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韩叶R】我家的omega就是不一样

Work Text:

韩文清从小就是个力大无穷的孩子,身体健壮,运动能力强,打架更是从没输过,所有人都以为他以后会分化成一个优秀的alpha,把自己优异的基因留在某个omega体内。
然而,12岁那年,他的性别检验通知书上被医生落下了一个重重的omega印章字样,于是,从那天起,韩文清成为了一个强壮的、运动力极强的、优秀的omega……

 

时光飞逝,十七八岁的韩文清和所有同龄人一样迷恋上了网络游戏,不过韩文清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他的优异才能足以让他成为一名顶尖的电竞职业选手,很巧的是,有个比他略小的,名叫叶秋的家伙也是如此,虽然后来韩文清得知这个好对手名叫叶修。

叶修是个alpha,任何与他交过手的人都不会对此有任何怀疑,他手速快、意识强、操作一流,几乎是把alpha应有的所有优势都完美表现出来。不过韩文清不服,作为同样优秀的电竞选手,韩文清的意识、手速、操作丝毫不输给叶修,但当别人知道他是一个omega的时候,就会表现出一种对他的谦让,无论是什么游戏都是如此,这对韩文清来说绝对是一种侮辱,是对他性别的歧视。正因如此,韩文清悄悄地隐藏了自己的性别,反正他的长相一点也不会暴露这个秘密。

可是,作为一个已经性成熟的omega,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是要发圌情的,到了这个时候,即便韩文清不想承认,他的本能需求还是会超越他的理智,作为omega中的佼佼者,他理想的交p尾对象自然也就是alpha中的精英——比方说叶修。

 

这天 韩文清在厕所里发圌情了,非常凑巧的是,叶修也在厕所里……

“我说老韩……你冷静点儿。”此时叶修已经被韩文清壁咚在一个厕所隔间里,韩文清用一只强壮的手臂撑住门,另一只就压在叶修耳朵旁边,他比叶修略微高几厘米,虽然平时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此时竟然让叶修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韩文清喘着粗气,气息喷在叶修的脸颊和颈间,既痒又热,除此之外还带着一股香甜的草莓蛋糕味。
叶修不知道韩文清是个O,当他闻到这个气味的时候,还以为是厕所的芳香剂,男厕用草莓蛋糕味的芳香剂,叶修正在内心吐槽这清洁大妈圌的恶趣味呢。

“叶修……”韩文清眼睛水灵灵的,把叶修有些错愕的脸倒影的更佳清晰,韩文清心里自然也是认可叶修的,虽然不至于说是爱情,但真要是发了情,他第一个想到的标记对象——即便他自己不想承认,也一定只能是叶修了,而此时,就是一个机会。
“你身体不舒服吗?”叶修看着眼角泛红的韩文清,试探着说,“你放我出去,我给你找医生。”草莓蛋糕的味道越来越浓,让叶修也不由得觉得喉咙发干,身体冒汗,他隐约意识到这不是芳香剂的味道。

韩文清吞咽了一下,他虽然上过学校的性教育课,但对于“omega的自我保护与标记”部分是非常排斥的,他不想被人觉得很弱,自然也不需要刻意去自我保护,事实上,活了20几年,他几乎都在保护别人,因此也顺其自然地忽略掉了关于标记的部分。
韩文清不太清楚怎么被标记,他一直假装自己是个alpha,所以中学时被朋友拉着看簧片的时候,看的也是alpha视角。
作为一个力求AO平等的人,在他看来,无论是A还是O标记起来应该都差不多,于是他决定照着簧片里面的步骤来(*千万不要把a圌片当做性教育素材啊)。

 

叶修觉得情况不妙,周围的空气热得过头了,难道冷气突然坏掉?不对不对,确切地说是他自己的身体在发热,而且自己的下圌身也……很莫名其妙啊!难道自己对面前这强壮的alpha起了反应?叶修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意识自己喜欢的对象是个A,而且还是这种体型相当健硕的A!叶修感到菊圌花一紧。

叶修试图推开韩文清,无论如何圌在厕所里也太奇怪了,如果他们真的对彼此有意,大可以约一个浪漫的地方,无论是花前月下还是酒店套间都OK,厕所什么的真的……
作为一个打游戏一流的alpha,叶修在体格上算不得健壮,对付一般的B和O他倒是绰绰有余,不过韩文清是个从小就力大如牛的O(在叶修眼里是个A),这一番推搡叶修不但没占到一点便宜,居然还给对方抓圌住一个空挡,只那一秒,他就被夺去了嘴唇的主导权。

韩文清的嘴巴烫极了,仿佛一团火就这样烧进叶修身体里。韩文清的吻技相当笨拙,只会一个劲的嘬,连舌头的基本运用都不得要领,这一番胡乱的亲吻过后,叶修的嘴唇满是湿乎乎的唾液,不过说来也怪,叶修居然不觉得恶心,他睁开眼看着韩文清不知所措的表情,瞬间决定好好教教这个对手游戏以外的东西,于是他揪住韩文清的领口,主动吻上韩文清的唇。
这一吻可好,叶修alpha的信息素瞬间灌入韩文清的鼻腔,是一股黑咖啡的味道。

