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新的约定

Work Text: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站在雪地中的精灵低声问道,雪花飘落在他银蓝色的发间,落在他显得苍白的皮肤之上,却丝毫没有融化的意思。直到他呼出的淡淡白雾一次次的拂过冰花,才缓缓的将它溶解,然而他并不感到寒冷。

精灵晃了晃脑袋,并没有注意到自身的异样,记忆的混乱让他陷入了迷茫。他甚至没有醒来的记忆,他似乎已经蹒跚步行了许久,然而来时的脚印也已经被雪花覆盖。

当他试图拍去那些在落在发上的积雪时,他才注意到自己掌心握着一块漆黑的水晶,上面的刻痕他算不上熟悉,却也并不陌生。他还在伊修加德皇都的时候,曾在文件上见过——

那些流逝的记忆如同洪流一般,逆流着回到他的脑内,他的家人,他的友人,他的身份,以及他见到的最后一个人。

他如同在激流中的扁舟,几乎要被冲散。原本应该已经淡忘的所有的记忆和情绪,也一拥而上,在他的脑海中炸裂,几乎要将他撕扯成碎片。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落泪,并非是他感到了悲伤,也并非是他感觉到了痛苦。而泪滴也没有在他的脸上滞留,它们涌出的瞬间,就坠落下来,被湿润的也仅仅是那颗水晶而已。

这时,他听到了脚步声,厚重的积雪被挤压踩踏,“奥尔什方!”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他纷乱的思绪,就像是在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稳固下来。

精灵紧了紧拳头,轻轻的呼出一口气,缓缓的转过身去。然而这短短的数秒,对他来说确实如此的漫长,因为他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是重生的喜悦?是重逢的欣喜?还是对于死而复生的质疑。

手中的水晶仿佛回应他,散发出漆黑的光芒,将他的视线笼罩,让他才刚刚平静的思绪,又再度变得混乱,如同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吸引着他,“你……做了什么。”他的语气中夹带着怒意,让来人有些退怯。

毕竟这个精灵从未对他露出过这样的表情,那被黑雾笼罩的身形,更是加深了人类心中的不安。但是精灵脸上的愠怒与黑暗一同转瞬即逝,顷刻间就化作了他熟悉的笑容,“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人类有些犹豫的回应,前方的精灵正朝着他走来,刚才的景象就像是他的幻觉——除了精灵手中,那还在持续的散发出淡淡黑雾的水晶,告诉他幻象是真实存在的事情。

不过这些困惑,都在精灵展开双臂将他拥在怀中的时候烟消云散了,“我一直想要这么做,你的身体抱起来果然最棒了。”他听到精灵满足的嘀咕, 熟悉语气让人类想要说些什么,却结巴着半个字也说不出来。搂着他的手臂又加重了几分力道,像是要将他揉碎一般,而耳畔的嗓音,也忽然低沉了几分,让他起了一身的战栗。

“把你做的事情,全都告诉我,我的……挚友?”精灵的话音刚落,人类便挣脱了他的怀抱,一脸戒备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虽然我有心理准备……”人类说话的时候,嘴唇还在轻微的颤抖,“你是谁……真的是奥尔什方吗……还是别的什么东西,附身在他的身上。”

面对人类战士的体温,精灵沉默了许久才开口,“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像是从睡梦中醒来……所有的记忆都混杂在一起……”随着他情绪的变化,那颗水晶散发出的黑雾,又开始纠缠他的躯体,而奥尔什方浑然不觉,“能够站在这里,能够再次见到你,我是如此的喜悦——可是却也深知自己的存在是禁忌和罪恶的象征——我的朋友啊,你做了什么,要将我拖入这样的无法甩去的绝望之中。”

