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忘羡】同鬼(片段摸鱼)

Work Text:

你知他修鬼道,常年与非人为伍,日久月深,神智难免遭厉鬼怨魂侵蚀,以至于在夷陵再遇时,你已可洞见他心性有异。

然而当他在你面前露出一抹几近妖冶的笑容时,你仍是微微愣神。那笑意转瞬而过,留给你的是彻骨的寒意,与微不可察的心悸。

他的神情让你无法确知他是否已看出你的心意。明明是自少年时就已在心中百般勾勒的容颜,此刻却使你感到分外陌生。

可你知道你终是无法拒绝他的。无论他是那个意气风发潇洒恣意的世家少年,还是深渊之前形如鬼魅的夷陵老祖。

你忘了,只要伴上那丝丝缕缕的酒香,只要他一勾嘴角,就足以卸下你整个家族引以为豪的镇静自持,坠入那场你自年少时就无法挣脱的醉人幻梦里去。

 

 

伏魔洞内。

你知自己醉了,亦知他为鬼气入侵心智有损。最后一丝清醒的意识仍在竭力克制,却因他一声轻唤彻底绷断:

“蓝湛。”

他叫了你的名字,语气那样轻快。你恍惚回到那缀着玉兰的窗前,那少年的笑容明媚而纯粹,清脆的一声声呼唤拨乱你的心弦。

可你眼前分明已不是当初的他。他仍是笑着,你却已读不懂了。你眼睁睁看着他带着那样高深莫测的笑容对你张开双腿,心中阵阵涟漪翻滚作惊涛骇浪。

他没有出声,只是对你做了个口型——

依然是你的名字。

顷刻理智尽失,你不可自控地欺身而上。

他开始剧烈地喘息,呻吟,在你身下不安地扭动身体。你只是将他牢牢抵在冰凉的石板上,愈是挣扎压得愈紧。

他开始讨饶,眼角泛红似有醉色。你感到前所未有的燥热,血液在身体里涌动,那压抑多年的爱意与欲望困居胸腹无从倾泻,而那个发泄口唯有在他身上才能找到。

汗水从你额上滴落,正落在他的锁骨。你不顾一切地咬上去,同时未曾停止挺动腰身。

他痛叫出声,脸上却仿佛是享受的表情,双臂紧紧环上你的肩膀,把你压向他,似是恨不得与你骨肉相融。

你伏在他身上,恍惚中听到他轻轻在你耳边说:

“蓝二公子……你可看清楚了……

“你现在在干的……可是那个无恶不作害尽天下苍生的夷陵老祖呢……

“冰清玉洁的含光君……当真要这样……啊……玷污自己吗……呜啊蓝二公子!快点!啊……好舒服……呜……”

他满脸通红,然而那抹讽刺的笑意始终不曾褪去。你和他面对面,挨得那么近,披散的长发都垂落到他修长的咬痕遍布的脖颈,而那双发亮的眼睛就这么直直盯着你,像诱惑又像嘲笑。

你咬着牙:“魏婴……”

你身下的身躯微微震动了一下,随即他侧过头去,仍是不可抑制地喘息:

“请含光君……不要再提这个名字了吧。”

如今还有谁能这样亲昵地唤他。

 

“早就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