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渣反】冰九ABO 无处可逃(八)

Work Text:

乾元:Alpha
中庸:Beta
坤泽:Omega

*送给亲友的文
*洛冰河X沈九

妄想逃离洛冰河身边失败,被对方抓回来狠狠折辱后,沈清秋从开始的滔天恨意,到如今的身心疲倦,他已经开始懒得反抗,废去修为的自己与魔尊实力相差悬殊,无论怎么奋力抵抗也不是洛冰河对手,始终逃不过被对方粗暴压着奸辱的下场,与其继续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不如被动的麻木承受。

而洛冰河则彷佛寻到新奇玩具的孩子,乐此不疲的变着新法子折腾沈清秋,凌辱的不给他衣物蔽体,将他锁在笼中观赏,兴致来时就粗鲁的掰开那双布满干涸精液的大腿,不管柔嫩的穴肉是否红肿出血,只管发泄自己高涨的情欲,挺起胯下粗长阳具,用力肏开经自己调教后极其敏感的身躯,毫无怜惜的肆意掠夺,沈清秋好几次被玩弄得狠了,蹙眉趴伏地面轻喘息,洛冰河又会霸道的掐住他下颔,强迫他抬头与自己对视,眼神透着餍足与疯狂,就是要沈清秋深刻感受这份屈辱。

好几次惨烈的欢爱都令沈清秋昏过去,醒来时残留一身狼藉,身上无一寸肌肤完好,看上去青紫交错惨不忍睹,身无寸缕可遮蔽,他只能羞耻的蜷曲身子,精液随着他的动作沿着小腿缓缓流淌下来,看上去格外香艳淫靡,双腿略微合不拢轻颤,露出惨遭蹂躏而充血的穴口,伴随着血丝及精液被挤出。

自己就像洛冰河的禁脔,只需卑贱、不知羞耻的张腿承欢,安静柔顺的取悦对方,供对方泄欲获得欢愉。沈清秋好几次陷入深深的自我厌恶,憎恨这副不争气的淫荡身子,每回被洛冰河抚弄几下就舒服的磨出水,软嫩小嘴热情的嘬住硬挺肉棒主动吸吮,背叛沈清秋的意志,遵循坤泽敏极易动情的本能,与洛冰河共赴极乐之巅。

沈清秋眼神有些空洞,他觉得自己快被洛冰河逼疯,甚至尝试过自残了断,但他绝望的发现,自己浑身发软,就算是想咬舌自尽也使不上半分力气,惊恐之余他还要提心吊胆的防备洛冰河察觉,唯恐之后迎来更加惨绝人寰的虐待。

偶尔对方也会用淫邪道具在自己身上,让自己沉溺在频频高潮欲死欲仙的边缘,欣赏自己射精与失禁的丑陋姿态,像个玩物毫无半丝尊严的被他糟蹋。

这日,洛冰河因刚杀了几个废物的正道发泄,心情更是愉快,于是惦记起被自己冷落好几天的师尊,便顺道绕过去问候。他漫不经心的来到沈清秋面前,就好像对方只是他饲养的宠物,心血来潮时逗弄几下,不开心时杀了也无所谓。

好不容易得以喘息几天的沈清秋,稍微恢复点气力,勉强可以撑起身子,当他见到洛冰河那个折磨自己的畜生时,身躯却轻微颤抖起来,即使自己并不畏惧死亡,但仍本能的对眼前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产生戒备。

「真可怜,抖得那么厉害。」洛冰河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戏谑的蹲下身子,用指腹暧昧的抚弄被自己系上一对精巧乳夹,红肿不堪的嫣红乳尖,手指不安分的在乳晕周围打转,令沈清秋眼底闪过一丝难堪,神情不屑的别过脸,似乎不愿意与眼前这个疯子交谈。

