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西游渡妖记01

Chapter Text

西游渡妖记 第一回 菩萨点化沙悟净 “试问阳关,储精无数,往往到头肾虚了。阴阳交合,吞腹入肠,迷了几多年少?毛吞大海,芥纳须弥,五谷轮回一朝……” 话表我佛如来,镇压了妖猴辞别玉帝之际对众道出此言。待转回灵山,见三千诸佛、五百罗汉、金刚并菩萨,座下金身头陀才稽首问佛,如来但笑不语,唯一弟子道:“此妖猴天生地养,但失人伦,所以恣意妄行野性难驯。”佛祖拈花一笑,佛莲瑞气萦绕莲瓣绽放,须臾间重瓣飘落,化作箍儿一分为三落在掌心。 佛祖将手一送,箍儿飞至那弟子身前。弟子念了声佛号,才将金箍收入袖中。诸众抬首观看,却是落伽山上慈悲主,潮音洞里活观音。 佛祖笑言道:“我观此石猴心无人伦,缺阳少精,才躁欲难泄,我有三藏真精一滴,乃修真之精,正欲法门,我如今送入轮回托生为人,十世之后沾染红尘,尊者再入世点化,让他步步向西,以真精之身渡众妖苦厄。” 佛祖又令阿傩、迦叶取了锦襕袈裟一领,九环锡杖一根交与菩萨,“此子被点化之日,肉身当有异象,我这袈裟可掩奇异,我这锡杖可助精关。”菩萨皈依拜领,又问了金箍妙用,才唤了惠岸行者径下灵山。 山中一日,世上千年。那真精自去托生,这菩萨也别离了佛祖半云半雾一路东行,忽然见弱水三千,乃是流沙河界。菩萨拨开云雾,见此河宽广无边,恶浪滔天,倦鸟6飞不过,枯枝入水沉。他正看着,突然从水波里跳出一个妖怪来。 好一个丑恶的妖魔,目光晦暗无神,浑身赤裸,红发乱蓬,颈间一串森白头骨,胯下阳物油亮黑粗,不知在此处吸了多少人的元阳,害了多少人的性命。观音看了摇头叹息,手指摸了摸袖里金箍,有心帮三藏真精收服此妖。 那妖魔见半空飞来个美人,淫笑着抖了抖胯下阳物,持了宝杖就要来捉。惠岸行者哪容他放肆,掣浑铁棒挡住,怒斥一声妖怪休得无礼,便和他战作一块儿。那怪物在此河边上淫乱已久,未逢对手,谁知今日却怎么也打不过,急得双目刺红阳物朝天,只张着嘴哇啦啦怪叫。 惠岸冷笑,一棒正中妖魔阳具,打得妖魔惨叫一声落入河中,眼见就要被河水吞噬。忽然云雾中落下一个金箍,一下套住了被打得萎靡的阳物,往空中一扯,把个赤条条的妖魔提在了半空。 妖怪疼得满头大汗,双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嘴里唔噜不止,似在求饶。 惠岸收了混铁棒,揪住怪物来见菩萨。菩萨盘坐云端,见那怪物纳头便拜,口中讨饶,便不再念那紧箍咒。咒声刚停,那怪物就觉得下体一松不过,钻心之痛就此结束,便知道来人的厉害,哪还敢有反抗之心,只跪在那里不住磕头。 惠岸也是第一次见这金箍的厉害,不住拿眼打量。菩萨有心展示,便对那怪物道:“你且亮出你的阳物来。” 那怪物连忙翻身仰倒张开双腿,亮出了胯下肉根。只见他下腹黑毛浓密,一根粗大肉根横卧腹上。这条肉根沾满汗水,黝黑发亮,粗圆的龟头上上穿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圆环。惠岸蹲下仔细一看,那金环竟然就是佛祖所赐下的金箍。那金箍见肉生根,竟牢牢锁住了出精口。此金箍乃佛祖之物,水火不侵,刀剑无惧,即便狠心要剁了阴茎,这金箍也能保你断皮连筋,至多三两日又恢复如初。所以菩萨才敢用这金箍穿了这怪物龟头,提着乱甩也不会撕烂他的皮肉。 怪物躺在那里,任他们将自己的阳物提在手里翻来覆去把玩,萎靡的那话竟然又活了过来。根下肉袋沉沉甸甸鼓鼓囊囊,阴茎也在惠岸的手中越变越大,又热又烫,不一会儿又直挺挺地耸立在双腿间。 菩萨默念了句金箍咒,就见那金箍猛然缩小,死死嵌入肉中,勒得怪物如脱水的鱼一样满地翻腾,疼得他面脸通红青筋乱跳,眼泪鼻涕一起流。幸好菩萨一念即停,金箍又恢复了原状。那怪物大口喘着气,眼神充满畏惧。 菩萨见这怪物已被驯服,便挑了一滴甘露点在怪物铃口。那甘露顺着紫红的尿口渗入血肉,顷刻间修补好撕裂之处,不单如此,连那污黑的阳物都被洗去暗沉秽物,一别丑陋模样,变得茎粗皮嫩,粉红洁净,倒像是个雏儿。 那怪物晃了晃脑袋,一身浊气尽扫,双眼智慧重归。他一恢复神志,立刻拜倒菩萨跟前,告道:“菩萨慈悲,恕我之罪,待我诉告。我不是妖邪,我是灵霄殿下侍銮舆的卷帘大将。只因在蟠桃会上夹碎了碧玉根,才被贬下凡间生作此番模样。又教三日一次,将铁的木的阳具来肏弄我,叫我渐渐失了心智,便只知守在此河边,奸淫过往行人,直至精尽人亡。不期今日竟冲撞了观世音菩萨,罪过罪过。” 菩萨道:“你本待罪之身在此受罚,不思悔过反而吸精夺命,实乃罪上加罪。我今日从西而来往东土而去,寻三藏真精转世之人。你何不入我门来,跟那渡厄人做个徒弟,助他一路西进,共享极乐。” 卷帘大将垂手不语,又闻菩萨道:“至于那三日一次肏弄你的九天阳物,自有我与玉帝讨个情面替你免了,但枉死在你手中冤魂枯骨却仍是要你赎罪。” “敢问菩萨,我该如何赎罪?” “自然是以牙还牙。你吸了多少人精血元阳,这些白骨便要肏弄你多少次。不过有金箍在,定会锁住你的精关,不致又叫你失了神志。如此,你意如何?” 卷帘道:“我愿入佛门,享极乐。”菩萨方与他摩顶受戒,指沙为姓,就姓了沙,起个法名,叫做个沙悟净。当时入了沙门,送菩萨过了河,他日里潜入河底打捞枯骨,夜里便用肉穴赎罪,金箍锁肉根,日日不得泄,专等取精人。

