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戬空abo孕期

Work Text:

ooc

孙悟空本来就用不惯筷子,心不在焉地夹起几粒米,还没送到嘴里就掉光了。
杨戬再旁看着,凑近了轻声问他:“今天的饭不合胃口?还是哪里不舒服?”
孙悟空瞥了他一眼。
“没食欲也多少吃一点吧,等过后我去给你寻些开脾理气的药来。”杨戬去给他盛汤,拿着勺子突然一抖,把一点热汤洒在端碗的手上。
杨戬眉梢抖了抖,稳稳地放下碗,擦了擦手伸到桌下,握住在自己kua下作乱的猴爪子,朝孙悟空投去质问的目光。
他怕抓疼了孙悟空,握的不紧,猴爪子在他掌心里画着圈,干燥的手掌冒出些汗意来。
“我饿……”孙悟空舔了舔唇,眼神发亮的看着他。
“那就吃饭。”杨戬板着脸把猴爪子拉回桌面上,端起碗舀了一勺汤送到他嘴边。
孙悟空咬住勺子,喝干了汤却不松开,鲜红的舌尖缓缓舔过勺柄,含进去又吐出来,还一边抬着眼看他。
杨戬的表情有些崩裂。
这个妖猴!
“是不是有糖点熟了,”八戒粗犷的声音忽然插进来,两人扭头,见猪盯着他们这边语气意味深长,“好、甜、的、味、道、呀。”
杨戬这才惊觉整个房间里都是孙悟空的信息素。好在唐三藏和早早用完了并不在场,沙僧也陪着离开了,只剩下猪八戒厚着脸皮赖下来嚷嚷着处理剩饭。
猴子面皮一红,推开桌子乒乒乓乓的奔回卧房。
猪慢悠悠的夹了一筷子菜放在嘴里嚼:“传闻二郎神骁勇善~战,啧啧……”
杨戬黑着脸忍下杀意,冷冷开口:“前三个月胎位不固。”
之所以没有动手,是杨戬觉得这猪头经历的风月事多,或许知道有什么纾解法子。想“请教”一下,正斟酌如何开口,就听见猪说:“那可是猴哥跟你这三眼怪的崽子,哪有那么娇气。”
“我说三只眼,你这乾元怎么当的,就能这么晾着自家坤泽?刚刚要不是俺还在,猴哥他都能把你裤子扒下来了。”
“你就不怕他憋久了踹了你找别人去?就算是被标记了,觊觎猴哥的可大有人在呢。”
“诶,现在就咱俩,你悄悄交个底儿,是不是出去办公的时候受了伤不举了?要真是你就趁早……”
杨戬当啷一下把三尖刀拍在桌上,猪八戒立刻噤声。
杨戬揉了揉发疼的脑壳,自己当真是被猴子的信息素影响了,怎么会觉得可以请教这个嘴贱又说话不着四六的猪!谁知道他是不是存着堕了自家孩儿的歹心!
杨戬收了兵器,重新舀了一碗汤端着进了卧房,留下猪头收拾那一桌狼藉。
杨戬推门进来就闻到空气中浓郁的信息素。
蹙眉走近床榻,薄薄的丝被鼓起一团,微微动着。
杨戬觉得脑仁突突直跳,放下碗扶了扶额头,掀开那团丝被,就好像揭开一盘热腾腾的美味佳肴。
