眼前发过情,顶多是定时吃几片药,身体壮地跟头牛似的。黎簇不禁想着那个标记了他的人是谁,反正肯定是个始乱终弃的渣男,不能提供稳定的性生活,才会让一个omega靠吃药来对付发情。
但是现在,黎簇浑身发热被吴邪压在身下,身上的omega明显一副发情的样子,正把脸埋在黎簇裤裆上,并且拼了命地拱着。
“啊啊啊啊你轻点轻点!!吴邪!!你是不是忘吃药了!!!”
黎簇手忙脚乱地推着吴邪,他刚一碰到吴邪的肩膀,就被手下柔若无骨的触感惊地又硬了几分,黎簇啊啊叫着推搡,然后被吴邪一个巴掌甩在脸上。
“我他妈要是有药还用得着你?闭嘴,干我。”
黎簇被吴邪命令惯了,身体首先动了起来,一把掐住吴邪喉咙,拖着将人按在了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