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道歉

Work Text:

这篇是澜巍!
这篇是澜巍!
这篇是澜巍!
重要的事说三次!

这篇纯粹就是想欺负沈教授!

時間線:鎮魂原著番外一

「对不起。」刚进酒店房门,沈巍从背后抱着赵云澜。
「让你来酒店,不代表我原谅你。」
「昆仑,只要你肯原谅我,你想怎样都可以。」沈巍的脸埋在他的肩膀上。
「怎样都可以?」赵云澜转过身,夕阳的余辉刚好投影在他的侧脸。
「怎样都可以,只要你不生气。」沈巍垂眼,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狗。
到底是谁在欺负谁?
赵云澜反了个白眼,顿时兴起恶作剧的念头。
「斩魂使大人,到时你可别反悔。」赵云澜一把扯下沈巍的领带,嘴角微勾印上他的唇边。

 

「赵云澜!」
赵云澜推倒沈巍在沙发上,伸手拽掉他领口的扣子,露出一大片苍白的胸口,动作一口呵成。
「你给我躺好,让我上一次。」赵云澜吸吮沈巍的脖子,手抚上沈巍的腰侧,感觉怀里的人动作一凝,他抬起头来。
「不行那就算了。」看见沈巍视死如归的眼神,赵云澜顿时觉得没趣,想抽身离去,郄被沈巍拉住手。
「一次……仅此一次。」沈巍像是要对天大的困难似的,深呼吸一口气。
「放心,我会很温柔的。」赵云澜笑意盈眸。
赵云澜的唇瓣贴着沈巍的胸口下移,在他腰腹落下如春雨般绵密的吻。被赵云澜吻过的地方灼痛着,带点软麻,一点一滴将快感的种子烙印在沈巍的肌肤上。
「赵云澜……」赵云澜恶意地轻咬沈巍的腹肌,上方传来气音。
此时的沈巍眼角染红,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沈教授,怎么今天这么害羞?」赵云澜捧着沈巍的脸颊,姆指摩挲他的鬓角,想将他所有羞愧的表情收进眼底。
「我不太习惯……这种。」
隔了不知多久,沈巍才憋出这么一句。
「不习惯不要紧,多练习就好。」
赵云澜的唇压上沈巍的嘴角,贴近、分开、厮磨、吮吸,彼此交换着呼吸,就像那时在忘川河中般,沈巍为他注入生命气息那样。
大概沈巍就是他的氧气吧?
赵云澜伸出舌尖划过沈巍的牙齿,捕捉到他那迟疑的舌头,狠狠地缠绕上去。舌背贴着粗糙的舌面滑行,重复交叠,像是要把对方拆腹吞噬似的,毫无章法地亲吻着。可是无论怎样触碰,也满足不了那双极渴的灵魂。


赵云澜指头探入他恤衫下,指腹划过白晰的锁骨,衬衫的布料缓缓褪下,露出结实的肩膀。像是被夕阳镀了层金光似的锁骨,赵云澜最终败在舔舐它的欲望之上,留下一圈圈水痕。
「可以吗?」赵云澜喑哑的声音在沈巍的耳畔响起,他双手搭在沙发上,让沈巍无处可逃。
「我能拒绝吗?」沈巍嘴角噙着笑意。
此时的沈巍呼吸紊乱,前额的浏海被汗水打湿,眼底一片绯红,更别说胸口、腰腹那斑驳的齿痕,都叫赵云澜为之颠到。
真人间,不,三界绝色。
天地间能把鬼王压在身下的,也只有他昆仑君一人。
「不能。」赵云澜的手挑开他腰间的皮带,潜入衣服下摆寻找他的弱点,然后一把抓住那微微抬头的欲望。
赵云澜的指甲轻刮沈巍的铃口,右手上下搓弄他的挺立,挑动那里的纤细神经。沈巍蹙眉,汗水沿着清秀的下颔线滑落,濡湿了他的衬衫,空气中充满沈巍浓浊的鼻息。
想看冷静自若的斩魂使失去自持的模样。
想看鬼王情动染满自己色彩的模样。
想看正经八百的沈教授堕落的模样。
赵云澜俯身张口含住沈巍的挺立,舌尖溜过光滑的前端,努力转动舌头圈住那敏感的折纹,一浅一深地吐纳,双手揉捏沈重的囊袋,沈巍的欲望在他口中茁壮成长。
那致命的快感使沈巍绷直了身体,露出脆弱的喉结,像是宣示主权似的,赵云澜一口咬住那层薄薄的皮肤,手指住沈巍后方探去。