西游渡妖记01

“试问阳关,储精无数,往往到头肾虚了。阴阳交合,吞腹入肠,迷了几多年少?毛吞大海,芥纳须弥,五谷轮回一朝……”

话表我佛如来,镇压了妖猴辞别玉帝之际对众道出此言。待转回灵山,见三千诸佛、五百罗汉、金刚并菩萨,座下金身头陀才稽首问佛,如来但笑不语,唯一弟子道:“此妖猴天生地养,但失人伦,所以恣意妄行野性难驯。”佛祖拈花一笑,佛莲瑞气萦绕莲瓣绽放,须臾间重瓣飘落,化作箍儿一分为三落在掌心。

佛祖将手一送,箍儿飞至那弟子身前。弟子念了声佛号,才将金箍收入袖中。诸众抬首观看,却是落伽山上慈悲主,潮音洞里活观音。

佛祖笑言道:“我观此石猴心无人伦,缺阳少精,才躁欲难泄,我有三藏真精一滴,乃修真之精,正欲法门,我如今送入轮回托生为人,十世之后沾染红尘,尊者再入世点化,让他步步向西,以真精之身渡众妖苦厄。”

佛祖又令阿傩、迦叶取了锦襕袈裟一领,九环锡杖一根交与菩萨,“此子被点化之日,肉身当有异象,我这袈裟可掩奇异,我这锡杖可助精关。”菩萨皈依拜领,又问了金箍妙用,才唤了惠岸行者径下灵山。

山中一日,世上千年。那真精自去托生,这菩萨也别离了佛祖半云半雾一路东行,忽然见弱水三千,乃是流沙河界。菩萨拨开云雾,见此河宽广无边,恶浪滔天,倦鸟飞不过,枯枝入水沉。他正看着,突然从水波里跳出一个妖怪来。

好一个丑恶的妖魔,目光晦暗无神,浑身赤裸,红发乱蓬,颈间一串森白头骨,胯下阳物油亮黑粗,不知在此处吸了多少人的元阳,害了多少人的性命。观音看了摇头叹息,手指摸了摸袖里金箍,有心帮三藏真精收服此妖。

