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如果十年、二十年以后的自己凭空出现在你眼前,你会觉得很幸运,因为他很能是来告诉你未来的某一次或者几次双色球开奖结果的。但并不是所有人的脑回路都如此正确,当长大以后的卡卡西突然出现在小卡卡西面前时,他说:“嘛,我要操你。”
作为一个成年人,要制服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是轻而易举的事。卡卡西作为一个老师的耐心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消失得一干二净。他完全靠暴力制服小卡,然后拎着他的脖领子,睁开写轮眼,把自己在四战战场以及神威空间跟带土打仗的画面全部塞进小卡脑内。
“事情就是这样,带土没死,我还捅了他。”大卡等他稍微缓了缓,才说道,“我想把自己给他操,你能理解吧?”
小卡被他松开脖领子以后就精神冲击过大一样,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带土还活着,带土想要报复自己,带土想要毁灭世界,这些小卡都能接受。他唯一不能接受的是自己竟然对带土真正起了杀心。
“废物不如,”小卡凶巴巴地瞪着大卡,想不到自己竟然变成这样的人。他想要弥补,也知道未来的自己想要弥补,而他们现在能做的大概只有这个了。
“我需要先调教你,”大卡自顾自地说,“如果你什么都不会,我也就什么都不会。”
“我会训练你口交,撑开你的喉咙,把你完全扩张开,直到你上下两个洞都能顺利接受带土为止。”
“我知道了。”
完全不需要任何思想准备,也没有什么循序渐进的过程,小卡很快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带土还活着,那么自己就应该做任何能让带土高兴的事。大卡知道,在这一点上,任何时期的自己都保持着高度的一致。
于是小卡不再抗拒,完全自暴自弃地任凭他的摆布——这简直就像在四战战场上再次见到带土时的自己。大卡苦笑一声,坐下来,把幼时的自己打横放在大腿上。他扒开小卡的裤子和内裤,拉下自己的面罩,眼睛也不眨地舔上去。
即使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建设,小卡依旧被长大成人以后的自己这种无耻行径震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卡用左手掐住他的脖子,抬起他的后背,为了让他能够毫不费力地看到他是如何给自己口交的。大卡的口腔温热潮湿,唇舌也配合得天衣无缝,这可比他自己的手强得太多。还在青春期的小卡哪受得了这个,没过一会儿他就喘得厉害,右手紧紧搂住大卡的脖子,眼看着要交代在他嘴里。
“别光爽了,学着点。”
大卡觉得怀里的小卡开始抖得不成样,知道他快要射了,就放开他,让他慢慢从高潮前的兴奋状态中平静下来。
被强行打断高潮让小卡整个儿地绷紧,他的手指绞住大卡的衣领和裤子,用深呼吸试图让自己冷静。
“我好了。”
过了好一阵,小卡才恢复正常的呼吸节奏,虽然他依然硬着。
“听好了,我只说一遍,”大卡作为一名教师,其基本职业素养开始发挥作用。
“一开始你可以用舌头,让带土硬起来,就像我刚才做的那样。然后尽量放松喉咙,让他插得更深,像这样。”
说着,大卡重新含住小卡的阴茎,深深地吞进喉咙里——那插得不能再深了,小卡感觉的他的嘴唇已经触碰到自己小腹的皮肤。大卡的喉咙又紧又热,被异物入侵刺激产生的呕反射让小卡舒服到恨不得化在他怀里。只是这一下深喉,小卡就要射了,而大卡在这个时候适时地放开他。
连续两次被打断高潮让小卡难受极了,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地阴茎从大卡美好的口腔里滑出来,在空气里可怜兮兮地吐着前液。他无助地磨蹭双腿,在大卡怀里轻微地挣扎起来。他想用手碰一碰自己的阴茎。只差一点点,就一点点,只要再轻轻碰一下他就可以射出来。可是大卡突然用一只手把他的两个手腕攥在一起,反剪在他脖子后面,他一动也动弹不得。
“混蛋……”
“带土可不会每次都给你舒服,你要学会忍耐,”大卡看着他难耐的模样,面无表情地说,“你的任务是照顾带土,你自己的感受并不重要。”
“可你不是带土……你这个混蛋……”
“你随便骂好了,”大卡说,“我本来是打算下一次让你射的,现在看来我对你的训练还远远不够。”
于是大卡在他冷静下来之后,又一次含住他的阴茎,这次只用舌头,就让他浑身抖个不停,不过他还是没能得到高潮。
“记住了吗?”大卡依旧冷冰冰的,“你的感受完全不重要,你的脑子里应该只有带土。”
小卡还在发抖,他感觉的自己出了很多汗,衣服湿答答地粘在后背上,那很不好受。
“记住了,”小卡说。
“嘴上说是没用的,”大卡说,“现在我要放开你的手,这次你要自己管好他们。”
不记得是第几次了,小卡再一次被大卡的喉咙好好伺候过,又再一次被狠狠地抛开。小卡眼睛发红,两个手紧握着拳,指甲深深嵌进掌心,他觉得自己已经敏感到吹一口气都能射。但他最终忍住了,直到彻底冷静下来都没有用手碰自己一下。
“很好,”大卡弯起眼睛冲他微笑,然后再一次把他的阴茎吞进去。这一次小卡终于如愿以偿地得到高潮。这太舒服了,他舒服得眼睛都不愿意睁开。大卡在他射完以后依旧好好地含着他,直到他完全软下去,然后用舌头把他下体所有的体液都清理干净,跟他射在他嘴里的精液一并咽下去。
“你也要给带土这样做,记住没有?”
