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丞坤/宜麟】情潮

Work Text:

蔡徐坤和叶麟是双胞胎,两人虽不同姓,但确确实实是一对兄弟,二人容貌声音几乎不差分毫但性格气质却是大不相同。
哥哥蔡徐坤,打小就是个孩子王,长大了更是众人仰望的角色,长相精致得像个洋娃娃,但任谁都不会认为他是个花瓶,否则你的下场绝对比你想象的还要惨。金棕色的头发全部梳了上去,露出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框眼镜,细长的手指轻扶着镜框往上推,嘴边含着一抹傲气锋利的笑意,像是一朵盛放的带刺的玫瑰,艳丽而危险,微微挑眉间,眉目间中锋芒必现,眼神似寒冰又似尖刀,一颦一笑,却不知勾走了多少人的心。
弟弟叶麟和哥哥虽然容貌一致,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一头黑棕色的小卷毛,柔软的额发衬着一双清亮的眼睛,笑起来就像是一块奶糖融化在口中一般柔软而甜蜜。叶麟的性格天真而烂漫,小的时候常常跟在哥哥后面,像个小跟屁虫,长大了还是一样的依赖,纵使二人仅仅只相差了几分钟来到这个世上,但人们还是能轻易地分辨出二者的不同。
认识两兄弟的人都知道,弟弟黏哥哥,这哥哥也是个弟控,谁要是敢动叶麟半根汗毛,绝对会被蔡徐坤整到哭都哭不出来。二人感情很好,从出生同床而眠,到如今各自长大成人也依旧是住在一起的。

叶麟刚推开房门就听见他哥哥的声音,不同于平时的清冷,沙哑而淫媚的叫声一声比一声高亢,听得叶麟是脸红心跳的,刚想退出去,便被男友沈少宜给拦住了。
沈少宜搂着叶麟的腰,附到他耳边说:“宝贝,你想去哪?”温热的气息打在耳后,屋内的淫叫声传入耳内,叶麟只觉腿有些软,脸颊发烫。他扭头试图和男友撒娇,想要逃过今天这羞耻而淫荡的约定。可沈少宜哪里会放过他,他俩从高中开始谈恋爱,叶麟心性单纯,弟控蔡徐坤又一直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生怕他占了他弟的便宜,能看不能吃,憋了这么多年,沈少宜要是让到嘴边的肉跑了,那估计是脑子坏了。
叶麟被沈少宜半推半就地拉进房间里,淫糜的场景在叶麟眼前毫无保留地展现开来。房中的两人压根就没注意来人,还是蔡徐坤在迷蒙间瞥见了弟弟的身影,哑着嗓子喊了一声麟麟,然后很快又被卷入了情事的欲望之中。
叶麟进来就看见自家哥哥被范丞丞压在床上,勾着蔡徐坤纤细的腰肢,下身性器一下比一下狠地顶弄着,白嫩的屁股被撞得发红,身体碰撞发出啪啪啪的响声,蔡徐坤四肢都缠在范丞丞身上,两条细白的长腿紧紧地勾着范丞丞的腰,胳膊搂着范丞丞的脖颈,平日里被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此时也有些散乱,鬓角的碎发被汗水打湿,黏在额头上,眼镜挂在鼻尖,眼镜后面那双眼早已失了往日的锋芒,蒙上了一层水汽,满脸情欲沾染的绯红,红润的唇开合着,随着范丞丞的动作发出一声又一声淫媚的呻吟。蔡徐坤抱着范丞丞,眼尾的余光扫到了一旁刚进入的叶麟和沈少宜,他喊了弟弟一声,范丞丞似是不满他的分心,突然加快了顶弄的速度,瞬间蔡徐坤脑中一片空白,快感变成了唯一感知的东西,然后在范丞丞怀里尖叫着达到了高潮。
高潮过后,蔡徐坤瘫软在床上,他微微缓了缓,范丞丞拿过床头的水,渡了他一口,两人唇舌纠缠着,发出滋滋的水声。摄取了点水分,蔡徐坤稍稍提起劲来了,他推开范丞丞翻了个身趴在床边,性器从后穴滑出,发出“啵”的一声,白浊的液体从穴口溢出,透着淫糜的味道。
蔡徐坤懒洋洋地冲着叶麟招了招手,叶麟目睹了刚刚那场活春宫,向来高高在上满脸傲气的哥哥露出淫荡又柔软的模样,心下又是紧张又是好奇,还隐隐有一丝期待。
那种事情真的那么舒服么?
