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双重幻想 02

Work Text:

三天后,《双重幻想》拍摄基地

拍摄前十分钟

 

春田的戏份主要在后半段,前面大多数是主角的个人戏。所以他在拍了几段走场之后就回房间背台词,深居简出,除了吃饭外基本见不到人。
这就导致了都过了三四天了,他才在片场看见了自己后辈的身影。剧里的主角设定的年龄是25岁,所以化妆师专门给牧眼角添了几根皱纹,肤色也变得暗了一些,没有属于少年那种透亮青春的质感了。
不得不说牧真的是个好演员,虽然年龄小经验不多,一旦入戏就跟变了个人一样,脸上的稚气收敛的干干净净,眼睛里充满倨傲和跃跃欲试,半点没有平时害羞内敛的感觉。
春田过来的时候他正在摄影师旁边踱来踱去的酝酿情绪,一张小脸绷的紧紧的,完全没有注意到来自旁人的目光。
这截然不同的模样让男人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心想这孩子真的很不错,比当时的自己强多了。
“发什么呆呢?下一场就该拍你和他的第一场戏了,过去跟他聊聊代入一下,免得等会浪费时间。”
春田是出了名的好人缘,气质亲近演技在线,还没什么前辈的臭架子。无论脾气多么刁钻的导演在相处一段日子后都会对他产生些好感,说话也就温和多了。
这不,这个以严厉著名的女导演看他两眼怔怔,站在片场中央的样子也没生气,只是用剧本轻轻的敲了敲他的后辈,虽说的责备的话语,脸上却没什么怒气。
“哦哦哦好好好,对不起是我失神了,我马上去。”春田这才发现自己一时不慎看入了迷,忙不迭的鞠躬道歉道,暗骂自己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为了弥补,他赶紧看了一遍已经背的滚瓜烂熟的剧本,走到少年那边才张嘴想打了声招呼,便因为对方瞬间黑下来的脸色而瞬间僵硬在了原地。
完了,在房间里呆的太久,他完全忘了对方还在生他的气呢。
不出他的所料,牧在看见他的时候就开始皱眉了,嘴巴抿的紧紧的,一双黑汪汪的大眼睛充满愤怒,控诉和·····羞耻的盯着他看,对词的时候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
春田欲哭无泪,只能用厚厚的台词本来抵挡对方的杀人视线,心想当时自己多说了一句话而已,他觉得也没什么不对,这孩子也太记仇了一点吧?
我都是为你将来的幸福生活着想啊!

