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巍澜】为人师表

Work Text:

对于长发控这一点,赵云澜其实是认了的,毕竟每个男人都会有一点偏好。而沈巍变作长发时的样子也确乎是芳华绝代,他本就是东方典型美人的长相,黑发如云披散开的时候一副富贵风流拔等伦的派头,眼底的波光流动之时更是让人移不开眼。

 

只是,这却并不意味着赵云澜不喜欢平日里沈巍那教授作风的打扮。在一起以来,他对整日穿得西装革履的沈老师已经觊觎得够久了,那副圆框的玻璃片平时他看着碍眼,但在沈巍还作为教授的时候,却衬得他更有书香气质,一表人才。那份斯文与庄重之感让赵云澜的心底总有些跃跃欲试的感觉。

 

刚认识的时候,他叫他沈老师,沈教授,完全出于礼貌。但在一起之后,甚至是在做那档子事的时候他再这么叫,可确乎是带着一丝特殊意味了。

 

这会他的胳膊环在沈巍的脖子上,两个人的嘴唇贴合在一起,随唇舌的交织分分合合,分外亲近。赵云澜一如既往地热情十足,他呼出的气都是热的,哪怕沈巍身上有再多的幽兰冷香,也抵不过情欲火势的蔓延。赵云澜揽着身上人不依不饶地亲,舌头像调皮的小男孩似的滑入沈巍两片薄薄的嘴唇之间。

 

沈巍半闭着眼睛吻他,触碰他柔软而湿润的嘴唇,无机的眼镜横在他俩之间,冰冷冷的,反倒是更加助兴。论接吻的技术,他暂且还比不过身经百战的赵云澜,但论体力,自然是他胜一筹。

这会还用不上体力的竞技,对方湿热的舌尖划过他的牙齿,沈巍不禁轻轻的哼一声,赵处长听着沈老师这一声软绵绵的轻哼,魂都要飞走,顿觉热气呼啦呼啦地往头上涌。

沈巍半阖着眼睛看他,睫毛扑闪,但透过薄薄的镜片,雾蒙蒙的,在小处长眼中却全然是春光乍泄的模样。他也半阖上眼,有些情迷意乱地立刻追击过来,主动加深这个吻。

“……我们沈老师还真是……勾魂使啊?”赵云澜甚至还不忘调侃。

“胡说八道些什么?”沈巍道,他舔吻着他的嘴唇,慢慢回应他,赵云澜的嘴唇厚而柔软,嘴里刚嚼过棒棒糖,还带着点若有若无的甜味,品尝起来口感好得要命,还不知道勾魂的到底是谁。

 

“诶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赵云澜半眯着眼睛道,“怎么就胡说八道了?明明是事实啊,沈教授?”

 

他故意把教授两个字咬的很重,似乎是在刻意强调沈巍的身份。今天赵云澜白天平白无故地来学校蹭他的公开课已经是在暗示些什么了,这会暗示的意味更是呼之欲出。

他早就肖想着玩些什么角色扮演。沈巍在外倒是衣冠楚楚为人师表,他多想知道,若他在做那些事时还披着这层所谓师者的皮,该会是个什么样子?

 

他有点口干舌燥了,伸出食指戳了戳沈巍衬衣四敞八开的胸口:“您,沈老师,没错吧?”

 

收回食指,他又舔了一下红润的嘴唇,带着不正经的笑指了指自己:“我,赵云澜,这会儿可是您的学生,您忘啦,我白天还听过您课的。”

 

沈巍的眸色暗了暗,这要只算暗示那就不得了,赵云澜这话都说到这份上,分明已经是明着想这样玩。他无奈地捉过赵云澜不安分戳来戳去的手指吻了吻,竟就着那截骨节分明的手指继续吻了上去。

“卧槽,沈老师你怎么都不按套路出牌?”赵云澜叫道。

赵云澜早就发现,在做爱时沈巍偏爱吻他,嘴唇也好,皮肤也好,他总爱像亲吻神祗一般吻遍他身上的各个角落,从指尖到肩胛骨,从锁骨到小腹,甚至连胸前那两粒都不会放过,每每都会照顾得那方天地充血挺立才要罢休,也由此在他身上落下无数斑驳的吻痕,每次性爱结束,他的嘴唇总会是肿的。

 

