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日豹联文组】论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pwp)·三

Work Text:

相较于上一次的拍摄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多月的时候,艾瑞克给特查拉邮寄了一份剧本。是
的,剧本,虽然只有那么几张纸,也确实是一份剧本。特查拉虽然知道这一天迟早都要来的,
但是在他看到剧情的时候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恐惧——对于之后的拍摄以及自己仿佛还有
着些许感觉的后穴。
虽然已经被艾瑞克开发过了身体,不过年轻的身体的恢复能力还是很强的且还带有一定的记
忆性。
特查拉捏着剧本的一角有些不知所措的坐在公寓的地上,却还是乖乖的把剧本看完了,然后
本着演员的自我修养还将自己演的角色揣摩的一遍,随后有些难堪的将剧本扔到一边,双手
捂住脸颊不由自主的发出些许呜咽。
拍摄的那一天终究还是到了,特查拉穿着剧组的戏服——一套黑色的警服。警服完美的把特
查拉的身材凸现了出来,前凸后翘的模样并不比当红的女模特差,甚至还因为衣服而多出了
一种禁欲感,与角色完美的融合了起来。导演显然对特查拉的模样很满意,当即便宣布开拍。
特查拉走在并不明亮宽敞的监狱走廊上,手里拿着探监家属送来的甜甜圈,皮鞋踩在地上的
哒哒声在没有什么人的走廊上回响着。囚犯们在特查拉走过的时候吹了几声口哨,在有着玻
璃的门后面盯着狱警看,特查拉皱着眉,举起警棍在栏杆上用力敲打了几下,囚犯们便安静
了却还是盯着狱警看。特查拉对这些视线见怪不怪,接着往里走,那里是一群囚犯被关押的
地方。
手上提着的甜甜圈便是他们中的一个人的亲属送过来的,并恳求着他送过去,虽说狱警不可
以徇私,不过特查拉的那么一点同情心被那位声泪俱下的亲属给引了出来。
不过若是他提前知道会变成这样的话,他一定要回去打死那个同情心泛滥的自己。
偏远的监狱并没有什么人,不如说是除了这一个监狱房间里以外的几十米内都没有什么人,
就连监控也只是装在外面,而当狱警被囚犯们拖进去的时候,监控室的人正好看向了别的监
控。特查拉试图动一动被囚犯捏的生疼的手臂,但换来的却是一个巴掌以及更加粗暴的对待。
他闷哼了一声,瞪着眼前的囚犯们,殊不知他那双漂亮的眼睛却是令囚犯们起了别样的心思。
“本来打算打你一顿就了事的,不过我这才发现——”一个囚犯挑起了特查拉的下巴,大拇指
抚摸着狱警带着胡须却异常光滑的脸颊,“狱警先生长的可真是对我们的胃口。”
特查拉听到这话,眼中浮现出了些许的恐惧,挣扎的更加厉害了,然而并没有什么效果。
警服被一个囚犯从上拉了一个开口,露出了特查拉饱满的胸肌,不知道哪里伸出来的手揉捏
着胸肉,同时还有人蹂躏着那两颗小小的肉粒。特查拉从来都不知道男人的胸部还可以感受
到这样奇妙的感觉,这使他忍不住轻哼出声,囚犯们看到他这样的反应纷纷讥笑着,这使得
特查拉清醒了过来,更加用力的挣扎着。然后在一个囚犯隔着裤子揉着他的性器的时候戛然
而止。身上最敏感的部位掌握在他人手中的恐惧感与莫名的兴奋感冲击着特查拉的大脑,促
使他低低的呻吟了一声。
他的大脑开始混沌了起来,身体也开始慢慢燥热,漂亮的眼睛微眯着看着身前的囚犯们,下
意识的舔了舔嘴唇。“恩?甜甜圈?”终于有个人注意到了掉落在地上的盒子,他拿着盒子,
忽然笑了,“小狱警,这是给谁的啊。”
问话的同时又有一双手伸了过来,将特查拉的皮带解开,唰的一下把他的裤子拉到了膝盖处。
想要回答的特查拉忽然感觉到下体一凉,顿时忘记了要回答的问题,下意识看向下身,一只
手握住了他微微挺立起来的性器,这样的视觉冲击诚实的反映到了下半身。
握着他性器的手的主人哼笑着撸动,来自他人给予的快感比自己做得到的要更多,这使得特
