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瞳耀】似此星辰非昨夜 2

Work Text:

【2】为谁风露立中宵

发了发了别催我,
说实话,不想走剧情,想直接开车。,。
表示,不会写案子,,,这一部分你们就,自行脑补吧......
那人也是一脸笑意的拥抱了展耀。

白羽瞳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走过去不动神色的分开两人,“展耀,你认识这位先生?”

展耀脸上还挂着笑;“哦,小白,给你介绍下,这位是许然,是我在美国读书时候的师兄”。

“您一定就是白先生,白羽瞳吧,总听耀提起,果然是人中龙凤。”也许是研究心理学的人都不喜欢与人肢体接触,许然只是笑着向白羽瞳点点头。

展耀用胳膊肘捣了捣许然:“你怎么在这”

“怎么,没事我就不能来找你了?”

“少来,你没事能放下你的研究。”

“哦,展博士,这位许先生是刚才案件的目击者,来警局录笔录的。”赵虎在一旁解释道。

“那你们先去忙吧,回头晚上我请你吃饭。”展耀笑着说道,却忽略了身后白羽瞳忽明忽暗的眼神。

 

下班后,展耀准备跟白羽瞳打声招呼就走,刚打开门就发现白羽瞳靠在门框上发着呆,“干什么呢,下班了不回家?”

“等你一起回去。”白羽瞳转了转手上的钥匙。

“我不是说我要和许然一起吃饭吗”

展耀一阵沉默,最终也只是拍拍白羽瞳的肩膀:“我先走了,你早点回去。”

白羽瞳一把拉住展耀,“我不喜欢他看你的眼神。”

展耀头痛的叹了口气,“小白这事我们以后再谈行吗,你早点回去休息。”

 

展耀因为喝了酒,多少有点热,就脱下了西装外套搭在臂弯,慢慢悠悠的往家里走,脑子里想着刚才许然说的话。

“说吧,怎么好好的突然回国。”
“我加入了克里斯教授的团队,最近我们的研究陷入了瓶颈期,正好教授跟我说了你的情况,就想着回国散散心。”许然晃了晃酒杯,“顺便我也想见见你。”

“耀,加入我们吧,无论是研究,还是我,都需要你。”

展耀捏了捏眉心,隐隐有些头疼,这一天都是些什么事,告白就算了,还都还赶着一起了。

 

当他看到了自己宿舍门前坐着的人和一旁的双胞胎,越发的头疼。

大丁或者小丁,将白羽瞳塞进展耀怀里,说:“小白在大哥那里喝多了,大哥吩咐我们将他送到你这,任务完成,我们回去了。”说着一溜烟的就跑了。

展耀被白羽瞳身上的酒气熏得直皱眉头,“小白!你这是喝了多少?”

见白羽瞳不理自己,展耀仿佛泄了气一般,也不管脏不脏,一屁股坐下,低头狠狠地捏着自己的眉心,浑身上下透着慢慢的疲惫。

往日的白羽瞳最见不得展耀这种的表情。

“白羽瞳你到底想怎样?”

白羽瞳抽了抽鼻子,总算是开了口:“你喝酒了?”

展耀都被气笑了,“白sir,现在这情况,究竟是谁喝的比较多。”

白羽瞳用力一扯,粗暴的将展耀从地上拉起来,

展耀深知,在一个醉酒的人即便看起来很平静,情绪也是过于激烈时,顺从是最好的选择。他稍微犹豫了一下,就乖乖地任由白羽瞳略有些粗暴的拉扯进了房门。

“白羽瞳,你先放手。”
“不”

白羽瞳单手将展耀的双手固定在身后,一边撕扯他的衣服,一边将它往卧室里带。

展耀用力挣脱了白羽瞳的禁锢,怒道:“白羽瞳你给我放手。”

“不放。”

白羽瞳用力将展耀压在床上,火热的气息净值落在展耀的勃颈处,他低下头,用嘴唇蹭了蹭展耀的脸颊,最终还是没有亲下去。

“展耀,我喜欢你。”叹息般的声音在展耀耳边响起,一下凝固住了展耀所有挣扎的动作。

 

