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震惊!日本一年轻男子竟对其父做出这种事!

Work Text:

牧凌太,男,二十五岁,天空房地产总部职员。身为公司的王牌之一,职业素养可不是他唯一的强项。

浓眉大眼、白净清秀、平易近人,鲜少参加联谊会,绯闻几乎为零,公司一众女同事的理想型。

哦,对了。还有一个私下里被不少同性赞不绝口的隐藏加分项目:巨根——弥补了他身高上天生的小小缺陷。
从以上描述中,你应该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没错,他是个GAY,圈里小有名气的TOP,甚至有过掰弯年上直男这样骄人的实绩。

果然男人都是大屁眼子,白天在妹子面前笑得像朵花,晚上把炮友的屁股肏开花。

虽然仅仅了解养子是个讨女孩喜欢的GAY,不过这已经够春田心累的了。

记得那时候牧还在上高中,平时回到家就爱拎个盆回房间烧情书,逢年过节更会从学校抱一堆巧克力、蛋糕之类的甜食给他口味幼稚的老爸。

向来不爱过问儿子私事的春田,某天晚上终于忍不住了,拉着对方坐下,一人一罐啤酒聊起这事。

春田·桃花期短到不存在·过了三十三岁连妈妈也放弃希望干脆叫他去领养孩子·倒霉直男·创一抱着啤酒,小心翼翼地询问儿子如何讨女性喜欢。

老早就猜到目的的牧不知为何,一口接一口往肚子里灌酒,自己那罐喝完了就去抢老爸手上的,黑着脸说这是天生的你这个大叔就别想了。

被戳中怒点,春田气得跳脚,大声嚷嚷着臭小子你太臭屁了之类的话。跟着在听见对方的要求后,边骂骂咧咧边走去厨房开冰箱取啤酒。

结果刚回来就被儿子扣住脑袋强吻了。

满脑子[这是什么父子爱的流行表达方式吗]的春田愣了四秒才因生理上对此感到不适而强行推开了对方。

可那个臭小子站稳了之后告诉他,自己是个同性恋而且很喜欢他。

大概是看到他几秒钟之内精彩的脸色,牧说完就夺门而出。

半晌,认定了儿子是想通过吻他这样一种特别的方式来传递其做GAY的决心,春田也跟着跑出家门。

他一路喊一路问行人,嗓子都快劈了,最后终于是在小公园里头的樱花树下找到了正抬头45°角仰望星空的忧郁美儿子。

心说怪不得讨女孩喜欢,然而春田却大声告诉对方快回家吧傻儿子爸爸也爱你,愣是把因为认真告白被误解而心态大崩的儿子拖回了家门口。

最后因为两个人都不记得带钥匙,不得不半夜跑到警察局。

第二天酒醒了,儿子又坐下来好好说了一次自己真的是个GAY希望爸爸理解,却再也不提喜欢老爸什么的了。

幸好牧只对他一个人坦白过性取向,即使有几次因此被同学猜忌而霸凌,春田也能及时提拉着自家不情愿的小孩到老师那儿,态度强硬地命令对方把欺负儿子的那些人一个个找出来。

等他们站到面前,还没来得及开口辩护,就被春田劈头盖脸训斥得屁都不敢放一个。

其实他很不能理解同性恋,就算发小对此展开过成百上千种解释,就算一个月以前被年长自己六岁的已婚部长表白,他还是不能理解。

男人和男人恋爱,怎么想都很奇怪吧。

说起部长,他就更心累了。

神也猜不到在那套总是理智可靠的大男子光辉形象下藏了一颗扑通扑通、周围冒着粉红泡泡的少女心啊。

春田委屈,春田不是故意让您体会到做一个等待被王子套上水晶鞋的辛迪瑞拉是什么样的感受的。

而且辛迪瑞拉一暗恋就是十年,童话故事都没这么童话故事,叫他怎么拒绝才好?

最让春田崩溃的part来了。

三天前,辛迪瑞拉去总部处理一些公事,头天晚上短信他跑完推销后中午上天台试试自己的手艺。

当他们尬得正嗨时,鬼知道牧也跑了上来,满脸不屑地开门见山道你就是那个缠了我养父好久的大叔吧。

吓得春田差点给儿子跪下,立马从辛迪瑞拉旁边蹦过去低声嘶吼你他妈是不是想让我收拾铺盖滚蛋然后我俩喝西北风。

他儿子听了挑起嘴角:

省省吧,我工资养你下辈子都足够了。

是我不中用了,老父亲痛哭流涕。

终于察觉到自己被无视的辛迪瑞拉进来插一句,想装白莲,结果被毫不客气地指出你不是个有妇之夫吗还惦记他做什么。

真爱?

我操,你居然说陪了我十六年、为我学做家务、处处袒护我的人是你的真爱?

“你能说出我爸的十个缺点吗?”

“怎么不能?过于温柔…嗯…太可爱了,存在就是罪恶…呃…”

“Stop.”牧做了个停止的手势,“照你这样,我能说出一本书。”

“???”