很紧!
赵云澜抓过矮桌的润肤油,往掌心倾倒,这次沾满精油的指尖毫无阻碍地滑入沈巍的体内。他耐心地开拓鬼王的幽秘,待他的身体放软,才将递增的三指抽出,压上自己疼痛不已的欲痛。
「唔!」纵然事前有充分的开拓,但异物感还是让沈巍忍不住皱眉。
赵云润的灼热逐分逐寸打入沈巍的体内,直到埋在他的深处才止住不动。赵云澜用双臂困住那长大成人的鬼王,感受他的柔软紧紧包裹自己,感受他胸口下脉膊的跃动,才真切确认沈巍还存在这个世界上事实。
想起那天沈巍差点在自己眼前形神俱㓕的情景,赵云澜的心尖不由得一阵纠痛。
沈巍这个人,到底对自己有多残忍?
「赵云澜?」见埋在肩膀的人没反应,沈巍想把他的头抬起来,可赵云澜却死死地收紧两臂。
「怎么了?」沈巍摸上赵云澜颈后的发脚。
「沈巍,你能不能对自己好一点?」赵云澜闷声说。
「昆仑,只要你安好,我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赵云澜撑起双手,沈巍双目透着决然让他恼怒,却又心尖隐隐发酸。
「我的命都是你给的。」
赵云澜认了,这辈子栽上了沈巍这个天生被虐狂身上。
「如果再发生上次的事,就不能一次算了,你等着一个礼拜下不了床。」赵云澜咬牙切齿道。
「知道了。」沈巍微笑,看样子赵云澜是原谅了他。
「那沈教授想好,今晚怎样服侍本大爷吗?」赵云澜痞笑,托起沈巍的下颔,一副标准调气良家妇女的模样。
「悉随尊便。」

 

赵云澜慢慢摆动腰肢,待沈巍适应后,便一深一浅地抽插。赵云澜强横地撞击身下人的弱点,他的昂扬退出一分,再重撃在教授脆弱的内壁,来回往还。
温润的软肉咬紧了赵云澜的灼热,极致的快感从两人交合的地方蔓延开去,沈巍终于卸下那副淡泊的脸孔,眉目间全是情动难耐的表情。
「恐怕你的学生也不能想象到,一本正经的沈教授会有一天被男人压在身下。」赵云澜拭擦沈巍的嘴角时,感觉身下人拴紧了自己,他忍不住轻笑。
「赵、云、澜。」沈巍瞪目。
此时的他只想捏死赵云澜。
「说说笑而已,沈教授不会那么小气,记在心上吧。」
「你!」
赵云澜趁着说话的空隙,托起沈巍的大腿,用力地挤入他的深处,每次均辗压在他的弱点上。身体的重量使两人紧密连结在一起,汹涌的快感淹没了两人,沈巍的身体泛起阵阵颤栗。
「宝贝,你真辣,夹得那么紧。」被紧紧包围的赵云澜发出满足的赞叹。
赵云澜的昂扬每一下律动均撞撃在沈巍的敏感点上,钝痛掺杂酸麻的愉悦从下肢扩散开去,沈巍眼眶发红咬紧下唇,承受如怒潮般的快感。
他精瘦的腰干随着赵云澜的侵略而摆动,就像风雨招摇中的白玉兰那样苍然脱俗,具有致命的吸引力,让人忍不住想摧折。
「舒服是吧?」赵云澜饱含情欲的声音在沈巍耳边低喃。
「别废话。」
虽然沈巍眼神是凶狠的,但他呼吸急速、身下一片狼藉,效果自然是大打折扣,在赵云澜眼里几乎与撒娇无疑。
这人真的可爱到不得了!
好想欺负他!
赵云澜不只脑子这么想,实际也这么做了。

