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ForthBeam】Gentle Touch

Work Text:

 

早晨必备routine是合谋的兵荒马乱。

 

洗漱台被撞上。竖着的立式电动牙刷略微摇晃,一只手颤着伸过来,摸索着想将它握紧扶稳,下一秒另一只手绕到上方啪一声将牙刷按倒,擒住底下那只手一路压着贴到冰凉镜面。

 

Beam去够Forth的嘴唇,自己已经喘不过气,亲到一半别过脸小声地叫唤:“好了……”对方的气息落到Beam的耳后脖颈锁骨,到胸口时加上湿腻。隔着睡衣星点的触感惹得他发抖,双腿把人的腰绕得更紧,水蛇一样贴着。男人腾出手把两处已经密不可分的火热握到一起,嘴上不停手也不停,Beam挣脱禁锢,紧紧抱住眼前的爱人,在他耳边叹着,两人同时顺从地交付自己。

 

“……你再有这样的起床气,我可是要离家出走了。”他微眯着眼睛笑看对方,“早上好,探员先生。”

 

经过一场不小不大的晨练,Forth的胸口还在起伏。“也不知道是谁一大早就浪,还怪我有起床气,诉求驳回——”他抽过面巾纸把手里的污浊擦净,笑着在Beam唇边轻轻印下一吻,“早安,我的小盗贼。”

 

 

 

简单解决早餐以后由Forth驱车一同前往分局。

 

“紧张吗?”他在红灯间隙转头看向戴起眼镜拿笔刷刷写着标注的Beam。

 

“紧张死了啊啊啊啊啊……”Beam放下讲稿,朝伴侣伸长手臂闹:“我这样说会有什么特殊安慰吗?”他眨眨眼睛。

 

Forth拉长安全带想亲他,绿灯亮了,后面一列车队鸣笛抗议,只能踩油门加速前进,行进中被Beam凑近在脸颊上大声地啵唧了一口。

 

他们在分局大堂分道扬镳,一个去往十楼调查组办公室,一个到八楼阶梯会议室。Forth今天安排了三场会议,等到结束时匆匆离场,看手表已将近到下课时间。

 

刚踏出电梯收到Ming给他发的信息:“哥你是从哪里搞来的一个这么优秀的嫂子!”Forth偷笑,抬眼看见自己学弟正悄悄咪咪趴在会议室门上隔着门玻璃往里瞧,走上去一个大掌就往后脑勺招呼。

 

“哎我艹——”Ming捂着脑瓜往后看,见到是Forth秒怂,支吾一阵话题飞到正在授课的某人身上。

 

“那么厉害,我管课程那么多期了,就没见过能有一个讲师把入门知识讲得那么有趣。那么闹的一帮猴崽子,居然被这位唬得服服帖帖。讲道理,他那么帅的,半班子小女生往常肯定整节课偷拍去了,这回居然安安分分记笔记,”Ming夸完一波才发现Forth与有荣焉的得意模样,“吼哟!到底是谁啊?”

 

“记不记得你的……”

 

“你怎么老惦记我的论文!”

 

“你那破三万字没人惦记,我惦记的是他——”Forth打开后门走进去,回头悄声说:“他就是你的论文。”

 

 

 

“……是另一种近距离接触获取对方身上物件的途径,这种方法多存在于双方存在沟通的状态下,如果发生在相识相熟的人之间,对象的防备程度甚至有可能大大降低。”

 

Beam侧对着学员指着大屏幕上模拟的监控截图案例进行讲解,Forth以为他没发现自己,悄悄地在后排零星的空位坐下准备举手捣乱。“那么在下课以前——”讲师两手撑在讲台上。

 

“……我们来邀请最后排那位缺席一整天课程的同学,走到讲台上来,和我一起给同学们做个示范。”

 

 

 

学员们闻言转过头,顿时一阵压低的惊呼和偷笑声。Forth无奈地看他一眼,上台以后背着手做了个动作,底下学员顿时噤了声。

 

“请把你外套脱掉。”Beam笑着说。他故意忽略Forth一个劲给他递的眼色,从桌上拿起一枚回形针,先给学员们示意一番,然后夹在Forth的衬衣袖口上。“现在我要从你手上偷点东西。”他说。

 

摄像机对准讲台上的两人,将各角度的演示摄录实时转送到屏幕。“首先,近距离操作。”Beam将Forth的外套拿在手里,站在他背后给他穿上,又绕到正面将衣服梳理平整。

 

“然后是视线隔断。”他的手沿Forth的身体滑下去,突然拍拍他的腰窝,Forth浑身一僵。他的后腰在昨天夜里被Beam掐到青紫,早上冲澡照镜子时才恍然发现。此时此刻被手掌若有似无地一拍,某些不太能见光的观感从脊椎根部往上窜了一大截。

 

