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魏白】24h见缝插针小段子(3)

Work Text:

槟城,马来西亚。
水上乐园的大泳池旁。

昨天刚到达他们“公费蜜月”的第二站,魏大勋和白敬亭两个人就迫不及待地在酒店里kingsize大床上滚了一夜。对于他俩这还没公开胜似公开的恋人关系,节目组的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只不过是公众还不确切知道罢了,毕竟大勋也不想因为他们的恋情让一直以Beta身份示人的小白受到舆论的伤害。

但是我们大勋和小白互白心意后在一起时间毕竟也不短了,两个人其实都有考虑过选个合适的时机公开这件事情;老是这么藏着掖着也不是个事儿吧,日子久了被拍到的风险也大了,还不如自己公开更能掌握舆论的导向。

这俩人说实在的真是太明显了,这藏不住的眼里的爱意和随时往对方身上搭的手臂,都让粉丝们直呼没眼看。你看,就现在,俩人就又腻歪上了:搂搂腰牵牵手搭搭肩膀都是正常操作,在镜头前都忍不住要跳到对方背上的。蓝队队长余文乐看这两个小孩啊实在是没眼看下去了,只能内心疯狂想念家里亲爱的老婆。

而其他的常驻和嘉宾大多只得在内心想“哇没眼看没眼看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只熊梓琪一人似乎面对他们欲言又止……

…………

第一关水上抢浮台的游戏进行到第四轮,节目组为了比赛更有看头,就加上了加分的气球。乐哥一指示,白敬亭立马就机智地将气球塞进了衣服里来保护。

这一番操作下来,白敬亭本来是没觉得有啥不妥的,不就是保护气球么,塞衣服里多方便呀,都是正常操作正常操作……可等到他准备爬上浮台的时候,这“不方便”可就显现出来了:又要护着肚子(里的球)又要努力爬上去的——怎么会怎么看就怎么像努力想爬上公交车的孕妇呢?还是妊娠七八个月快生了的那种。

想到这儿,白敬亭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晃了神。

这两天他每天早上都很困,常常起床失败;好不容易起来了也都没什么胃口吃早饭,有时候甚至还没吃什么就想吐,吐得胆汁都要翻出来了。之前他也只当是工作太累了,自己又本来就胃不好;可是现在换个思路想想,自己这些症状,怎么这么像真有了呢?

努力回想一下好像确实不是不可能,几周前上一次凑一块儿在土耳其录二十四小时的时候,两个人都太激动了,就来了好几次没戴套的体内成结。可这不是热潮期呢,不会这么巧吧?过两天得好好去医院检查检查……

这么想着,白敬亭还是继续认真玩儿游戏了,只是心里怀着这么个念头,就有意地注意了下自己的肚子——万一真的有个小生命在这儿,伤到它那还得了?——也算是护着气球吧,所以大家也没怎么起疑心。

倒是魏大勋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望向这边的眼神里似乎掺了一些担忧。

…………

晚上收工后。
白敬亭酒店房间里。

白敬亭刚回房间,坐在床边解鞋带,就听到门铃的声音。

“谁呀?”

“小白,是我,你熊哥。”

“诶,梓淇哥,你怎么来了,进来坐坐吗?”

“啊,是这样的,小白啊,你跟大勋在一起这么久了……你们总是认真想要处一辈子的吧……啊这个,我看你今天早上好像身体不大舒服的样子,今天又在水里玩了一天,你…还好吗,有没有不舒服?”熊梓淇这番话好像有些前言不搭后语。

“哥,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啊……”

“啊,这个,不瞒你说,其实哥我也是个Omega——”

白敬亭意识到了他要说的似乎是什么正经事儿。

他们正聊着,不多会儿,魏大勋就拎着些楼下超市买的小零食,刷了房卡进来了。

“哟,这么热闹呢。”