那妖魔见半空飞来个美人,淫笑着抖了抖胯下阳物,持了宝杖就要来捉。惠岸行者哪容他放肆,掣浑铁棒挡住,怒斥一声妖怪休得无礼,便和他战作一块儿。那怪物在此河边上淫乱已久,未逢对手,谁知今日却怎么也打不过,急得双目刺红阳物朝天,只张着嘴哇啦啦怪叫。

惠岸冷笑,一棒正中妖魔阳具,打得妖魔惨叫一声落入河中,眼见就要被河水吞噬。忽然云雾中落下一个金箍,一下套住了被打得萎靡的阳物,往空中一扯,把个赤条条的妖魔提在了半空。

妖怪疼得满头大汗,双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嘴里唔噜不止,似在求饶。

惠岸收了混铁棒,揪住怪物来见菩萨。菩萨盘坐云端,见那怪物纳头便拜,口中讨饶,便不再念那紧箍咒。咒声刚停,那怪物就觉得下体一松不过,钻心之痛就此结束,便知道来人的厉害,哪还敢有反抗之心,只跪在那里不住磕头。

惠岸也是第一次见这金箍的厉害,不住拿眼打量。菩萨有心展示,便对那怪物道:“你且亮出你的阳物来。”

那怪物连忙翻身仰倒张开双腿,亮出了胯下肉根。只见他下腹黑毛浓密,一根粗大肉根横卧腹上。这条肉根沾满汗水,黝黑发亮,粗圆的龟头上上穿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圆环。惠岸蹲下仔细一看,那金环竟然就是佛祖所赐下的金箍。那金箍见肉生根,竟牢牢锁住了出精口。此金箍乃佛祖之物,水火不侵,刀剑无惧,即便狠心要剁了阴茎,这金箍也能保你断皮连筋,至多三两日又恢复如初。所以菩萨才敢用这金箍穿了这怪物龟头,提着乱甩也不会撕烂他的皮肉。

怪物躺在那里,任他们将自己的阳物提在手里翻来覆去把玩,萎靡的那话竟然又活了过来。根下肉袋沉沉甸甸鼓鼓囊囊,阴茎也在惠岸的手中越变越大,又热又烫,不一会儿又直挺挺地耸立在双腿间。

菩萨默念了句金箍咒,就见那金箍猛然缩小,死死嵌入肉中,勒得怪物如脱水的鱼一样满地翻腾,疼得他面脸通红青筋乱跳,眼泪鼻涕一起流。幸好菩萨一念即停,金箍又恢复了原状。那怪物大口喘着气,眼神充满畏惧。

菩萨见这怪物已被驯服,便挑了一滴甘露点在怪物铃口。那甘露顺着紫红的尿口渗入血肉,顷刻间修补好撕裂之处,不单如此,连那污黑的阳物都被洗去暗沉秽物,一别丑陋模样,变得茎粗皮嫩,粉红洁净,倒像是个雏儿。

那怪物晃了晃脑袋,一身浊气尽扫,双眼智慧重归。他一恢复神志,立刻拜倒菩萨跟前,告道:“菩萨慈悲,恕我之罪,待我诉告。我不是妖邪,我是灵霄殿下侍銮舆的卷帘大将。只因在蟠桃会上夹碎了碧玉根,才被贬下凡间生作此番模样。又教三日一次,将铁的木的阳具来肏弄我,叫我渐渐失了心智,便只知守在此河边,奸淫过往行人,直至精尽人亡。不期今日竟冲撞了观世音菩萨,罪过罪过。”

菩萨道:“你本待罪之身在此受罚,不思悔过反而吸精夺命,实乃罪上加罪。我今日从西而来往东土而去,寻三藏真精转世之人。你何不入我门来,跟那渡厄人做个徒弟,助他一路西进,共享极乐。”

卷帘大将垂手不语,又闻菩萨道:“至于那三日一次肏弄你的九天阳物,自有我与玉帝讨个情面替你免了,但枉死在你手中冤魂枯骨却仍是要你赎罪。”

“敢问菩萨,我该如何赎罪?”

“自然是以牙还牙。你吸了多少人精血元阳,这些白骨便要肏弄你多少次。不过有金箍在,定会锁住你的精关,不致又叫你失了神志。如此,你意如何?”

卷帘道:“我愿入佛门,享极乐。”菩萨方与他摩顶受戒,指沙为姓,就姓了沙,起个法名,叫做个沙悟净。当时入了沙门,送菩萨过了河,他日里潜入河底打捞枯骨,夜里便用肉穴赎罪,金箍锁肉根,日日不得泄,专等取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