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再浪费粮食卡介伦可是要打人了

Work Text:

“低筋面粉240g,鸡蛋4个,牛奶650g,黄油50g,抹茶粉2大勺。”
  杨威利抱着一纸袋子的东西回到家,就看到自己的妻子念咒语般对着满桌子的材料喃喃自语。他过去把纸袋子也放到那堆材料里,看着穿上了围裙的妻子:“少校还有什么吩咐?”
  “请元帅阁下转身,离开厨房。”菲列特利加拿起蛋抽,做出了开枪的动作,“防止误伤。”
  杨笑了出来,拉过椅子施施然坐下,饶有兴趣地看着菲列特利加:“哎呀,那我可要违抗命令了,毕竟我已经退役了哦。”
  菲列特利加也不坚持,把水壶和红茶推给他,“那就请退役元帅自己泡茶吧,退役少校我可是有更严峻的任务要执行。”杨想起自己好歹尤里安来之前也是一直自己泡茶的,偶尔也要在妻子面前表现一下。
  虽然事先已经认真研究过菜谱,菲列特利加此刻还是决定跟着菜谱一步一步走,“把低筋面粉,抹茶粉,细砂糖和盐混合均匀。”她把大玻璃碗放在厨房电子秤上,调零,再用勺子一勺一勺往碗里加面粉。这是吸取了上回一股脑儿往里倒引起空气污染的经验,她选择了保守方案防止浪费。
  杨那边已经把开水壶座上了,一边等水开一边看着妻子配炸药似的小心翼翼捣鼓面粉。
  “细砂糖90克。”看着电子秤的示数到了330克,菲列特利加适时停手。“抹茶粉两大勺,盐一小撮。”这种模棱两可的描述是不擅长做饭的人最头疼的部分,也往往是甜品成败的关键。菲列特利加想了一下,两大勺,就用吃饭的勺子吧。
  杨看到她拿出了一个普通的勺子挖抹茶粉,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不过看到勺面上鼓起小山般的高度,他还是下意识咽了口水。
  到了连量词都只可意会的“一小撮”,菲列特利加还是犹豫了,她回想着卡介伦夫人的教导,学着用食指和拇指捏了一点盐飞快甩到盆里。
  看到妻子仿佛处理硝酸甘油的架势,杨还是笑出了声,菲列特利加也没生气,跑去拿了本书按到他手里,“请把脸挡上,阁下。”
  杨有点无赖地把书抱在怀里:“那就太可惜了,少校这样表情可不多见呢。”菲列特利加瞥了他一眼,继续投身自己的战斗中。
  “混合均匀”这个步骤实在没有什么出错的可能,菲列特利加用蛋抽搅拌了几下,抱着大玻璃碗回头问杨:“鸡蛋四个,鸡蛋买了吗?”
  “任务已经完成,妻子阁下。”杨伸长手臂抓到了那个纸袋,把一盒鸡蛋翻了出来,看她似乎没有手来拿,很贴心地取出四个放到她身边。
  菲列特利加打了四个鸡蛋到面粉里,动作流畅迅速,和她抽枪射击时候一样帅气。看到杨惊讶的表情,她有点得意:“这可是和‘白魔女’大人特训的接过。”
  菲列特利加一边搅拌碗里的混合物,也开始和丈夫聊起来:“说起来人类使用机器的历史已经上千年,为什么料理还停留在手动的阶段呢?”她用蛋抽比划了一下,“那种一头猪推进去,出来一盆香肠的机器,应该家庭化。”
  杨对于妻子的问题也起了点兴趣,“你这么说的话,也有点钦定的意思。”他把书放到一边,挠了挠黑发,“那样的话,这种机器家庭化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吧?顶多是家庭有选择食材的自由而已。”
  听杨讲话也可以算菲利特里加的小爱好,不知道是因为爱这个人所以爱他的话,还是他的话本身就让她爱不释手。
  “那样的话有可能到后来就成了可选择样式的统一配给,就像战时物资分配那样哦。”杨的开水发出了滴滴滴的提示音,他也适当提醒菲列特利加:“你的面糊。”
  菲列特利加放下手里的面盆,自己去纸袋子里找到鲜牛奶,称量了650克,分布加入面糊里,“战时的物资分配吗?我已经厌倦了士官食堂的味道啦。”试图感受教程里说的“顺滑的感觉”,她小心地不让自己下手过重,甚至用上了精确射击的控制力,“不过打仗的时候,能填饱肚子就行了,味道倒是其次呢。”
  杨看着她的手腕别出了一个奇怪的角度,顺着她的话继续说:“只有先吃得饱,才能考虑吃得好呢。创造了我的姓氏的那个古老的民族有一句话,‘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就是说百姓的粮仓充足,丰衣足食,才能顾及到礼仪,重视荣誉和耻辱。” 他想着尤里安的吩咐,先用热水预热了一下茶壶,然后放入差不多就那么多的茶叶,加入差不多就那么热的开水。
  “‘吃得好’这种上层建筑,是建立在‘吃得饱’这种物质基础上的呀。”菲列特利加已经加过两次牛奶了,现在正在把最后剩下的那些牛奶倒进去,“那‘吃得好’之后呢?总有我这样不擅长做饭的人想要既要‘吃得好’,又想‘吃得方便’吧?”
