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胡霍衍生】十年一夜

Work Text:

十年一夜

明台一个月前就给刘安顺写过信,让他空出时间,这一天务必要在上海。等到日子临近,刘安顺还提前回来了,却偏偏下起了大雨。眼见精心准备了许久的行程就这么泡了汤,明台却无能为力。
明镜猜出明台肯定在闹脾气,就拿出明台最爱吃的点心,让刘安顺一起拿上楼去。果不其然,刘安顺推开房门时,小少爷就坐在面朝窗户的沙发上一动不动,窗外正雷雨交加,玻璃都被大风吹得吱呀作响。
“刚才怎么不下去吃饭?”刘安顺把盒子放在圆几上,“大姐让我给你带了点心上来。”
明台看了一眼点心,又看了一眼刘安顺,才说道:“我不开心。”
“只是下个雨而已。”
“可偏偏为什么要在今天下!?”
小少爷生起气来果然无人能及,于是刘安顺又问:“你安排了不用出门也能做的事吗?”
这时明台却开始顾左右而言他了,他伸手去解盒子上的丝带,低着头说:“有……但是我怕你不同意。”
“说出来听听。”刘安顺笑了笑。明台停下拆包装的动作,端端正正地看着刘安顺,却并不回答。
目光碰上的那一刻,刘安顺突然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他立刻移开了视线,掩着嘴巴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他的余光瞥见明台又底下头去解那个丝带,只留给他一个发顶。
刘安顺没办法,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好了好了,今天就随你开心吧。”
“真的?”明台站起身,眼睛都亮了起来。刘安顺才点点头,就被明台牵起手在手背上吻了一下。

大雨依旧不肯停歇,亲吻的细碎声响混杂在雨声里。刘安顺完全陷进被子里,柔软的触感反而让他觉得僵硬,明台抚摸恋人紧绷的腿根,轻声劝导他再分开一点。于是刘安顺动了动喉结,尽力让自己放松下来。
用来润滑的香膏随着手指的进出在后穴化开,渐渐响起的水声让刘安顺更加紧张,这时明台的手指突然碰到了体内的某处,刘安顺发出难以抑制的喘息,而明台又按上了那里。
“明台——!”刘安顺的声音都变了调,他弓起腰缓解刺激,明台再次吻了上来。

刘安顺到底是个习武之人,还是难以顺从,明台就耐心地等他适应。
“那我要进去了。”明台将刘安顺腰身抬起,看到身下人默不作声地点头,才缓缓挺进去。
“唔——”即使已经尽力放松了,后穴还是因为异物的刺激而绞紧,但没有起到抗拒的作用,反而更加契合灼热的欲望。
明台开始只做浅浅的磨蹭,等刘安顺呼吸平复之后才抽插,循序渐进地开拓更深的地方。刘安顺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所有的感官都被调动,体会这一夜难得的快感。

明台的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抱着刘安顺,趴在那人的肩头印下齿痕,又贴着耳边说情话:“我爱你呀。”刘安顺也抬起手臂,拥抱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