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叶】犬牙

Chapter Text

1.

最近叶修身边有个alpha异常地出名。x城里最爱传各种江湖大佬的八卦,哪怕是不常知道八卦小道的底层人物,提起叶修的近况,反应都是:啊,叶生最近不是养了个alpha吗?这还是嘴上客气的。换成不客气的,都直接说:哦,叶修养的那条能打的狗。

“那条狗”。能打,能吠,还喜欢对主人摇头摆尾的。说那位是狗,多数人是讥讽,少许人还带了点嫉妒的意思在里面,毕竟叶修位高,味道再怎么不错,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尝味道。人不行,狗却可以,碰手碰脚闻味道,主人只当他是玩。

换是别的alpha,被别人说成omega脚下的一条狗,不说要动两拳,至少脸上的表情是忿忿不平的。但叶修不是寻常omega,alpha也不是寻常的alpha,他们两个日日走在一起,纵管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这两位也是当作空气一般,该怎么样怎么样。再怎么说,也没人有胆子指点到叶修头上来,这位脾气虽然好,但是身边打手众多,都虎视眈眈地盯着下边,这其中就包括了“那条狗”。

那位叫包荣兴,绰号包子。

 

叶修方下车的时候,包子就已经一脸兴奋地从前座窜下来,撑了一把结实的黑伞,遮在后座上。叶修刚把脚挪下来,包子的手就适时地护住了他的头,免得他磕到车顶上。

车开走了,留下他们两个。别墅前面有下属等着,倒也不需要其他人护送。雨湿淋淋地下,地上水洼到处都是,包荣兴走得很小心,生怕溅着叶修,他比叶修高半头,黑伞一米多的径长,有一大半全部倾向了叶修那一边。

叶修目不斜视地向前走,忽地皱起眉头,嗅了嗅鼻子。雨下的大,按理说无论是a还是o,气味都散得差不多了,但包荣兴身上仍然有一种刺激的味道聚在一起,在伞下盘旋着不肯散开。

“包子。”叶修说道,脚下不停,仍旧一直往前走。

“嗯?”包子应得很快,“老大,什么事?”

“你最近身上一直有味道。抑制剂按时吃了吗?”

“忘了。”包子很痛快地承认。他挠了挠半湿的头发,很是坦然地继续说道:“我觉得也没有必要吃了啊?”

叶修笑:“赖我赖上瘾了?”

几十米,很快就走到了家门口。下人帮他们开了房门,叶修走进屋内,将披在肩膀上的外套随手搭在衣勾上。包子有样学样,但身上只有一件半湿的衬衫,也想脱了,被叶修制止:“行了,还有人呢。”

楼梯旁有位女佣正在用吸尘器吸地毯,头低得很低,但是肯定听见了。两个人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默不出声,一前一后上了二楼的卧室里。

2.

卧室隔音效果好,在里面胡天胡地的也不会有人听见。叶修刚卡上门,就看见包子唰唰地就脱干净了,比收拾小喽啰都快,湿掉的衬衫和裤子全蹬到地板上去了,还被他拖了两脚带到墙角去,拖出一道湿痕。

“你这衣服是要当抹布,还是拖把用?”叶修道。

“不是拖地,怕老大踩到摔倒了。”包子还认真地解释了一句。

叶修哭笑不得。在露天开阔的地方还没觉得怎样,一到了卧室,不通风,alpha浓厚的信息素味道就铺天盖地地朝他鼻子里挤过来,再加上包子不收敛,光是站在一边,果酒发酵的味道就熏得叶修有点儿醉意,还带点发情的意思。

一般来说,alpha信息素越浓厚的人体力就越好,包子也不例外。他脱了衣服一身线条流畅的小麦色腱子肉,一鼓一鼓的,一米八还要打上的个头十分具有威胁力,胯下还沉甸甸地翘着一根分量十足的肉棒,叶修都有点耐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

包子凑过来叶修的身边,鼻尖对准他颈后的腺体狠狠地吸了口气,高兴地叫了一声:“老大也有味道了。”

