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回來了

Chapter Text

  「我回來了。」
  春田推開自己家的門。

  他轉身,將門關上鎖好,坐到玄關前的木製地板上,將左腳上的白色皮鞋脫去;另一手拎著的右腳皮鞋放在它旁邊,鞋底在放下地那一瞬總算跟鞋身分離,掉在地上發出叩的一聲。右腳上那隻深色的新襪子腳底板已經被磨出毛球不說,連腳跟的地方都被破洞了,他脫下襪子拎在手上,從地板上起身,拿出鞋櫃裡的室內拖鞋套上腳,走過樓梯及走道,進到跟廚房相連的餐廳。
  餐桌上還擺著一盆鮮花,那是幾天前部長才買回來的,原本還帶苞的花朵已然全數盛開,室內飄著清雅的花香;旁邊的櫃子上盡是這一年來部長帶來裝飾的小東西,冰箱和牆上也掛著心型吊飾,還有和室門框上的愛心氣球。
  他拎著那雙襪子,猶豫要放進洗衣籃還是垃圾桶;最後終究還是讓它進了垃圾桶。稍微沖了沖手後,將西裝左胸上頭別著的胸花小心拆下,粉色、白色、綠色的花朵組合原本別緻且典雅,但在剛才被自己一番折騰之下,已經成了團被輾過般的殘骸。他將它放在餐桌上那盆鮮花的旁邊。脫下的白色西裝外套則是稍微拉平,掛在椅背上,再來是領結、袖扣、馬甲背心,這些都跟從外套口袋裡抽出的領巾一同摺好。
  身上的配件都拆完了之後,他開始一顆一顆解開立領襯衫的扣子,這件襯衫比起他平常上班穿的還要厚了一些,但早已被他的汗浸得濕透;想必西裝外套應該也吸了不少汗水吧,在歸還禮服公司之前需不需要送洗呢?他想,等明天再打電話問問看吧。
  皮帶和白色西裝褲跟上身是成套,也同樣是租來的,他將脫下的這些衣物折好,按照下身到上身的順序疊成一落,整齊的放在餐桌上,就在那朵破碎的胸花和那盆盛開的鮮花旁邊。他對自己摺衣服的技巧頗為滿意,確認沒有漏掉什麼東西後,才回房間拿了毛巾,走進浴室開始盥洗。
  頭上幫助塑型的髮膠花了他一些時間,他按照髮型設計師提醒他的方式,先用了潤絲精慢慢將髮膠清洗乾淨,之後再重複正常洗頭的順序;也用肥皂徹底地抹了全身,等到洗到臉部時,他才想起為了讓新人看起來氣色好一點,他有被抓去上了一層薄妝,但卻沒人教他怎麼卸除,家裡也沒有卸妝品,他只得用平常用的洗面乳洗了兩次,搓到覺得乾淨了才罷手。
  關掉蓮蓬頭,他在濕漉漉的頭上蓋了一條毛巾,把浴巾圍在下身走出浴室,原本黏答答的身子終於恢復乾爽,他舒服地吁了口氣。外頭的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他打開冰箱,搜尋著還有什麼食物可以充當今天的晚餐。

  此時,春田聽見手機震動的聲音。

  他急忙關上冰箱門,小跑步進到和室,他的手機被自己放在沙發上,上頭的來電顯示為牧 凌太。
  「牧!」他接起電話,向電話那頭喊了聲,「那邊好玩嗎?」
  『我才剛下飛機好嗎。』
  後輩夾雜著嘆息和笑意的聲音從那端傳來,『這邊天氣還不錯。』
  「喔喔。」他一手拿著手機,另一手拎起毛巾搓著頭髮,盤起腿坐到了沙發上,「那太好了,這樣才能玩得盡興啊!」
  『應該吧。』
  對方停頓了一下,『我問過航空公司了,他們說明天下午還有機位,可以幫我換。』
  「咦?明天下午?」
  春田停下擦頭髮的動作,「你要這麼快就回來?不是請了好幾天的假--」
  『我想回去。』牧打斷他的話,『我想見春田前輩。』
  「剛剛才見過的啊……」
  他嘟囔著,但仍然控制不住自己咧開的嘴和上揚的嘴角;如果千鶴在旁邊,一定會取笑他現在的樣子像個笨蛋吧。
  反正他就是笨蛋嘛,部長也是這麼說的。
  「那,我在家裡等你。」他對電話那端說,「歡迎回家,牧。」

  牧的聲音帶著笑,還有些哽咽;跟春田自己一樣。
  『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