他的声音,在黑雾完全笼罩他的时候变得破碎而恍惚,那双蓝色的眼睛,却散发出红色的光,淌下了无助的泪水。

复活死者,这个无数人尝试,无数人失败违背了生命常理的禁忌。

炼金术,死灵术,黑暗骑士的水晶,甚至是降神,他将自己知道的一切方式都糅杂在一起所得到了结果,就是眼前的存在。然而即便是光之战士,站在这个分明是“死而复活”的友人面前,竟然也无法做出“成功”的结论。

“我只是……想要见你。”

-

英雄似乎已经完全脱离了低谷,哪怕是不熟悉光之战士的人,也能够看得出,那个人类的变化。

他们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那个人类战士总是紧绷着脸,步行匆匆。而某日他再次现身的时候,那张脸上的神情就如同那日的天空一般晴朗。

“清剿聚集在西部高地无人地带的邪龙后裔?”人类歪着脑袋看着刚刚得到任务,因为时至今日,那里应该已经被没有龙族的踪迹了。在他感到困惑的时候,高大的阴影将他笼罩,那人抓住了他握着皮纸的手举到了更高处,“有可能是从别处逃到了那里……”他身后的精灵弯着腰说道,面罩阻挡了他的鼻息,也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沉闷。

英雄并没有因为他的举动而感到惊讶,因为精灵身上的铠甲发出的声音,早就已经泄露了他的存在。一开始,附近的人还有些畏惧这个忽然出现的男人,虽然有着明媚如晴空的银蓝色头发和碧蓝的眼睛,却将自己的面孔藏在了黑色的面罩之下。这个男人身着沉重的甲胄,背着与身高相仿的大剑。任何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哪怕那个称号已经开始与邪恶脱离,可是却无法立刻改变早已深入人心的印象。

“确定是敌人了吗?”精灵这么问道,“虽然隐患必须消灭,但是也有不少邪龙子嗣已经没有继续战斗的意思……”他的疑问并非因为泛滥的善意,而是在这个极力调和龙族与人类关系的时期,确实发生过几起报复事件。

而他们二人也曾因为调查不周而参与其中,“因为我等体内拥有尼德霍格的血,就必须被赶尽杀绝吗?人类追求的和平,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么……”面对倒下的黑龙的质问,作为凶手的他们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那日他们还遇到了阿图瓦雷尔,年轻的伯爵听说这件事后,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

毕竟,改革才刚刚开始,还是有大量人无法接受现实,其中包括了异端和激进派,也有着为数众多的邪龙子嗣,哪怕脱离了尼德霍格的掌控,愤怒和憎恨,也早已经渗透入骨髓,成了一种习惯。

“现在一切对龙族的讨伐都经过数道审批——嗯……露琪亚是这么说的,虽然是由别人经手,但是也是绝对信得过的人。”

“是吗……那么,你已经决定了?”见对方的眼神有些闪烁,语句间似乎也有些迟疑,光之战士抬起头,看向了身后的精灵,“你不相信?”

“不,我完全相信你的判断,我的英雄。”他这么说的时候,抓着人类的手忽然改变了姿势,轻轻的的握住了英雄的手指,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低头便在上面落下了一个吻,“只是在为又能够看到你战斗的英姿而兴奋而已。”

刚才还一脸疑惑的英雄立刻涨红了脸,虽然隔着手套和面罩,但是他依旧觉得自己可以感觉到对方嘴唇的触感。

光之战士环顾四周,似乎没有人察觉到这边的情况。但是他的心跳却无法平复,有什么正在悄悄地发生改变。他不知道应该归咎于二人更进一步的关系,还是因为禁忌之术产生的副作用。

“我们回去吧。”精灵忽然如此说道,他的视线落在了别处,那是一个已经许久未见到的身影,比起光之战士,奥尔什方应该更为熟悉对方。可是精灵的脸上却难以寻到怀念,更多的是警惕和戒备,他的手落在英雄的肩上背过身去,挡住了人类的身形。

“其实,如果告诉他们……”“我不想引起无谓的麻烦。”