“我本来就有味道……”叶修耐着性子让包子在自己身上闻来闻去,身体不自觉地有些颤抖。包子不节制,灼热粗重的呼吸直直地喷在他身体上,叶修作为一个omega,是不可能没有反应的,而他们之前做了那么多次,包子这种举动无异于调情——只是他自己不太明白内里含藏的实际意味罢了。这大抵可以算是迟钝者的特权。

包子闻了半天,忽地伸出舌头在他的腺体上重重地舔了一下。叶修猝不及防,被他舔得“啊”地叫了一声,脸顿时泛起了一层薄红。唾液和体液含的信息素最多,包子舔得他后颈湿哒哒的,一点点散发着果酒味道的信息素就渗进了皮肤里,融进血管,在奔腾的血液里快乐地跳跃,冲往不同的肢骸。

“行了包子,别舔了,我有些难受……你直接来吧……”

叶修感觉自己下体前前后后都要湿透了,连忙叫停了包子蠢蠢欲动的手,双手卡着腰带,慢慢地褪下半截裤子,露出浑圆的两瓣白臀。往时候包子要弄他很久才开始插入,叶修也乐得享受,毕竟包子几乎可以算是听话乖巧,说东不西,今天不知道怎地却饿得厉害,让alpha舔舔腺体就不行了,腰肢又酸又软,只能架在包子的身上。

包子问:“那老大会不会被我弄疼啊?”

“你……”叶修无奈,“你来就是了,问那么多?”

包子果然就听话地点点头,扶着自己壮硕的鸡巴,一点点地挺进了叶修紧夹着的两瓣臀肉之间。肉穴水润润的,纵使被那么粗的一根插进去,到底还是被干通了,叶修一手捂着小腹,一手紧攥着床单,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直到包子整根肉棒顶到了生殖腔前,龟头陷在了腔口前凹陷的一片柔软的门户里,叶修才徐徐地吐出一口气,满脸都是既难受又满足的欲望神情。

3.

alpha越强,轻易就能把尚未发情的omega情绪带动起来。包子挺了挺腰,叶修被他操得宫口都是湿哒哒地淌水,颈后的牛奶味一阵浓过一阵,包子闻得开心,偏着头去吮吸叶修的脖子,身下缓慢地送着阴茎,粗大的肉棒在湿红的软穴里翻进翻出,黏腻的体液挂在凸出的青筋上。

叶修还不到一米八,肌肉也不明显,皮肤白皙,被包子搂在怀里好似个任人揉捏的玩具一样。他的腿直,盘着包子的腰,弓着腰更加努力地接着身上alpha赠予自己的快乐,会阴和臀瓣的皮肉都红了,阴毛黏连成一绺一绺的。

包子起先还是缓慢操弄,等叶修脸上的神情好看一点儿了,他按着叶修的两个膝窝,将叶修的两条腿推成了M字,让底下那张不知餍足的肉嘴儿完全暴露出来,凶猛大力地抽插,拍得臀肉啪啪作响,囊袋打着叶修的屁股,似乎要塞进去紧窄的肉穴里一样。

“唔啊、要顶坏了……”

叶修生殖腔口浅,alpha的鸡巴稍微长点就能顶到,何况包子这样天赋异禀的。“狗鞭”。龟头撞击着娇嫩脆弱的肉瓣,宫口都被操开了一个小指头大的小口,再狠点儿都能操进去子宫里标记成结。叶修只觉腰都要被撕裂了,偏偏爽得厉害,手指在包子的背上胡乱地抓挠,留下一道道红印子。包子被抓也不生气,反而更加卖力地服侍着他,结实的大腿几乎要把叶修的腰悬起来,屁股自上而下地承受着肉棒的凌虐。

“老大,你舒不舒服……”

包子干得过瘾还不忘征求叶修意见,叶修正意乱情迷,自己的魂魄都不知道散去哪里了,只能哆嗦着嘴唇勉强回答:“嗯、嗯……再出去一点儿就舒服了……”说着又颤颤地惊叫了一声,包子感觉鸡巴一暖,低头看去,叶修竟然被他干得硬生生潮喷了,骚水流了一床都是。

alpha在性事上有惊人的天赋,包子实打实地感受到身下omega的欢悦,略有些不甘心或者是疑惑地问了一句:“可是上一次老大明明喜欢我插到里面去的啊,这次怎么又不一样了?”

