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白魏】我,丘比特,打钱 番外2

Work Text:

勋外卖打开家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拖着散架的套在沙发上,他蹭了蹭毛茸茸的靠垫,喉咙里滚过一声疲惫的呻吟。

他昨晚没睡好,凌晨三点被噩梦惊醒,下意识的摸了摸身后却只摸到了冰冷的床单。翻身而起,他一个人在漆黑中静坐了会儿,才想起rap五天前就离开去日本录制新专辑了。

摸索到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温水,他笑自己小题大做,但在冰冷与寂静的围攻下,还是没能再次安然入睡。

要不辞了外卖的工作吧。

这念头刚浮出水面,就立刻被他塞回了意识的角落。勋外卖揶揄,吃男友的用男友的,要是连工作都辞了的话,白rap到真是包养了个情人,品味还差。

在沙发上歇息了会儿,勋外卖拖着疲惫的身躯迅速洗了个澡。钻进被窝的那一刻才真正放松下来。抬手关了床头柜上的灯,他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试图弥补另一个人的体温。

屋子里静的可怕,他闭上眼,回想白rap在家里时的样子。

两人都不是话多的人,周末依偎在沙发上看完一场电影后,他总会先睡下。最嘈杂的,也不过是惺忪朦胧时,那人撩拨未插电的吉他的声音。被指腹擦过的琴弦颤动着恢复平静,周而复始,指甲偶尔轻击琴箱。

同样的寂静无声,但总觉得和现在不一样。世界在上演一出哑剧,嘴一开一合焦急的提醒他少了点什么,却始终不吭一声。

勋外卖蜷缩着蠕动到白rap的半边床上,把头埋进那人的枕头里。深吸了一口气,如同被丢弃的家犬一样在枕头上努力寻觅主人的气息。明明用的是同样的洗发水沐浴露,那人身上却总是飘绕着一股他眷恋的味道。

坐起身,他犹豫了几秒,还是从衣柜里拿出了白rap的睡衣。抱在怀里嗅了嗅,虽然面上有点儿挂不住,但他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这感觉有点像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孩子。

反正白rap不在,没有人会知道。

柔滑细致的面料摩擦过肌肤,勋外卖穿着白rap的睡衣缩回被子里蜷成了个球。与平时给人的高冷感觉不符,白rap的体温偏高,晚上睡觉的时候总喜欢从背后抱住他,背上传来的温度让勋外卖格外安心。

脸颊被心虚与羞涩捂烫,他嘲笑自己幼稚,却又无法不贪婪的汲取包裹住自己的气味。上升的体温让他恍惚间产生错觉,也许是他记错了日子,白rap已经结束了长达七天的录制,疲惫的从背后抱住他寻求慰藉。

察觉时,欲望已经悄然顺着大腿根部的末梢神经爬上肌肤,企图在他小腹筑巢。勋外卖不禁脸颊一烫。两人都是成年人,交往快一年,该办的事情也都顺理成章。

虽说并不是不经人事,但那也是在遇到白rap之后。从小和祖辈生活在一起,勋外卖的少年时期过的极奇淳朴。和甄烫他们混在一起的时候,也听不得他们开荤段子,没少被他们嘲笑。再后来,他也没机会接触这些男欢女爱的事情。

如今被白rap启了蒙,他也仍然对此赧然不能启口。由他主动的次数屈指可数,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想要那人。

一开始是因为自惭形秽,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他都配不上他。他自认没有资格去腆着脸,要求白rap为他做些什么。

然后是不解,他不明白白rap为什么要招惹他,他不懂白rap喜欢他什么,他对白rap会对他产生欲望这件事嗤之以鼻。不是不想相信白rap,只是理智告诉他这很可笑,本能怂恿着他尽快逃离。他怕一切的美好短暂的亦如黄粱一梦,而真正等到一拍两散的时候,白rap可以淡然的抽身而退,而他将万劫不复。

再后来,只是单纯的羞涩罢了。

十指迟疑着往睡衣里探去,他想到了白第一次对他上下其手时的样子。刚开始他不喜欢脱衣服,对伤痕累累的身体抱有极大的自卑感。对此,白rap没有强求,只是亲昵的吻吻他脸,隔着衣服摸索他的身体。