展耀的体型属于是精瘦的,但毕竟也是警察,自然是要肌肉有肌肉要形态有形态的。不过由于长期的疏于锻炼,让展耀的腹肌上附着薄薄一层软肉,摸上去手感自是极佳。

白羽瞳低头叼住一小块软肉轻轻研磨,不断的放开,叼起,再放开。等白羽瞳完全放开那块被折腾的可怜兮兮的皮肤的时候,那里已经红艳的宛如刚盛开的玫瑰。

展耀那细皮嫩肉的,那经得起白羽瞳这样折腾,不一会全身就布满青青紫紫的痕迹,说不清色气。

 

白羽瞳总算放过了展耀的腰腹部,右手滑向后腰,中指轻轻一挑整个手就探入内裤中,火热的手掌用力的揉捏着紧致的臀肉。

展耀被他撩拨的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白羽瞳伸手触碰那隐蔽的入口,试探着伸入一只手指,从未有人到访的秘处过于紧涩,让展耀吃痛的抽了口气,眼角渗出几滴生理眼泪。

这一下仿佛刺激到了白羽瞳,他一下抽出了自己的手,将展耀揽进自己怀里,一点点小心的舔去身下人眼角的泪珠,将脑袋埋在他的颈窝里,语气里满是急切“对不起,你别哭,对不起,展耀,我不动了,你别哭。”

展耀,你仔细看看,这就是白羽瞳,哪怕醉酒到意识迷糊,他都见不得你的疼。

 

你还在犹豫什么.

展耀压低声音,尽量轻柔的说:“没事,睡吧,你没有弄疼展耀。”一遍遍小声的温柔的重复着这句话,直到白羽瞳舒展了眉头,安静了下来。

 

展耀小心的放平白羽瞳的身子,又去洗手间找来毛巾给他擦了擦脸,叹了口气。

 

明明意识都已经混沌了,白羽瞳嘴里还颠三倒四的嘟囔着,“对不起”“疼不疼”之类的话语。

这一瞬间,展耀的心柔软的一塌糊涂。

还能怎么办呢,认栽吧,
展耀向白羽瞳,认输了。

 

第二天,白羽瞳睁眼的一瞬间,大脑瞬间短路。
展耀正安静的睡在一旁,本身就没有系紧的浴袍带子摇摇欲坠挂在胯部,敞开的胸口布满了暧昧的痕迹,搭在一旁的手腕上更是有着一圈青紫。

面前的一切,无疑给他判了死刑,一看便知昨天他断片后自己都做了什么,那些斑斑点点的痕迹无一不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狠狠锤了一下床,白羽瞳你个混蛋,你都干了什么!

 

白羽瞳在窗前静止了好久,最终他弯下腰,似乎是想亲一下展耀的脸。可是最后他也只是伸手帮展耀捻了捻被子,又摸摸了他的脑袋,静悄悄的退出来房间。

整个房间再次安静下来。

 

又过了几个小时,展耀才悠悠醒来,朦朦胧胧的伸手去摸自己的手机,发现竟然有七八个未接电话,都是来自白锦堂的。
正当他准备回一个电话的时候,
“医院,速来,羽瞳出事了。”

 

展耀瞳孔瞬间收缩,白羽瞳你个智障,你要是出事了,这辈子都别想见我。

 

文里有两个小细节,白羽瞳两次想亲展展,都没亲下去,
提问,为什么我们白先生不亲下去呢〜
两次原因不一样。
答对了的话......我......我就接受一个点梗!

还有,其实本来展展不应该这么快就想通,中间应该在过几天,在发生些什么,但是那样就把一个短篇拖成长篇了......就加了一个原创人物加速一下。

第一节告白,第二节撒娇,二垒第三节
我怕的英文魔鬼哦

还有!
你们这群善变的人!第一节写完的时候要虐白白,又说第二节用要看展展心疼
你们这群小居居!下面又要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