纵然早有准备,杨戬还是觉得这视觉冲击有点过于香yan了。
那泼猴身上一丝不挂的,一手搭在胸前,一手在揉弄着xia身,灵活长尾隐匿在gu缝间一拱一曲的,隐约有咕叽水声冒出来。
“杨戬……”孙悟空脸被蒸的通红,半眯着水光潋滟的金瞳,“帮我……呃呜……”
捅对地方了。
“你知不知道,坤泽私行yin乐,是该被家法处置的?”杨戬眼神晦暗,弯下腰一手撑在孙悟空身侧,一手勾着猴子尾巴把它从销魂窟里缓缓拽出。
“呃……嗯……”孙悟空咬着唇泄出几声喘息,xue肉不舍地挽留着尾巴,在它被扯出之后不满地收缩着,挤出一股透明粘液来。
“什么……哈……什么家法?”孙悟空一条腿搭在杨戬腰上,去扯他的腰带。
杨戬单手钳住两只纤细的手腕拎到孙悟空头顶按住,在他唇上轻啄了一下:“合该被绑起来艹哭的。”
孙悟空眼里燃起一丛小火苗。
“但念在孩儿缘故上,这次本君先给你记下了。”
“可俺想……唔……”
不满的话被一个深吻堵住,浓郁的信息素让他一时忘了自己想说什么,只顾上贪婪地吮吸。
杨戬一手托着他的臀揉捏,指尖陷入gu缝间,另一只手抚弄着胸前两点,缓缓下滑,在腰腹间稍事停留后摸上挺立的yang物套弄。
孙悟空被解放了双手,搂着杨戬的脖子恨不得挂在他身上,湿漉漉的尾巴也缠着他的手腕,后xue卯着劲吮吸杨戬的指尖,迫不及待的想要什么东西狠狠的填满进来。
杨戬摸着湿软那处,同时挤进去三根手指,孙悟空含着他的嘴唇发出一声愉悦的闷哼。
孙悟空那点不深,手指有节律地撩拨着,很快整个猴子就颤抖着,yong道一阵阵缩紧,前面也一跳一跳地马上要出精。
“嗯……杨戬!杨戬你……别、哈……”孙悟空清醒了些,在接吻间隙叫他,“我不想……”
察觉到孙悟空快到了,杨戬加快抚弄他前后min感处的速度,感受着这具身体在他手下越来越紧绷颤栗。
“呜嗯——”
孙悟空饮泣一声,身寸的不情不愿。
“好了。”杨戬如释重负的长叹一口气,抽出湿漉漉的手指正待起身,却被猴子两条腿挂在腰上拽住。
“不够,这样不够!”暂时的情yu确实度过去了,但孙悟空觉得心里那个不满足的缺口变得更大了。
“别胡闹,孩儿……”杨戬看着那水润杏眸委屈埋怨又气恼地瞪着他,本来就憋的胀疼的孽物马上就要不受控制了,“乖,听话。”
说完下一瞬就在孙悟空眼前消失。
“……杨戬!”
“姓杨的你又这样敷衍俺老孙!”
“之前发起情来跟个畜生似的,现在装什么假正经!”
“你信不信!姓杨的你信不信我堕了你的种找别人去!!”
孙悟空气哼哼的,把床头的木碗摔到门上,汤撒了一地。

