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戒烟(H)

Work Text:

甜饼,食粮向
主打婚后性福生活

 

“吴邪!你想变成短命鬼吗?把烟给我掐了!”

“唉,现在的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你看我什么时候管过我师傅。”

“放屁!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身子骨,我告诉你,别妄想用这种方式摆脱我!”

“???唔……”

道理在黎簇面前永远掰不通。贵妃榻上瘫着的吴邪,下巴突然被狠狠的捏住,一条霸道的舌头冲进口腔,里里外外的仔细扫荡着各处,吻得吴邪有些喘不过气来。黎簇太了解这具身体,技巧十足的吻很快带上了些情欲,吴邪开始扭动着身子,极力的仰起头去配合他。

小榻不高,即使黎簇已经弯下身子,也需要吴邪微微抬起上身才能结合。姿势有点勉强,小狼狗却没打算放过他,黎簇一边纠缠着他的舌头不放,一边慢慢直起身子,吊得意乱情迷的吴邪只能随着他动作不断挺起上身,果不其然扭到了昨夜操劳过度异常酸软的腰。

“唔~啊。”

黎簇手急眼快的垫了一把他的腰,满足的笑意漫上嘴角。

“我去盘口了,你身体不适,乖乖在家休息等我回来。”

吴邪一言不发,只是伏在榻上喘气,脸颊因为激烈的吻染上了嫣红,水润红肿的嘴唇还挂着银丝。黎簇见状,又忍不住俯下身子咬上了丰润的唇瓣。

“吴老板昨夜操劳了,等我回来再好好伺候你。”

……操,这小兔崽子越来越没羞没臊了!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黎簇也真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吴邪白日犯了烟瘾,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一根烟!他扶着酸痛的腰,内心愤懑。谁说成年人不能离家出走的!他可是名声响当当吴小佛爷,谁能看得住他?平淡日子过惯了,但身手还在,吴邪几下就摆脱了院里的保镖,消失在街角。

 

“诶,你说这小兔崽子比我老子管得都宽!”

“你可别吹了,你老子管过你吗”

对面的黑眼镜一句话就怼得他哑口无言。吴邪和黑眼镜一人一根烟,一壶茶,便开始了大型互怼环节。地方是小花的,僻静得很,一般人进不来,老友里就他俩闲人,自然苟且到一块了。

黑眼镜抽了口烟,戴着墨镜冲他挑了挑眉。

“操,你家那位过了吧?”

“啊?”

“喏,脖子。”

吴邪脸皮厚了大半辈子,现在出门又车接车送,那些细节的早就抛在脑后,也没特地遮掩,露出的脖颈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吻痕。吴邪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给自己灌了口茶。

“黎簇,这人你也不是认识一两天了,小崽子属狗的。”

黑眼镜冷哼一声,连墨镜都挡不住他的白眼。

“呵,那你注意身体。”

“………”

 

离家出走了整整一天的吴邪,还是在黎簇下班前乖乖回了家。看到黎簇挂着笑进了门,吴邪心里咯噔一下。这小子贼得紧,脸都快笑成菊花了,肯定没好事儿。

吴邪嘿嘿一笑,心虚的迎了上去,刚想张口打打太极,整个人却被掀翻在桌子上,湿软的舌头填满了他的口腔。带着薄茧的手指也顺着薄薄的夏凉料子钻了进去,准确的夹住了胸前凸起一点。另一只手拧上了腰间敏感的软肉,黎簇挤进了他的腿间,双腿无法并拢,只能垂在两边随着黎簇的动作无力的蹬动。

敏感的身体在有技巧的挑逗下很快软成一摊水,挣扎的双腿也开始无意识得夹住黎簇的窄腰轻轻磨蹭起来。黎簇感受着身下开始兴奋颤抖的身体,坏心眼儿的停止了动作。他抬起上身,双手撑在吴邪颈侧,直视着那双沾染上情欲变得水润的双眸。

“你白天去找黑瞎子了?”

“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口腔里留着烟味儿就是他常抽的牌子。”

“……我明明用了那么多漱口水!”

“呵呵,骗你的~我又不是狗,怎么可能尝出来什么烟味儿。是解家伙计给我传的话儿,说你人在他那。”

“……”

吴邪心中悲叹,自己纵横江湖这么多年,怎么临了却在阴沟里翻了船,而且还是惯翻!他气得鼓鼓的,故意撇过脸不去看他。黎簇却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吴邪,我白天闲的时候终于帮你寻了个戒烟的法子。吸烟多说促进多巴胺分泌,这和我操你效果是一样的,以后只要你想抽了,我就操你,包你满意。”

“去你妈的!小兔崽子,唔~~”

吴老板叭叭的小嘴儿再次被堵上,亲了个昏天黑地。等他终于缓过一口气儿时,自己的裤子早就不知所踪,双腿也被高高的架起呈现出门户大开的姿势,水润红肿的穴口完全露了出来。接下来的事儿已经可以预料,吴邪难受的动了动身子,冰凉坚硬的桌子硌得他后背不太舒服。

“小孩儿,咱们去床上……啊啊~”

黎簇今晚是铁了心不让他说话。吴邪刚一开口,他就把自己顶了进去,顶得他说话的尾音儿都婉转上挑,听起来心中无比舒坦。

黎簇一把将人抱了起来,让他坐在桌边。这个姿势吴邪两条腿堪堪能触到地,可是后面插着东西,酸软的双腿根本使不上力。黎簇宠溺的拍拍他的头。

“今晚给你个选择的机会,要么在这张桌子上,要么你就着这个姿势自己走到床上。”

吴邪抬抬眼皮,看了眼放在内室的大床,心中权衡了一番,便直接搂住了黎簇的脖子,紧实的双腿也缠上了他腰,两人距离拉近,后穴里的巨物又深入了几分。

“嗯~唉,我这身子骨你也知道,轻点折腾还能多陪你几年,你自己看着办。”

黎簇身子一僵,二话没说,直接将人扑倒在桌子上,挺动起来。

 

事实证明,吴老板道理讲得不怎么样,床上情话却是满分,能直接将正事儿推向高潮!

最后吴老板的心愿实现了,他成功的躺到床上挨艹,当然这也是在桌子上被艹了两次之后。

最后黎簇的心愿也实现了,吴邪第二天果然没偷偷溜出去找烟抽,而是乖乖的在床上躺了一整天。

可真是一场双赢的交易!

至于吴邪最后有没有戒烟成功,只能说他在这场博弈中太高看自己的身力,烟酒都是身外之物,缩头乌龟该做的时候也是要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