白会贴着他的耳朵低声倾诉爱意,赞美他,夸他漂亮,再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的耳朵变得越发通红。等憋不住了,白会给他一个充满了占有欲的吻,然后到厕所自行解决。对他,白rap总是有着空前绝后的耐心。等勋外卖习惯了这种让人脸红心跳的事后,白rap才探入他衣服里,怜爱的摩挲他的身体。

勋外卖皱紧眉头把脸埋进白的枕头里,十指笨拙的疏弄被白宠坏了的欲望。总是被白rap格外疼爱的背上的伤疤隐隐发烫,而他腾不住手去摸,只得把苦闷呻吟藏进枕头里。

耳畔似乎响起了白rap的叹息,呢喃着请求他张开双腿,但在脑海里千回百转的声音触碰到意识时已然失真。勋外卖痛苦的呜咽出声,尖锐无助,像被掐住脖子的人最后的挣扎。脚趾绷紧了摩擦过床单,他在释放的边缘探索,拒绝去想没了白rap,他有可能连高潮都做不到的可能性。但无论他再怎么努力,却始终无获得解脱。

他想念白rap的一切;从一开始的游刃有余,到被欲火烧光了理智后的野蛮劲儿。他想念白rap哄骗人似的甜言蜜语,想念白rap的汗珠撒上他小腹时转瞬即逝的微凉。

空虚感油然而生,从内心深处向外肆意蔓延,触到了中枢神经又变了味,被开发过了的地方有了自己意识一般收缩了一下。勋外卖艰难吞咽来不及咽下的津液,腾出一只手,迟疑着向后探去。他从没自己开拓过那个地方,不如说,每次要跟上白rap的节奏都很辛苦,因为往往最开始的一个吻,就已经让他沉溺。

舔湿了手,勋外卖试探着按压穴口,一节指节很容易就进去了,但是再想深入却很难。勋外卖没有由来的害怕,虽然知道以前比手指粗多了的东西都进去过,但被湿润的肉壁推挤的感觉过于诡异,他在佩服白rap技术的同时不禁有些退怯。

这时,一声突兀的提示音打破了由幻想构筑的泡沫。

勋外卖幡然惊醒,立刻缩回手,指上的粘液与依然挺立的欲望无一不暗示着刚才的孟浪。面红耳赤,勋咳嗽两声清一下嗓子,匆忙扯了张纸擦擦手,接起电话。

这个时间,只有白rap会打给他。

“睡了吗?”

勋外卖咬紧唇锁住差点泄露的呻吟,逐渐被理智取代的欲望在听到白rap声音的那一刻擅自膨胀发酵。虽然知道白rap看不见,但他还是难堪的翻身俯卧,企图掩饰身体诚实的反应。

“...还没。”
“...感冒了?”
“...没啊。”
“嗯,那就好。”

白rap似乎没有起疑心,他不紧不慢的说起了这两天的经历,专辑的进度,遇见了什么人。勋外卖听了三分之一就微醺于白rap低沉的嗓音,体内深处邪火延烧,他忍不住摸索过被白rap充分疼爱过的身体,握住翘立的分身上下套弄。话里的内容一点儿都听不进去,他只能堪堪随着白rap话语起伏,嗯嗯啊啊的勉强应付。

“马上就要收尾了,明天去录最后的和音和调整,要是顺利的话我应该能提前一天回来。”
“嗯。”
“我想你了。”

身体诚实的做出反应,在他手里痉挛数下。心田被不知从哪里涌上来的酸涩淹没,委屈与喜悦交织,逼着勋外卖袒露一声细微的抽咽:“我也想你。”

电话那头的白rap低声叹息:“宝贝儿,你要射了吗?”