小卡愣住了,他脑子里闪现出许多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下流的词语,他并不想用它们来形容未来的自己,可事实就是如此。
“骚货……”小卡脱口而出。
“啊,”大卡愣了愣,垂下眼睛,“我是骚货。”
小卡本来做好了挨打的准备,没想到大卡就这样承认了。他自知失语,不再说话,大卡也同样没有说话。就这样沉默了一会儿,大卡首先开口。他的嗓子变得有点哑。
“我是骚货,但你还不是,”他向小卡伸出手,“现在我们来解决一下这个问题。”
大卡说着拉开裤子,已经完全勃起充血的阴茎暴露在小卡眼前。真是个可怕的玩意,小卡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大卡把下意识往后躲的小卡拎过来,强迫他跪在自己面前,然后掐住他的腮帮子,手指用力,硬生生掰开他的嘴。
“这回该你了。”
大卡微笑起来,他另一只手握住自己的阴茎,直接捅进小卡被他掰开的嘴巴里。这太大了,小卡想,他觉得自己的嘴角都会被撑破。
“刚刚怎么教你的?”大卡皱眉,“动动你的舌头。”
太紧了,大卡长长地叹息一声,舒服倒是很舒服,可是他没办法操得更深哪怕一点点。于是他把冰凉凉的手指搭在小卡后脖子上,半强迫式地把他的脑袋往自己阴茎上压,小卡几乎要被他捅出眼泪。他的喉咙像卡卡西之前所说的一样,正在被完全撑开。他快要受不了了,他不敢相信被这个东西完全捅进喉咙里会怎样。他开始挣扎,模模糊糊地哀求,试图摆脱大卡的控制。
“不行了吗……”大卡摸摸他的头发,暂时放开他,“可带土有可能比我的还大啊。”
小卡跪在地上,被逼出来的眼泪糊了一脸,狼狈不堪。他干呕了一阵,深深地呼吸几口空气,对大卡摇摇头。
“我自己来。”
在带土的事上,卡卡西对自己一向狠心,大卡毫不意外。只见小卡闭上眼睛,自己握住大卡的阴茎,一点一点地往喉咙里吞。他的动作很慢,显然是在慢慢适应,但他始终没有停下——直到他把大卡的阴茎整个吞进去。
“很好啦,已经很好啦。”
小卡在整个吞下以后只坚持了很短的时间便像最开始那样干呕。大卡拍拍他的后背,帮他顺气。
“歇一会儿吧?要么你自己慢慢练,我先回去见带土了。”
“不行!”
小卡突然凶起来,拽住大卡,又给他来了几次。这回小卡坚持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长,应该是慢慢适应了被撑开的感觉。最后一次小卡甚至可以做到像大卡一样,任由阴茎在自己喉咙里抽插也不会无法忍受了。小卡做得越来越好,越来越无可挑剔,直到大卡无法控制地射在他嘴里。他完全按照之前大卡教给他的,仔细地舔干净大卡的下体,跟他射在他嘴里的精液一并咽下去。
“骚货,”大卡说。
小卡陡然沉下脸,冷冰冰地看着他。
“少来这套,你不配羞辱我。”
大卡耸耸肩,他太知道小时候的自己是什么脾气。不过无所谓,他不需要取悦自己,只需要取悦带土。
“你先休息一下吧,休息好了就下一项。我们没有润滑和道具,所以我只能用手指慢慢地把你撑开。”
大卡笑眯眯地看着小卡。
“那可是很疼的,”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