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脑洞存放

Chapter Text

龙骨为0号身高+黑斗+白长裤
白金斗姑且叫云菇。低配平菇+白金斗+禁阁束脚裤+笛子。
龙骨在与冥龙的一次战斗中重伤,虽然人还活着但是受伤太过严重短时间内也不能再战斗。于是墓土的其他先祖就劝他到别的地方养伤,顺便放松一下。龙骨权衡一下决定听从他们的意见,并联系晨岛的摆渡人先祖将龙骨送到云野。
当时云野的居民都喜欢鲜艳多彩的颜色,龙骨一身黑斗(临行前脏辫强塞的)在其中显得十分突兀,加上他身受重伤脸色也不太好,转悠两圈就有人上来找茬。
龙骨懒得跟平民计较,也不理那几个挑衅的人,那几个人眼见龙骨无动于衷,准备揍龙骨一顿,龙骨刚准备躲呢就被人一把抓起来飞到空中,对方动作之利索时机之巧妙让龙骨都不禁赞叹。
龙骨打量着对方,白金斗云菇,简简单单,虽然白金斗反光晃得眼花,但是比对面那几个大红大紫的顺眼多了。
挑衅的人气急败坏,无奈又追不上云菇,只好在原地破口大骂。
在对方一串的屏蔽词中龙骨敏锐地捕捉到一个信息:云菇是个哑巴。
怎么就是个哑巴呢。龙骨惋惜地想。不能说话就意味着无法通过声音和光之生物交流,也就不能利用光之生物的力量,只能等它们主动靠近。
龙骨还走着神,忽然感觉自己又落地了,回神一看两人已经飞到蝴蝶平原来了。光蝴蝶好像和云菇关系不错,见他来了立刻抛下其他人团团围在他身边,然而龙骨就没有这么好待遇,他杀气重,长得凶,身上还有伤口的味道,光蝴蝶恨不得离他越远越好,甚至推着云菇远离龙骨。
龙骨站久了感觉有些撑不住,就坐了下来看着云菇和光蝴蝶玩。玩了一会云菇竟然带着几只光蝴蝶回到他身边,轻轻地把蝴蝶放到他身上。
云菇示意他噤声,光蝴蝶在龙骨肩膀上停了一会,感觉没啥危险,就放心地围着龙骨转来转去。光蝴蝶身上的能量让龙骨觉得很舒服,过了一会他干脆就直接躺下睡了。
(中段略)
【片段1】
前情提要:龙骨要镇压墓土边境骚扰的冥龙,他觉得这次会很危险,于是拒绝了云菇跟随的请求,然而云菇实在放心不下,就偷偷跟着龙骨,并且在龙骨的队伍被多只冥龙包围时以一己之力引开三条龙使得龙骨脱险。龙骨率领队伍朝着云菇引开冥龙的方向追去,顺利解决了落单的冥龙,最后在一个山洞里找到了能量耗尽的云菇。

龙骨在回来的路上一直黑着脸,大步向前走。其他亲眼目睹了云菇的壮举的人也不敢出声,只能在龙骨身后用眼神交流,一众人眼波乱飞,看得云菇一脸茫然。
众人顶着龙骨的低气压好不容易回到了神庙,其他人迅速道别离开,云菇也向他们挥手道别,连忙转过身去追头也不回走进神庙的龙骨。云菇小跑着追上去想要牵龙骨的手,却被他一把甩开,龙骨回头看了一眼云菇,走进一个房间砰地关上了门。
云菇在原地站了很久,那扇门始终没有打开的迹象,他抱出一个蝴蝶罐子坐在龙骨门前,放出几只蝴蝶来,拿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它们。蝴蝶很快发现云菇玩得心不在焉的,生气地撞了几下他的手指,扑棱棱飞回罐子里不再出来。云菇仍然抱着罐子坐在那里,直到龙骨摸了摸头才回过神来,连忙放下罐子站起来。
“玩够了吗?”龙骨问。
云菇点点头,伸手碰了碰龙骨的手指,又轻轻捏住挠了几下,他抬头看看龙骨的脸色,摸了摸他的掌心,然后和他十指相握。
龙骨长叹一口气,把云菇搂进怀里,他用的力气有点大,云菇几乎是被锁在他怀里。
龙骨虽然当时没说什么,晚上云菇就遭罪了。
云菇趴在床上,腰被龙骨抓着,承受着龙骨一下比一下重的冲撞。
以前龙骨在床上时不是温柔情人,但也会顾及他的感受。今晚却不同,云菇的手指痉挛得快要扶不住龙骨的手臂,龙骨全然不顾,在云菇被迫推上高潮时一口咬在后颈,高潮时的舒爽和要命处的疼痛让云菇第一次在龙骨身下挣扎了起来。
“不准动,”龙骨叼着云菇的软肉说,“你今天居然干出这种好事来,该罚。”
龙骨连着把云菇送上高潮三次,云菇累得快要昏死过去,腰和屁股酸到麻木,整个人像是刚从黑水里捞起来一样。偏偏龙骨还抱着他蹭个不停,云菇忍无可忍,抬起手臂狠狠地推开龙骨,翻过身去不再理他。
“累了?”龙骨被推开了也不恼,他刚吃饱心情好着,又凑过去到处亲,帮云菇揉着腰和大腿。
云菇艰难地翻过身来,脸埋在龙骨胸前,像哄小孩一样抚摸着龙骨的背。
龙骨也摸摸云菇汗湿的短发,说:“不要再让我担心了,嗯?”
云菇说,如果当时不是我,让我担心的就是你了。
龙骨不能反驳,这就是他的责任。墓土一旦失守,其余地方就要直面冥龙。
龙骨撑起身来,衔着云菇的嘴唇说:“睡吧,我帮你洗澡。”
云菇回亲了龙骨几下,眼一闭便沉沉睡去。

【片段二】
前情提要:雨林车,两人路线为雨林→霞谷→禁阁→霞谷→雨林→云野,这里是第二次到雨林

今晚的落脚地是一个树洞。
龙骨对于雨林的气候很不适应。湿,且阴冷。不间断的雨让他的斗篷活像一块冰似的冷,加上他伤重未愈,两人走走停停,到了天黑也还没见到神殿的影子,只好在一个树洞里歇下。
云菇找了两块光蘑菇当垫子,又把龙骨和他的斗篷挂在灯上烘干,扭过头去就看到龙骨拿他的灿金眼睛一转不转地看着他。
怎么盯着我看。云菇问。
“看你好看。”龙骨说。
云菇的脸腾地红了,落在龙骨眼里无异于锦上添花。
纤细灵动的美人,昏暗的灯光,和耳边连绵不绝的雨声。
龙骨拍拍身边的位置,云菇走过来坐下,被龙骨一把拉进怀里。怀里的人裹挟着一身雨气坐在腿上,龙骨替云菇搓了搓发凉的手臂,凑在他耳边问:“冷吗?”
云菇摇摇头,放松身体靠在龙骨温暖的胸口,任由龙骨顺着耳朵一路亲下去,放纵他滚烫的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
“我还记得咱们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你给我找了把蘑菇伞挡雨,还把自己弄得浑身上下都湿漉漉的。”
你臭着个脸,一想就知道是不喜欢淋雨,第一次来雨林的都这样。
“你经常来?”
嗯,这里人少。
“人少……也好。”
龙骨把云菇按倒在光蘑菇上,掀开他的衣服细细地吻着。
云菇望着龙骨,忽然有一种不真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