 

杨戬不要求孙悟空遵循那些三从四德的条条框框,可以忍他有孕以来变得愈发反复无常的暴烈性子,猴子口无遮拦,动不动就叫嚣着“堕了他的种”,杨戬也是好声好气的哄着,从没跟他黑过脸。
他暗自告诉自己,就当这九个月是历练修行了。然而他还是低估了这泼猴挖掘自己底线的“本事”。
杨戬急匆匆办完公赶回来,还没走到门前,就被房里传出的声音敲在原地。
“再用点力……嗯~呆子……”
“是这样吗猴哥?”
“等等,就是、啊就这样……舒服……”
杨戬听着,不觉三只眼都快要鼓出来了。
孙悟空酸爽地叹息一声,门忽然被砰的一声破开,还不等看清门口人影,一柄利刃冲破尘屑朝猪八戒砍来。
孙悟空早有准备似的,一翻手腕幻出金色铁棒,四两拨千斤的巧劲儿把那两万来斤沉的三尖刀拨开。神器相撞发出一声震耳嗡鸣。
“你想杀了他么。”孙悟空翻了个白眼收起金箍棒,甩了甩手。
纵使刚刚没有硬抗下那一击,也被震得虎口发麻,杨二郎方才显然是动了杀心。
杨戬不答话,抓着三尖两刃刀,手臂鼓着青筋。
“那什么猴哥时候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你好生歇息。”猪八戒小心翼翼的绕过杨戬,见他盯着猴子没有追究自己的意思,赶忙溜之大吉。
在猴子身上吃够了豆腐,鬼门关溜一遭也算是赚了,猪八戒心里暗爽。
猪一走,房间里气氛变得更紧张了。或许三只眼瞪人威力确实更大,孙悟空被杨戬泛红的眼神盯得有些莫名有些心虚起来。
翘起腿来晃着脚做不在意的样子:“干嘛,想打架?”
孙悟空看着杨戬小山似的压近,喉头滚了滚。
“猪八戒来房里作甚?”杨戬抓住他乱晃的脚,沉声问。
孙悟空挣开他的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给你上你又不肯,还不兴爷爷找别人啊。”
“你这泼猴……”为了激他什么都敢说!
“诶诶诶你干什么!”孙悟空被杨戬按倒在床上的时候惊呼一声,好像被吓着了似的,却把脸撇开露出个计划通的偷笑。
杨戬三只眼瞪着他,打又打不得,骂人他又不会,况且这泼猴没心没肺,就算被骂在他听来也无关痛痒。
气的脑壳疼,真想狠狠艹他一顿,艹得他哭喊求饶,再不敢勾搭别人!
可偏偏这猴子怀着他的娃娃,杨二郎栽得死死的。
无奈正要起身的时候,被孙悟空一把捞住脖子,眨巴眨巴眼看着他。
杨戬看着他卖乖,火气拦不住泄了大半,但还是板着脸,压着声音:“没完了是不是?”
孙悟空笑嘻嘻的,直视着他的眼睛,语调打着转儿勾他:“没完,不能完。”
杨戬深吸了一口甜香味儿,嗓音略哑:“前三个月,胎位唔——”
话没说完,就被孙悟空含住他的唇。杨戬本来清亮的瞳仁像是打翻了墨盒,一时间晕染混沌,脑内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在颤巍巍绷了两月余之后,嗡的断了。
信息素在封闭的小空间里暴涨,清冽的雪水和甜腻的桃蜜味纠缠着,温度不停攀升。
吻了一会儿,杨戬捏着猴子的脸颊让两人分开,看着他迷蒙不满的眼神缓缓开口:“本君今日得振振夫纲。”
“……唔?”
“是否该找些《坤则》、《妻训》之类的书给你好好背背?”
“好,背……”孙悟空不听他说了什么,只是敷衍答应着,急切的去拉扯杨戬的腰带。
杨戬刚从外面办公回来,衣服穿得繁琐,孙悟空眼眶被情yu蒸的雾蒙蒙看不清楚盘龙带上的扣锁,急的鼻尖冒汗,刚想用蛮力扯开就被杨戬握住爪子。
“杨戬!!”
“本君说了,今日得好好立立规矩。”
