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香芋】睡懒觉需要理由吗

Work Text:

固定的作息时间遵循久了,生物钟就习惯了,两人平常工作日一般都在闹钟时间的前几分钟自行起床,留着闹钟就当以防万一。
结果这天这个planB就被甄少祥用上了。在枕头边嗡嗡的振声中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房间的灯没打开,门也关着,伸手一摸,身边那半张床只剩余温不见人。他翻了个身,探出头去看门缝里有没有透出光,正在努力平衡身体,门就开了。
于半珊进屋径直走到床边,俯身看向翻回仰卧姿势的甄少祥。
“醒了啊。”他的手背贴上甄少祥的额头,暖暖的皮肤带着洗漱后轻微的水汽。
“嗯。”甄少祥仰头迎合着于半珊的动作,软软地应答。
“那就起来呗。”见甄少祥体温正常,于半珊便直起身体,抬手去摸索床头的顶灯开关,“开灯了哦。”
“嗯。”甄少祥乖乖闭上眼。其实卧室的灯光并不刺眼,醒来这一会儿也足够让他的眼睛适应一定的光亮,但是珊儿的关爱自然要全力配合啦。他边想边幸福地微笑起来。
开了灯,于半珊就转身往外走,走了几步发现身后没动静,转回头就看到甄少祥果然还摊在床上,一双桃花眼炯然有神地望着他。
于半珊急忙跑回床边就要蹲下身子去摸甄少祥的脸:“没事吧?还是有哪儿不舒服吗?”
甄少祥及时拉住于半珊的手,微哑的声音带着笑意:“我被床抓住了,要珊儿亲亲才起来。”
于半珊往下蹲的动作卡在半途。对床上那个幼稚鬼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没好气地丢下一句“牙都没刷谁要亲你。”
然后弯下腰轻轻亲了一下甄少祥的鼻尖。

见这人没事,于半珊就去厨房了。甄少祥心满意足地爬起来,穿上家居服飞快冲进卫生间开始洗漱。等他清清爽爽整理好自己从卫生间出来,于半珊刚好开始煮面。
甄少祥蹭到看着灶的于半珊身边,轻声叫他:“珊儿。”
“嗯?”于半珊盯着锅随口回应。
“珊儿~”甄少祥握住于半珊的下巴,把他的脸转过来面对自己。
“干嘛?”于半珊被迫抬起头,见甄少祥一脸认真地盯着自己瞧,不由有点紧张。
回答他的是一个柔软的吻。甄少祥将唇贴上于半珊的,接着轻轻含住,舌尖在那双唇瓣上轻触一下,旋即离开。
“……我需要夸你这么快就刷完牙了吗?”于半珊莫名其妙地瞪着甄少祥。
“不是啦。珊儿,你的嘴唇都干得有裂口了。”甄少祥修长手指轻点于半珊的唇珠,“不疼吗?”
于半珊不自觉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果然不知何时出现了小小的裂口。难道是刚才亲亲甄少祥鼻尖的时候暴露的吗……他一脸黑线地想。
“你一说就有点了……”于半珊仔细看了看甄少祥花瓣一般饱满润泽的双唇,“亲亲我会好一点吗?”他又舔了舔自己的小伤口。
“不会吧,所以你要用这个才会好一点。”甄少祥不知从哪儿摸出唇膏放在于半珊手上,“想说试试看能不能我直接给你涂上的,结果果然是不行,”他还郑重其事地叹了口气,“只好你自己涂啦。”
于半珊被甄少祥这厚脸皮的冷笑话震惊到卡壳,不知该说什么,只好低头去看手上那支小东西,是甄少祥的常用物品,牌子很眼熟。想了想被那双唇亲吻的触感,于半珊对甄少祥露出一个微笑,把唇膏放在自己的衣袋里:“吃完饭再说啦。”
正好面也差不多要出锅了。

等两人吃完早饭洗好碗换上外出的衣服,甄少祥亦步亦趋地跟着于半珊,要看着他涂上唇膏。
“你怎么跟盯着我吃药一样……”于半珊无奈地叹了口气,打开唇膏的盖子,试着往嘴唇上招呼。
“就是跟吃药一样啊,要坚持才会好。”甄少祥十分理直气壮地紧盯于半珊不熟练的动作,“涂好了抿一下,对,抿均匀。”
于半珊依言抿完,把蹭出来的部分擦掉,白了甄少祥一眼:“麻烦死了。”
甄少祥拿过唇膏,利索地给自己涂好,对于半珊展露了一个“宝宝乖啦”的笑容:“一直坚持涂很快就习惯了哦。这个给你好不好,我再去买。”
“不要,我要新的。”于半珊立刻忘记了刚才是谁在嫌麻烦。
两人在门口交换了一个小心翼翼的啄吻。于半珊看了看时间,又想起甄少祥没在平时的时间起床,有点担心地问:“今天早上怎么了?真的没事吗?”
甄少祥诚恳地大力点头:“嗯,没事啦,就是有点困而已。现在我很清醒。”
于半珊揉揉甄少祥的头发,“如果白天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要马上告诉我……唉?”
指间一片柔韧触感,他才突然发现不知怎么的甄少祥今天没有用发胶,刘海垂落下来,竟然显出几分俏皮。
“唉?啊!”甄少祥也反应过来,想着不会是因为一直在想要盯于半珊涂唇膏而忘记自己还没整理好吧,便要转身往卫生间跑。
还没迈出去一步就被抓住肩膀,甄少祥疑惑地回过头,于半珊凑过来又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用手指细细梳理好。
“我觉得你这样比较好看哎。”于半珊满意地看着甄少祥与平时工作日有点不同的形象。
“……”甄少祥拿起手机左看右看照了半天,又自己理了理头发,放下手机终于露出释然的笑容,“还不错哎。”
“每天用那么多发胶头发还那么好……”于半珊小声咕哝,忍住自己还想再摸摸甄少祥头毛的冲动,“不用发胶的话你每天还可以多睡两分钟。”
甄少祥已经打开门在往外走,于半珊想起刚才被岔掉的话题,急忙喊他:“对了,我刚刚说白天有什么不舒服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哦!”
“好——”甄少祥站在门外笑着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