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你/敏感词

Work Text:

你喜欢从后面抱着他,让柔软的肌肤充盈着你空虚的怀抱,假装你的人生也变得充实了起来。

他的脑袋在脖颈上耷拉着,湿漉漉的头发被汗水黏成一绺一绺的,你把他脖子上细碎的头发一把翻到脑勺上,在碎发落下来之前亲吻他脖子后面的凸起。薄薄的皮肤下坚硬的触感诱使你用门牙轻轻磕着它,那块骨头像汪洋中的一小片海岛,你在海风的吹送下着陆于细软的沙地。他的后背微微弯曲,你顺着脊柱的走势往下慢慢地滑动手掌,想起那些考古现场被囚禁于土地的恐龙化石,暗自惊叹于手掌下的活力。他的皮肤是温热的,细腻的,是干净的,你轻轻扣着那些红色的痘粒,他轻轻颤抖,汗水踉跄着蜿蜒前行,留下些许痕迹。

你的手掌按在床垫上一点点往他的臀瓣下塞进去,湿软的臀肉被曲起的指关节挤压出奇异的波浪状。他沉默不言地抬起身体,你吻了一下他的脸颊,他扭过头对你眼前的虚空扯了一下嘴角。

“真的不开空调吗?”你用空闲的那只手拨开粘在他脸颊的头发。

他摇了摇头,你只好点点头作罢。你用手在臀瓣间的入口轻轻摁压,然后仔细摸索着褶皱。他的腰弓起一个好看的形状,后背凹陷的小窝很是可爱,你忍不住轻轻抠挖了一下,太浅了,你摸了一手的汗。放在他臀间的左手终于探进去一些,周遭的肌肉把你的手向外推挤,你强硬地前进,他小声叫唤着,你听到他用脚后跟敲击床脚的声音,砰砰砰,像什么警告。

润滑油帮助你很快地把第二根手指也塞了进去,他的肩膀绷的紧紧的,你把下巴磕在上面,知道他很不喜欢这样,于是用力把自己塞在里面的两根指头打开。他的脑袋往后仰起靠在你的脖子边上,湿乎乎的头发蹭过你的脸颊耳朵,痒痒的,像是一个小小的报复。

你退出来的时候已经没什么耐心了,手指周围的压迫感让你感到折磨,像是尿急时听到水流声那么痛苦。你感到疼痛和饱胀,他从不愿意用那双带着薄茧的手为你纾解。想到这里你不满地用力蹭过他白生生的臀尖,他的屁股弹起来,像是从来都不知道人类有这么一个凶狠的器官一样。

进入时软绵绵湿乎乎的肉像是有意识一般在你的周围蠕动着,缩进,吮吸。你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手掌底下的屁股,弹性良好,你满意地把手伸到前面环抱住他,咬住他脖子上的软肉轻轻拉扯。你知道他这会儿正眯着眼睛,半张的嘴艰难地呼吸着。他包裹着你,你在他身体里,就好像被分开的连体婴终于勉勉强强地在一起。你满意地在通道里摸索着前进,一边用右手在他的胸前寻找着。

他的胸膛软绵绵的,使得两个硬粒格外明显。你用手在上面来回打转,拉起来旋动,他总是会在这时变得特别紧张,像是怕你把他的乳头摘下来。想到这里你加大了手上的力度,他使劲抓着你的手却不敢移动,只是嘴巴里含糊地说着“不行不行。”

“为什么不行。”

你在他耳朵边上吹气,他想要侧身,却被你提前抓住了腰。他突然生气地拍着你的手,来回扭着身体,不像是情动时想要更深的接触,倒像是想要和你同归于尽。你们差点一起摔到地上,他惊慌失措地撑着墙壁,你使劲一用力往后倒在床上。枕头翻了个小跟斗砸在他脑袋上,他一把抓起扔到地上,又蹬着腿想要起身。

这么一折腾你觉得自己刚才还兴致勃勃的小兄弟疼得厉害,几乎要腰折战场。你赶忙扶住他左拧右扭的腰。他滑溜溜的身体像是黄鳝,你喘着粗气艰难地用双脚固定住他的腿。

“行行行!你说不行就不行!”