偏生特调处的赵处长平日的穿衣风格又实在是不拘小节,不管是普通T恤还是正经一些的衬衣,领口总是大开着,那些泛红发青的痕迹根本无可遁迹,一打眼就知道这俩人肯定是昨天又干了些什么快活事。

 

昆仑君倒是不甚在意,光明磊落地让人看了也不害羞,甚至还敢调侃着说洒家这媳妇儿可是忒辣了。问题是斩魂使大人在这方面实在是纯情得不行,被调侃的时候那一抹红晕能从耳朵尖染到脖子根,还有隐隐向下延伸的趋势,一副委屈巴巴不关我事,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还真是宛如被欺负了的小媳妇。

 

仿佛前一天晚上在赵处长身上为非作歹的不是斩魂使本使。

 

赵云澜看他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儿简直是又想叫着大宝贝儿过去一亲芳泽,又想咬牙切齿鄙视一下这位床上猛得一匹,下了床就乖巧得像只小绵羊的斩魂使,实在是可恶至极。

可晚上,热情如火的还是赵云澜。他正在血气方刚的年纪,又是食髓知味。俗话说色也,性也,对于赵云澜来说,漫漫长夜看着美人却无所作为,实在是过于浪费这大好光阴。

 

他半裸着上身舔舐沈巍的耳廓,那似乎是沈教授浑身上下最敏感的地方了,他一害羞,那里便会红成一片,薄薄地透着一点点的亮光,看着诱人至极。

 

沈巍红着脸一声不吭地任他动作,白肤黑发,像一朵芙蕖一样不染淤泥,他听着小处长的舌尖在他耳边啧啧作响的色情声响,手掌顺着他的脊椎向下一点点地抚摸,又来到他身前,轻轻覆上男人胸前那两处淡棕色的乳肉来回把玩。

 

斩魂使大人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他的指尖按上那两点晕开的乳尖,手指并拢起来,打着圈地将那两颗乳珠揉捏按压。

 

堆叠的快感在胸口炸开,赵云澜闷哼一声,随他的动作不安地动了动身子。他在沈巍的耳垂上咬一口,离了对方的耳朵,去看他的表情,却偏生看到沈巍是一脸带着点害羞的纯情,红色又是蔓延到了脖子根,被镜片遮挡住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却已经染上了情欲的潋滟。

 

看着大美人这副模样,赵云澜简直恶向胆边生,主动投怀送抱,扎到沈巍怀里,嘟起嘴就着沈巍的脸就亲了过去。他一连亲了几下,伴随着啵啵的水声,手也在沈巍身上不安分地上下折腾。赵处长嘿嘿地笑两声,又亲上两瓣薄薄的嘴唇,还不忘道:“来宝贝儿再香一个,今天可得好好伺候老公啊嘿嘿。”

沈巍脸红得更加厉害,眼镜随着这动作也掉落到床侧,赵云澜这些话说倒是也经常对他说,但他对赵云澜的抵抗能力基本为零,只单纯地叫宝贝或是美人倒还好,但这样拨撩人的话,就算赵云澜对他说再多次,沈巍还是会红了耳朵,就算是他再不好意思,也只能由着赵云澜。

 

说到底,赵云澜也是低估了自己对他的吸引力。

 

但他还来不及红着脸和赵云澜说一声胡闹,小处长就又黏黏糊糊地亲了上来。

沈巍见他这样,不由带了点无奈的笑意。他伸手扣住赵云澜的腰回吻他,手指顺着他腰侧的软肉轻轻拨开裤子上的扣子,将那两层布料顺着男人凸出来的那一点性感的胯骨上褪了下去,手顺着就揉上了赵云澜手感软糯而紧实的屁股。

 

“赵云澜……同学。”他叹息,到最终还是妥协,赵云澜这样一直一直地叫他,把他的火也都悉数勾了上来,这样叫赵云澜的时候,这一刻他的心中甚至还莫名其妙地升腾起一种诡异的快感。毕竟除去调戏他的那部分,赵云澜今天表现得完全像个乖巧懂事的学生。

