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他的猎物

Work Text:

发情期慢慢侵占了他的所有意识,现在,他的本能正尖叫着告诉他:春田创一,你想要做爱。

 

春田创一,你想要和你正在同居的恋人做爱。你是ALPHA,他是OMEGA,你的发情期他没有理由拒绝,温柔体贴如他也不会拒绝。

 

安静的黑夜,春田的呼吸沉重得像头再也无法忍耐饥饿的野兽。他烧昏了头脑,却一步又一步地轻轻踏下,绝不惊扰自己的猎物。

 

他的恋人就躺在那里,一呼、一吸,都是将要全部属于他的东西。

 

他红着眼睛翻身爬上了长谷川的床,两手拢住自己年轻后辈脆弱的脖子。他心里的野兽还在低语:现在你就可以咬断他的脖子,现在你就可以永远地、彻底地拥有他,拥有长谷川幸也……就是现在。

 

“长谷……”

 

春田低哑地呼唤着他的爱人。

 

“唔、呜……前辈,怎么了吗?”

 

不知是不是因为感受到了他的不安和躁动,长谷川几乎是即刻就清醒了。

 

他无辜又可爱的恋人,深夜被他打扰,似乎还有些委屈的样子,但这没有持续多久。

 

“长谷……”春田含着狡猾的话语,“幸也,我想要你。”

 

现在,春田创一现在就想要和他的恋人长谷川幸也做爱。

 

“好啊。”长谷川在微光之下眯起眼睛,笑得像只狐狸,“前辈的发情期,我算着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了呢。”

 

 


 

 

春田想要和长谷川做爱,可说的并不是这样。

 

并不是现在这样!现在他被自己OMEGA的恋人用皮质手铐铐着双手双脚,牢牢地压在身体下面……

 

这是他们交往以来的他的第一个发情期,这也是他们第一次做爱。春田暗自期待了很久,一直不知晓长谷川的心意,却没想到长谷川在暗地里一直是这样计划的。

 

春田被柔软得甚至没法给他留下擦伤的软手铐给气坏了,他只想把还伏在他身上的长谷川给踢开,可只能大吼:“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前辈不要这么凶……”长谷川拍拍他的屁股,又亲亲他的眼皮,闹得他不满地哼了声,“我从最开始喜欢上前辈开始就一直希望有天可以和前辈这么做了,我已经等了一年。”

 

这么说着的同时,长谷川手上还在用润滑液涂着那个黑色的按摩棒。

 

春田死死地瞪着那个按摩棒,暴躁得几乎想要现在就把那个玩具给砸烂。长谷川一直瞒着他做了这些?他不停向长谷川呲牙示威,想要展示自己才是一切的主人。

 

可长谷川对他理也不理,只是一个劲地摸着他赤裸的胸部,从虚虚拢着他的整块胸肌,到肆意掐揉,然后一手再收成一指,从他的乳头滑动到他的喉结、到他被咬得滴血的嘴唇。

 

长谷川用手指把血在春田的厚唇上抹开,有些可怜地说:“我一直担心前辈不能够接受我的这个癖好,就一直没有选择和前辈说,可是如果真的要做了,我还是更想要看到前辈在我的身下为我而喘息哭泣……前辈,你说好不好?嗯?前辈,你听我说,我真的好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啊,我绝对不会做让你觉得不舒服的事的,所以,好不好?”

 

可为什么、为什么……啊!

 

春田气得快要爆炸了,张开嘴就去咬长谷川的手指,偏偏长谷川也不躲,他就更加生气,咬着长谷的手指来来回回磨牙泄愤。

 

“就像春田前辈想要看到我因为你而高潮的样子,我一直一直都想要看到我如此喜欢、我如此爱着的前辈因为我而失神的样子……”长谷川似乎就要哭了,“啊,我真的好怕,前辈会因为我是这样的而讨厌我吗?前辈,可是我真的、真的想要……”

 

“吵死了!”

 

春田还含着长谷川的手指,但不再折磨长谷川,而是用舌头细细地舔着自己刚才造成的伤口。

 

“随便你吧,混蛋。”

 

“前辈……”

 

长谷川眨眨眼睛,一滴泪正好挤出来。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他一直都知道,他喜欢的前辈是那么温柔,到了这种时候,再怎么生气,看到他哭,就会答应他的。

 

 


 

 

“混蛋、混蛋……笨蛋长谷!别,呜,笨蛋!别打了!痛、都说痛,不要,为什么?不要……”春田忍不住哭着骂,可长谷川依旧一下又一下地用手打着他的勃起。

 

“前辈说着不要可是却更硬了呢。”长谷川握着春田的阴茎,拇指在春田的阴茎结上来回蹭动。

 

“呜……!你、混蛋长谷……我让你随便来不是让你这样随便欺负我的!”