“立你大爷的狗屁规矩!你再欺负人……唔!别……”敏/感的ru尖被人掐住,尖锐的快/感伴着疼痛蹿升,孙悟空浑身绷紧,后面又挤出一股水儿来。
“松了你,不准再乱动。否则本君就走了。”
孙悟空怒瞪着他片刻,委委屈屈的点了头。
杨戬努力压下嘴角弧度,把猴爪子按在孙悟空头两侧,去解他的衣服。
原本平坦紧实的小腹已经微微显出一个圆滑的弧度,淡粉色皮肤覆着稀疏的金色绒毛,往下红彤彤湿漉漉的秀气yang物挺立着,又yin荡又要人命的可爱。
杨戬轻轻摸了摸猴儿变得柔软的小腹,心也变得柔软,忍不住垂头吻了一吻。发冠垂绦扫过大腿/内/侧/敏/感的皮肤,惹得孙悟空一阵颤栗。
“快点……受不了了……”孙悟空用尾巴去勾他的手腕。
杨戬一手抚弄着猴根儿,另一手两指探进蜜罐子似的xue里搅和,挤出一股股清亮黏腻的蜜液。
“你别又想拿手指敷衍我,金箍棒都比你好用嗯哈——”体//内那点被戳中的快//感生生截断了话语。
“我小瞧你了,还用过金箍棒?”
“不是……哈……”孙悟空脸颊通红,他本来想说随便是根死物棍子都比杨戬好用。金箍棒是他傍命的宝贝,怎会用来做这等亵//渎之事。
“你快脱了裤子啊!”
杨戬抽出湿漉漉的手指去解腰带,一边问:“你怎样舒服?”
“啊?”
“别伤着孩儿。”杨戬还是有所顾忌。
孙悟空嫌了句啰嗦,翻过身趴在床上抬起臀,两腿分开撑着,让上身悬空,尾巴胡乱往后去勾杨戬,还嫌不够晃了晃屁股,“快点。”
坤泽摆出最本能的求//欢姿势,没有乾元会无动于衷。
杨戬一把抓住在他kua下胡乱撩动的毛尾巴绕了几下缠在臂上,提起来露出尾根处鲜红的入口。
早就被打湿了,晶亮的粘液顺着大腿根往下滑,把金棕色的软毛泅成一缕缕深色。
“快点啊,你石更不……啊!”孙悟空刚想回头看他,就被挤进来的巨//物烫软了身子。
禁//欲了几个月,一时间两人都有点不太适应。
……太紧了。
杨戬忍住不敢动,半截露在外面被箍得发疼。
“怎么样?”
“……你、你动一动……”
杨戬往外退了退,又缓缓进深了一截。
“还好吗?”杨戬又停下来问他。
“嗯,快点……”
“这样呢?”杨戬在那个保守的深度缓缓磨蹭。
“……啰嗦死了!你捅就是了!行不行!不行俺老孙找别人去!”
孙悟空一张嘴没遮拦,什么都敢说。杨戬这边本来就忍得辛苦,被他一句给点炸了,也不再顾忌,一挺腰整根埋了进去。
“呜!”孙悟空咬住被褥闷哼一声,捅深了隐隐有点疼,但完全可以被填满的快感掩盖过去。
杨戬顾忌着胎儿,有意避开孙悟空的生殖腔,也自然避开了那处敏//感点。
孙悟空觉得内//壁都被他磨生了火,但总是吊着到不了顶峰。
孙悟空急死了,喘息间喊杨戬:“杨戬,杨戬……哈……你别老瞎捅啊!”
“嗯?”
“你碰碰我那里……”
杨戬换了个角度,循着记忆戳了戳//肉//壁上那条缝。
“呃嗯~”孙悟空声音立刻变了个调,整个腔道都收紧了死死裹着杨戬,“对,就是这儿……”
生殖腔被微微戳开,嫩//肉//贪///婪的嘬吸着,引诱着他往更深的地方去。
不行。
杨戬咬破舌尖稳了稳神,退出一截,换了个角度顶进去,碾过那条缝隙却不进去。
只是这样也让孙悟空爽的不行了。
杨戬捅得不深,头部抵在生殖腔入口处快速研磨,引得//花rui处不停往外滚落露水,一张一翕的想把那巨//物诱进去填满自己。快感一点点攀升,总算到了顶端,前面也在杨戬灵活的侍弄下身寸出来。
杨戬不在他抽//搐的腔道内多停留,抽身出来快速lu了几下,把浓//浆///洒在猴子股间。
总算结束了这场不怎么尽兴的欢爱。