草莓蛋糕配黑咖啡吗?这个念头在韩文清脑子里一闪而过,随即就被更加浓烈的咖啡香气给冲淡了。

又一吻过后,叶修总算明白草莓蛋糕的气味来源,韩文清是个omega这件事也瞒不住了,被撩圌拨起性圌趣的叶修自然也不打算就这样放走眼前发圌情的omega。
韩文清是个omega,叶修觉得有趣极了,他作为顶尖精英alpha的狩猎欲刹那间就燃到顶点。

叶修开始主动起来,他脱掉自己的外套丢在一旁的马桶盖上,随后拉过韩文清再次激吻起来,经过几次三番的唇圌舌纠缠,韩文清也渐渐得了要领,开始配合叶修的舌头与吐息,他的双手不由自主地就攀上叶修略显纤细的腰圌肢,十个指头摸圌摸搓搓地,感受着叶修腰部的线条。
叶修被韩文清摸得浑身酥圌酥圌麻麻的,他将嘴从韩文清意犹未尽的舌头上脱离,逐步吮圌吻韩文清的脖颈,在他的腺体附近用舌头打圈,弄得韩文清不禁一阵寒战。
韩文清把叶修抱在怀里,任由他在自己身前作弄。
叶修隔着韩文清的白色T恤亲吻他的胸脯,白色很快就被晕染成透明,韩文清结实的胸膛和粉色的乳圌头若隐若现。
韩文清也学着叶修的样子来,由于太过兴奋,他有些控制不好力度,“啪”一声把叶修推到厕所隔间的墙板上,就整个头陷在叶修颈窝里,他的手很大,指头有点粗糙,从叶修衣服下面伸进去,一路顺着把叶修不算明显的腹肌摸了个遍,然后开始搓圌揉叶修的乳圌头。
“嗯……老韩,你学的挺快嘛。”叶修轻笑,测过脸咬韩文清耳朵。

韩文清另一只手攀上叶修的髋圌部,却是向下游走,搁着裤子探叶修的臀圌缝,股间本身就是个敏感的地方,这么来回揉搓几下,叶修的下圌身已经涨得发疼了,他把韩文清的手放到自己的前端,示意自己已经做好准备,韩文清却把他的手拉过去,也放在分0身上,那里同样硬得离谱。
叶修道是识趣得很,双手灵巧地解开韩文清的皮带,从裤子前窗里把韩文清的兄弟掏出来。
omega的性圌器比较小,夜叶修一只手就几乎能全部握住,他又仰头吻住韩文清,手上同时套圌弄起来。

也许是第一次,韩文清泄得有点早,叶修用厕纸擦掉手里的液体,脸上的笑容带着点戏谑。
他拍了拍韩文清的肩,示意韩文清转个身,也该轮到他提圌枪上阵了,哪想韩文清却突然把叶修翻了个个,压着他的背把他摁在隔间门板上。
叶修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待他思索清楚以后,韩文清的下圌身已经在他股间上下来回摩a擦起来。
“呃……我说老韩……唔!”叶修本想提醒韩文清操作有误,分n身却突然被韩文清伸进裤子里的手抓了个正着,他想说的话被袭来的快圌感堵了回去,紧接着韩文清粗大的另一只手开始在叶修身前游弋,指尖拨圌弄叶修的乳圌尖,下面那只手也配合着给了叶修最想要的动作。

叶修觉得自己有点不争气,堂堂alpha,居然被一个omega摁在门板上套圌弄,不过韩文清的力气是真的大,叶修硬是没能把身子翻过来。
LU了一会,韩文清抽会双手,用自己下巴摁住叶修肩膀,膝盖顶在叶修腿圌间,使他无法回身。

叶修终于得了说话的空挡,赶紧给韩文清解释AO正确的标记方式。韩文清哪有功夫听这些,叶修话说了一半,就感觉自己屁圌股一凉,花k心给一个硬硬的东西捅了。
叶修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我擦……老韩你……悠着点。”
韩文清看出叶修表情不对,在他脸颊上啄了几口以示安慰。他不明白为什么叶修的后圌穴会那么紧,按照簧片的套路,这个时候应该可以直接插oo入才对,不过聪明的韩文清并没有因此被难住,他决定用手指给叶修扩p张。

 第一根手指进入的时候,叶修觉得自己头皮都裂开了,他深呼吸想要缓解下圌身的异物感,韩文清倒不是个粗暴的人,手指的动作还算温柔,一点一点地让叶修适应。
“老韩……你能不能稍微……照顾一下我的前面。”叶修贴着门,扭头对身后的韩文清提出建议,他知道韩文清是铁了心要上他了,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对方是个o,要真的是a叶修八成会被干k成肛裂送去急救。
叶修的建议很快被采纳,他的性o器被握住的瞬间,后圌穴的难耐感就减轻了很多,叶修尽量把注意力放在愉快的事情上,没过多久,他就感觉到韩文清的身子再一次贴上来,后圌穴也随之被填满,不过并没有之前那么疼了。

