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ONFESS 认罪

Chapter Text

【意大利 西西里 地牢】
“confess...”棕发男人庄严地坐着,俨然如一座雕塑,“认罪,我不会再说第二遍”,他一身深色的西装,与这个血腥的审讯现场格格不入

“呸”被拷打地满脸是血的男人狠狠地啐了一口,吐出黏稠的血,他的牙被拔得所剩无几,整张嘴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让我认罪?你不过是一个omega,你凭什么让我认罪!”

Tony最讨厌别人因为他是omega而对此大放厥词,他早就习惯这种直截了当的侮辱,“愿唐.Rogers祝福你肮脏不已的灵魂”,他失望地起身,总是这样,Tony吩咐自己的手下,“愿他安息!”

这一声一出,里面的男人愤怒地挣着铁链,敲出绝望的金属声,“我诅咒你下地狱!你这条狗,Tony Rogers!你就是Steve那个混蛋的狗!”

Tony垂下眼睑,不愿去浪费口舌,听到干脆利落的一声枪响,他不由得心情愉悦——这代表他又完成了一项他的教父Steve Rogers的任务

众人口中所说的唐.Rogers,便是Tony的教父——Steve Rogers。从罗马教皇开始,Rogers这个古老的姓氏便与波吉亚家族挂上了勾,这支庞大的血脉像一只吸血虫牢牢地攥着世界各地的赌博行业

早些时候的Steve Rogers曾经想要在美国居住,他不算正统的意大利人,他的一头金发使他总像个外来者,他是个私生子的事情对于各处的黑手党来说已经不是秘密。Steve对此不怎么在意,他的铁手腕在全世界都是出了名的,谁都知道不要惹他

在自己的家族建立了铁的政权之后,Steve便又重新回到了西西里,住在自己父亲的别墅里,将生意托付给他信任的人——他的教子们

Steve信奉天主教,但他庞大的支系则是由友情和忠诚支撑,他的教子们无一例外都是omega——被这个世界所瞧不起的存在。尽管Steve是个货真价实的alpha,他却是第一个看到omega身上的潜力的人,他不标记自己的教子,将友情的思想贯彻到底

而Tony Rogers便是他最得意的教子之一,他所掌管的是美国南部的所有赌场,这可是块肥肉,而Tony也从未让他失望

这次的任务可以说是很简单,一个赌客总是赖账,再抓到他尝试让警察干预赌场的运行时,Steve让Tony好好地教导他,可往往结果都是一样

Tony又想起Steve的叮嘱,记住,Tony,罪不至死,轻易夺人性命的人,会自食其果。Tony坐在车里禁不住烦闷,也许这点残留的仪式感和令人发指的谦虚是Steve最让人为之尊敬的地方了

“我的教子”Steve坐在别墅的院子里,远远地就看到了Tony,这位头发还没有发白却早已隐退的智者弯了弯眼睛,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

Steve的好友Howard的死讯猝不及防地传来,这位沉不住气的年轻的帝国继承者直接将死亡送给了凶手的一整个家族,血洗了一个家族之后他走到Howard先前住的地方去怀念老友

没想到见到了缩在厨房的壁橱旁的Tony stark,他蹲下,望着小男孩眼里的惊恐,却没想到这个陌生人开口却这么温柔,“你为什么要躲在这里面啊”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Tony看着Steve甚至有些慈爱的蓝眼睛,支支吾吾地开始说话,“他们要把我送进寄宿学校,可我想要我爸爸...”

他显然好久没睡觉了,每一次眨眼都无比的缓慢,故事还没有讲完,便撞上Steve的肩膀睡着了,Steve闻到Tony的腺体所散发出来的甜香——他是个omega

Steve抱起Tony,让他睡得很舒服,“以后你就叫Tony Rogers,我会让你成为的继承人”

Tony有些着急地朝自己走来,西装笔挺也无法遮掩他的年轻所带来的性急,Steve只觉得像极了小时候在自己怀里的Tony,“我的教子,Tony,你回来了”

