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双面(二)

Work Text:

寒月如弓,冷风似箭。
幽暗空寂的山洞里只剩下燃烧过后的余烬在挣扎着祈求继续发光发热。
那是两个少年为了爱情飞蛾扑火的残骸。
再靠近点,再用力点,拥抱他,占有他,他明明比火来说更像雪,为什么却将这两只小飞蛾灼烧殆尽。明知是烈焰,飞蛾依旧奋不顾身扑过去,是一开始就想要被毁灭,还是天真的以为火是光的同胞,和光一般的只有无尽的温暖和包容。也或许,那人本不是火,他是一团冰,那火,是他们自己点着的,为了贪恋那一瞬即逝的热情而不惜以身为柴。
三条白花花的肉体纠缠在一起,撒满一地的碎发,急促难耐的喘息,无不在唱响靡靡之音。
屠苏躺在紫胤身下,拖着紫胤的身体,男根还插在紫胤的后穴,在紫胤身上发泄过两次后便不在那么急躁,现在正慢条斯理的在紫胤体内研磨,不时随着他的抽插带出一些浊白的液体,点缀在紫胤胜雪的股间,纯洁得淫乱。
陵越醉心于在紫胤身上烙上自己的印记,他一向克己守礼,清心寡欲,纵然是个什么天下第一的美人儿脱光了站在他面前,他都不为所动,这并不是说他多么道心坚定,只是说他一向是怎样的人,在除紫胤以外的人面前是怎样的人。他给自己铸了一层坚硬的壳,上面写着克己守礼,守心如一等等各种条文,以保证他成为完美的执剑长老首徒,完美的天墉大师兄,人所不知的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会偷偷在被子里,边想着师尊今日讲课时翕动的嘴唇,舞剑时坚韧的腰肢,欣慰时拍他肩膀的玉葱般的手指,用这些画面做下酒菜,一次次沉迷其中放纵自我,直到那坚硬如铁的欲望平息下来。
紫胤在快感的冲击下已经没有残留什么意识,屠苏不温不火的抽插仿佛隔靴搔痒,陵越在他身上侵略的唇舌更是火上浇油,他难耐的扭动身子,催促屠苏快点,正好陵越的唇舌流连于他的脖颈,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拱来拱去,紫胤顺势抱住,将胸向挺过去。
“快、点,嗯···”
“师尊,你叫谁快点?我,还是师兄”
紫胤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迷茫的往四周看了看,又往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屠苏怀里,等着被伺候。
“师尊,弟子愚钝,不知您这是何意”
在和陵越同流合污的那一刻起,他就只能和陵越冰释前嫌,他们的爱如此卑微,如此渺小,只要他偶尔能回过头看一眼自己,再大发慈悲给予一点温柔,即使要和别人分享,也要用尽全力把能攥在手心的那一点守住。
可是,还是不甘心啊。
他们有了肌肤之亲,触碰到了最脆弱的所在,身体实现了最亲密的距离,心却相隔万里,甚至比触碰到之前更远,紫胤的眼里装满了情欲的难耐和满足,就是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他们两人任何一人的身影,紫胤的嘴里不间断的发出喘息、呻吟,甚至会坦白的说出诸如“好舒服”“快点”“太深了”这样惹火的话,可就是没叫过他们任何一人的名字。
紫胤等了会,发现屠苏依旧没有动作,他好似撒娇一般轻轻从鼻孔哼了一声,又蹭蹭屠苏的胸膛,催促他行动。见屠苏还是没有反应,紫胤于是搂着陵越,借着陵越的力坐起来,新雪的肌肤上缀满了朵朵红梅,三千霜华扫过屠苏的胸口,激起一阵战栗,他就这样站在屠苏身前,后穴就这么大剌剌的晾在屠苏眼前,那个散发着甜美和诱惑的小地方,一吸一合,挤出的透明液体沿着大腿根滑下,瞬间看得屠苏口干舌燥,脸红到了脖子根。
只见紫胤推倒了陵越,陵越的男根滑进去,他两条修长优美的腿立即缠上陵越腰间,接着便被陵越顶弄的不能自已。紫胤紧闭着双眼,雪发在情热的蒸腾下浸湿,随着他的腰肢摆动,屠苏只觉得好像是光在闪动,闪的他眼睛发痛,下一秒就会流下眼泪来。
这一刻他明白了,谁也占有不了紫胤,不论是他还是陵越,还是其他任何人,他们只需要尽好弟子的本分,谨遵师命就好。
陵越显然也知晓了他们的处境,他拖着紫胤的臀部上下顶弄,眼睛澄明的看向师弟,两人师兄弟的默契在此时发挥的淋漓尽致,两人同时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对紫胤的执念,对得到后再失去的恐惧,以及走向未知和疯狂的决绝,如出一辙。
“师兄,要合作吗?”
“师尊常教导我们需相亲相爱,守望相助。”
两人相视一笑,默契的向紫胤靠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