“大家应该都想要见你,特别是——”“我知道,但那只是对于死者的思念。”奥尔什方打断了人类英雄的话,语气听起来如同在谈论他人的事情一般平静,可是英雄却看到,那双蓝色之中浮现了一丝无奈,“死者是不可能复活的。”

那么“他”又是什么呢?也许只有海德林,才能够回答这个问题。这个存在充满了不安定的因素,让英雄的心绪也跟着起起伏伏。

在深夜时分,精灵会陷入死一般的沉睡,他看起来似乎在呼吸,但是鼻间却没有空气的流动,身体的温度,也如同这伊修加德一般冰冷。黑暗骑士的水晶,散发着黑色的光,仿佛寻找食物的菌丝般蔓延。“他”需要的是更多的能量,更多的以太,无论来自何处,只要可以填满这具身体,供他在日出之时醒来……

“别这样看着我。”见到人类凝重的神情,精灵反而露出了笑容,他捏了捏光之战士的面颊,低头近距离的看着对方,“这不是适合英雄的表情。”

“——我知道,我知道。”人类战士顿了顿,挥开了精灵的手转过身去,“不需要再打击我了,我们现在就回去。”

“可是我没在打击你?”“那就不要再说那句话。”

“那句话?你是指,英雄不适合……”“打住!”

“哪怕是我本人?”“……哪怕是你本人。”人类咬牙切齿的重复,停下了脚步瞪着那个精灵,对方却因此笑出了声,在惊动远处的那个故人前,他迅速的拉着光之战士转过了一条巷子,他看着因为冲力而一头撞进自己怀里的人类,扯下了面具露出满脸的笑意,“你果然很有趣啊,挚友。”

“我没打算让你觉得有趣——”“那恐怕是因为你的存在,无时无刻都让我觉得愉快吧。”精灵的声音听起来也轻快了不少,光之战士揉了揉自己被对方的甲胄嗑疼的鼻子,抬起头便对上了对方的眼睛。

空气似乎忽然静了下来,奥尔什方因为笑声而混乱的呼吸开始逐渐的平复。经过的一对男女因为他们过于亲昵的距离而发笑,然而他们没有认出那就是拯救艾欧泽亚的大英雄。

“似乎……有点糟糕。”精灵稍稍移开了视线,用轻轻的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不过他最终还是又望向了身前的人,“……既然你不打算推开我……那么……我可以吻你吗?”他显得小心翼翼,微微发颤的声音和呼出的温热气息,如同丝绢一般蹭过英雄的耳朵。

“为什么不可以?”片刻的犹豫之后,英雄如此回答,主动的踮起脚来,吻住了精灵的嘴唇。奥尔什方的嘴唇比他想象的还要冰凉,却又是如此的柔软。让他的大脑变得一片混乱。哪怕是狩猎蛮神的大英雄,也不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去亲吻别人。

这比想象中的还要令人紧张,剧烈的心跳声,几乎要盖过周遭的声响。他听到了他人的嬉笑和低语,“那个是……那个人吗?”“不会吧,我不久前才打探过,英雄阁下还是单身啊。”

那些对话的内容似乎莫名的戳中了精灵,让这个刚才还沉醉在吻中的男人忽然笑了起来。

“你在笑什么?”不得不停下来的光之战士皱着眉询问,奥尔什方拉起了面罩才回答,“如果继续呆在这里,恐怕会引起大骚乱了,英雄阁下。我们果然还是早点回去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在房间里好好的品尝你的身体了。”

-

这并不是人类第一次看到精灵的身体,但是这一次似乎带上了更加淫靡的味道。

沉重而繁琐的铠甲被一点点卸下,当精灵解开腰带发出咔嚓一声的时候,盘腿坐在床上的英雄心脏也跳漏了一拍,抓着自己的脚歪着脑袋不敢看前方。

“怎么了?”精灵终于发现人类的紧张,他挑了挑眉,看着那个又陷入混乱的大英雄。

“……只是我还没见过你这个样子。”“是吗。”精灵笑道,“和你想象中的不同?你开始觉得,我不是你心目中的那个奥尔什方了吗?”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床上的英雄,他的手掌陷入床榻之上,白色的衬裤松垮的垂在腰间,因为他的倾身,而可以看到些许淡色的毛发。

