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心裡知道不對的事,那便不去做——不做,但是可以想,他不必為想像擔負什麼責任,或者承受良心的譴責。只因他所想的,全都不是真正發生的——李易峰背對著他,背心被他推得很高,捲成一圈,卡在他的腋窩下。陳偉霆摸了摸李易峰的背脊,再去扯李易峰的背心,他想脫掉它,下一秒又覺得無關緊要,思緒跳得太快,手怎麼擺都感覺不對,太慢了,摸不夠。他一手摸到了李易峰的腋下,那處是濕的,他捻起一簇汗濕的腋毛,揉了一揉,再收回手,低頭聞了聞指尖上的氣味。李易峰從籃球場上下來,再跟他來到辦公室,不過五分鐘,汗還沒流完,整個身子熱騰騰地散著熱氣,陳偉霆撩開他的髮尾,鼻尖貼近頭皮,深深吸氣。全都是李易峰的味,衝破沐浴露和洗髮乳等人造香氣,流著汗的時候,最可以聞見一個人原始的身體氣味。

陳偉霆最不喜歡跟李易峰打球,偏偏李易峰最喜歡邀他,每次他都不想答應,但每次也都答應了。有次他打得狠了,動作太大,一個轉身撞掀了李易峰,李易峰跌在地上,他丟開球,立刻蹲下看了看李易峰,其他人也都圍了過來。李易峰自己坐起身,呆坐了幾秒,回過神來,張大眼睛對他說:“我靠,老師你打球太帥了。”
陳偉霆緊皺著眉:“以後不跟你們打了,我這算是欺負小孩。”
被叫做小孩的李易峰很不服氣,在去醫護室的路上,與他扯了一路小孩和大人的定義。李易峰講他自己的,陳偉霆想他自己的,李易峰得不到回應,拍了拍他。
陳偉霆這才想起來,轉頭問道:“你剛才是不是罵髒話了?”
李易峰搖了搖頭:“沒有啊。”
陳偉霆提醒他:“你跌倒之後。”
李易峰還是搖頭:“沒有,老師,你忘了嗎?我只誇了你帥。”
陳偉霆沒有說話。
李易峰抓住陳偉霆的手臂,晃了一晃:“哎呀,老師您真帥——您最帥了——”
陳偉霆抿起嘴,視線飄向另一邊,嘴角止不住地揚起。
李易峰接著說:“以後還跟我們打球吧!”
陳偉霆立即變臉:“不跟。”
李易峰噘嘴皺眉:“老師,您跟我客氣什麼,我又不怪你。”
陳偉霆哭笑不得:“誰跟你客氣啊?”
他沒在跟李易峰客氣。李易峰在球場上張嘴喘息、反手梳起汗濕的瀏海、同隊得分時竊笑著用身體撞他,或者蹙眉哀嚎沒進球,對他來說,簡直是活生生的情色片。

李易峰抬手在他眼前揮了揮:“老師,哈囉,作業本我放這?”
陳偉霆低下頭,拾起桌上的一支藍筆,敲了敲桌沿,點了點頭:“嗯,放那吧,謝謝。”
“您今天⋯⋯”
“今天沒空,”陳偉霆看了看李易峰,笑道,“體育課還沒打夠啊?都流了一身汗,來,擦一擦。”他抽了幾張衛生紙給李易峰。
李易峰接過衛生紙,隨意地抹了抹額頭和脖子,將衛生紙揉在掌中。
陳偉霆伸出手:“我幫你丟吧。”
“啊,”李易峰愣了愣,順從地攤開手掌:“好,謝謝。”
陳偉霆拿起衛生紙:“好了,你快回教室吧。”
李易峰點點頭,撩起背心下擺擦了擦下巴:“我回教室了,老師你要是有空隨時call我,我們等你!”
陳偉霆緊攥著那團衛生紙,按著額角,低聲道:“嗯,你就等吧。”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