但赵云澜本身,和乖巧懂事这四个字一点边都贴不上,他今天这样做,让沈巍一思前想后,完全觉得:赵云澜他是故意装成这样的。

赵云澜一边笑,一边上下对他动手动脚地摸来摸去,疑似还想搞一把不良学生调戏良家老师的反攻大戏,可惜被沈老师暴力镇压。

沈巍带着温凉的润滑剂的手指划入他臀缝的那一瞬间,赵云澜感觉他仿佛是被严厉的老师体罚的学生。

可……确实是体罚。

这具身体在和沈巍上床的时候一贯处于下位,窄小的穴口似是已经记住了沈巍的那几根手指,不过多久便悉数含入。那几根手指在他体内轮番作乱搅动,润滑剂与体液交织混合的声音不绝于耳。赵云澜压着他的肩膀弓起后背,难耐的喘息一声声钻进沈巍的耳朵。

沈巍抬头看他,并不说话。

扩张进行得很快,赵云澜在被沈巍一边揉着前面的乳头,一边用手指开拓着后方那个小口的时候终于消停一会,可没过多久便又急不可耐地拿手背蹭蹭他,示意他直接上。

但沈巍自然是舍不得的,他在做扩张的时候一向温柔体贴,恨不得把赵云澜伺候得一点疼都感受不到,只留快感才好。并不是他下面那处没感觉,相反,那已经硬的发疼,可这和赵云澜相比,压根什么都不算。

他的三根手指在赵云澜的后穴内打着转,湿热的润滑剂几乎已经顺着他的手指滴滴答答流了下来。

赵云澜伸手推他,又受不了这慢性子地扭了扭腰,道:“我说美人老师您这还等什么呀?”

沈巍被他一句美人老师噎得竟无语半响,要说说这种骚话,谁能比的过赵云澜?

他搜肠刮肚半天也没想好怎么回,索性真的把这当作一堂课来上,回答便也回答得手指。

“做……课前准备……”他轻轻道,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抬了去看赵云澜,竟然还带着几分期待,只是不知道这样的答案合不合他胃口。

这下懵了的变成赵云澜。沈巍这回答得几乎是天衣无缝,又是一语双关又是把角色扮演的精髓演了个透彻。实在让他佩服。

他餍足地缩了缩后穴,嘴里嘀嘀咕咕地“铃铃铃”几声模拟出一段上课铃打响了的声音。赵云澜把手绕到后边,拽住沈巍的:“这样啊,那美人儿老师再感受一下,现在可打铃了已经……”

他往前凑,几乎碰上沈巍的鼻尖。温热的呼吸近在咫尺,叫他不自觉又吻在沈教授的唇角。

唇齿辗转间,他像只狡黠的小狐狸一样,几乎是呲出八颗小白牙来笑:“我所以说沈老师,我们是不是可以进入正题了呀?”

沈巍的喉结上下动了动,他不自觉地吞咽口水,怀疑赵云澜这会根本不知道他这样有多么勾人。

赵云澜拽着他的手,无声地还在催促,而他闭闭眼睛,把手彻底从赵云澜那里抽出,换上炽热滚烫的硬物,轻轻地,试探性地顶上了穴口。

愿望得到满足,赵云澜舔舔嘴唇,眯着眼睛冲他笑了笑。

“诶我说,这又算什么啊沈老师?”他假装无辜地眨眨眼,湿漉漉的臀缝和隐藏在其中的已经被开拓好的后穴刻意擦过对方挺立的性器。被润滑剂浇淋得湿哒哒的穴口瞬间顶在了沈巍那物彭圆的前端。

沈巍咬了咬牙,握着赵云澜腰肢的手紧了又紧,勾魂的果不其然还是他赵云澜。高高在上的昆仑君撒起娇来太不像样子。若这样的人当年真是做了他的学生,他可要把他怎样才好?

情色的意味过于深重,沈巍抬头去看赵云澜裸露的上半身,吞咽了口水又含住他胸前那两颗红肿的肉粒舔舐吮吸。赵云澜绷着劲仰起脖子发出一声短暂的叹息,露出线条优美又脆弱的脖颈,抓着他的头发轻轻的用力,但下沉的身子已经让他那早先被手指操得熟软的后穴柔软地含住了沈巍那物的前端。

“既然已经上课了……那当然算作教学。”沈教授一本正经地回答,与之毫不相符的,他按着赵云澜的腰,像是忍不下去了似的,一下顶了进去。粗大的阴茎是沈巍那几根手指远远比不了的,后穴熟热的软肉一下被悉数破开,发出一声淫靡的声响,却又乖巧地攀附在那件巨物上吮吸。

“我靠!”赵云澜惊呼一声,后穴一紧,差点向后倒下去,却又马上有些手足无措地被沈巍揽着腰拉回来。
刚刚那一下的冲击过于刺激,他内里的敏感点被沈巍一下撵个透彻,突如其来的快感差点让他交代在沈巍手里。

 

“沈、沈教授,沈老师……”赵云澜忍不住缩了缩后面,感受着内里滚烫而粗大的物什,吞咽了一下。

沈巍没有搭话,他便又道:“哥、老哥……哥哥!”