“后悔了吗?”奥尔什方低声询问,他摸索着战士铠甲的搭扣,一点点的将它们打开,“不过现在你就算真的后悔,也已经太迟了。”“没有后悔……”

英雄抬头就能看到奥尔什方在阴影中的眼睛,那些细碎的刘海遮挡了些许灯光,因为轻微的晃动而看起来闪闪烁烁,如同晴空的雪域那样迷人。而随着那片天空降落下来的双唇,也如同云层一般的柔软,却在他松懈的瞬间,释放出了藏匿其中的猛兽。

就像是要把昔日的遗憾都补偿过来一般,纠缠着他的舌头,就连一丝一毫的唾液都不放过。

“这才刚刚开始呢,看来英雄也不擅长接吻。”他听到对方的低语,那双刚刚蹂躏过他的嘴唇的双唇,贴在他的皮肤之上,一点一点地向下移动着,湿热的舌头,在他新添的伤疤上滞留。

虽然精灵什么都没说,但是在这样的沉默中,光之战士却忍不住开口解释,“这是后来的战斗里受的伤……”

“和谁?”“……记不清了。”英雄尴尬的笑着,“只是一场又一场的战斗,到最后也已经无暇去顾及敌人到底是谁,总之,是必须打倒的人。”

奥尔什方不再回答,只是细细的一分一毫的抚摸他的身体,宽大而粗糙的手掌在他的皮肤上带起一阵又一阵的战栗,逐渐的点燃体内的火焰,胸腔之中浮现的悸动,因为对方的呼吸愈发向下开始加剧。

当奥尔什方的嘴唇在他的下腹停留,撕摩着那里的耻毛时,光之战士终于忍耐不住了,“等一下——”

精灵挑了挑眉,他没有继续往下移动,也没有起身,而是用舌头来回拱着那些柔软的毛发,“你害羞的样子也很不错啊,只是……为什么这里也会有疤?”

他揉了揉那道细长的伤痕,较为柔嫩的新肉微微凸起,颜色也更浅一些,而且没有耻毛生长,看起来格外的显眼。

“我也不记得了。”在对方湿热的呼吸下,英雄的声音都开始发颤。他逐渐抬头的性器,可以感觉到奥尔什方颈部的触感,仅仅是因为这样的触碰而兴奋,就足以让光之战士羞愤难当了,“不要往下了,奥尔什方……”

“明明这里都硬起来了,难道不是希望我继续往下么?”面对英雄的请求,精灵却是如此询问。他的舌头卷弄着人类战士颇为茂盛的耻毛,在阴茎的根部来回舔弄,刚才还仅仅是半勃的性器,因为他这样的骚弄迅速的充血挺立,随着人类急促的呼吸,轻微摇晃着磨蹭他的面颊。

那紧绷的身体已经因为隐忍泛起一层细密的汗珠,起起伏伏的腹部肌肉而隆起的胸膛在灯光下,如同洒上了一层晶亮的粉尘那样迷人。

“恐怕这就是绝景吧。”“……什么?”“没什么。”奥尔什方嘀咕,抬起身子让自己能够更好的欣赏眼前的景色,在这里,每一道疤痕,都成了点缀,令人欲火膨胀。

他可以感到精灵兴奋的阴茎,贴在他的腿上那滚烫的温度让他的身体变得更加燥热。奥尔什方看起来却似乎不打算继续,这个精灵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低头亲吻着他的身体,一次次的扫过那些曾经让英雄害怕在人前展示的疤痕,仿佛将它们视为战功一般迷恋着。

虽然现在光之战士也已经不在乎他人的目光,可是被这样细细品味,却还是头一次。柔软的舌苔和锋利的贝齿剐蹭着他的身体,轻微得疼痛之后便是温柔的舔舐,泛滥的唾液,发出愈发响亮的声音。