慢吞吞地挪过去,沈少宜跟在他身后。
刚靠近床边便被蔡徐坤拽着滚到了床上。蔡徐坤轻轻撩开弟弟地额发,一个柔软的吻落在叶麟的额头上,蔡徐坤的脸上还带着未褪去的红,说话微微喘着气。
“我们麟麟长大了呢。”蔡徐坤又亲亲叶麟脸上那颗泪痣,那颗痣他也有一颗一样的,叶麟地使他看着纯情而惹人怜爱,蔡徐坤的则为他锋利的面容平添了几抹妖冶,“哥哥最爱麟麟了。”
说着蔡徐坤的吻向下,他褪下叶麟的衣物,轻轻咬住叶麟小巧的喉结,叶麟像是被扼住了要害的小动物,喉间溢出微弱的呻吟。蔡徐坤笑了笑,然后含住了叶麟粉嫩的乳头吮吸着,不时用牙齿啃咬着,陌生的感觉刺激着大脑,叶麟不由自主得挺起胸口。初次接触情事的叶麟很快就起了反应,性器完全勃起,滴滴答答地吐着腺液。性器被蔡徐坤握在手里缓缓撸动着,不时用指尖剐蹭着敏感的尖端,激起叶麟一声声软媚的叫声。
蔡徐坤松开叶麟的乳头,他喘了口气,抓住叶麟的手,将叶麟的手放到自己身上,他说道:“麟麟,摸摸哥哥吧。”
叶麟听话地伸出手在蔡徐坤身上摸索着,他不懂什么技巧,只会生涩的模仿着蔡徐坤的动作。熟悉性爱的身体在生涩的抚弄下泛起了情欲的红,而抚摸自己的正是自己的双胞胎弟弟,仿若乱伦的禁忌使快感加倍。
蔡徐坤并没有在叶麟的胸口停留很久,他低下头含住了叶麟勃起的性器的顶端,他用舌头在顶端一刮,叶麟浑身抖了抖,突如其来的强烈的快感让他双腿发软。
蔡徐坤抬起头眯起眼睛冲叶麟笑了笑,色气地舔了舔唇。
“麟麟的味道呢~”
叶麟本就因为快感而泛红的脸变得越发通红,他抬起手羞耻地挡住脸,“哥哥,啊恩~不要说那么害羞的话!”
蔡徐坤将叶麟的性器含入口中,用舌头缠绕着柱身舔弄着,温暖紧致的喉道收缩着,刺激着性器的顶端,快感促使叶麟不自觉地摆动腰部,在蔡徐坤口中抽送着。不一会叶麟就高潮了,来不及抽出的性器,将精液射在了蔡徐坤嘴里,还有一部分,随着抽出的动作落在了脸上,和眼镜上,配上蔡徐坤那雾蒙蒙的眼神,有说不出的诱惑淫糜。
叶麟有些慌张地想要去帮蔡徐坤擦掉脸上的精液,却被人勾住了腰,回头一看是沈少宜。
沈少宜满脸压抑的神色,显然他已经忍了许久,眼睛里满是对叶麟的渴求,浓重的欲望和爱。
“宝贝,到我了哦~”
叶麟看着沈少宜的眼睛,那双眼里满满地都是他的身影,他突然搂住沈少宜的脖子就吻了上去。
沈少宜很快便反客为主,勾着叶麟的舌头,将他吻了个七荤八素,干燥的手心此时布满了细密的汗,混杂着色情的气息,在叶麟身上摩挲着。
这厢,看着弟弟被另外的男人抱在怀里肆意撩拨,蔡徐坤翻了个白眼,一条手臂横过,将他揽入怀中,范丞丞附在他耳边说道:“坤坤,你说你最爱他,那我呢~”声音中带着不满和醋意,还夹着一丝委屈。蔡徐坤一听就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反手勾住范丞丞的脖子,拉近他的头,在他唇上亲了一口,习惯性地捏了捏他的后颈说道:“麟麟是我弟弟,你是我的爱人,我弟弟就是你弟弟,怎么弟弟的醋你也吃?小醋精。”
“我不管,我生气了,你要补偿我,你对叶麟就那么温柔,你都没有这么对过我!”