“大勋啊,我就跟你们一块儿直说了吧,我看小白啊,好像是……可能是有了。我今天闻着小白这信息素啊,像是怀了;又看他还是这么拼命跟大家一起玩儿游戏,就想你们大概是还不知道呢吧?大勋啊,你要是想为小白好呢,这事儿啊是藏不下去的,早点儿公开也好……好啦我还是留你们小两口自己在这儿琢磨琢磨这事儿吧,先走啦~”说完熊梓淇就溜出了他们的房间。

…………

魏大勋转头就拿亮晶晶的狗狗眼盯着他的白白。

白敬亭这耳朵红得大概是要滴血。

“白白!这是真的吗!我们就要有一个小宝贝了!!”

“嗯……可能吧……其实这两天我自己也开始有点怀疑……诶魏大勋你干嘛!你!干!嘛!我可是……我可是怀着孕呢你给我起开~~”

“不会有问题的白白,我会很小心的~再说了现在刚好来最后一次庆祝一下嘛,等到医院查实你有小宝宝了,我们可是很久都不能做了呢~♥”

等俩人反应过来,他们已经双双倒在床上了,T恤早就不知道丢在了哪个角落,魏大勋正俯在白敬亭身上,从喉结吻到胸口。

嘴上这么卖力,手上也不闲着,轻咬一边的时候,手也不忘照顾另一边。轻轻揉过胸口的每一丝肌肉,又从乳晕绕圈绕到正中心弹一下。

白敬亭渐渐进入状态,后面也渐渐开始湿润起来,“嗯……大勋……”

在两人感觉都上来了的时候,大勋却突然轻笑出声,惹得白敬亭扭头就伸手去扯他的头发,娇嗔到:“笑什么笑,笑什么笑,这啥时候你笑什么??”

魏大勋只手不停地揉捏他的胸部,虽然离哺乳期还早,但是大勋已经可以想象他家Omega这儿开始变得肉感十足的样子了。

“要不了多久你的胸部就会开始慢慢变大呢……”大勋凑到小白耳边低语,朝他耳朵里吹气,“再过几个月,还会从这里……流出奶水呢……”说着还恶意地揪了一把乳尖,“白白你太瘦啦,我们得给你好好补补,不然孩子营养跟不上可怎么办呀~”

“呜……大勋你别说了……”直接对乳头的刺激让白敬亭不禁浑身一颤。

“到时候等孩子出生,这里就不再是我专属的了,”魏大勋将头移到右侧,换用手绕圈揉捏左侧的乳晕,“不如趁现在就让我多享受享受,省得到时候还得跟孩子争……”

“什么……哎呀你在说什么……还跟孩子争呢……争什么呀……嗯……你,你轻点儿……”白敬亭整个人从胸口红到耳尖,红得像是要滴血,平时那伶俐的对人的话语现在可一句都想不出来。

“啊……说了轻点儿嘛……”白敬亭伸手插进魏大勋的头发里,指尖微微发力按压他的头皮,像是想要表达警告,可这被刺激得柔软无力的手指在发间摸索,大勋怎么感觉怎么反倒像是引诱,于是更加了一分技巧一分力道地用舌尖吮吸和抚摸身下人的右侧乳尖。

依旧无力地尝试推搡着埋在自己胸前的毛绒绒的脑袋,白敬亭终是在自家Alpha舌尖的挑逗下彻底沦陷。柔软中又带着强硬的舌头转着圈儿打磨敏感的乳尖,很快就让它充血硬了起来。本来说是为了公平而时常换边儿伺候,现在魏大勋竟一直伸出舌尖单单专注于挑逗右侧那一颗,在白白浑身颤抖的求饶声中直接收回舌头用牙齿研磨。

“哼……魏大勋!~……叫你轻点儿呀,呜……疼的呀……叫你轻点而你还咬上了,呜……”这委委屈屈的啜泣般的呻吟永远都只能起反效果。

“呜……真的疼啊大勋……”平常绝对不会展现给其他人的又软又糯的声音听得魏大勋直心颤,舍不得让他家小朋友真疼,于是他松开了轻扯的牙齿,再次温柔地含住可爱粉嫩的乳头轻轻舔舐,沉浸在他家omega香甜美味的牛奶味信息素中。