“拜托我帮忙打领带、要我提醒袜子有没有穿反、超级夸张地夸我做饭水平‘世界第一’、帮我准备食材结果切到手指、只要我在家洗澡永远懒得带浴巾、喝醉了扯着我不放、吃薯片一定要分我一口、天天向我灌输‘甜食即正义’、没我陪就不吃晚饭、走地板都能平地摔,还要我继续吗?”

“??????”

“把我从孤儿院刚带回家那会一个人自说自话了整整三天、为了照顾生病的我自己累倒了、惦记着我落下的功课自己学到半夜、家长会必闭着眼睛吹我好、跟我吵架不管我是对是错永远先道歉、吃暗恋我的女生送的零食津津有味、拉着未成年的我喝酒、看我心情不好说冷到死的笑话、参加我的成人礼哭得像个傻子、为了我把别人骂得狗血喷头——真是没办法,毕竟我们在一起十六年了,想不清楚都难。”

对不起打扰了,我辛迪瑞拉错了。

成功把情敌吓走是真,不过…

没有儿子陪的春田真的不会吃晚饭。可是牧太想喝酒,所以约老爸一起去了自己最常去的那家GAY吧。

四十九岁的老年人看了看门口两个穿着情趣吊带和丁字裤的彪形大汉,嗫嚅着请他们放自己进去。

论一个未婚直叔叔进GAY吧的恐惧。

刚踏进门,五颜六色的灯光闪得他脑仁疼,更别提一个接一个贴上来的男人:烟熏妆、莫西干、八块腹肌、穿孔成瘾、比基尼…

相比之下牧真是太干净了,爸爸觉得好欣慰。

湿淋淋的勾引从耳根游弋到鬓角,浊白烟气张牙舞爪地扑上面门。更有甚者,乳首被隔着衬衫揉捏磨蹭,腰腹的每一寸皮肤都烧灼得厉害。

喘息不知不觉从喉咙底泻出来,他眯着眼,觉得似乎有只手正顺着脊椎向下爬,摸到西装裤沿——

“给个面子。”

牧挡开养父身后即将探入危险地带的那只手,顺理成章地揽上腰身。顿时,环绕着对方的莺莺燕燕自觉拉开一段距离。

“我第一次见你开口要人,”手的主人将近一米九、短发短须、左臂与胸口铺满了刺青。他笑起来眼睛里酝酿着琥珀色的蜜意浓情,像一只漂亮又危险的豹子,“你让我对他更加感兴趣了。老规矩,你肏我,然后我来肏他。或者我不介意和你一起玩他…”

“他直的。”

这下大部分都走干净了。

“我不在乎,他肏起来肯定浪得不行。”

“看好你的嘴,否则我把它撕开。”

“Wow——”他即刻举起双手,示意自己并无敌意,“只是个提议…”

“谢谢,现在你可以滚了。”

好凶…倚着儿子胸口的春田偷偷瞥了眼对方,大气都不敢出,由着自己被带到吧台前。

确定明目张胆的争夺者都被自己赶苍蝇似的赶走了,牧这才主动放开男人,而后自顾自地坐下向酒保要了两杯威士忌。

“那个…我不要…”

“还是不是我爸了?”

“好吧…”

酒过三巡,具体点说,是牧酒过三巡。

春田也就抿了一两口吧,大部分时间都在看自家儿子喝酒,内心泛起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情绪。

与桃花几乎绝缘的这四十九年里,牧凌太的出现是他最大的安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被爱意包围着的就不止男孩一个了:

随着年龄渐长,牧包揽的家务活越来越多,每次做完整套屋子的清洁都说恨不得把他这个垃圾制造怪扔出去,可没有一次落实。

中年人胸中翻涌的种种情绪一旦上头,就忍不住喝点小酒,前提是躲着儿子。因为牧只要一看到自己抱着酒瓶自我沉沦的样子就会破口大骂,眼里的光彩黯得怕人。

还有那次成人礼,别以为他没感受到背上替自己顺气的那只手微微颤抖,恨只恨当时哭得太惨了,舌头软得话都说不出口。

不知不觉都十六年了。春田注视着儿子仰起又垂下的侧脸,连强迫自己笑都做不到。

当年只冷冷观赏着自己的独角戏的男孩,现在也即将离巢高飞了。

他的心脏一阵抽搐,触电似的焦灼感蔓延全身。

原来自己也走过半辈子了啊。

耳畔格格不入的电子音乐与尖叫声差点让春田哭出来。

陪儿子走完余生的那个人得有多优秀呢。

想也想不出来,想不出来也想。可是想来想去想到最后,都只有一个算不上答案的答案*。

不行,不能在儿子面前哭。春田学对方仰起脑袋,想狠狠灌自己一口酒。

却被牧摁下。

“爸…你说说…”开口直喷酒气,冲得春田更想哭,“咱、咱们都…认识十六…年了…”

“嗯…”抽鼻子。

“我、我叫了…你…十六年、爸…你今天…能不能…也、也叫我…叫我一声爸…”

“???”

说好的煽情呢,大屁眼子。

全程认认真真仔仔细细、不放过一个字的春田,探上人额头测了测温度。

“不烫啊?”

下一秒就被钳住了手腕,往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上压。

“这里烫…”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