勋外卖花了两秒解读白rap的意思,然后他那已经快熔融成岩浆了一样的脑子骤然喷发,慌不择路的命令他快挖个洞把自己埋了。沉默无限延长,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复白rap,不如说,他正在道歉和直接挂断电话中犹豫。

“挂啊,”仿佛能看到勋的纠结似的,白rap的猜测无比精准,“我回来后你三天别想下床。”

勋外卖欲哭无泪,深知那人向来言出必行,说一不二,只能哆嗦着移开悬浮在红色圆形按钮上的拇指。

拉下拉链的声音窜进耳蜗里时,变成了滚烫的电流奔逸过身体每个角落。他知道白rap在做和他同样的事,这个认知让他赧羞难当,却又抑制不住的心跳加速。

“勋,舒服吗?说话。”白rap低声喃喃,像恶魔的召唤,勾引他堕落沉沦,又像天使的吟唱,欲将他带往极乐之地。

“白,”勋外卖供起身子,跪在床上缩成一个球。欲望在他手里可怜的弹跳,而他像是被蛊惑了似的颤抖着憋出几个破碎的音节,“....舒、舒服。”

电话那头的呼吸骤然加重:“宝贝儿,叫出来,我想听。”

只要他愿意,他能让任何人臣服于他声音。白rap的柔声细语回荡于勋外卖的耳畔,把他的羞耻心侵蚀吞噬了个干净。破罐破摔,后者放弃了抵抗,让缠绵悱恻的低吟充斥整个房间。

“告诉我,你是怎么摸自己的,嗯?”

电话那头的白rap也喘着粗气,最后的轻哼声性感极了。勋外卖涨红了脸,虽然害臊,但他同时又无不得意。那样众星捧月的白rap也像自己渴望着他那样渴望着自己,心灵上的满足感使他晕头转向,不识羞耻。

“我...我把手伸进衣服里,然后...上下套弄...”

“嗯,乖。”想象勋此刻羞红了脸,淫乱的词汇在他笨拙的舌尖上搅动,最后从那张美妙的小嘴里迸出,白rap硬的发疼,“把衣服脱了,我想摸你胸。”

勋外卖没搭话,脑袋猛摇一通,牙缝里挤出了一丝悲鸣。他身上穿的是白rap的睡衣,有白rap的味道,他不想脱。

察觉到了勋外卖无声的抗拒,虽然不解,但白rap也没强求,“别急,那就隔着衣服摸吧。”

听话的抬手抚上胸口,勋外卖学印象里白rap的动作来回搓揉挑逗,胸前两颗肉粒很快就兴奋的充血挺立,像两粒饱满圆润的红豆。

“舒服吗?”
“...疼...”

知道那人一定在不知轻重的拉扯虐待两颗豆子了,白rap忍不住莞尔轻笑,“你不是喜欢有点疼的嘛。”

勋外卖点点头,听着白rap话里的笑意臊红了脸,胸口奇痒无比,他只能用短暂的疼痛来疏解这份难耐。

“....嗯,喜-喜欢。”

两个字说的磕磕绊绊,差点咬到舌头。乳尖磨蹭着棉质的布料,下身早已湿成一汪春水。

“你屁股的形状真好看,又圆又翘,”脑海中勾勒出年长的恋人那温顺的模样,他叹出一口浊气,理智在欲火中煎熬,白rap下意识的舔了下嘴唇,“扒开给我看看。”

虽然知道白看不见,勋外卖还是撅起屁股,忠诚的还原两人共通的幻想。暴露在空气中的双臀被屋内流动的空气亲吻,花蕊筋挛,他不禁软了腰。身体早已做好准备,迫不及待的寻求白rap的蹂躏。

“试着插入中指。”

白rap的声音消除了勋外卖内心的恐慌。这次,中指很顺利的就进去了大半,里面比之前还要滚烫粘稠,肉壁贪婪的吮吸住他的手指,不肯放他走。勋外卖艰难的转动手指,学着白rap的样子在甬道里仔细探索。

“我有摸到让你舒服的地方吗?”白rap听着那边骤然拔高的娇喘,语气里不禁添上了强烈的占有欲,显得咄咄逼人,“爽吗?”

“..嗯...爽...”勋外卖双目紧闭,睫毛上沾染了些许泪花。错觉下,在身体里横冲直撞的手指不是自己的,而是白rap那双善于抚弄乐器的手,自己在他的弹奏下演绎出了一段婉转动人的旋律。

“宝贝儿,你里面真热。”唇齿间呼出的气息熏染了两人原始的冲动,白rap加快了手上的速度,故意弄出液体摩擦的粘稠声,“你想要我吗?”