查拉控制不住自己般的扭动着精瘦的腰肢。
身后的人一手抓着特查拉的两个手腕,一手拍上了那个扭动着的滚圆的屁股。这让特查拉的
动作一僵,快被快感蒙蔽的大脑多了些许清明,想出口说些什么却一开口吐出的只有喘息,
不知道什么时候胸部上已经停下来的手又开始揉捏着已经发红的乳粒。身后的那只手开始揉
弄着特查拉的臀肉,使得隐藏在中间的肉洞一张一合的。
带着茧子的手掌包裹着特查拉的性器,让他感觉爽利的同时又带着些许的疼痛感,让他忍不
住的向上顶着胯部,直到他释放出来以后那只手才松了开了,伸向了特查拉的身后,热潮渐
渐吞噬着他,对于囚犯们对自己的侵犯已经没有了多余的挣扎。因为刚刚释放所以对于深入
后穴的手指带来的异物感也只是闷哼了一声,特查拉低垂着头,小声的喘息着,对于囚犯们
的嘲笑充耳不闻。但是特查拉清晰的感觉到了后穴里面那根沾着液体的手指在活动着,就算
不用想就可以知道那个混蛋用着特查拉的精液在给他开拓着,不过特查拉却是已经软倒了身
体,也不在意这些了。身后囚犯倒是体贴的做了他的肉垫,跟他一起坐到了地上。因为到了
地上,后穴里的手指被迫抽出了,手指的主人发出了嘿的一声的遗憾的声音,他也蹲下来给
特查拉扩张了,毕竟不好好做的话等下难受的可不仅仅特查拉一个人。
原本揉捏着乳粒的手也离开了,由原本禁锢着特查拉的人接管了,他不再去欺负已经红肿的
肉粒,转而揉捏着他丰满的胸肉。虽然不像之前那样直接的刺激所带来的快感强烈但是却让
人心痒难耐,尤其是对于特查拉这种胸部敏感的人来说。
之前拿着甜甜圈盒子的人抬起了特查拉的头并且给了他一个充满着巧克力甜味的吻。那是他
带来的甜甜圈,特查拉混沌的脑子还记得这件事,不过很快他就记不得了,在后穴里的那根
手指已经进入到了根部,温暖的肠道因为手指触碰到了内里敏感的腺体蠕动着。狱警显然对
于这种快感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原本因为异物进入而有些僵硬的身体彻底瘫软了下来,特
查拉将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了身后囚犯的身上。用手指侵犯着他的囚犯明显是知道自己已经
找到了那个能让狱警先生爽上天的地方,于是又伸进去了一根手指,两指并用的用力揉弄着
那块小小的凸起。
这个行为让特查拉感觉到肠道的饱胀感以及腺体传上来的快感,快感的直接反应就是性器的
挺立以及特查拉控制不住的带着甜腻感的呻吟声。这些声音让囚犯们更加兴奋了起来,最直
观的表现就是他们那饱胀的裆部,一个囚犯直接将自己挺立起来的阴茎放进了特查拉的手中
迫使他为自己手淫,并且发出了舒爽的声音。
特查拉因为全身的敏感点被刺激而不住的轻颤着,他从来没有被这样的快感席卷全身过,过
度的感觉使他产生了也许会坏掉这样的感觉,漂亮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光,这让他看起来
十分可怜,硬是让囚犯们感觉他充满了被凌虐感。
身体里的手指已经增加到了四根,每一次的进出都带着些许的白色粘液,快感充斥着狱警的
大脑,迫使着他逐渐成为欲望的奴隶。
囚犯拔出了手指,特查拉还没有好好体会到来自后穴的空虚感便被一种撕裂感与胀痛感冲击
了,随之而来的是腺体被狠狠擦过的快感,疼痛与快感相交织充斥着他的脑神经,身后那个
进入了他的囚犯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被穴肉挤压着的阴茎因为里面的湿润紧致而变得更加
粗大。迷迷糊糊的狱警睁开了那双布满了泪水的眼睛,剩下的一只手胡乱的摆动着仿佛想要
抓住什么东西的模样,依旧是那个带着巧克力味的吻,特查拉把手环在他的脖子上,生涩的
回应着这个甜腻的吻。特查拉这样的举动使别的囚犯们仿佛是吃了醋一样的狠狠的操弄了起
来,呻吟声被淹没在这个甜腻的吻里面。