韩文清的喘息很低沉,随着身体的耸动一阵阵地传到叶修耳边,叶修的前端还握在韩文清手里,也是一下一下地被套圌弄着,他的鼻息开始有点不受自己控制。
在本能的作用下,叶修的后圌穴渐渐湿圌润起来,异物感不再那么强,有几次冲击还恰好擦中叶修的敏圌感圌处,几乎让他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没想到作为alpha也能被圌插后面,他不禁苦笑,思绪却很快又被快意冲散。
韩文清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两人连在一起的身体撞的塑料门板啪pp啪作响,叶修不再压抑自己的声音,被触到动情处时也会哼上几声,随之而来的是韩文清更加剧烈动作。

叶修如厕的时候体育馆里的观众都走的差不多了,现在更是不会有什么人来打扰他们……叶修正这么想着,厕所门忽然被打开。
隔间里的两人立即停下动作。

“你说队长跑哪去了?”一人走进厕所,听声音是嘉世战队的张家兴。
“鬼才知道,”另一个人是刘皓,“他不是从不参加记者会的吗?”
“说的也是,”两人走到便池边,“不过以往不都会在准备室等大家吗?”
“管他的,那么大人还能丢不成?”刘皓说。

“唉,我说皓哥,”张家兴耸了耸鼻子闻了闻,“你有没有闻到,这厕所里有股……蛋糕味?”
“芳香剂吧。”刘皓说。
“男厕用这种芳香剂,霸图的体育场很恶趣味嘛。”
“哈哈哈哈,说不定他们表面硬汉,其实内心都是大姑娘……”
两人有说有笑地离开了。

叶修被吓出一身冷汗,就在刚才,刘皓和张家兴进来以后,韩文清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居然又一个劲往他里面捅,见叶修没啥反应,还加快了手里的动作,害叶修差点叫出声,幸好及时捂住嘴,又用另一只手奋力撑住身子才没把门板撞出声。

两人脚步远去,叶修松开手,大口喘气。
韩文清扶住叶修是腰往后退了一步,叶修被他拉着往后一仰,一下子坐在韩文清腿上,还留在后圌穴里的韩文清的分n身刹那间就戳到叶修的敏感点,叶修“啊”地一声叫出来,在空荡荡的厕所里回荡了一阵。
“你干嘛……等等!”叶修对自己现在的姿势感到无比羞耻,韩文清一手从叶修胯间伸出环住他的腿,另一只手继续给叶修套圌弄,而他们的下圌身还连着,叶修整个人仰躺在韩文清身上。
韩文清舔圌着叶修的耳朵继续抽圌插起来,坐在他身上的叶修就跟着抽圌插的频率一颠一颠。
这个姿势插的非常深,即便omega的阳o具尺寸有限,现在也基本可以抵到生圌殖腔口,要不是alpha的生圌殖腔早已退化,这次被标记的人很可能就是叶修。

“啊啊……嗯……唔……”叶修已经搞不清下圌身传来的快圌感是由于性器被套圌弄还是后穴被抽插,他大汗淋漓地享受着此刻微妙的感觉。韩文清在他的后颈上啃咬,像是要把他吃进肚子里一样,不过并不痛,就是有点痒。

终于,在两人一起颤抖过后,他们双双达到高圌潮,叶修那股本应该射n在韩文清体内的精页此刻正从塑料门板上流下来,而韩文清则是射k在叶修里面了。

 

两人又在隔间里休息了一会,才整理着装清理现场。
然后,韩文清发现自己裤子后面湿了一大片,都是从他后圌穴里流出来的汁圌液,顺便也把叶修刚才扔马桶上的嘉世队服也弄圌湿了。

叶修把外套系在韩文清腰上,稍微给他遮挡一下发圌情过后的难堪。
两人沿着走廊一路回到各自的准备室。
叶修感觉到韩文清的信息素味道还是久久没有散去,才反应过来这家伙根本就连临时标记都还没做。
“老韩。”叶修叫住韩文清。
韩文清虽然还在发圌情中,不过刚才泄圌了两次现在头脑还算清醒,莫名其妙地就把宿敌叶修上o了,他目前正处在尴尬中,见叶修叫他,还有点不好意思的红了耳朵。
叶修意识到韩文清不太愿意走近他,就自己走上前一把勾住韩文清脖子。
“你干嘛?!”韩文清看起来有点紧张。
“你现在味儿可大呢,一会儿出去哥怕你有危险。”叶修笑得有点坏。
韩文清自然清楚发圌情期的omega在街上走会发生什么,不过他并没有想要拜托叶修的意思,“我包里有抑制剂。”韩文清语气平淡。
“诶哟老韩,”叶修倒是没打算松手,“你这算什么?把吊无情?用完就丢啊你。”
“别胡说……”韩文清突然就换上一副认真的表情,“我会负责,就怕你不愿意。”,他炯炯有神的眼睛里满是对叶修的坚贞不渝。

叶修笑了笑,抬头轻轻含圌住韩文清颈侧的腺体,又在他耳边柔声说,“是哥对你负责才对。”
说话间,临时标记已达成。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