当精灵加重了口中的力道,在英雄的胸前留下深深的齿痕时,光之战士终于无法继续忍耐,一把推开对方,满脸通红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前的痕迹。

“奥尔什方?!”“不行吗?”“当然——不,不是——只是——”

“这样,就只有我一个人可以欣赏了。”“什么……”“你的身体,这个完美的身体,让我想要独占他啊。”

这个名为奥尔什方的男人的言行举止,正在以一种极为缓慢,却又无法停下的趋势,变得愈发的不可预料。耀眼的蓝色之下,黑暗的河流愈发的湍急,一点点吞噬着光芒。

就连那双蓝色的眼睛,也浮现了有别于往常的狂热,它更加的危险,更富有攻击性。

“就算你拒绝,我也不会放手的,这一次我会抓住你——我的光。”他不顾光之战士的退避,捧住了英雄的脸,低声喃喃着,也不知道他是否希望对方听到这些话。

“……抱歉……”也许是英雄表现畏惧,让精灵醒神,他沮丧得垂下脑袋,就连那双耳朵,都微微向下垂落,“我有些控制不了自己,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我想要亲吻你,想要抚摸你,独占你——我以前也从未想过,自己的心中竟然充斥着如此汹涌的欲望,丑陋的,贪婪的,愤怒的,就像是地狱中而来的另一个自己……”

那些被隐藏,被抛弃在灵魂深处的黑暗,已经不甘于保持沉默了。

“我想要拥有你,我的英雄,我的光,将你彻底的掌握在手中。”他的声音听起来低沉而沙哑,人类似乎看到,那颗被放置在桌上的水晶,又开始散发黑雾般的光芒,“即便是这样丑陋的面貌,你也愿意接受我吗?”

他的答案自然只有一个,沉默之中,精灵已经得到了回复。他看起来仿佛如释重负,将额头抵在人类的胸前,低声的轻笑起来,“那——我就不客气了。”再度抬头时,他这么说道。

-

“你看,这里已经变得这么湿润了……”“因为你……一直……”人类的呼吸因为对方手指的搅动而凌乱不堪,哪怕阴茎已经因为强烈的刺激和持续的套弄而射过一次,却还是持续兴奋着。

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手指是如何推弄肠壁,挖掘旋转着,试图让入口扩张的更大。

“用这样淫乱的表情看着我,你希望我怎么做?”精灵那张带着满满笑意的脸吐露出的却是令人羞耻的话语,“这里……这里?还是……这里呢?快点回答我,还是说,你已经厌倦了手指,希望让它亲自上阵。”

他抓住了英雄的一只手,放在自己早已开始胀痛的阴茎上,因为对方手指的触感而发出愉悦的呻吟,难耐的晃动腰肢蹭弄了几下,“毕竟我也已经快要忍不住了,想要快点插进去…… ”

他的欲望,已经在暴走的边缘,片刻都无法再停留了。抽出手指的时候,那个被堵住的入口发出了粘腻的水声,被塞入其中的润滑液,因为入口的张张合合,不断的被吐出。那些发白的液体,在床上留下了深色的痕迹。

“这里居然发出了这样淫乱的声音,它看起来也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我了……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淫荡呢,我的英雄。”

奥尔什方握着自己的性器,他看起来不再那么游刃有余,就连笑意都显得有些僵硬,只是不断的喘着粗气,轻轻的撸动自己的阴茎,抵在英雄的股间来回的磨蹭,浅浅的顶弄那个柔软的入口,“如果疼的话,就告诉我……虽然……我也不会停下。”