其他人也抬起了特查拉的两条长腿并将它们对折,把性器放进了膝窝处,也抽动了起来,这
让特查拉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所有的洞都被操弄着,他整个人仿佛就是为了做爱而生一样。冲
击的速度越来越快,穴口因为快速的抽插而带出了许多白色的泡沫,无边无际的快感最终找
上了他,强烈的感觉迫使特查拉昂起头急速的呼吸了起来,因接吻被打断而出现的涎水滴落
在特查拉的唇角,为他添了几分痴态。后穴里的性器仿佛知道特查拉已经承受不住一样的同
他一起射了出来,微凉的液体被射进了深处。特查拉混沌的大脑在高潮后的两分钟才缓慢的
认知到自己被操射了,忽然的羞耻席卷了全身,已经流满了泪水的脸似乎更加湿润了。抓着
特查拉腰部的人感觉到了他的颤抖,似乎是安抚的揉捏了几下被汗水浸湿的更加滑腻的皮肤。
此时的特查拉几乎是哪里都有着精液的痕迹,就好像是一块被奶油不均匀涂抹的高级巧克力
一样。后穴里已经软下去的性器被拔了出来,性器摩擦过敏感的肠肉又是一阵抽搐。精神还
在恍惚中的特查拉被囚犯们换了一个四肢着地的姿势,一个不知道哪里找来的皮革项圈被圈
在了他的脖子上,如同一个性奴一样。
几分钟的时间足够他们度过不应期了,重新精神了的不同了的性器进入了特查拉还没有闭上
的后穴,还没来得及恢复紧致的肠道再一次被狠狠地操开,特查拉仿佛是喊哑了一样的只能
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一股子巧克力的味道冲上了特查拉的鼻头。他抬头看向那个拿着甜甜
圈的男人,这个囚犯转着甜甜圈问他要不要吃,被折腾了许久的身体确实感受到了饥饿感,
不过就算是已经混沌了的大脑也能想得到囚犯肯定没有那么好心,囚犯露出一个恶意的笑容
让他咬大甜甜圈的内部那个洞,如果做不到就等着被操死吧。大脑好不容易消化了这些话,
便被身后顶弄的失了神,囚犯拍了拍狱警湿润的脸颊,狱警睁着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盯着囚
犯看,仿佛在控诉着囚犯们的恶行。着实看的人性起。
“我觉得您可不能算是狱警,应该是个婊子才对。”男人直接把之前自己的提议抛弃了,他把
甜甜圈按在特查拉的嘴上,并把硬得一塌糊涂的性器透过甜甜圈的那个洞触碰到那张丰厚湿
润的嘴唇上,恶狠狠地对特查拉说:“舔!”
特查拉乖巧的如他所说的那样伸出舌尖小心翼翼的舔了舔那个龟头,微咸腥的液体配合着周
围浓郁的巧克力的味道十分奇怪。特查拉因为身后的撞击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倾,这一行为
使他含进去了龟头的部分,他只能像是在舔棒棒糖那样为男人口交,生涩的甚至不知道应该
收一收牙齿的技术让囚犯不仅感觉到了微微的疼痛还有来自生理与心理上的快感。男人调笑
他的嘴很会吸,身后操弄着特查拉的男人也附和着。
在一旁看着的囚犯们终于是忍不住也加入了这场奸淫,他们使用着特查拉的双手还有腋下,
甚至还有人蹂躏着被遗忘已久却依旧挺立着的两颗肉粒。不算封闭的室内充满着肉体相撞击
的声音与令人遐想的水声,更不用说那些喘息的声音,这些都表明着性事的激烈。
特查拉并不记得自己到底被内射了多少次,至少在这场及其漫长的性事中他的肠道是满的,
口腔内全是苦涩的液体。
最后的镜头里只有特查拉一个人躺在地上,他被从上到下的特写照了一遍。漂亮的眼睛失去
了神采,脸上满是未干泪痕与精液,红肿湿润的嘴唇微微张开喘息着,内里甚至还有许多的
精液。肿胀的乳粒与被内射到微微鼓起的腹肌上被涂满了精液,不知道是囚犯们的还是他自
己的。软下去的性器下面因为使用过度而红肿且有些合不上往外缓缓流着精液的肉洞与被掐
了许多印子的大腿根部。身体甚至还下意识的轻颤着仿佛还没有从之前的灭顶的快感中回过
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