“包子、听话……这次是特例,出去点儿……”

叶修没精力再和包子解释什么,只能抬起脚哄着自家小弟将那柄好东西拿出去些。包子听话地松了松抓着叶修双臀的手,茎根留了一两厘米空在外头,肉棒捣着湿软的肠壁,龟头偶尔擦过腔口,带来的刺激也不是太大。

室内只剩下肉体交缠声和叶修偶尔响起的低喘声,果酒和牛奶糅合在一起,混成一种崭新的令人回味的味道。再干了一阵子,包子没有刻意忍着不射精,满满的淡白色浊液就涂满了整条肉道,还被淫水冲出来一些,亮晶晶地涂在穴口。

叶修好不容易挣扎起来,看见包子正在继续撸着自己半硬的阴茎,很是无奈地笑了笑,撅着还在流着精的屁股爬过去,低头给他口。包子松开了手,安静地看着叶修的头在他胯间耸动。

叶修又含了一口精,这回可真是上下两张嘴都被喂满了——他随意将那口精水吐在床单上,反正床单都湿透了,也是要拿去洗的。

“怎么样?”包子问。

“嗯,还好。”叶修揉了揉腰道。这阵子他信息素有点儿异常,发情频繁了起来,但是又不能做得太激烈——以往包子往死里干他,他只觉得爽,今天却有点儿难受,肚子里又酸又麻。

两人还在床上窝着互相抚摸时,包子扔在一旁的裤子兜里忽然响了起来。滴滴的,是短信,还是叶修那张卡的专属铃声。

4.

叶修还没发话,包子早就腾腾地下了床拿了手机,看了一眼,说道:“是蓝雨的老大啊?”

“蓝雨的……嗯,是哪个?”叶修夹着一屁股精水,也慢吞吞地爬下了床,努力凑过来看包子的手机。电话铃声响了一会儿以后就挂了,包子转了屏幕递给叶修,叶修略一看,屏幕上是一个喻文州的未接来电。

他笑了笑,拿了手机,回拨了号码。包子知道自家老大要办正经事了,马上安静了下来,赤身裸体地站在叶修身边;那头喻文州好像一直在等着似的,叶修刚打出去,那头马上就接了,隔着听筒都能感受得到喻文州春风般的笑意:“嗨,叶修。”

“嗨。这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叶修将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歪着头去找纸巾擦拭身上的一片狼藉。包子多次经验,早准备好了,将叶修拉了过来,让他跪在床上,自己用纸巾细心地给他擦掉腿间的精液。

“嗯,有点事情,想来麻烦你一下。”

“无事不登三宝殿……行吧。”包子的手指一下子插了两根进肉穴里,撑开缩紧的肉壁,让里面含着的精液缓缓流出。叶修被他这一插差点弄得露馅了,说话的中间还断了一下,赶紧屏住呼吸等喻文州回答。

喻文州那边笑了一下,又说:“出来吃饭吧,正好有点事情要找你谈。”

“什么事情?”叶修道。包子的手不听话,无意中擦过敏感点就够他颤抖一阵子的了。

“关于轮回。”

叶修顿悟。最近x城内不太平,轮回虽然算不上一家独大,但也算是风头正劲了,周泽楷被张益玮带上了位置没多久,铁血手段就把下面号叫的几个分支家族收拾得服服帖帖。安内以后就得攘外了,除轮回外的帮派都高度戒备,生怕周泽楷针对谁。虽说大家都家大业大,但受了损还是会肉痛不是吗?

“在哪?”

“老地方等你。”喻文州笑。

“行。”叶修说完,那边就挂了电话。包子给他后头擦干净了,就看见叶修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急匆匆地要去洗澡,顿时抱怨起来:“老大要去蓝雨了。”如果叶修想要带他去,刚才就一定会顺便吩咐他换衣服的。

“听话,马上回来。”叶修拧开花洒,道。

 

叶修到达粤菜馆小房间里的时候,喻文州早坐在一旁,桌上是几碟菜,看起来是刚刚上的。粥粉面,还有凤爪和葡挞。

见叶修盯着他,喻文州解释道:“饭点,怕你过来饿了要吃,点了几个你吃过的。要不要再加点什么?”