人类因为这句话而产生的抗议,在他进入之后,就被生生吞下肚去了。

那感觉与其说是疼痛,不如说是压迫感。比手指更为强烈,对方粗大坚硬的性器,有着令人害怕的存在感。

而那根滚烫的肉棒,一点点打开他的身体,抵达手指达不到的深度,还在不断的往体内钻去,碾压着肠道和内脏,让他喘不过气来。

“放轻松,你看……我已经全部进来了……好热啊……”“不……”他实际上只是希望对方不要动弹,可是开口的瞬间,因为呼吸的胸腔的震动,那压迫感似乎变得更为强烈。

在他抓紧对方试图适应异物的入侵时,奥尔什方不仅仅没有听从他的话,反而轻轻的抽送了数下,让英雄因为这样轻柔的碰撞就发出了幼兽般的低鸣。

“不要?”“不是……”“还是说你只是希望我暂时不要动?”听到这句话,人类眯着眼睛连连的点头,当对方缓下了继续深入的趋势,开始抚弄他的身体的时候,英雄才微微的睁开了双眼。

他的眼里泛着一层泪光,那双唇发出的声音,在精灵耳中听起来也仿佛撒娇一般,“感觉……很奇怪,你的太大了……”

“是吗?”“里面要被塞满了……好烫,好难受……”

面对人类英雄的控诉,奥尔什方沉默了片刻才重重地咽下了一口唾液,他再次轻笑起来,精灵叹了口气,摸抹了抹自己有些黏在脸上的刘海,“……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什么意思?”“你真的是在让我停下来吗?”奥尔什方再一次询问,“还是说,其实你是在让我不要犹豫,更加用力的干你呢?”他不再等待人类的回复,因为刚才的停留,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

“毕竟,你现在的样子,完全就是在勾引我啊,又大又热?填满?真是让我想不到这是你会说的。”在对方的提醒下,人类英雄原本就通红的脸仿佛要熟透了一般,可是奥尔什方却笑着开始了抽送,让自己彻底的填满对方,“这样还会难受么?”

湿软的肠道,因为他的操弄而不断的瑟缩,而这强健的身躯,也因为他而开始扭动着,“里面已经变得又湿又软……还紧紧的吸着我,真的好棒啊……”

然而人类没有回答,在他每一次插入的时候,羞耻感作祟让英雄只是发出压抑的呻吟,这让他想要撬开对方禁闭的双唇,听到更多的声音。

“就算叫出声也没事,没有人会打扰我们的。”他的劝说毫无作用,于是他只能加重了力道,试图将声音从对方体内榨出。可是充斥在耳边的,占据大脑的,却是肉体碰撞的声响,是满溢着爱液的肠道被抽插碾压时发出的淫靡的水声。

“快点……张开嘴巴……让我听你的声音……”奥尔什方再一次的催促,他抚摸人类的面庞,吮吸对方的双唇,用舌头撬开了对方紧合的牙齿,让那些断断续续的呻吟混杂着唾液的声响从对方嘴里倾泻而出。

在战场上的怒吼的战士,此刻却发出甜腻而淫荡的声音。而千锤百炼的身体,在情欲面前,也如同要融化一般的火热而柔软。

这一切,都让他更加的血脉膨胀,让他更加的,想要将对方彻底的侵犯,“抱紧我……更加用力的抱紧我……”他在英雄的耳边喃喃着,一次一次用尽全力的撞击对方的身体,“让我更多的感受你……”

被快感冲刷的陷入恍惚的人类耳中,对方低沉的嗓音就像是最致命的催情剂,仿佛连耳朵,都在被对方侵犯一般,让他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真想要把你吞下肚去 ……我的光……”当这句话的尾音,也挂骚过他的耳廓时,人类的战士圈紧了双臂,他的视线忽然之间变得一片模糊,身体持续的痉挛全身都泛起了战栗,但是他的阴茎却并没有射出精液,充血的龟头只是涌出一股又一股的爱液,湿透了他的腹部。