斩魂使大人抬眼望他,被情欲浇得波光粼粼的眼底荡漾起一圈涟漪,向四周扩散开来,美人一双桃花眼,看得赵云澜心都飘了,可沈巍却难得板了板脸,像个真的老师一样,掐着赵云澜紧实软糯的臀肉,说出的是完全调侃的话语。

“赵云澜同学,不是和你说过很多次了,在学校要叫老师,不要这么叫?”

这他妈哪是学校啊!沈巍这话简直不要太信手拈来好吗!先前已经是有些吃惊,而现下里赵云澜听他能说出这种话,简直震惊得无可复加,转而又美滋滋地觉得这不正是他想要的吗,于是他带着点故意做出来的可怜兮兮扭头眼巴巴去看沈巍:“我错了我错了,沈老师您看咱能不能稍微手下留情一点,我这老腰还想要的……”

沈巍挑一下眉,看着他那双巴巴的狗狗眼和嘟起来的嘴唇,心里软了不止一星半点。但在床上还是强硬些的好,何况他们都彼此心知肚明,这只是一次调情的交锋,没人愿意真的在这方面留情面。

“不行,晚了。”沈巍道,他的手掌掰着赵云澜的臀肉揉搓两下,转眼已经亲上他的肩膀,性器抽出去一点,复又全部送了进去。

他们没做什么多余的动作,仍是赵云澜坐在沈巍身上的姿势,居然就这样动起来。沈巍环着他的腰,这个姿势好就好在赵云澜的浑身上下都能被他照顾到,而对应的,他那物也能埋得深一些。

 

沈巍吻着他颈侧与锁骨的皮肤,下面却并不停止动作,赵云澜终于发现,他或许今天根本就不该和沈巍玩这一出,他愈是叫沈巍老师,沈巍在他体内动作得幅度也便越大,平时他也在床上会叫一些爱称,那股劲上头来,宝贝美人儿哥哥老公,什么都叫得出口的,可这次他叫的老师,那却仿佛是一个什么奇怪的开关,引着小鬼王直直的往发狂发疯的方向走。

可昆仑君偏偏愿意受着,乐意全盘接纳。沈巍环抱着他,肉刃不留情面地在湿滑的后穴里进进出出,一次又一次地碾压过他体内的敏感点,不用想都知道,里面那处敏感的软肉一定已经是又被操得红肿了,交合处已经被流出的体液与润滑剂的乳白作乱得一塌糊涂,鬼他妈才知道这小鬼王怎么猛成这样。

赵云澜被干得眼前几乎有些发白,鼻腔里不觉哼哼出声,他不甘示弱地去啃咬沈教授白皙的脖颈,毛茸茸的头发在他的颈窝里来回翻腾,以至于沈巍不自觉地伸手揉了揉那头蓬松的头发来安抚他。赵云澜却拽住了那只手,引着那只修长白皙的手握住了他的性器。

那物在两人的小腹之间,贴着赵云澜的肚皮颤抖地立着,因着沈巍的操弄,前端不断地流着半透明的浊液。

“沈老师,帮帮学生呗?”赵云澜可怜兮兮地道,探长了脖子去咬沈巍的耳垂。

“……好。”沈巍低着嗓音应和道,握住那物上下撸动着取悦。

沈巍快要受不了他这样的刺激,一开始还好,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这样的时候,赵云澜每说一次“学生”“老师”这样的字眼,他便控制不住自己去想那些过于过分而背德的画面,他时时提醒着他教师的身份,可他本身做出的事却完全不像个老师应该做的。

他仿佛被赵云澜生生割裂成两个人,一面想把赵云澜放在手心里顶礼膜拜,去宠他,温柔地吻他,一面又想狠狠地干怀里这个人,占有他的全部,让他离不开他。

他叫他老师的时候,这样的矛盾简直要更深,他内心的羞耻感也便越强烈。占有的欲念占了他内心的大部分,沈巍眯着眼睛去吻他的嘴唇,一边帮他撸动着阴茎,一边又发狠了一样操他。