“不必,我谈完就走。”叶修道。

说起来是这样,但一般人谈话时不干点什么事情缓和一下,气氛就会特别尴尬。所以他还是拿起了一个葡挞,慢慢地咬着。

喻文州夹了一筷子凤爪,但没吃,干放在碗里。然后问道:“最近怎么样?”

“你说兴欣啊?挺好的呀,欣欣向荣,我快高兴死了。”叶修边吃边说。

喻文州笑道:“开玩笑。”

叶修吃完了一个,拿起餐巾纸擦擦手,看着对面的alpha,没说话。果不其然,喻文州又问道:“你们兴欣收的人不错啊。”

“当然了,一个打十个。”

“比我好吗?”喻文州道。这话颇有些暧昧的意思了。两人心底里都心知肚明,喻文州说的是包荣兴,叶修自然也知道。更何况他和喻文州之间也很有些不清白,说起话来简直像是打太极。

“当然。”叶修还是那句话。

喻文州意味不明地翘起唇角,在玻璃桌面上当啷敲了两下手指。

5.

叶修正埋头苦吃,忽地闻到了室内馥郁的草木香气,缓慢地蔓延着。他毕竟和喻文州有过那么一腿,这时候闻到喻文州的味道,情绪难免有些不稳定,不过幸好出门前包子都给他榨干了,叶修又不在发情期,闻到味道只不过是脸颊有点发红。

“出门没吃药吧?赶紧吃。”叶修面不改色心不跳,端了一碗皮蛋瘦肉粥到自己面前。

喻文州表情里看不出对叶修的回应失望的样子,也很淡定地说道:“没有。医生说我身体弱,抑制剂少打一点儿好。”

“手残也算身体弱?”叶修提出质疑。

道上众所周知,蓝雨的头头是个手残,打枪居然手抖,给他一把手枪,5米的距离打一头牛都要打半天。不过x城算是半个政府警戒区,等闲是不枪战的,械斗居多,喻文州的这个缺点也不至于致命。

“我手抖。再打多几针,拿筷子都要掉。”喻文州一本正经地说道。

叶修心里想,骗鬼呢,把我抱起来干的时候怎么就没见你手抖?他不疾不徐地夹着菜,决定转开这个话题,说道:“说正事。你火急火燎地把我叫出来是有什么事儿?”

“嗯,是有事。……周泽楷打算动手了。”喻文州道。

周泽楷?叶修嘀咕。

“我前几天听说,他还在他的一亩三分地里打家贼啊?动作得这么快。不过也算合情合理了,轮回交接的时候,手脚肯定比平时要快。”

“你都会讲是前几天了……”喻文州笑,“他打算动微草。”

“那敢情好啊!你们蓝雨不高兴死了么。”

“——和蓝雨。”

叶修挟着筷子的手顿了顿,转了个方向,夹了个小点心,“那我可高兴死了,你们三家最好同归于尽,我坐享其成。有心情就把黄少天和王杰希买了,关起来,每天让他们含情脉脉地大小眼互瞪。想想都开心。”

喻文州失笑:“那我呢?”

“你?送去信息素储存库,天天捐信息素。捐到死。我们特别需要你这样信息素不要钱的人才。”

叶修话音刚落,周遭空气的信息素浓度明显地降了下来。喻文州伸一只手过来,碰碰他的小尾指,笑:“给你就不要钱。还倒贴。”

调情调了半天,正事还是要谈的。叶修对周泽楷也没表面上的那样毫不在乎,心底里还是忌惮的,他曾经和周泽楷正面对上过一次,轮回的小年轻虽然刚刚上台,举动却是毫不拖泥带水,连带着轮回这个二流帮派也晋升成了准一流。这下轮回要动蓝雨和微草,一是看准这两个关系恶劣,难以合作,二也是想将他们当成垫脚石。喻文州也是不肯吃这个大亏,一收到风声就来找叶修了——不说明面上,他们私交也不错。

喻文州打算收缩地盘,他们人手还有不少正培养着,要把整个盘子撑起来,难免有所漏洞。叶修也不愁,兴欣人多地少,正是困了天上掉枕头的好事,马上接了喻文州的请求。喻文州不傻,知道普通交易没办法满足这位前斗神,合同上做了点打手的添头才让叶修点头同意签字。

他们都没想到,周泽楷大张旗鼓地擦了好久的剑,放出来的居然是假消息。他根本不是要动微草和蓝雨。

 

6.