赵云澜将沈巍转身,让他上半身扒在沙发上。被汗濡湿的白衬衫隐约透露出姣好的蝴蝶骨,他忍不住俯身留下一个个专属的印记,下方随即传来急喘。
「原来沈教授喜欢这种。」
赵云澜轻笑掬起沈巍的手,将他的手指逐根含住,又亲吻他的手心手背,像欧洲骑士那样忠诚。
「别这样。」
比起方才强烈的撞击,这种温柔的触碰更能挑起沈巍的感觉,痒痒的生理反应顷刻转化成酥麻。他臻头轻皱,薄唇微张,清秀的侧脸染上情欲的色彩,迷得赵云澜移不开目光。
「真想让沈教授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
他欺近了沈巍的身后,将灼热的楔子钉进沈巍的体内。那种缓慢的进入令沈巍清楚感受到赵云澜的存在,他羞愧得不敢抬头,把脸埋在两臂中间。
「你这个样子,好像我欺负你似的。」
「难道不是吗?」
「沈教授这样说,赵某不好好回应一下怎么行。」某人将流氓的精粹发挥得淋漓尽致
赵云澜缓缓退出,又倏然压进沈巍的深处,一下下强烈的撞击,毫不怜惜地侵犯他。
「别……」
沈巍已失去平日的自持,呼吸乱了节奏,再丰富的人生阅历在情事前根本不值一谈,只能承受赵云澜如狂风的掠夺。

 

赵云澜维持着结合的姿势,让沈巍坐在他的大腿上。突然变换这种深入的姿势,沈巍几乎承受不住地往后倒去,赵云澜手快将他圈在怀里。
「还好吗?。」
「你到底想怎样?」被赵云澜折腾了许久,沈巍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我等着沈教授服侍呢。」赵云澜轻咬他的耳廓。
「我不懂怎样服侍人。」
「不要紧,我会慢慢教你的。」赵云澜奸计得逞,一脸满足。
赵云澜扶住沈巍的腰上下摆动,轻轻刺弄辗压他体内的突起,湿润的软肉随着律动裹紧了赵云澜,蚀骨的酥麻在下肢蔓延开去,沈巍的胸口、脖子一片胭红。
「就是这样,你可以试试。」赵云澜背靠着沙发,正等待沈巍的表演。
「这样?」
沈巍小心翼翼地摇动,然后向赵云澜投来询问的目光,那语气像是乖巧的学生向老师求正习题答案般认真。
这样认真的沈巍,不欺负他简直对不起自己。
「不对,要这样。」
赵云澜抬高沈巍腰肢,又狠狠地按压在自己的挺立上,这种姿势令他顶进意想不到的深处,沈巍绷直了身体,低吟了一声。
赵云澜的手何会放过沈巍的欲望?他的指头擦上那儿的纤细神经,指甲轻刮光滑铃口,汹涌的快感令沈巍的挺立滴下晶莹,眼底顿时浮上一层水气。
「小巍。」
赵云澜这一声低唤,无疑是一道快感催化剂。
「昆仑。」
沈巍镜片背后是痴狂的眼神,捧住他的脸乱啃他的唇,积极地摆动他的腰肢,灼热湿润的花壁紧缚赵云澜的巨烫。
挠是圣人也抵档不了这样热情如火的沈巍,更何况赵云澜根本就不是圣人。
赵云澜配合着沈巍的摆动大力挺进,下下撞击至他的敏感点上,沈巍闷在胸腔的喘息听上去格外色情。
而湿漉漉的花径拴得他的血液全往身上的一处集中,硬生生把内壁撑开几分,胀痛感令沈巍蹙眉,不安分地扭动着。
「可以吗?」
沈巍没有回答,郄用双腿夹紧了赵云澜。
收到沈巍热情的回答后,赵云澜大幅度地抽插,慢慢退出前端,轻柔地摩擦穴口,再狠狠地刺入沈巍的体内。
沈巍的舌头火热地与他纠缠,湿润的后穴紧紧吸附着他,而双手攀附着他。干练的脸孔布满汗水,惹得赵云澜疯狂地侵犯膝上的男子。
「唔!」
最终沈巍身体一阵颤栗,断断续续地释放了自己欲望,后穴亦随即强烈地收缩起来。他体内的嫩肉紧密地包围了赵云澜,带给赵云澜极致的快感。
「沈巍。」
一下重击,赵云澜便在沈巍的深处埋下火热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