赵云澜叫了一声,像只小动物一样钻到他怀里亲他,看着沈巍这样的表情,他不用想都知道这家伙这会在想什么,一面欣喜又一面心疼,沈巍他平日太过克制,表达喜欢都是小心翼翼的,唯有这一刻才能稍微放纵一点。

他扭了扭腰杆,迎合沈巍操他的频率,淫水不断从交合处涌出来,沾湿他大半个屁股,他喘得上气不接下气,被沈巍抓着臀部蹂躏还不忘继续放骚话。

“我说沈老师,您也太热辣了吧?这是把我忘死里整,我这老腰子可快受不了了啊?”他脸上带着坏笑道,但转眼,他看沈巍又想收回去克制一下的脸红模样又忍不住出言安慰,还不忘抱住他。

“哎呀美人老师怎么这个表情?不逗你了不逗你了,是你的,都是你的……我全都归你啦。”他亲亲沈巍的嘴唇,调戏地抬抬沈巍的下巴,没了眼镜的遮掩,沈巍那双美人眼简直温柔得要滴出水,他看着都快荡漾到贝加尔湖畔。要说他这还真有点憋屈,明明他才是被上的那个,可居然还要反过来安慰他,不过为了沈巍,这倒是都值了。美人垂下眼帘也看他,眼里那些星子一样的希冀简直让他色欲熏心,不自觉地又把对方往体内含了含。

后果就是那玩意在他里面又胀大了一圈,以至于赵云澜看沈巍的眼神里已经充满了不可置信。

鬼王的尺寸本就超于常人,那根粗大滚烫的东西挤在他体内,几乎连上边的脉络赵云澜都能感觉到,他这会还是爽的,可却不得不顾及一下明天他这腰疼的还能不能下的来床。

沈巍面带一点愧疚,却是又在他体内动了几下,硬生生地换了姿势,将赵云澜一下压到了身下。幽兰的冷香一下笼罩下来,本是在他体内的那些润滑剂与体液一下被带了出来,乱七八糟地沾满了床单。沈巍握住他身前淌水的性器来回撸动,赵云澜睁大了眼睛,自顾不暇地环住身上人。

如是这样几回,赵云澜已是被快感折磨得要疯,迷糊之间他早就忘了刚刚都喊过些什么不入流的话,只是看沈巍那眼睛里夹带一丝血丝,漂亮的眉宇也是皱了起来,像是在忍耐什么,他便知道,他肯定没说什么正经的东西。刚被沈巍撸射过一次的性器稍微软下去一点,但沈巍那物却还在他体内肆意搅弄着,抽插之间令人面红耳赤的水声不绝于耳。

赵云澜感觉他里面一定已经被沈巍给操肿了,可内里的软肉却一点也不知餍足,还是吸着沈巍的性器。湿热窄小的后穴再也承受不住内里那些黏腻的液体,肉穴中盛不下的欲液终于顺着两人交合的地方溢了出来。赵云澜说到底还是没抓床单,反而环着沈巍的脖子来回吻他们家这位大美人,他的臀缝和屁股均是黏稠水润一片,可他实在是顾不上了,只咬着沈巍那两片薄唇不撒嘴。

沈巍压低了身子,一边这样吻着他,一边顶在他内里,就这样射了出来。

赵云澜恍惚着,意识仿佛已经漂浮在了云端,只剩下沈巍身上那点馥郁的芬芳萦绕在鼻尖,沈巍射进去的那些白液随着沈巍抽出去的动作一并流出,他突然发现一件事——他们这次好像没带套啊。

赵云澜吸了两口气,决定当一回甩手掌柜,等会都交给沈巍去做清理,反正是没带套子,搞一次也是搞,搞两次也是搞,他还是感受一下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快乐比较好。
他舔了舔嘴唇,抱着毫无防备的斩魂使一个翻身,整个人都趴在了他身上,两个人汗津津的贴在一起,赵云澜比了个mua的口型,亲在沈巍脸上,而沈巍顺势扣住了他的腰。

赵云澜眯了眯眼睛,抛出个媚眼:“沈老师,咱课间休息十分钟,一会再上一节课呗?”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