实在是疼爱得紧了,魏大勋忍不住用力吮吸了一下左边的乳尖,惹得白白一阵惊呼。

“哈啊……大勋……这么麻麻的……不要……不要啊……”

“嗯哼,你现在还没有奶呢~”恶趣味地用手指和舌尖并用欺负那泛红的乳首,魏大勋又说出这么羞人的话来。

“哈啊……你说什么呢,最多也才两周多吧,哪儿能有奶呢,说什么呢你……嗯……”白敬亭羞得想伸手捂脸,却又不舍得放开大勋的怀抱,于是只得扭头努力想把自己的脸塞进枕头里。

差不多玩儿够了胸口,魏大勋开始转移目标,顺着白敬亭明显的腹肌轮廓一路向下亲吻。

感受着大勋炽热的吻,白敬亭却开始放空,捂在枕头里的声音闷闷的:“大勋,你说,这孩子渐渐长大,我的腹肌就要没有了呀,怎么办……我会长胖的,就不好看了……”

“哪里的话,腹肌没有了可以再练嘛,到时候哥哥陪你一起训练,身材肯定立马就能恢复得棒棒的~再说了,我的白白这么可爱,怎样都好看,怎么会不好看呢~你现在太瘦啦,要有点儿肉才好呢~”说着大勋爬上前寻着小白的唇,描绘着唇形落下细碎的吻,又将舌头伸进白白不自觉张开的唇瓣,勾他的舌头出来紧紧纠缠。

俩人不知何时已经硬邦邦的勃起颤颤巍巍地抵在一起,摩擦着滋生远远不够的隐隐快感。白敬亭在混沌中想要用力收紧后穴,可这也无济于事,后穴内分泌的液体怎么也挡不住地汩汩流出打湿了被褥,代表着他表达渴望更多的愿望。

“白白,你都湿透了,床单上都是了呢……”魏大勋伸手拍拍白敬亭的大腿,搂着他的腰轻柔地将他翻过来。

虽然他的Omega已经这么湿了,但这特殊时期,魏大勋一点儿也不想让他受伤或是受疼。他伸手揉揉白白粉嫩的臀瓣“唉,白白呀,你真的得好好补补,这大概是你身上唯一有肉的地方了。”

白敬亭一点儿都不想听他的Alpha在这种时候还说这些有的没的,便伸手将自己在枕头里埋得更严实,只能偶尔露出几丝喉咙深处细细的呻吟。

看到臀瓣都开始泛红了,魏大勋开始转战收收缩缩往外吐水的粉色肉穴。他坏心眼儿地朝那儿吹了一口气,引来身下人一阵颤抖,穴口收缩得更起劲儿了,仿佛在发出无声的邀请。

左手伸手摸到白白的脸,“小白呀,别把自己闷坏了,乖,出来吧,害什么羞呢,”右手伸出食指,慢慢地轻轻地尝试性地戳进了白敬亭的后穴。

白敬亭原本是想放下枕头转过来看看自家爱人的,但是被魏大勋在穴中突然用力转一圈的手指刺激得又软了腰趴了回去。

一使劲,魏大勋把食指整根儿塞了进去,连带勾起的中指也触到了穴口。曲着一根手指按压了一会儿,魏大勋觉得白敬亭已经软得差不多了,就直接一下子加进了两根手指,引来白敬亭突然拔高音调的呻吟。

“嗯……啊……你慢点儿来啊……哈啊…………”

