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牧春牧】烟火

Chapter Text

牧凌太替那个脸红得熟透了可以吃的人除下了背包,「咚」的一声堕下地面,春田创一吓一跳,随即被牧凌太扯住领带啃上了唇。

 

春田创一过去那些数量凄惨的经验完全无法派上用场,只能被这样陌生又强横的亲吻吻得迷失方向,牧凌太显然熟悉路线,他只能跟着走,被引导脱了外套,松了领带。 牧凌太解着他的衣扣,一颗、两颗,他抬头,对上春田创一游移的眼神,然后继续解去所有衣扣,用力扯开衬衣露出跟本人生活状态不成正比的精壮身材,肌肉结实,人鱼线隐没在皮带的束缚下。

 

牧难以自制地吞了口口水,喉结滑动,春田创一的眼神里有懵懂未明的天真,却没有阻止他的指尖试探地贴上裸露的肌肉。牧凌太带着膜拜地亲吻他脖子下跃动的动脉,滑落到锁骨,然后贴上他富有弹性的胸膛,舌头在乳尖,扫过。

 

春田创一剧震,撞向墙壁,喉间发出细微的声音,牧停下动作,「春田前辈,你现在还可以拒绝的,不想的话…。」他放开衣衫不整的男人,难掩情欲的声音出卖了他的口是心非,可春田只是羞赧地拉了拉他的衣角。

 

牧凌太想,就算这是梦也太过美好。

 

被牧凌太舔咬得湿透的乳尖在昏暗灯光里泛着色情的光泽,柔软的肌肤变得红肿坚挺,牧沿着肌肉的线条一路向下,最后双膝跪下,带着激烈的欲望吻上春田创一平坦结实的小腹,描绘着那些青筋。

 

春田创一垂下头,对上牧充满渴望的眼眸,他从未体会过被人这样渴求的感觉,那样的神情让他心里发烫。那双白晢修长的手攀上他的皮带扣,解开,饱含情欲的眼仰视着他,在扯下他的裤子隔着内裤被吻上时,春田创一双手捂脸,害羞得要炸裂。

 

在这样爱抚他的人是牧。

 

牧凌太隔着内裤轻易找到男人最敏感的位置,用指尖轻轻打圈调戏,然后张嘴含住。春田创一差点叫出声,狠狠咬住了唇防止让人羞耻的呻吟外泄。他不是没有被女性这样对待过,可是牧凌太像捉住了他所有敏感点一样在他身上游移,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乳头后颈腰侧小腹有那么敏感,牧的手指灵活得可怕,在私密处打转,逼得他在内裤里硬得发痛。

 

牧凌太扯下他的内裤,被勃发的性器打到脸颊,春田创一尴尬道歉,牧勾起唇轻笑,然后扶住柱体吻上。

 

「春田前辈真可爱。」

 

牧轻柔地赞美,沿着暴现的血管仔细亲吻,春田创一害羞得无地自容,被戏弄到说不出话,完全无法对上牧凌太一直黏着他的炽热眼神。

 

他被这样炽热地喜欢着。

 

牧滑向囊袋,双唇轻轻含住拉扯那敏感的部位,修长的手指圈成圆,来回爱抚充血的茎体,专注地讨好着春田创一。

 

春田忍不住想要更多,难耐地扭动腰身,牧凌太从喉间低笑,从善如流地张嘴含住了他的前端,灵巧的舌逗弄着铃口,然后深深吞入那兴奋弹动的阳物。

 

春田创一的手插进牧的发间,没有用力,牧凌太攀上他的腰身,抚摸因为情欲而紧绷的肌肉,更深地吞吐着春田创一,直到抵上喉咙,在抽插间发出淫糜的水声,他被噎出了泪,但是春田创一发出的低喘太过诱人,他只想让他更舒服。

 

春田无法站稳,腿软地靠在墙上很快缴了械。在要去之前他试图推开牧凌太,反而将白浊的液体射到他脸上,沾上牧凌太纤长的睫毛。当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法更害羞的时候,牧凌太竟然伸手揩过脸上的体液,放进了嘴巴舔弄。

 

「牧!」春田觉得自己要爆炸,他从未想象过这样的牧凌太,那赤裸的眼神一直在自己身上停留,让他觉得浑身都在燃烧。

 

「春田前辈多久没射了?」

 

牧的嗓音很低,在寂静的公寓里听起来情色至极,春田创一才发现连牧的西装外套也沾上了自己的精液,简直想找个洞藏起来。

 

「别问啊…。」他软软地说着,手不自觉地揪着牧的衣服。

 

牧凌太站起,抚摸春田创一汗湿的脸,「还可以亲你吗?」

 

春田创一看见牧的眼神里有期待,有未散的情欲,小心翼翼。当然可以,他说。

 

他闭上眼,感到热度贴近,牧凌太在他唇上留下短促的啄吻后退开,他甚至没尝到吻的味道。

 

「诶?」春田创一有点迷惑,可是牧只是亲昵地抚摸他腰际,「今天就到这吧。」

 

「诶?可是…」春田创一瞄向牧凌太胯间,不用脱也知道尺寸惊人的欲望明显抬了头,他却穿戴整齐,甚至连西装外套都没有脱下。

 

牧凌太摇摇头,「已经够了,春田前辈能觉得舒服我就满足了。」

 

高潮后的春田创一迟钝地运转着,鼓起勇气去碰牧的下半身的热度,几近滚烫的同性性器就在自己手心。

 

「我也想…那个,让牧舒服。」

 

春田创一模糊地说,连脖子都泛上了红霞,他不知道怎么跟男人做爱,可是他能接受牧的碰触,身体并没太多的不适应,也没有觉得恶心,他甚至喜欢那双手在自己身上游移的触感。他觉得他也应该可以碰碰牧的身体。

 

牧凌太看上去那么高兴,掩饰不住傻笑,春田创一莫名觉得可爱,凑上去抵住他的额头,轻拥着他,亲吻那染上自己气味的薄唇。

 

「春田前辈,想做的话,去床上等我。」牧在轻吻之间呢喃,声音哑得过份,充满性暗示地捏了捏春田挺翘的臀部,春田创一疑惑地侧了头,「放心,不会让你痛的。」牧又亲了那双唇,轻轻咬了一把,春田创一吃痛捂住嘴,被推向了牧的睡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