——三天前——

虽然没有经历过这么特别的对戏,但是前辈说的肯定都是对的。所以牧在愣了一会坐在了对方旁边,怀着忐忑的心情注视着那逐渐亮起来的电视屏幕。
虽然没看完这个碟,但是gv内容也就大同小异,没什么特别的。所以阅尽千片的春田在看见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整整七个大汉把一白嫩可口小青年包围在中间的时候眼皮都没跳一下,淡定的磕着宾馆提供的瓜子,甚至还往自己后辈的手里塞了一把:
“别光看啊,多吃点,看你刚才都没吃饱。”
这个片子讲的是是没爸没妈,寄居亲戚篱下的小可怜受,每天吃不饱穿不暖,才出此下策的去超市偷东西。被保安发现后便进行了一番爱的教育,无论上面还是下面都喂的饱饱的。
凭心而论,这个片子的受长的肤白貌美,细腰长腿,呻吟声也没之前那么造作,又缠又绵的,上挑的尾音听起来很是勾人。
他好像是真的得了趣,被操进去的时候浑身不停的打哆嗦,又长又细的腿不停的僵直放松,伴随着体液四溅的声音显得很是色情。
但是这对于春田·热爱巨乳·钢铁直男·创一来说,就无半点吸引能力了,顶多感慨一句这孩子水可真多,是不是提前在屁股里藏着润滑剂。
介于电影里他的戏份都是下面的那个,所以他很是认真的观摩了下对方情动的本能反应,叫声,和高潮时的肢体动作,正看的投入,眼角的余光却瞥见了什么不该瞥见的东西。
他吃瓜子的动作停了下来。
被他惊鸿一瞥的当事人正一本正经的坐在他的身边,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闪着彩光的电视屏幕看。他看起来很是淡定,像是完全没有被那满屋子乱窜的呻吟和水声所影响,但是那发红的耳根,还有逐渐撑起的……裆部,却把一切都暴露无遗。
春田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裤裆就像是雨后长出来的蘑菇一样,越长越大越撑越高,最后到了一个连他都无法忽视过去的程度。
说实话他觉得看片子勃起是件很正常的事——虽然他忘了自己当时看的是av,这是gv。又都是男人,没什么好害羞的,说一声去厕所或者回房间解决就行。但是问题就是牧非但不走,还当无事发生般继续观看,他都替对方憋的疼。
“maki……要不你先回去解决一下。”
所以春田在沉默了一会后还是友情提示到,语气尽可能的委婉自然,生怕伤害到少年人比天高的自尊心。
要是一般人可能就顺着楼梯下来,赶紧答应一声回去了。结果牧也不知道是脸皮太薄还是实在不好意思承认,听到这话也不过慢慢的嗯了一声,依旧不动如山的坐在床上,半点起身的动作都没有。
这是什么意思?不想回去撸?
春田疑惑了,他还没有处理过这种不愿意走的场合。GV里的男男性交正逐渐达到高潮,受嘴里塞了一根,手里拿着两根,性器撞击后穴的啪啪声响的惊人,让房间里的气氛都变得浓稠而色情起来,让人不由得面红耳赤。
也许是被这太过奇怪的气氛所影响,或许是大脑里哪根神经给搭错了路。反正最后结果就是春田盯着自己后辈(的胯部)看了半晌,竟鬼迷心窍般开口说道:
“要不……我帮你一下?”
说这话也就算了,他甚至还给手脚着地的爬了过去,伸手就往对方鼓起来的地方揉。
牧本来就身子紧绷着,死犟着不知该怎么办,脑子混乱一片的结果就是被男人给摸了个正着。对方的手掌微凉而柔软,握住正充血肿大的勃起,那如冰火两重天的快感让他啊的一声给叫了出来,脸颊涨红,像是戳了死穴的活鱼般蹦了起来,一把把春田给推到了旁边。
“前辈你怎么能这样呢!”
他又羞又耻的大声吼道,黑眸都蒙上了一层如雾般薄薄的水意。还没等春田回过神来就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把房间门摔的震天响。
“哎这个片子还没播完要不要拷给你一份……”
春田茫然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追上去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人了。

——回忆结束——

“对不起,那天是我不好,不应该那样说,maki可以原谅我吗?”
虽然觉得自己那时候的行为没什么,毕竟他原来上大学的时候还跟舍友比过时间长短。但是人与人不同,每个人对此介怀的程度也不一样。所以春田踌躇了一会,还是向自己的后辈诚恳的道了歉。
他个子很高,腰细腿长的,却连一丁点气势都没有,像是个又大又绵的棉花糖。特别是此刻道歉的时候垂头丧气,眼睛里充满了愧疚,略高的嗓音听起来可怜巴巴的,论谁都生不起气来。
“……”
牧咬着唇,无声的瞪着眼前人好几眼。因为那一摸折腾的几天没睡好,在胸膛里憋胀的怒火和烦闷在一瞬间变成了潺潺流水,想发都发不出来。
“你以后不要这样了。”
我妈都没碰过我行吗?!
隔了好久后他闷闷的说道,脸颊绯红,显然又想起当时的尴尬局面了。春田忙不迭地点头答应下来,心想现在的孩子脸皮可真薄,动不动就脸红还哭,看来以后要注意点,不能再开这方面的玩笑了。
结果等他们练习最后一次走位,按照剧本跪在对方两腿之间,看着那隐藏在薄薄牛仔裤里格外明显的轮廓后,春田又脑子抽了一样来了一句:“没想到maki个子这么小,竟然还是巨根呢。”
说完还伸出手,像是为了证明真实性的摸了一把。
牧:“……”
春田:“……”
完了。

虽然他所饰演的配角和主角大多都是床上滚来滚去的戏份,但是刚开始还是有点感情互动在里面的,毕竟再不济两人也十年没见,做爱之前总得叙叙旧。
再加上都是头一次演绎有关题材,导演有心要他们适应一下,交代说演到回家交流,亲吻之后便停下来,剩下的明日再说。
只要不真枪实干的拍床戏,别的什么都好说。春田在切入镜头的点旁边站着,看着牧走到布置好的房间里,饶有兴趣的环顾着周围熟悉的家具壁画,得到导演的示意以后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说出今天的第一句台词。