三根手指一齐直指那个点的刺激实在是让人受不了,白敬亭原本堪堪支撑着的膝盖也软了下去,完全没力气支撑,只能像个解剖台上的青蛙一样趴着任人予取予求。

似乎是突发好心听了白白的要求似的,魏大勋自从一下伸进了三根手指之后就把动作放慢了下来,缓缓地一进一出,似乎是在用每一寸手指肌肤感受白敬亭穴内的每一寸褶皱。

这样过了几个来回,他的omega反倒是实在无法承受这磨人的速度了,三个手指怎么能比平常适应了的尺寸呀,后穴的空虚折磨得人难受极了:“嗯……魏大勋……够了,差不多了吧……嗯……进来吧。”

“哎呦,刚才是谁说慢点儿来的,现在又忍不住了?”魏大勋在这时候了还要捉弄人家,看着白白放下枕头转头委委屈屈看他的脸,便又软了心肠,“好了好了不逗你……”说着用自己那早就等不及了的器物轻轻拍了拍白敬亭的穴口。

“诶等等!”

“嗯?怎么了白白?”这么说着,可魏大勋手中还是不停拿圆润的头部轻轻戳进穴口又退回的反复动作。

“嗯……你待会儿,就不要把我抱起来啥的了吧……哈……宝宝……可能不大安全……啊嗯……”说着白白又把自己埋进了那对枕头山里,完全不敢转头看向大勋,只有露出一点儿尖尖的耳朵变得更红得滴血了。

“唉,真可惜,”魏大勋俯身上前,含着白白的耳尖轻笑,“你不是很喜欢我把你抱起来么~哥哥这么强壮,让你多享受呀,记得吗?一边走一边继续能进得多深呀,你每次都爽得紧紧咬住我,我差点就忍不了了……”

“哼……哎呀闭嘴——啊……”

“好好好我不说了,现在宝宝比较重要昂……”

“啊————”终于扶着那勃起进去,两个人都满足地发出一声谓叹。

…………

“嗯哼……大勋……我想抱抱你……”终于彻底放弃用枕头闷死自己的白敬亭感到扭着手臂不舒服。

魏大勋一下用力就将人整个翻了过来,滚烫的性器直接在穴里转了一圈,惹得白敬亭又忍不住一阵颤抖,差点儿就直接出来了。

面对面是最能表达爱意的姿势,白敬亭整个人被操得混混沌沌神志不清,眼里都覆了一层雾气,只想离他的大勋近一点儿。于是白白嫩嫩玉做似的大长腿环上了魏大勋精壮的腰,又伸手环住了魏大勋的肩膀,将他朝自己的方向又搂得紧了一点儿。魏大勋差点儿没撑住直接压在了白敬亭的身上,就放开握在白敬亭腰上的手,撑了撑床,这过程中下身却还是一刻不停地全靠腰力进进出出。

“白白,乖,我们得小心你的肚子,哥哥在这儿呢。”

“嗯……哈啊……大勋~…………”

顾及到小白的肚子,魏大勋确实不敢太用力,看着白敬亭被自己操得迷离而没有焦距的亮晶晶的眼睛,就算再想狠狠地进入他,魏大勋也忍住了,完全不敢像往常的一些性事那样疯狂,只是一下一下缓慢却每次抽到头又进到底地操着他。
但这样温柔的进出,不止磨着魏大勋,也折磨着白敬亭,他随着这磨人的频率发出一声声闷哼,却还是不满似的咬着下唇不看身上人,只看着天花板上的一点儿出神。

“怎么了,还嫌弃哥哥不够卖力了么?”

魏大勋轻轻地从自己背上拨下白敬亭的手臂,轻轻抽出性器,发出“啵”地一声令人面红耳赤的暧昧声响,扶着他摆成一个侧卧的姿势,又自己在他身后躺下来,抬起他的左腿,从侧面狠狠操了进去。

“啊……嗯,嗯……,”白敬亭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刺激得惊叫出声,“这样也太……太深了……大勋……大勋……呜嗯……哈啊……哈啊……哈啊……”

被迫侧躺着,身后人耸着腰把性器送进了更深处,每一下都正中前列腺的位置。脖颈上,白敬亭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Alpha将炙热的呼息一下一下喷洒在敏感的性腺上,仿佛这世界上所有的感官,只剩下这微微颤动的腺体,和他们相连的地方。