“最后是注意力捕捉——”Beam收回手凑向前,跟Forth仅半步之遥,牢牢地盯着他,眼里灼灼流转。Forth被光芒擒住,视线移不开分毫,只能细细地描画他。Beam不怕长时间对望,长久以来自我训练到强大的内心顶得住任何对象的交流审视。更重要的一点是,他现在不用躲藏了,这使他更为自信。

 

“先生,”两人情意绵绵地看了一阵,台下的学员感觉浑身要起鸡皮疙瘩。一个短发女生不怕死举手问道,“但是袖子上的回形针还在啊。”

 

Beam一笑Forth才知道中计,双手举起投降,而这位特聘的客座讲师得意地亮出手里刚摘下来的Forth的腕表:“每人三千字课程总结,三天内交齐哦,至于这位同学——”

 

Beam扯住Forth的门禁卡吊绳:“——下课后咱们来开开小灶。”

 

 

 

Beam老师的小算盘并没打响。课程结束后Forth便被一个助理探员临时叫走,留下Beam百无聊赖待在他的办公室等。下班后办公室外的人都稀稀拉拉走了,Forth寻着亮光赶回来推门一看,Beam正头枕着一边扶手,腿搁在另一边,闭着眼睛整个人横瘫在单人沙发上。

 

他站在沙发的一侧仔细思索一阵,弯着腰低头想去亲Beam扬起的下巴,不料明明还睡着的人突然把下巴一收,两人的嘴唇轻轻磕碰在了一起。

 

“……小样,警惕性还挺高。”Forth笑着拉Beam的手臂扶他起来。

 

“老师还等着给学生开小灶呢!”Beam兴致勃勃地伸手,“来吧,把今天的PDA做一遍。”

 

“我想看看大探员做小动作的样子。”

 

“什么是PDA啊?”大探员耍赖。

 

Beam嫌弃地瞧他一眼:“Proximity manipulation, diversion technique, attention control. ”

 

Forth牵起他的左手,另一只手抬起轻抚他的脸颊。两人安静地接吻,Beam有点情动,往后仰着头,手里扯住Forth腰间的衬衫衣料。

 

亲吻来得浪漫却短暂,Forth用嘴唇碰碰Beam的鼻尖:“好了。”

 

“好了?”Beam噗嗤一声,忍着笑举起双手看,“我看你这是放弃——”

 

在Beam的左手无名指上是一枚戒指。他盯着看了一阵,难以置信地将视线从戒指转到Forth眼睛。

 

“这是我的PDA,”Forth说道。“Public display of affection. ”

 

Forth揪起他的手在戒指上深深地亲了一下,笑着看Beam。“Beam老师,猜猜我准备问什么?”

 

Beam抬着头,眼睛里映着头顶日光灯的亮光,冷冷泛在瞳孔之上,像流星划过天际。但慢慢地,孤单坠落的流星变成暗淡草堆中升起的漫天流萤。

 

“那你觉得我会答什么呢?”他问。

 

Forth下垂的左手指间依稀有点凉意,他正要低头去看,Beam歪头一下用唇迎上去。

 

 

 

他们拥抱在一起。Forth抬手搂着Beam的后脑压向自己,唇齿开阖舌头开始打架,Forth尝到他们经常分吃的薄荷糖的味道,凉嗖嗖的甜,让人辣出一身汗,欲罢不能。Beam的身体黏着他,不知道是一个拉一个还是一个追一个,拉扯推搡间猛撞在办公室隔间的玻璃上发出声响。

 

“……玻璃!”Beam小声说道。他后背凉得一激灵,Forth用手扣住他的两臂,嘴抵住他的喉咙把他定在玻璃前,又将火热的身体熨上去。“没事宝贝,磨砂的……把扣子自己解了。”

 

他把Beam的手按在纽扣上引诱他主动,自己的手伸进Beam因为缠绵而脱出裤腰束缚的衬衫内里。这回跟以前不太一样,美好的脊椎线和深陷的腰窝并非首先攻陷对象,Forth的手从里头把Beam的衣服掀开,低头衔住左胸口那颗红点。

 

Beam有点恍惚,两手揉着Forth的头发让他用力,没多久两人磨得湿透的裤子被踩到脚边,Beam鼓了劲将Forth推进长沙发,几步就跨去绕住跪坐在他的大腿上。清晨浴室洗漱台上的韵事还在脑海浮沉,Beam扶着Forth又烫又涨的性器往自己股缝彻头彻尾地碾过去抽回来,眼边尽是大胆放荡的浓情。

 

然而不知怎地,Forth知道他在害羞。

 

他就是知道。

 

所以他扯掉衣服,报恩似地用腹肌勾引Beam那湿热的老二,嘴巴往上去叼Beam的耳垂,手里就着些许湿液撬进后穴。跪坐的人闭着眼猛地将腰挺直,手撑在沙发靠背上,嘴里一声声急促的叹息如约而至。

 

他的牙关松,只被Forth用舌尖挠过一遍就调皮地打开一条缝容许侵入,甚至分出七分精力去迎合、去拉拢;下面后头那处却是紧得可以,把Forth怂恿到恨不得手指拔出来把嘴巴凑下去依样画瓢。