他猛地扭过头看向你凶巴巴的样子让你想笑又不敢笑。你慢慢撑起上身,他一把抓住你可怜兮兮缩在他屁股底下的肉块,扬着下巴果断地宣布自己占据了主动权。

你胳膊一松又躺回去了。

他转身的时候大腿差点撞上你的鼻子,你险险躲过。相比之下他掐在你身体上的手更让人揪心。他抬头时脖子的弧度很好看,翘在你面前的晃来晃去的小兄弟也让你心里痒痒的。再次进入的感觉像是回到了家,像是震歪的楔子终于被一榔头敲回了原处。他咬着牙的时候下颌的线条绷得紧梆梆,漂亮的锁骨看起来遥不可及。

你享受着这痛苦的折磨,四面八方的压力让你感到窒息,他身上的汗水源源不断地流出,你把手中的床单在手腕上转了一圈在手中握紧。你们的皮肤都变得黏答答的,肌肤贴合后又分开时能听见“嘶嘶”的声音。你努力呼吸着,想要往上顶,想要让自己完全进入那个温热的地方。他按住你的肚子,狰狞的脸上写满了明晃晃的威胁。所幸很快你们便长吐一口气走到了终点。他瘫在你的身上,大脚趾蹭着你的腿肚子,喘息声在你的耳边回荡。

过一会儿你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翻了个身,他在你身下的样子重又变得乖巧听话,你举起他的腿,一瞬间竟然想起儿时陪妈妈买猪腿肉的日子。他的小腿主动缠着你,挂在大腿上的肉轻轻晃着,像是一个欲言又止的预告。你往前顶着,想象着深粉色的肉被强势地推开,想象着自己像伟岸的巨轮那样乘风破浪。有那么一瞬间你失去了目标,茫然地变着角度寻找突破口,他抓着你的肩膀肆意地抓挠着,让你有些心烦。你的力气被软绵绵的触感化解了,他在你耳边吚吚呜呜地叫唤着,你的后背有汗液流进伤口里,微微刺痛。

大脚指甲的倒刺被你别再床单上随着动作反复划拉,你隐约觉得有血顺着脚流在了床上。他收紧了自己往你身上撞,却又在你迎合上去时往后退开。你烦躁地想要抓住他的屁股叫他别动,他咬着你的耳朵,把你的脑袋往后推。

这是又发疯了?你不耐烦地停下动作,生怕他脾气一上来用膝盖往你肚子上顶。他得意洋洋地顺势把你推倒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你,一手撑着你的胸一手按着你的大腿。你翻了个白眼,有些头晕,他小幅度地动作着,时不时自得地左右摇晃。

你看着他像是玩着杵子那样使用你,却也无可奈何。他细细碾着自己,阖上眼睛在湿热的空气中摇摆着,舒服得像是躺在山间别墅前的吊床上。渐渐他节奏加快,屁股砸在你的大腿上,有力的肌肉在蹦弹中紧绷又舒展,终于让你想起自己为什么喜欢上了他。他掉落在你的身上又跃起,甩下些许汗液,你舔着嘴巴任由他把你当马一样骑,肉身的碰撞让你感到刺激,升腾的快感则让你感到如坠梦里。床在你的身下叫唤着,你听到自己沙哑走调的声音和他甜腻的呻吟交缠着在墙壁间徘徊,好像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召唤。

他在你爆发的一瞬间猛地抽身离开,你在突如其来的凉意中被自己分泌出来的白色液体淋了一肚子,他侧躺在你身边笑嘻嘻地看着你,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散去。你们彻底分离,他身躯辐射而出的温度是你们之间孱弱的牵连。他漂亮的两条腿在空中划出一个花哨的轨迹,下一秒便站在了床边。而你只能喘着气像死鱼一样翻着眼睛看着他捡起自己的衣服套在身上。

太多余了,那些布料。

你在床单被褥间挣扎着坐起身,张开双臂想要说服他回到你的怀里。你的胸前又一次空荡荡的,你们之间的距离让你感到空虚。

“不行。”他摇摇头,嗤嗤笑着扒拉着额前的刘海。

“为什么不行?为什么又不行了?”

他把你的衣服扔到你的脸上,你手忙脚乱地把那些散发着汗臭的布料扒开,他已经贴心地帮你带上了门。

“你知道我们都是成年人吧!啊?”

你大喊着,因为嗓音中还带有的喘息和沙哑而愤怒。他的身影还在你面前来来回回地晃着。你想骂脏话,又怕惹怒他。你觉得自己窝在床上像是个怂包。

“没有下一次了。”

他模糊的回答几乎没能穿过门板传到你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