  吃得好又吃得方便吗?杨翻阅了一下他的历史思维藏书馆,确实有很长一段的和平时间里,人类在不再为生存而担忧的之后,开始研究那些精神上的寄托,美食这种综合了原始欲望和精神高度的概念也是很多人的研究目标,其中不乏试图用机器来代替解放双手的各种发明。
  如果没有战争的介入,放任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呢?那些古久的科幻故事里的人类似乎可能丧失了身体的某些机能,变成了一滩在万能的椅子里生存的肉,机器代替了劳动,每个人都可以得到想要的食物。
  不,甚至不需要得到,高度发达的科技甚至可以从精神和激素上满足人的原始欲望,肉体只需要达到标准的物资就可以供养,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达到社会资源的最大化利用。
  如果是自己的话,那时候可能只剩下会看书的眼睛和喋喋不休的大脑了吧。杨从潜意识里就不想否定人类对精神建设的追求,即使在极端设想下,他也坚持了最后的个人追求。
  菲列特利加意识到丈夫又陷入了沉思,不过她十分喜欢这个时候的杨,不管是他让自己充满魔术的大脑肆意驰骋的样子,还是思考过后得出结论的愉悦或困惑的表情,此刻都是属于她一个人的私家珍藏。
  “如果这样的话,战争确实是防止人类机能丧失和促进某种程度上的进步的机制呢。”这种话从擅长战争的魔术师嘴里说出来,怎么听都有一种主战论的意思。菲列特利加当然能够明白丈夫的思维逻辑,还是有些担心地瞟了一眼窗外,没有看到监视者。
  杨也发现了妻子的担心。战争会引爆各种隐患,打断安逸的发展路线,那些享受型的成果被战争阻断了广泛应用的道路,严重情况下还会使生产力倒退,俯拾皆是的战后末世作品环验证了杨对于历史的循环往复理论。但是另一方面军备竞赛的科技进步又会反馈到之后的建设,例如核动力炉的发展离不开千年前在地球上的两场大规模战争。
  杨也无法比较出究竟是安逸地成为“脖子以下都是废物”比较好,还是定期被自毁型杀毒软件重启一遍比较好,他有些“悲观的理想主义”,既对理想有着超乎寻常的追求,又对人类社会的自觉性不抱有积极评价,包括他自己。
  “我还是当一个懒人比较好啊!”杨伸了个懒腰,得出了目前最实在的结论,“就过着被少校阁下投喂的日子,真是天堂啊。”
  菲列特利加大概能够知道丈夫又放飞了思维,也被这个驴唇不对马嘴结论逗笑了,她已在面糊里加了黄油并且过筛,放在冰箱里静置,准备打发奶油。
  杨的红茶已经泡好了,他拿了两个杯子,一人到了一杯,颇有种讨好老婆的感觉。菲列特利加忙着从纸袋子里找奶油,没有注意到,杨也不着急,自己喝着自己的作品。
  “不过做饭这种事情呢,也不用想的那么远,还是在中国那个古老的国家,饮食是一个家庭非常重要的部分呢。”杨咂了咂自己的红茶,有些没什么滋味。
  “能够给自己心爱的人送上可口的食物,是非常有满足感的事情了。”菲列特利加觉得自己这句话讲的非常有资格,虽然在技术层面她只能堪堪比肩丈夫的体能。
  觉得蛋抽打奶油不顺手,菲列特利加考虑要不要换电动打蛋器,不过一想到上回做蛋糕时候漫天飞奶的情形,她还是选择了至少可控的手动蛋抽。
  杨笑眯眯看着她上了发条似的打发奶油,是什么样的力量让这个动如脱兔的姑娘心甘情愿放下枪,穿上围裙,和锅碗瓢盆展开旷日持久的战争?他的内心涌起了一股小小的负罪感。“菲列特利加,即使不擅长料理也没关系哦,我很喜欢吃三明治。”
  不需要太多说明,菲列特利加知道丈夫的意思——“保持你原来的样子就好”——爱不是单方面的牺牲和改造,如果失去了原来的自己,那就太可惜了。
  “能够为所爱的人做出一点点改变,也是一种幸福。”菲列特利加抬起蛋抽,检查了一下打发程度,虽然有点不理想,也算是打发起来了吧,“我本来就很擅长运动,所以多动一点完全没有问题。”
  她摆出了shoot your heart的姿势,不过是用蛋抽代替了那把枪,杨演技不佳地捂住胸口,把她率直又绵软的心意揉进心里。
  “好啦!还有半个小时等面糊出冰箱就可以摊饼了。”菲列特利加把应该是打发好了的奶油也封上保鲜膜放进冰箱,收拾起桌上的材料。
  杨拉住了她,从她手里接过那些瓶瓶罐罐,指了指被晾在一旁的那杯红茶:“再不喝就要凉了。”
  菲列特利加捧着那杯和她的奶油一个水平的红茶坐在凳子上,看着那个人来回收拾东西的时候,把那些见证“改变”的小甜蜜随着茶水咽到了心底。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