 

Beam看出他的意图,在帮他戴好安全套后丢开他的手,舒服地躺到沙发另一头,边用眼睛剜他边自顾自抚慰起来,浓腻的呻吟搂住Forth的后脖往下带往前匍匐。他碰到了他,空气中的情愫凝成汗水和额头上暴起的青筋,膝弯搭上手肘,Beam往Forth的左肩一口咬住。

 

僵持的局面起初十分煎熬。像因为生锈缺乏润滑而胶着卡顿无法动弹的齿轮,Beam不让Forth走,Forth挤不进去。连呼吸稍微重些都扯得发疼,他们缠绕着屏息静气等待,等蝴蝶展翅诱发飓风暴雨,等火石碰擦燃出烈焰。在过分长的短短几秒中,Beam坠进Forth的眼睛。

 

“……我该怎么告诉你,我有多爱你呢?”他望着Forth喃喃问。

 

举棋不定的局面悉数翻盘,胜算落在Forth手上,他又握着重新送回Beam心里。“不用说……”他开始尝试缓慢地动作,“不用说。”

 

 

 

光裸的背部贴着沙发的真皮面料湿了又干干了又湿,Beam愉悦的气息顺着口腔送到Forth的耳边。Forth埋头捣得更深更快,蚀骨的酥麻把Beam弄到颤抖,手里放肆乱摸滑到Forth绷紧的臀部上掐了一把。Forth几乎立马缴械,握着拳头捶在扶手上,忍耐住一闪而过的欲念把Beam的手和腿扒下来,就着相连的位置将人一把托住抱在胸前从沙发上站起,伸手关掉所有的灯。Beam被捅着说不出话只能用气音尖叫,软着身子被人抱到落地窗前放下。

 

Forth退出来,把他翻过身按向玻璃窗,让他直面灯火串联成的天际线。Beam连站稳都困难,反手去扯Forth的手臂绕在自己身上,Forth毫不费劲地重新进入,但站立的姿势影响深度,他只能扭着臀部往后凑。“……别发骚。”Forth喘了一声,与对方十指相扣。

 

Beam温顺极,拉他的手放到唇边亲了亲。

 

 

 

指间的凉意,未竟的问答。这下Forth知道了。

 

他发狂地揉弄Beam高热的躯体,用性器抽打Beam湿透的甬道。Beam额头顶在玻璃上,腰背拗成反弓,手背塞进嘴里咬着,眼泪将落未落在睫毛上挂着。

 

临近高潮的时间难以忍耐,他想要射精但Forth铁了心拧着他的根部不放,只能垫着脚像往常一样爱抚他的腰窝和人鱼线,小声地呜咽像委委屈屈急着恳求爱抚的家猫。Forth下身的动作缓了缓,掐着他后脖将人的脸转过来,把他因舔舐啃咬而丰润艳丽的下嘴唇含在嘴里吸吮,Beam受不了开始推他,两人交缠着摔在厚厚的吸音地毯上,Forth撑起身捞住Beam的腰往下拽,粗暴地把他摁在原位,自己躺着往上顶。Beam把腿张得更开,趴在Forth身上跟着节奏沉腰。

 

黑夜里Forth臣服于兽性,Beam纵容兽性。他们听不见水声和拍击声,看不到汗珠和挠痕。灵魂仿佛出窍,剩下的念头只有无边际的性冲动、分庭抗礼的占有欲和疯狂的爱。

 

Beam终于哭了,念着爱人的名字,后穴从四面八方凶狠地夹攻对方的性器。Forth被绞得双眼发红,翻过身压开Beam的大腿埋下去钻到最内里射精,液体充盈弹性塑胶把穴道撑得更满,Beam流着泪与Forth接吻,蹭着Forth的腹肌射了出来。

 

 

 

他们在地上安静地躺了一会。Forth撑着手坐起来,Beam着急拉他:“去哪里?”

 

“给你拿点纸巾。乖,起来吧。”

 

Beam皱着鼻子不说话。Forth凑过去亲他:“怎么了?”

 

“……起不来,腰软了。”坦荡荡地瘫着。

 

Forth低头笑,不料站起来时一下失力歪着靠在桌边定住。

 

“怎么了?”Beam瞬间警觉,半撑着身子关切地看着他。

 

“……站不稳,腿软了。”Forth摊手。

 

Beam哈哈大笑。

 

 

 

最后纸巾拿来了,两个人穿回裤子裸着上半身靠在办公桌边看窗外的城市。

 

“在认识你以前,我还没搬进这个办公室。”Forth拉着Beam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着他手上 的戒指。“搬过来以后,很多时候他们下班了,我就关到剩下一盏灯,坐在这里看夜景。从那时候开始,有一件事我就一直在想。”

 

“要是你也在这里就好了。”

 

Beam一直看着远处,眼里倒映着月色和灯火。

 

“我愿意。”他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