“你还记得这里吗?”
岩井微笑的关上了门,示意奈津*将大衣给脱了下来,接过来后挂在衣架上。
“记得。”
只着单衣的青年熟门熟路的坐到一个布艺沙发上,手搭着扶手,好奇而怀念着瞧着屋子里十年未变的摆设。
跟以前和武藤在一起总是穿灰白黑三调衣服不一样,他今天穿着一件鲜红的毛衣,衬的肤白如玉,唇红齿白,过大的领口露出一节精致的锁骨。
“我一直把这里保留着,就想再遇到你时,带你过来看看。”
目睹这一幕的男人喉结滚动了一下,眼神暗了暗。他走了过去,佯装无事般的握着对方的肩膀,将他的注意力吸引着墙壁上挂着的一张画上。
“你看,这是你当时画的第一张。当时的你画的多好啊?可惜自从毕业以后,就再也没见过你画了。”
“我男友不喜欢我画画,他觉得没用。”
青年的眼睛黑白分明,他歪着头,静静地看着那张灿烂盛开的向日葵,将手缓慢的覆盖上岩井的手背:“前辈……这些年还在画吗?”
十年前的分手并没有让岩井对于奈津的感情消失,相反随着时间的逝去而更加浓厚。在舞会看见对方的那一刻,他就下了一定要把人带回画室的决心。而此刻又得到回应的他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两人不知不觉的便靠在了一起。
他一手捧着对方的脸庞,另一只搂着那消瘦的肩膀。看着那熟悉的容貌而情难自已,正打算深深的吻上去时,一直温顺的奈津却别过了脸,让那个吻落在了白皙的腮边。
“……奈津?”
他有些失望的呼唤道,声音却还是那么的温柔,像是完全不在意自己被拒绝了一样。青年闭了闭眼,黑眸里翻滚着晦涩难懂的情绪,却在重新转过来时扬起了一抹微笑,凑过去主动吻上了男人的嘴唇。
“让我主动一次,好吗?”

痛——春田在对方含住他下唇的一瞬间感受到一股尖锐的疼痛,肯定是这小子耿耿于怀于刚才自己说的话,借机报复来了。他小小的抽着气,不敢影响在后面专心致志拍摄的导演,只能任由对方明目张胆的啃咬那块嫩肉,最后松嘴的时候直接肿了起来,火辣辣的疼。
“好啊,你说什么都行。”
他说着台词,按照剧本滑落在对方的两腿之间,在导演喊cut以后迅速把头给抬了起来,跑到旁边狂饮了半天凉水,才感觉嘴唇没那么疼了。
“你这样咬明天怎么拍戏啊,都肿了。”
牧跟着他走了过来,安静的站在旁边歪头看他。春田本来也没生气,但是看了眼镜子发现已经破皮后,还是有些不满的向对方抱怨。
“本来剧本也说是要把你嘴唇咬破啊,而且明天的戏是接着今天的,没关系。”
牧面不改色的撒谎道,看着对方那明显肿起来的嘴唇有点愧疚,但是更多的觉得解气:“谁让你踩点的时候乱摸我,我明明说过不要动了。”
“可是咱们明天要拍的是床戏啊?你没看剧本吗,要拍很多镜头的,都比这要过分多了。”
春田捂着嘴巴无奈的说,如果碰一下就要咬一口,那他拍完估计都要被对方给吃了。
“到时候留一条内裤都不错了……maki也得适应一下啊?争取一次通过就好了。”
他本纯粹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却发现对方的脸在过程中越来越红,像是个成熟过度的红柿子:“哎你该不会没拍过床戏吧……?国外应该要开放多了吧,等等,maki你跑什么?该吃饭了你去哪啊?”
他只是想开个玩笑,对方却像是被他说中了什么般倒退几步,慌里慌张的就往摄影棚外跑,怎么叫都叫不回来。
春田:“……”
不会真的没拍过吧?!
他突然为明天的拍摄而感到莫名的担忧。

 

*1 奈津:男女通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