“想..”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勋外卖都快羞哭了,空虚感随着逐渐习惯手指侵袭再度袭来,他只能将脑袋紧贴上枕头,腾出手,方便开拓贪得无厌的欲望。

“你想要我恶狠狠的把你操开,射在里面,让你怀上我的孩子吗?”

“白!”勋外卖发出一声苦闷的悲鸣,琼浆玉露尽数射上了他的小腹,视线被白光吞噬,恍惚间,只能听见自己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勋,还好吗?”

高潮的绮靡缭乱渐渐褪去,勋外卖懒洋洋的哼哼了两声,鼻音挑逗的白rap心痒。

“宝贝儿,开视频吧。”

擦手的动作一顿,勋外卖满面通红,连忙摇头拒绝。刚做完这事儿,他怎么好意思看白rap的脸。听着那边的沉默,白rap倍感无奈,身下的东西喷薄欲出,只差最后一口气,“我这不还没去吗!我想看你脸。”

勋外卖无声的犹豫给了白rap一丝希望,他再接再厉,软下了语调装可怜,“勋儿,乖,求你了。”

思想斗了好久,勋外卖还是开了视频。虽然害臊,但他也想见见白rap。屏幕上的白rap没绑脏辫,素颜也好看的不得了。勋外卖一边嘲笑自己对这人没有抵抗能力,一边又忍不住仔仔细细的打量白rap的脸。

另一边,白rap也在细致入微的观察勋外卖的脸。虽然隔了视频颜色有些失真,但他仍然能看出勋的眼角有些绯红。与过往勋外卖高潮时,眼泪汪汪,贝齿紧磕着红唇的模样重叠。

他穿着自己的睡衣。

这个认知清晰划过他脑海的那一刻,欲望猛地抽动了一下。真他妈是个妖精。白rap忍住抵在他喉咙口的低吼,蹙紧眉头。他的眼神过于直白露骨,恨不得把勋外卖抽筋拔骨一口吞了:“勋,宝贝儿,说点儿什么,我想听你说话。”

白rap的表情带着点些许的苦闷,勋外卖微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思绪千回百转,心底那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慕又浅浅淡淡,泛滥成灾。

“我好想你,”回神时,心底里最直接的思念早已脱口而出,“白,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白rap叹息,溶于两人之间的声音比他想象的还要沙哑。

勋外卖盯着屏幕看了会儿,终于察觉到白rap右手时不时的上下摆动的原因,顿时觉得脸烫的不行,仓皇移开视线。见状,白rap来劲了,故意调整手机的镜头,方便勋看清他手里的分身。

“快-快拿开!”
“为什么?”
“....你-”
“我怎么了?”

余光里,白rap的东西嚣张跋扈。仿佛为了让他看的更清楚,指节分明的手指故意缓慢撸过柱身,白皙的手背与充血的东西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将溢出的爱液均匀的涂满凶器顶端再收紧五指,打出几个微小的泡沫。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勋外卖,还时不时的顶胯模仿两人交合时的动作。

勋外卖被白rap的无耻行为堵的半天说不出话,却无法控制自己完全不去看他。那双手也曾在他身上游走,撩拨他的欲望;那傲人的凶器也曾深入他的内里,搅乱他的神志。喉咙不自觉的滚动,察觉到自己愈发口干舌燥,勋外卖不好意思的捂住脸。

“流氓。”

白rap莞尔微笑,也不否认。

“看着我。”

就要快攀上顶峰,他轻呼勋外卖的名字。白光即逝,白rap闷哼一声,射上了手机屏幕。屏幕下勋外卖茫然无措的脸被浓稠的精液弄脏了,显得纯洁又淫靡。

白rap后知后觉的看着自己的手机,无奈于又要换手机了的事实。

“等着我,我马上回来。”

屏幕后,勋外卖笑的甜甜的,梨涡掺了蜜。

“好。”

 

—————

番外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