遭到明显拒绝洛冰河也不懊恼,只是加重手上力道,掐住两点娇嫩的红果,肆意握在手中揉捏到变形,也不在乎是否弄疼沈清秋。知道他因为衣不蔽体,而羞愧不安的缩瑟起来,更是恶劣的拉开他四肢,似笑非笑打量起沈清秋腿间的私密处,作恶般刮挠起因紧张而翕张的穴口几下,让他不禁浑身绷紧神经,尾椎窜起一阵酥麻感,下意识忍不住并拢双腿。

但洛冰河又如何会让沈清秋如愿,如同惩罚般,用力拍打了下他粉嫩臀肉嗔道:「真是不乖!瞧瞧你哪里还有个仙师的模样?师尊,你这分明就是个不知廉耻勾引人的妓子!」随后又像不解气的连续拍打数十来下,将臀肉打得一片通红,布满红白交错的掌印时,才低头靠在沈清秋耳畔讥讽:「骚货!」

不理会沈清秋屈辱的发出痛苦呜咽,像炫耀似的自怀中拿出一个木匣,然后在沈清秋眼前打开,里头装着一串精致小巧的铃铛,但沈清秋再傻也不会只当是普通的饰品,他知道这肯定是洛冰河又要拿来折辱自己的淫具,面上难掩惊恐的小幅度挣扎,却是徒劳无功的被人一把粗暴拖回。

「做什么那么害怕?师尊,这是弟子用来让你爽的东西。这小玩儿叫做缅铃,放在你那张淫荡的小嘴里,肯定会爽到不停流水。」洛冰河残忍的勾起沈清秋一绺发丝,语气温柔却叫人恐惧的低笑出道。

沈清秋脸色苍白的直摇头,不禁崩溃的讨饶,「别这样,你想怎么玩都好,但就是不要用这些东西。」这些下作玩意儿会让沈清秋觉得自己很轻贱,随意玩弄几下身体就能发浪起来,像是生来就该取悦男人的骚货。

「这可由不得你!」洛冰河轻蔑的冷笑了下,随后粗鲁的将缅铃塞进沈清秋后穴。

沈清秋痛得眸子氤氲层水雾,随后缅铃被软嫩肉壁挤进更深处,猛烈的不断震动起来,把里头弄得是又痒又麻,淫水淫靡的不停流出,沾湿大腿内侧,沈清秋呼吸跟着急促起来,脸颊泛起一层粉晕,羞耻的发出破碎呻吟,爽得绷紧脚趾不停抽搐,身体上的欢愉却远比不上内心煎熬,屈辱的泪水忍不住落下。

而洛冰河则像睥睨万物的残暴君王,冷眼旁观这有趣的一幕,看着脚边微不足道的蝼蚁,正在疯狂似的挣扎,内心获得异常满足。

忽然沈清秋下腹感到一阵剧烈抽痛,饶是忍受力极高的他,也痛得惨叫出声,「啊——」他摀住自己腹部,感觉腿间似乎有什么液体正不停流出来,他忍不住用手一摸凑到跟前瞧,映入眼帘的竟全是鲜血!淡红色的血液不断自体内涌出。

洛冰河立即察觉不对,连忙将缅铃自沈清秋肉穴中拉出,混合着血液与淫水的邪淫玩意儿被直接扔到一旁,当他见到沈清秋痛得甚至咬破自己唇时,才惊觉事态严重性。

「痛……好痛……」沈清秋此刻觉得像是有许多人朝自己腹上猛踹,相较以往的皮肉伤简直是大巫见小巫,他无法忍受的面容扭曲起来,同时感到一阵诡异的腹坠感。

后知后觉的洛冰河他赫然顿悟,沈清秋怕是早已怀上孩子,但他自己压根不知,几番折腾下元气大伤,加上怀孕初期极其不稳,哪里经得住洛冰河这般刺激。

洛冰河顿时沉下脸,不分由说的将人打横抱起,带着沈清秋飞快奔向千草峰,这一刻他竟有一丝庆幸,幸好!幸好自己还没动手杀了木清芳。

 

===========================================================
听说我好像很久没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