嘴上还撒着娇,身下粗大的性器已经抵在了湿软的穴口慢慢磨蹭着。
蔡徐坤扭扭屁股,腰下一沉将范丞丞的性器吞了进去,后穴讨好地收缩着,滑腻的穴肉包裹着性器慢慢地蠕动着,像是一张张小嘴在嘬一般,爽得范丞丞闷哼一声,蔡徐坤勾着范丞丞的脖子,扭动着腰肢,吞吐着范丞丞的性器,蔡徐坤舔舔范丞丞脖子上的那两颗精巧的小痣,咬了咬他的喉结,满意地听见范丞丞“嘶”抽了一口气,在范丞丞嘴上啄了一下,一边呻吟,一边软着腔调撒娇:“丞丞~不要生气嘛~乖啦,嗯啊,哥哥爱你!”
范丞丞本就没有生蔡徐坤的气,不过是口头说说罢了,但就是想看蔡徐坤主动又淫荡的模样,故意不理会他。
相处了这么久,范丞丞那点小心思哪里瞒得过蔡徐坤,蔡徐坤再接再厉,叫得一声比一声媚,攀着范丞丞的肩膀喘着气说道:“丞丞,我,我没力气了,你动一动嘛~用力肏我,呜呜,弄坏了也没有关系,拜托了,丞丞~”
范丞丞一听哪还忍得住,一手勾着蔡徐坤的腰,一手拉开蔡徐坤的腿架在肩上,将蔡徐坤彻底打开,然后发了狠地往上顶,蔡徐坤被顶得尖叫出声。
这边范丞丞和蔡徐坤干了个爽,那边叶麟和沈少宜就没那么顺利了。
沈少宜细细地亲吻着叶麟,在他身上肆意亲吻着,他慢慢地吻遍了叶麟全身,叶麟感觉自己就像是一条鱼,被猫用舌头舔了半天,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猫缺还是没有下口。
沈少宜的手指慢慢靠近叶麟的后穴,初次承欢的后穴,还没有学会获得快感后穴干燥得很,手指沾了些腺液,慢慢刺入,干涩的甬道拼命收缩着,想要将外来物挤出去,不适中带着疼痛促使叶麟有些难受得哼哼出声,嘴里小声念叨着“少宜,慢点,我疼。”
沈少宜满脸是汗,他怕弄伤了叶麟,手指艰难地在后穴中小幅度地抽送着,一边亲吻着叶麟轻声安慰着他。沈少宜小心翼翼地开拓着叶麟的后穴,知道穴肉开始慢慢变得柔软,一收一缩,像是一张小嘴在吸吮着他的手指,沈少宜喉结滚了滚,下身涨得发疼,但是他必须忍住,仅一根手指肯定是不够的,贸然提枪上阵,叶麟绝对会受伤的。他等叶麟的后穴逐渐适应了,他才又添了一根手指。
等叶麟的后穴能适应三根手指后,沈少宜才觉得差不多了。他将手指抽出,,后穴猛地空虚,叶麟有些难耐的扭了扭腰,穴口收缩着,似乎在渴求着什么。
沈少宜换上早已勃起的性器抵住穴口,慢慢挤了进去。即便是已经开拓过了,但那毕竟不是用来承欢的位置,初次接纳性器的入侵还是勉强了些,对于紧窄的小穴,沈少宜的性器还是比三根手指粗上一些,刚进了个头部便卡住了,叶麟疼得直掉泪,哭着喊着叫沈少宜出去,沈少宜不敢动,只能抱着叶麟温柔地安抚着。
蔡徐坤听到叶麟的哭声,知道叶麟打小就怕疼,他拽了拽范丞丞的手臂示意他让他过去,范丞丞闷着头肏弄着,不愿理会蔡徐坤的要求,蔡徐坤抱着范丞丞在他身上磨蹭着撒娇,范丞丞抬眼看了看他,才不情不愿地托着他靠近叶麟他们。
叶麟疼得眼泪直往下掉,泪眼朦胧间看见蔡徐坤靠近他,蔡徐坤伸手擦去他的泪,轻声安慰他:“麟麟乖,你放松,让那个混蛋进去,以后就不疼了。”
“少宜不是混蛋,呜呜呜嗝。”叶麟哭得打嗝,还不忘帮沈少宜辩解,只可惜在弟控眼里,任何靠近他家弟弟的人都是不怀好意的混蛋,尤其是这个趁他那段时间出国交流趁虚而入的大猪蹄子沈少宜。
但嘴上还是要顺着弟弟的话,“好好好,他不是混蛋,那麟麟你放松,一会就不疼了。”
蔡徐坤俯下身含住叶麟的乳头,逗弄着红嫩的乳尖,伸手握住叶麟的性器缓缓撸动着。