 

“诶?”长谷川像是没听见似的,把坐在他阴茎上的春田重新扶起来,让春田自己看看那被打得更加精神,不停流出前列腺液的肿胀勃起,“可是前辈——”

 

“闭嘴!吵死了……呜……为什么非得这样不可啊……”春田委屈得嘟起嘴巴来,一回回地摇动着腰刺激着长谷川,“你刚刚既然一直说喜欢我,呜那、那就表现出一点喜欢我的样子啊……”

 

“诶?我这不是一直都在疼爱前辈吗?”长谷川被他逗笑了,附在他耳边轻轻地笑出几个气音,把春田撩得颤抖,“……我啊,一直听说ALPHA们很难高潮吧,但是一旦进入了发情期,就会那么想要、那么想要,很急切,很动情,可是却怎么都到达不了高潮,于是都被急得像是野兽一样……我这是希望用疼痛来煽动前辈,好推着前辈快点轻松一些啊?”

 

“那你、那你……啊混蛋!”

 

“诶?我要怎么做才好?”

 

春田绝望了。这是他第一次认识到自己平常那个温柔如水的OMEGA恋人的这一面,混蛋得叫人绝望,把他吃得死死的。

 

“你明明知道,就不要叫我说……”

 

“我想听。”

 

春田想要骂人。

 

长谷川自听他答应了条件之后就肆无忌惮起来,开了灯,也不听他什么“别开灯,别看,会害羞”的抱怨,用按摩棒给他扩张以后就操了进来。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见识到自己恋人的性器,他从没想过自己OMEGA恋人的性器会比他一个ALPHA的还要大,这点让他恍神了好一会儿,接着才被长谷川含住他乳头的动作给强行拉了回来。

 

“……我想高潮。”

 

春田从牙齿缝里挤出来这句轻飘飘的话。

 

“好啊。”长谷川依旧如一条笑面狐狸。

 

 


 

 

他要变成笨蛋了。

 

他被长谷川按在身下,勃起的阴茎随着长谷进出的动作在空中一晃一晃的,流出来的体液滴落在长谷的被子上。

 

“前辈好过分,”长谷咬着他的耳朵,“把我的被子都弄脏了。”

 

“呜……噫!对不起、对不起……我,咕呃,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

 

明明他才是ALPHA,明明现在不应该是他这个样子的,凭什么他要答应长谷,凭什么是他现在这样,混蛋,笨蛋长谷,长谷欺负他……呜……

 

长谷川盖在他身上,胸膛紧紧贴着春田汗湿的后背,一手覆住春田被铐着的只能紧握着的两手,一手把玩着春田的睾丸。

 

好爽,可是好爽……

 

“前辈,你哭了哦,因为想要高潮都哭了,好可爱……”长谷川吻吻他的眼角。

 

“呜、呜……没有,我没有!”

 

好爽,可是为什么到不了?为什么ALPHA的发情期这么痛苦,为什么?春田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在拒绝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脑子里还有什么,他只是胡乱地摇着头,拒绝着,慌乱着。

 

“还有前辈的这个结,一晃一晃的,好可爱,可是没有用呢,因为没有OMEGA在你的身下。”长谷川按了按他阴茎底部膨起的结,说,“反而,是ALPHA的春田前辈,在被我这个OMEGA狠狠地按着操呢……”

 

“别、别说了,啊!”

 

“射了?”

 

他想要摇头,可是——

 

“咕呜,唔——”春田想要尖叫,被长谷川直接捂住嘴。

 

春田想要呼吸,可长谷川捂得太用力让他没有办法,他只好伸出舌头来,如宠物乞求主人可怜一般,舔着长谷川还湿着的掌心。那大概是长谷刚刚接到的一点点他的精液。春田大脑一片空白,对于自己正在舔食自己的精液毫无自觉,只是呜呜叫着继续乞怜。

 

长谷川被春田舔得表情都柔软了,松开手来,看着春田依旧吐着舌头失神的样子,更想要调笑春田。

 

他一把从自己床头柜抓来自己睡前喝空了的水杯,塞到春田还在射精的性器下面,对着春田说:“前辈、前辈……前辈不愧是ALPHA呢,一直射个不停……”

 

“呜唔!”春田吞了一个哭嗝。

 

“来,前辈,不要乱晃,我帮你接住所有的精液。”长谷川笑着,同时加大了动作的幅度。

 

春田已经被操懵了,语言羞辱之下的高潮彻底击垮了他的心理防线。他无助地摇着头,哭得眼睛红肿,不停发出柔软的、完全不似他平常会发出的奶里奶气的呻吟声。

 

“春田前辈说什么呢?”长谷川笑着喘息,“别乱动啊……这不是都漏出去了吗?”

 

他已经变成笨蛋了,听到长谷这句话,他一下子着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怎么办?

 

“呜咕,呜呜,没有……”他急得哭起来,抽抽鼻子,眼泪不停地溢出来,把他的脸弄得乱七八糟的。

 

“好、好,前辈乖,没有。”

 

“嗯、嗯,呜——”春田听到长谷川安慰他,一下子才放松了许多,轻轻地用头发蹭着上方长谷川的下巴,撒着娇。

 

喜欢长谷……

 

春田满足得想要发出咕噜声。

 

 


 

 

看着昏睡在自己脏兮兮的床上的春田前辈,长谷川还是抽出纸巾擦了擦春田身上的体液。

 

擦完了。

 

他摸出床头柜剩下的烟,点了起来。

 

明天……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