感到这炽热的呼吸又近了一些,接着,魏大勋就吻了上来,轻柔地用唇抚过颈后的皮肤,又伸出舌头来画着圈舔舐,用牙齿轻轻啃咬着,引得白敬亭今晚不知第几次的一阵颤栗。

“白白,你看这个姿势怎么样,是不是比刚才爽多了?你看, 哥哥还是很能行的是不是?这样又能护好你的小肚子~”说着,魏大勋立即发力来了几个回合深顶,堪堪停在生殖腔入口蚌肉前才退了回去。

“呀,魏大勋,你还说要护着孩子呢……嗯……哈啊……太深了啊……”白敬亭被刺激得直接用力闭上了眼睛,一只手臂伸在空中乱抓“真的……太深了啊……嗯……嗯……啊……!嗯……你太大了魏大勋……哈啊……好满……嗯…………”

白敬亭的右手给他自己压在了了身下,左手在刚刚向后乱晃的时候就被魏大勋一把抓了控制在身后。大勋的性器被他家白白温暖又紧致的小洞紧紧地吸附着,像是有千万张小嘴在密密麻麻地吮吸;而小白粉嫩的勃起却在身前挂着,时不时蹭着床单,随着身后的抽动一摇一晃,可怜兮兮吐着水,得不到什么抚慰。

情到浓时,两个人的感觉都差不多快到了,白敬亭甚至不需要触碰前端,就在后穴里对前列腺不间断的强烈刺激下快忍不住了。

魏大勋多想直接就像从前最爱的那样,把小白一把捞起来,让他的双腿无处可放,只能紧紧环着自己的腰,然后只顾一个劲儿地往最深处操,操得他生殖腔大开,大声哭叫着求自己在他体内成结、射在最里面呀。他甚至还想看白敬亭连续被自己操射,直到最后晕过去,屁股里还含着自己成结的性器和精液就昏睡在自己怀中。

但是现在不可以。
他们现在都是要做爸爸的人了,也该有这个保护宝宝的责任心了。

恋恋不舍地又操干了几十下后,魏大勋狠了狠心,想从那极乐之地中退出来,可白敬亭的小穴在这时又紧紧地吸住了他,不让他出去,这可让人着急了。

“诶,白白,乖,我得出来呀,宝宝,我们的宝宝……”

“嗯……大勋……我,我忍不住……嗯……啊!我,嗯……”

高潮的时候,白敬亭脚趾都蜷缩在一起,后穴内壁不断蠕动抽搐,更是绞紧了Alpha的性器。魏大勋被绞紧得有点儿活动不了,可顾及着小白肚子里的孩子,又只能靠着毕生自制力,强忍着自己射出来的冲动。

终于,一股股精液溅在床单上,白敬亭翻过身仰躺在床上,还沉浸在余韵中止不住地喘息,渐渐地终于放松了小穴。魏大勋终于把自己抽了出来,连带出来的湿哒哒的体液又滴了一床。他欺身上前又吻上白白还合不上的唇,连带未止的喘息也一并吞下,只剩两个人周身围绕着的满足的余韵。

…………

“小白呀,你看哥哥这可还没结束呢,你是不是得,意思一下呀?~”等白敬亭差不多缓过来了这一阵儿,魏大勋居然还有心思坏笑着捉弄他。

…………

。。。

结果后来俩人去孕检的时候还是被医生批评了不知节制

…………

小彩蛋:

第二天,山花girl看着这么一条微博喜极而泣:

@魏大勋:你好你好@白敬亭[图片:二人合照][图片:暗示怀孕]

不多久,白敬亭也转发了:

@白敬亭:你好你好我们都好//@魏大勋:你好你好@白敬亭[图片*2]

评论里的山花girl:什么叫我们???WTF???我们还在脑洞你们会不会友达以上的时候你们居然背着我们连孩子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