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身為健康的青年精力旺盛也是理所當然吧。
尤其在完成任務後的難得休假,他只想和女友親熱,一、整、天。
完成了報告,應付過其他雜事,確認井野的工作安排。
他在放假的第二天下午,終於無憂地到山中花店去接井野,準備享受和女友的甜蜜時光。

很不幸,幾隻蒼蠅打壞了他的興致。
買花的人形形色色,包括藉機和美女店員聊天的男性們。
雖然對人情世故還是一知半解,但祭知道以他和井野的相處,能看出井野現在不過是對客人的招呼。
井野正挑著花準備包裝,那些男人的目光是把井野的背影盡收眼底的覬覦。
祭感到肚裡有把無名火在燒。
鳴人和小櫻對他說過這叫嫉妒。
不想要和他人分享屬於自己事物的情感。
一開始祭不懂。
井野本來就不是屬於他的,井野有大把自己選擇的自由,沒有人可以束縛她。
但隨著時間演進,他開始不喜歡井野對著外人說話,用開朗的面容對待他人,還有讓人一覽無遺的美好身材。
所以這就是嫉妒。
儘管明白了意義,祭還是不喜歡這種彷彿被人悶聲一拳擊中腹部的感覺。
是說只有沒卵蛋的男人才會從旁推敲,認真的好男人會大聲說出自己的心意,像鳴人一樣。
雖然自己沒有機會像有種的鳴人一樣告白,但他已經決定要好好對待井野。
他不會讓其他男人有可趁之機。

這次祭確定自己能擺出最燦爛的笑容,接著出聲向井野打招呼。
「井野!」
聲音要優雅溫和,還有絲寵膩。
井野放下手邊的花,高興地對他招手。
「等我一下,把這做完我們就可以走了。」
祭能感覺旁邊的男人們目光不斷游移,在他和井野之間。
他對那些人笑笑,帶著些許惡意和殺氣。
最後祭看那些男人拿著花悻悻然逃離花店,心底揚起了一股優越感。

井野親了親祭的脖頸,笑得花枝招展。
祭的手沒閒著,一隻手撐著身體好俯視身下的女人,一隻手撫過金豔的長髮,任髮絲在指間流瀉。
親吻過唇、下顎、喉頭、鎖骨、胸部,接著祭在井野平坦的小腹上又親了幾口,然後張嘴咬下。
「啊痛!祭,你做什麼?」
牙齒陷入皮膚的觸感殘留,方才的情慾氣氛一下消散。
井野一把推開祭,低頭看著小腹上祭留下的痕跡。
不只是牙印,還有明顯的吻痕。
「祭!」
漲紅張臉,井野怒視身前笑得燦爛的男友。
「你這樣我怎麼出去見人啊!」
「反正出去見人本來就不用露肚子嘛,美女。」
望著自家女友糾緊眉頭生氣的表情,祭在心中暗自覺得只有可愛可以形容。
「你有什麼資格說我,暴露狂!」
雖然沒有凹凸明顯的腹肌,但長久經過鍛鍊的身材還是能吸引許多人的目光,尤其是那半短不長外套下的結實側腰,沒有過路女性不多看幾眼的。
「很巧,我剛收到新設計的任務服,已經依照我的要求改成長版了。」
言下之意就是沒得商量。
「不可以對外人露出你的好身材喔,我會嫉妒的。」
雖然這次沒吃到美女多少豆腐,但他還是飽了。

之後一連幾天,井野只有穿著制式的黑長袖上衣和背心。
祭挺滿意自己任性妄為的結果。
連帶井野都不太想理他,祭倒是沒有丁點反省的意思。
「所以,祭還真有想不到的佔有慾呢。」
小櫻用手肘頂過祭,一臉賊笑。
看自己的好友對突然不同的打扮支吾個半天也找不到好理由,想必和她的面癱男友有關係。
「當然,美女可是我的呢。」
祭微笑,語氣裡的醋味濃得可以。
「關於這點,小櫻倒是不用擔心呢,因為你沒身材又沒人陪……」
下一秒祭就感到他的左臉完全扭曲。

「你這個笨蛋真是活該被打!」
說歸說,井野仍正忙著治療他腫脹的臉頰。
「還是井野最好了。」
就算生氣,井野依然很疼他。
「……少囉唆,要是連帥臉都沒了你還有什麼。」
一句話刻薄地刺進他的心裡,很痛。
不過也是他自找的,怨不得人。
而且再怎麼痛也沒有被小櫻的怪力拳頭打痛。
「果然……就算被打被罵,我還是不想讓井野被人看見好身材。」
經過一連串的打罵鬧劇,祭得到這個結論。
確認傷口已經復原,井野結束治療,一頭栽進祭的懷裡。
「笨蛋。」
祭拍拍井野的背,聞聞井野柔順頭髮的香氣。
是說,結果好就好了嘛。
祭滿足地笑了笑。

「話說回來,井野,你用醫療忍術治療下痕跡不就沒有了嗎?」
「喔……欸?……啊啊啊!」
聽完小櫻一番話後倏地驚覺的井野,仰天長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