“Aye,godfather,”Tony跪下吻了吻Steve的手,表示自己最高的诚意,“我很抱歉,我没能用您的思想教导好他”,Tony始终没有站起来

Steve没有生气的迹象,他只是一贯温柔地摸着Tony的头,“你知道我不会怪你的Tony”,他的手指轻触过Tony柔软的头发,Tony感到一阵颤栗

他崇拜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甚至可以说是爱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但他很清楚自己只是众多的教子中的一个,他只想最他最骄傲的教子 ,就这样就很好

“你从未让我失望Tony,我只是希望你可以有着一个统治者的心”Steve倾身,用手指戳着Tony的左胸口,“是这里,Tony,多跟它说说话”

Tony强忍着剧烈的心跳,不想让自己的心跳暴露自己,他抬头看见Steve如钢铁般坚毅冰冷的目光,直直地插进Tony的心里,Steve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可是全能的教父

“Tony,我们不能谈论这个”Steve收回了自己的手,又将自己前倾的身子退了回去,他没有看向Tony,直到他起身走掉的时候也没有看他

——我们不能谈论这个,Tony咀嚼着这句无比敷衍的、干瘪瘪的话,他无比清楚Steve的意思: 够了,Tony,够了

Tony又坐着车回到自己的房子里,Steve给他安排的房间就在自己的别墅不远的地方,Tony一直都知道Steve是在告诉自己他对自己的信任

Tony苦涩地想,他知道,他得到了信任,但只是信任,除此以外就像Steve的话——我们不能谈论这个,Tony

比起信任,Tony更想要得到Steve的指尖,他的鬓角,他的鼻翼,他的下嘴唇,他的耳窝,他的胳膊,他的一切。他希望Steve将手覆在他的身上,他会跪在Steve的脚下,像他最虔诚的教子一样,渴望着Steve的爱抚和占有

不对,仅仅是占有还不够表示自己对Steve的渴望,他希望Steve毁了他,他知道自己是Steve最佳作品,他就希望Steve毁掉他。看着这个冷峻得近乎神祗的男人毁掉自己的成就的时候,Tony仅仅是想象就想要尖叫

他想要Steve咬破他的腺体,他会将自己接近沸腾的血抹在Steve的脸上,让他被烙上自己的印迹,他想要Steve野蛮地占有自己,他不需要情趣,近乎的强暴的性爱对于他来说就是情趣

他就是也想要毁掉这个高贵的男人,互相毁灭,多美的一个词。Tony每每虔诚地跪在教堂的忏悔间里他都会说,“I confess,我亵渎神灵...”,说完他听不进去神父的开导,他将双手捂住脸开始笑,笑到整个人都快要跪不住台阶

“他是我的神,你懂吗?”Tony哽咽着,眼眶通红,“神,你知道吗?是动不了的人”

Tony会自顾自地离开教堂,进入和离开教堂都和跟Steve说话一样艰难,Tony知道自己是个进退维谷的人

Tony学的很快,他不算是个在武力上特别占优势的omega,但他懂得能屈能伸,懂得委曲求全,他是Steve最满意的学生

学生时代的Tony对Steve是崇敬,他不敢相信世界上真的有人好像什么都会,他好像永远都不会失态

有一次Steve问他们最喜欢的一句话是什么,他走到Tony的身边,Tony站起来,说出了让Steve无比意外的答案

“所以他们杀了你,因为你是我们荒芜地上的绿,我们暗沉空中的蓝”

他现在还记得自己毫不退缩地注视着Steve惊讶的蓝眼睛,毫不退缩,毫无保留地暴露了自己的内心

“赛尔努达,<致一位死去的诗人>,很好”Steve将诗人两个字咬的很重,像是要提醒他,仅仅是诗人而已

而Tony记得自己还是毫不退缩地看着他,看着罪恶的果子就这样肆意生长了起来

我们在调情,Tony想着,而Steve肯定也知道

Tony的回想随着自己的高潮一样结束了,这是多少次靠着自己和Steve那种若即若离的幻想到达高潮已经记不清了,他自慰着,他想象着Steve粗糙的手指,温热的掌心

他的发热期,以Steve开始,也以Steve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