它比他经历过的任何一次射精都要持久,高潮仿佛无止无尽——而在这时候,奥尔什方却忽然再次抬高了他的臀部,由上而下更加激烈的撞入那个敏感的地方。

“等一下……太快了……我会……”他剩下的话,因为对方的操弄而被碾碎成了喘息和呻吟,精灵的动作,也开始变得混乱,“这都怪你……突然夹的这么紧,就连我也忍不住了……“精液就像是要溢出一般,因为持续的抽送噗噗的洒落,奥尔什方并没有再里面停留,他迅速的抽出了自己,套弄着性器将更多的精液喷洒在人类的身上。

直到瘫软在床上的英雄身体上布满了他的液体,才满足的缓下了动作,他将白浊在人类的身上涂抹着,如同欣赏着世界上最美妙的作品,“你沾满精液的样子也好棒……让我又兴奋了……”就如同他所说的,才刚刚射过的阴茎,再一次抬起头来,渴望着再次进入那个温暖的地方。

在英雄无力抵抗的时候,他翻过人类的身体,从背后进入对方。只是这一次他没有立刻插入人类的湿软的肉穴之中,而是让对方并拢的双腿夹紧了自己的性器。

“等你觉得可以了……我再进去……别让我等太久。”他模仿着性交的动作,用人类的大腿摩擦着阴茎,轻吻着英雄湿透的背脊。他甚至想要在这上面磨蹭自己,他想要侵犯对方的全身——现在还远远不够——

对方的体谅,对于人类来说反而成了一种折磨。被狠狠操弄过敏感不已的身体,因为这样的姿势这样的动作而疯狂的渴望着再一次交娈。但是对于欲望,他却又难以启齿,几次想要请求,声音都到了嘴边就散开了。

奥尔什方的阴茎,就像是在操着他的阴茎似的,互相摩擦,又如同隔靴搔痒。当他无法继续忍耐,伸手握住自己试图为自己发泄,精灵才停下来,圈住了他的手,掌控了主导权。

“明明这么想要了还是不说么,这次就饶过你吧……”奥尔什方咬着他的耳朵笑道。

恍惚间,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成了野兽,被人从身后操弄而兴奋不已。不知羞耻的还在不断的套弄自己的阴茎,越发激烈的抽送,让所有的顾虑都烟消云散了。他试图扭过身去亲吻对方,可是身体却无法维持自己的平衡,是奥尔什方拖住了他,才让他不至于因为被褥而窒息。

“我又要射了……”精灵吮吸着他的嘴唇,断断续续的说着,“哈……全部……都射在里面怎么样……明明一开始打算射在你身上,看你沾满精液的样子……但是……内射的感觉……也好棒……就像是吸着我一样……”

对方的话,让英雄想要捂住耳朵,可是身体却诚实的因此而兴奋无比,拥紧了对方的身体,享受着被注入精液的快感。

“就这样……紧紧抱着我,让我继续感受你……我的英雄,你的身体,你的温度,你的全部……在这个触犯禁忌的梦醒来之前,让我独占你吧……”

-

光之战士是从睡梦中惊醒的,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人而已。

哪怕身体沉重不堪的身体依旧渴望着休息,但是意识隐隐约约之间却在畏惧着什么。

他的心脏以不正常的速度剧烈跳动着,昨日发生的一切,美妙的如同一场梦——

奥尔什方的话,每一个字,都刻在他的脑海里,让他愈发的感到不安。直到他的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桌台。

那颗的水晶如同一颗漆黑的石头那样静静的躺在那里,让人无法分辨它是否还存在力量。

“……奥尔什方……”当他从干涩的口中,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房门被忽然打开了,那个精灵用手肘推开房门,见到他的时候,露出了笑容,“你醒了?”

在人类发愣的时候,精灵已经来到他身边,将手中盛着热饮的杯子放在了矮柜上,“不说话是因为发不出声音吗?毕竟昨天做了那么久……喉咙疼?”

“不,不是——”“是吗,你还这么有精神就好,这样的话,下次……”

“下次?”“当然,在我消失之前。”他说着曲膝半跪下来,亲吻着人类的手背,抬头看着对方,“我是绝对不会放开你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