周泽楷坐在沙发上,安静地看着手里的账本。

他人长得风流帅气,别的不认识的人看他都不像个混黑的人物,倒像个刚出道的年轻男明星。账本还沾着血,纸边都硬了,周泽楷若无其事地还是翻着页。

这账本是从他师父属下的叛徒里抢回来的,是一本真账,十几年的黑账都藏在里面。他师父张益玮是知道的,但是不说,特地把这个机会留给了周泽楷,好让他一上位就能有新鲜活热的血来洗洗位子,让下面的人安静。

张益玮受过旧伤,加上渐渐地年岁大了,身手大不如前,他着急把周泽楷提上来,也有这样的原因。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房间的门忽然叩响了。

周泽楷道:“请进。”

沉重的门被缓缓推开,从门外走进一个与他一般年轻的人。是江波涛,他手里还拿着几页纸,用一个文件夹住了,匆匆地走进来递给周泽楷看。

江波涛道:“……蓝雨和兴欣合作了,地盘还有人手的交易。很公开,甚至有些高调,而且不合时宜。我怀疑是故意做给我们看的。”

“我知道。”周泽楷翻了翻文件夹,似乎了然。江波涛闭上了嘴,他听见周泽楷说的是“我知道”,而不是“知道了”。

缓称王这一招对轮回不适用。称不称王,x城里老牌的帮派都知道轮回这是要崛起,就算周泽楷有一颗种田的心,他们看在轮回准一流的地位上,该下的绊子也会很合轮回的身份。周泽楷着急要把轮回的位置稳下来,轮回一日不稳,张益玮就一天不能金盆洗手:他得站在周泽楷背后撑腰。这么一个有地位而无实权的老派人物,简直是暗杀的好靶子,江湖规矩,退位金盆洗手的人是不能杀的——和祸不及妻儿一样,只框得住有身份的帮派。

周泽楷在位子上沉思了一会儿,道:“去兴欣。”

 

叶修一觉睡醒,带着包子,晃晃悠悠地搭了车去兴欣。开车去不久,他身后就跟上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只稍微看了看,叶修微微一笑,倒是包子在旁边嚷嚷:“有车跟踪我们!拿枪往后打!”司机见怪不怪了,在后视镜里看了看叶修笃定的神情,还开得慢了一点,好让车能跟上。

一路到了兴欣门口,司机停了车,叶修却并不着急下去。他看见对面的黑色轿车里走下四个人,周泽楷,江波涛,还有两个张益玮的亲信,一路走进去兴欣的楼房里。江波涛走在最后,进门时还停了脚步,朝着叶修在的后座笑了笑,才转身进了大门。

“小年轻一个个长得飞快。”叶修感叹着,下了车。他握着一盒烟,弹出一根叼在唇间,包子连忙凑过来给他点了烟,叶修深吸一口,烟气还没下肺,喉咙里翻天覆地地就犯恶心,差点没让他吐出来。

“咳!咳咳!!”叶修连咳了好几下还缓过来,只不过还是想吐。他心里有些疑惑,踩灭了烟,慢悠悠地跟着包子也进了兴欣。

7.

他们进兴欣的时间稍微等久了一些,等到进去时,就看见陈果急匆匆地跑了出来,一看见叶修,救命稻草似的往里拉:“你怎么才来!轮回的人来了,要见你!”

叶修被拖得一路小跑,哭笑不得道:“是轮回要见我,你急着往上赶做什么?”

陈果脚步骤停,叶修差点没一脚踩到她的小高跟上。她皱着眉头想了想,忽然恍然大悟:“是哦!”