“累不累?”杨戬关切问着,一边去扶孙悟空的肩膀想让他翻过身来休息。触碰到有些紧绷的身体时,杨戬察觉出异样,急忙查探孙悟空的情况。
“怎么了?”
“没事没事,”孙悟空转过身,手搭在肚子上,蹙着眉勉强咧开嘴笑笑,“就是肚子,呃……突然有点疼。”
“肚子疼?!”杨二郎脸上顿时没了血色,懊恼自责焦急担忧同时涌上心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用锦被裹了猴子一瞬消失。

兜率宫。
太上老君表示自己活了这万把年纪还是头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孙悟空光着身子被杨戬裹着被子抱在怀里,后者衣衫不整发髻散乱的,两人身上都带着未散尽的情yu味道,甚至丝被上还沾着不明液体……
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谁更尴尬了。
“大圣身体无碍,胎息正常,只是情致起伏激烈一时气阻,真君可以放心了。”
感情猴子只是爽过头岔气了。
太上老君也松了一口气,刚见杨戬抱着猴子冲破门闯进来,红着眼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拼命架势,心头还真是一瞬间过了千百种可怕的预想。
诊完脉,着童儿收了那些针包药囊,老君假咳几声捋着胡子掩饰尴尬,“只是,咳,只是这前三个月胎位不固,fang中之事,还是小心拿捏为度……”
“只需忍过着前三个月,后面坤泽为拓宽产道,是可以……咳咳咳……”太上老君心里叫苦不迭,这叫什么事哟,这俩小崽子不知羞耻,他太上天尊的老脸还想要呢!
“童儿,去取些安胎的丹药来。”
杨戬脑子里嗡嗡的,他听不清太上老君交代了些什么,却偏偏听见那两个小童转身去取药时窃窃道:“二郎神平日里看起来清心寡欲的,没想到私下里竟这么不知分寸,可怜了大圣爷……”
杨戬一张铁面在崩裂的边缘。
孙悟空本来也是臊得很,可他看见杨戬这千年难得一遇的窘迫模样,顿时就忘了自己的难堪,心里乐的不行,一出兜率宫的大门就忍不住拍着杨戬的胸脯哈哈大笑起来。
“你当时,哈哈哈哈你当时是不是都吓萎了?”
“都跟你说了没事,俺老孙的孩儿哪有这么不济!”
见杨戬还是铁青着脸,孙悟空也意识到这回是害真君大人丢脸丢大发了,总算生出些愧疚之意来:“真生气了呀?”
杨戬回过神来,对上猴子含着笑意的清澈眸子,才恍然从方才百般情绪中解脱出来。
除了标记孙悟空那一次,他真是许久没这样心情大起大落过了。又悔又怕,又急又气,又羞又恼,更多的,却是劫后余生般的庆幸暗喜。
还好猴子无事。
“诶,”孙悟空戳一戳他的脸颊,“行了行了算我对不住你,别气了吧?”
“本君生什么气。”杨戬面无表情,“反正这一桩桩大事小事,本君都给你记下了,早晚都是要好好算总账的。”
“总账……什么总账?你心眼也忒小了吧!”
杨戬冷哼一声。

 

——

——

 

 

三个月平稳度过,在孙悟空又一次不知死活的招惹杨戬之后,总算到了算总账的时间。

“这金箍棒用来拓宽产道确实方便,嗯?”
“不行了……哈……”孙悟空双手被捆仙锁绑在床头,握紧又松开,“不要……不要弄了……”
“本君同金箍棒哪个好用?”杨戬缓缓抽动着xue里露出的半截铁棒。
“你好用!哈……你好用!呃啊——”金箍棒被猛然抽离体外,强烈的摩擦带来的快////感让他绷紧身子挺起腰,却因为分//身被红绸缠缚着不得发泄,反而后xue因为失去堵塞和因gc而绞紧的肠道挤出大股积蓄的透明液体,se情到了极致。
“你给我解开……”
“身寸多了对身体不好。”杨戬面不改色的掰开他的腿把昂扬巨//物顶在泛着艳红的小口处缓缓顶入,“家规好好背了没有,第一条是什么?”
“狗屁家规……哈……杨戬小儿……你再不要脸……孙爷爷、啊啊啊……”
“家规第一条,是什么?”
“别再深了!混蛋三眼怪……你顶到俺孩儿了啊啊啊啊!”
“本君提醒你一次,第一条,在家在外,对本君该如何称呼?”
“鳖孙王八蛋!……哈啊……牲口……呜!不要……”孙悟空没能嘴硬到底,被蚀骨的快感折腾崩溃了,“我错了……夫君……好夫君、呃、好哥哥,放过我吧……”
“接着背,第二条是什么?”
“杨戬!”孙悟空要被他玩死了,“你杀了我,俺老孙不活了!”
杨戬没忍住笑出来,一眨眼解开了孙悟空身上的束缚,搂进怀里帮他纾解胀痛的前端。
等尖叫着身寸出积蓄的白zhuo,疲累感袭来,孙悟空也不顾自己一身狼藉,阖上眼一会儿便靠在杨戬怀里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