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深度昏睡

Work Text:

国外几个案子的解决让秦风一入学就受到了注目,加之学习态度认真,成绩优异,秦风在老师那里成了香饽饽,一路顺风顺水的考上研究生,导师也愿意带着他跑现场,给了不少实践的机会。由于太过优秀,性格又有些腼腆的样子,其他的学生也没什么嫉妒的心思,倒是都挺关心这个清秀还有点结巴的神探同学。

秦风回寝室的时候室友正躺床上打游戏,学校两人一间的研究生宿舍比本科宿舍环境好得多,单独的桌床安排得像宾馆的标间。

室友从游戏机上挪开视线看向秦风,秦风几乎是闭着眼在走路,算算时间秦风离开宿舍的时候是一天多以前,听说是被叫到了山沟沟里去帮忙,室友看着秦风的样子估计他是去了起就没睡过觉。

背包被摔到几下,鞋子被踩掉甩飞,秦风轰的倒在床上,瞬间进入了梦乡。

“秦风,你洗个澡再睡,舒服点。”室友说。

秦风挣扎着把脸从枕头里提起来朝向室友,嘴里嘟嘟囔囔地不知道在咕噜什么,很快又睡着了。室友叹了口气,下床把秦风乱扔的包和鞋子刚好,又帮秦风把上衣和外裤脱掉。

这几天太阳毒辣得很,秦风穿短袖露出的胳膊上的皮肤比没怎么见太阳的部分黑了不少,在胳膊上形成了明显的分界。被长裤遮得严严实实的双腿还是雪白干净。

室友把衣服扔到洗衣机里,回来时秦风还保持着趴着的姿势大睡特睡,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平角内裤,肌肉线条从肩胛骨到臀尖流畅地滑落,一路直到脚跟都修长利落。

室友看着睡死过去的秦风,蹲到他身边用力推了推他的肩膀:“秦风,起来洗个澡。”

秦风这回连咕噜的声音都没有,完完全全地睡死过去。

趴着的姿势让秦风四肢大大地伸展开,室友小心翼翼地坐到了秦风床边,一只手轻轻地抚向秦风的手,另一只手缓缓地解开自己裤子上的皮带。

秦风的手很好看,手指很长,没有长指甲,都是贴着指尖的光滑圆弧,泛着淡淡的粉色,每个指甲上的白月牙都很明显,听说这是身体好的表现。

室友几乎是屏住呼吸,把秦风的手放到了自己裤子拉链的地方。秦风睡得很死,什么都不知道。

室友微微抬起腰把裤子褪下一些,秦风的手被只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放在室友的阴茎上。

急促又压抑的呼吸声在秦风头顶响起,室友已经硬了,他握着秦风的手不断揉搓自己的阴茎,内裤被高高得顶起,一小片水渍把布料浸出深色。

室友握着秦风的手顺着内裤边塞进去,秦风的手心和室友的阴茎进行了第一次亲密会面。秦风的手算不上多软多细,甚至还有些硬硬的茧,室友把他的手放到自己阴茎上,他的手指自然地搭在上面好像虚虚地围了个圈。室友握着秦风的手来回撸动,动作不敢太大。秦风的手心里还带着汗,加上不断溢出的前液,室友的内裤里很快变得一片狼藉。

室友暂时把秦风的手抽出来放在床沿,他站起来把下半身脱光又盘腿坐回床沿,老二高高地翘着滴水,秦风的手上也沾着同样的液体。

秦风依旧睡的很死,他不知道自己的室友正拿着用自己的手自慰,他累到连梦都没有,进入了彻底地休息。

室友重又拿起秦风的手帮自己撸管,白皙的手指和深色的肉棒形成的强烈对比让前液更多的流出,秦风的手变得湿漉漉黏糊糊的,手指之间牵着银丝。

室友挪了挪身子向上坐了些,小心地把秦风的头抱到腿边,秦风像个死尸一样一动不动地任人摆放。绵长的呼吸吹到了室友的阴囊上,室友几乎要抑制不住冲动,马眼激动地吐着前列腺液。

窗外的蝉鸣隔着玻璃听起来闷闷的,空调嗡嗡地响着,游戏机转入了待机状态叮叮的音效停止了,室友粗重的呼吸声是整个房间里最大的声音。他用指尖沾了些前液,轻轻的抹在秦风的嘴唇上,干涩起皮的嘴唇变得有些湿润。

嘴唇上的触感稍稍刺激的到了秦风,他无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把刚被抹上去的前液全部吞入腹中,室友看着他粉色的舌尖,几乎快要抑制不住把阴茎塞进他嘴里的冲动,想看到他的嘴唇环在深色的肉棒上,双颊因为吮吸而瘪下,被噎得留下眼泪,被捅得翻起白眼,失去理智。

室友握着秦风的手加快了上下撸动的速度,他盯着秦风的嘴唇,幻想自己的阴茎正在干那里。要把秦风的手铐在背后,让他跪在地下,双脚也要铐起,让秦风只能靠含着自己的阴茎保持平衡,秦风必须含得很深,不然就会摔倒,还要在后面塞上按摩棒,开最低档震动,刺激他,但不满足他,让他摇着腰求自己,喊着阴茎呜呜咽咽地哭喊,用手玩弄他的乳尖,给他带上带铃铛的乳夹,如果铃铛响了就要用鞭子抽他的屁股,给他带上贞操锁,没有允许的情况下他不能高潮。

疯狂的幻想让室友迎来了高潮,白色的精液大量的喷射,有一些射到了秦风的头发和脸上。室友用纸巾擦干净了溅射到别处的体液,射到秦风脸上的体液被他用手慢慢的抹开,就像抹面霜一样地抹到秦风整张脸上。

秦风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他发现自己只穿着内裤趴在床上,腰间搭着一条薄被,室友正带着耳机打游戏。他迷迷糊糊地向室友道谢,室友摆了摆手说没事,你快去洗澡吧,床单记得也一块洗了。

秦风哦了一声,站起来跌跌撞撞地走进浴室,室友盯着他的背影开始期待秦风下一次再去案件现场实战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