不满蔡徐坤忽视他,只看着叶麟,范丞丞猛地顶了一下蔡徐坤的敏感点,蔡徐坤张开嘴,喘了一声。范丞丞拍拍蔡徐坤白软的臀肉,说道:“坤坤,你可不能有了叶麟就忽视我了。”说罢,越发狠地顶弄起来,蔡徐坤被他肏得浑身发软,爽得脚趾都蜷缩起来了,抑制不住的淫叫从红唇中溢出,还要顾及着初次怕疼的弟弟,他努力支起上身亲吻着弟弟,握着叶麟性器的手还不忘活动,刺激着叶麟的感官。
快感逐渐压过了疼痛,叶麟逐渐忽略了身后的疼痛,沈少宜慢慢进入他,直至后穴将整根吞下,被填满的感觉除了后穴打开的胀痛,还有一种奇异的满足感。沈少宜在后穴中停了一会开始缓缓抽动,最后开始大开大合地在叶麟后穴中抽送。
压抑了好几年的欲望在此刻爆发,蔡徐坤早就被范丞丞那个醋王抱走顶在墙上干了,沈少宜将叶麟压在床上,让他呈跪趴式,握着叶麟柔韧的腰肢,顶弄着,叶麟被强烈的快感冲昏了头,满脸潮红,只能张开嘴发出一声声愉悦而急促的呻吟。
小处男叶麟不一会便泄了出来,已经射过两次的他整个人瘫软在床上,被沈少宜抱起来接着肏弄。
叶麟高中时期开始学习舞狮,还和沈少宜一起办了舞狮社,常年练习各种基本功,柔韧性自然是不差。
此时他被沈少宜拉开两条腿,挂在沈少宜手臂上,整个下体暴露出来,沈少宜将他向上托起,下沉的瞬间向上狠狠一顶,顶得叶麟叫都叫不出,只能张大嘴喘着气。沈少宜越发快速而大力地顶弄着,叶麟窝在他怀里嗓子已经哑掉了,脸上挂着泪珠,小小地抽泣着。
再次达到高潮时,不仅前端的性器射出了一股白浊的液体,后穴猛地收缩,从深处涌出一股热而黏腻的液体,大腿根抽搐着颤抖着,表情都有些恍惚了,沈少宜知道叶麟已经到极限了,第一次还是不能做太狠,在后穴中又抽插了十来下,抵着深处射了出来,滚烫的精液烫得叶麟打了个哆嗦,喉咙里挤出一丝尖叫,两眼有些翻白,不一会整个人便瘫软在沈少宜怀里,昏昏沉沉地失去了意识。
沈少宜将性器抽出,没有阻拦,精液从后穴中溢了出来,那边丞坤二人还在继续,没空理他俩,他抱起叶麟出了房门,去隔壁的房间做了个简单的清理,将叶麟放在床上,抱着他沉沉睡去。
这边范丞丞和蔡徐坤,两人不是第一次做爱了,也没啥估计,被范丞丞抱走顶在墙上,蔡徐坤整个人像个八爪鱼一样挂在范丞丞身上,被范丞丞一次又一次顶弄着,嘴里一边淫叫着,一边说着荤话。
“唔啊啊啊!丞丞,好深!好舒服!嗯啊,把,把我弄坏吧!”说罢还在范丞丞喉结上咬了一口,冲着他勾起一丝挑衅的笑容,精致的面容再配上眼下那颗泪痣,像个吸人精魄的妖精似的。
范丞丞咬了咬牙,拍了拍他的屁股,说道:“你怎么老喜欢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这种做法,等下就算是你求我,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那天晚上,蔡徐坤被范丞丞按在,床上,墙上,窗台上,狠狠地肏弄着,后穴中装满了范丞丞的精液溢了出来,后穴被肏成了一个圆圆的小洞合都合不上,最后去清理的时候,蔡徐坤故意挑逗范丞丞,被压着在浴缸里又来了一次,水波荡漾着,温水随着抽插的动作涌入后穴中,蔡徐坤几乎以为自己要被水和精液给涨破了。最后蔡徐坤实在是射都射不出来任何东西了,才哭着向范丞丞求饶,累得一根手指都不愿动,趴在范丞丞怀里,任他帮自己打理干净,将他抱回床上,缩在范丞丞怀里睡去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