包子紧跟在后面,兴奋道:“轮回上门砸场子?”

没人理他。陈果一握拳,对着叶修道:“行了,我知道了!那你先找个地方待着吧,让他们等个一二三小时的,然后再出来。”

“人家都看见我了……”叶修汗。他简直要怀疑当初是怎么把兴欣这一帮子人聚在一起还不散班的。

周泽楷和江波涛正在会客厅坐着,见叶修进来了,马上都站了起来。罗辑和乔一帆在一边立着等,兴欣是个小盘位,但是前斗神的名声仍旧好使,叶修但凡是招招手,都能够招来一堆受过他恩惠的大人物,别说还有个苏家的千金苏沐橙,轮回再怎么势力,都不敢在这里狂,相反,他们还得争取叶修支持。至少也要拿个中立的态度。

周泽楷站了起来,跟着江波涛,逐一和叶修握了握手,而后两方正对着坐了下来。他握叶修手的时候,比以往握的要用力得多,但叶修没有用同样的力度去回握他,不是轻视,单纯的犯懒或者没有力气。叶修含着笑,礼貌地望了他一眼,就去和江波涛说话了——轮回的发言人是江波涛,这点大家都知道。

周泽楷和叶修认识很久了,但都是在他跟着张益玮学习的时候。叶修还指点过他马术,先后地在同一匹马上,当时周泽楷还未分化性别,只闻得到叶修身上若隐若现地浮着一层香味,而今他是个成熟的alpha,和叶修同骑的机会除了确认关系外很难再有,他却不由自主地把记忆里那只握着缰绳的修长的手具现化,仿佛那只手正握着他的,像抚摸马头一样温柔。

看着江波涛和叶修有来有往地谈笑着,周泽楷忽然有了一瞬间想要开口的冲动。恰好江波涛将话引到了周泽楷这里,一边说着一边看他:“……这的确是轮回的意思。是吧,小周?”

“……”周泽楷刚想开口,就被叶修截断了。

他不紧不慢地说道:“轮回的意思,我也知道。但是兴欣刚起步,能力不足,根基不稳,和轮回这样的一流帮派合作,怕也是会让你们失望。”话里一下就把轮回提上了一流的位置,周泽楷听得眨眼睛,心里不适:叶修才和蓝雨走一道,说大话眼睛都不眨。

江波涛笑。他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并且他就没打算一次搞定兴欣,这次只不过是起个头,让兴欣知道有这个可能性而已,“叶神还不必太早拒绝。局势难说,叶神要来,我们轮回欢迎。”话里提的是叶修,而不是兴欣。

他把一叠a4纸递在叶修跟前:轮回能提供的条件。对小帮派而言非常诱人,但对前斗神的眼光来说……。

“小江辛苦了。”叶修随手将资料递给了一旁站着的罗辑,让他收好。

“那么,就不妨碍叶神了。”江波涛起身道别。他们这次会面时间虽然短,但是等的时间却很长——他们在叶修家门附近等着,直到车出来他们才跟上。对兴欣,没必要,对叶修,就是值得。

周泽楷出门,看见包子正蹲门口,百无聊赖地玩着自己的一缕金毛。他头发故意染了,再加上个头又高,显眼得很。看见周泽楷走出来,包子还横着眉毛瞪了他一眼,才拍拍屁股站起来进去找他的老大。

周泽楷走出兴欣的范围,才问:“……包荣兴?”

“小周问他?他是……叶神的,呃,一个打手。”江波涛答。

周泽楷的表情不满意,但他终究没有再问了。

轮回的地盘和兴欣近,车开一会儿就到。就这么个时间,江波涛半途还接到一个急电,电话那边声音大得,连周泽楷都听见了。

兴欣的阵仗被人打散了。一会儿功夫,不到半个小时,一辆黑车就带着枪进了兴欣的中心,提着枪抵着叶修的腰,将他带走了。

周泽楷听完,第一句话就是:“不是我们。”

“是,不是我们,”江波涛仍旧在笑,却没有之前那样的轻松愉快了,“但被连累的是我们。”

要对轮回群起而攻之,这是多好的一个招牌。他们同时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