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宇文邕是半夜被急召入凌王府的。
赶车的宫人是一问三不知,宇文邕问任何问题他只会回答:“凌王召殿下前来自有他的理由,殿下只管放心随小的入府便是。”
深夜过府,莫不是得了急病?宇文邕回忆了一下,越发觉得前几日朝堂之上元凌咳嗽了两声就是生病的预兆,眉头一皱,催促车夫把马赶得再快些。
凌王府的守门人拦下了宇文邕的车驾:“来者何人?”
宇文邕掀开一点轿帘:“是我。”他的手干净修长,握着猩红的布料显得格外苍白,仿佛上好的白瓷,轻轻一碰就会碎开。
“小的不知道是辅城王殿下,还请殿下恕罪。”
宇文邕下了车,被直接引到了元凌的书房。“请殿下在此稍等,凌王殿下稍后就到。”
元凌的书房他不是第一次来,完全不算陌生,甚至能说是十分熟悉,就连桌上的摆设,也是他一件件亲自摆上去的,每一件,都能在辅成王府找到一个一摸一样的。
元凌说,这叫好事成双。
背后有人偷袭,宇文邕向前趔趄了一步,被那人拦腰抱了个满怀,耳朵尖能感受到他呼吸的温度。
宇文邕开口道:“几日不见。凌王殿下什么时候多了个偷袭的爱好,我竟不知道。”
元凌不肯放手,似一只大狗一般在宇文邕颈窝处蹭来蹭去:“夜深,恐惊了仙人美梦,故不敢高声唤卿卿名字。“
宇文邕:“贫嘴。“继而反手去摸元凌额头,蹙眉小声念叨:”没病啊。“
元凌看他念念有词,表情充满不解,知道这位殿下来的时候一定想多了,大概是脑补了病重托孤一类的,不禁大笑。宇文邕心思被戳破,板着张羞红了的脸命令道:“不准笑。“
“好好,我不笑。”元凌下巴抵在宇文邕肩上,微微颤动。宇文邕知道他在偷笑,正要开口,被他抢先一步在侧脸上亲了一口,这下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元凌戏谑道:“我得了相思病,想一个人想到茶饭不思,只有阿邕你一味药可以治,你说我是不是要把你赶紧请来治病?“
宇文邕受了宇文毓的嘱托去西山大营游说在天子和宇文护之间保持中立的杨坚彻底投向天子一派,对外则称病在家休养。多日都未见过元凌,自己心里也想他想的紧。
心里想着,嘴上也脱口而出:“我也想你。“
元凌心里美滋滋的,比吃了蜜糖还要甜,还要装出不信的样子:“来,让我尝尝是不是真的这样想。“
宇文邕侧过头,两人接了个吻。
元凌满足地啧啧嘴,手伸进宇文邕的衣领。
“别……别在这儿……”宇文邕被摸到敏感处,微微喘息,“会有人……”
“这么晚了,不会有人的。”
宇文邕的衣服被扯下大半,纯白的里衣包裹着圆润的肩头诱人去品尝。元凌抱起他放在桌上,让宇文邕的腿夹着自己的腰,自己则一手揽着他的腰,一手去爱抚宇文邕的性器。
宇文邕秀气的器官在元凌的手里有了活力,元凌的拇指不时抚过顶端的小眼,都能引起它的主人一阵颤抖。宇文邕紧紧抱着元凌,双腿无意识地在他腰间摩擦,藉此希望对方能给他更多。
元凌快速撸动几下,宇文邕的白浊就泄了他满手。他靠近宇文邕的耳朵,笑着问他:“阿邕这么久都没有自渎过吗?“
宇文邕除了面对元凌时会放肆,其余时间一向自律,从不做声色犬马之事,宇文毓几次三番忧心忡忡地问皇后自己这位皇弟是不是天生的和尚,怎么不近女色,殊不知他和元凌之间早已有了亲密关系。
此刻的宇文邕面颊潮红,眼神迷离,已经是情动不已。元凌用沾满白液的手指探向宇文邕的甬道。异物的进入让他紧张起来,不自觉地收缩小穴。
指尖被吸住,元凌拍拍宇文邕的臀部:“阿邕,放松。”
你说放松就放松吗?宇文邕漂亮的眼睛瞪着元凌,亦嗔亦怨,落在元凌眼中又是另一番风情万种。
元凌啵了一口宇文邕脸颊:“才一根手指你就受不了了吗?”
等体内的不适感消失,再加上元凌熟悉他的身体,每一下都碰到了他最舒服那点,宇文邕渐渐有了感觉,下体蹭蹭元凌那个明显的鼓包,示意他上真家伙。
元凌刚脱了裤子,门外就一阵喧哗。
“你不能进去”“属下有紧急军情要报!”
元凌环顾四周,让宇文邕先躲进桌底下。两个人此刻衣裳凌乱,宇文邕几乎不着片缕,元凌上身还算穿着整齐,下身门户大开,正所谓风吹唧唧好凉爽。
“进来吧。”元凌确定宇文邕躲好了,就叫人进来了。
来人讲着宇文护与北齐暗中来往之事。宇文邕听了一会儿,联系到北周的几场败仗,就知道宇文护在打什么主意了。他从桌下仰头看了一眼元凌,看他维持了一脸严肃的表情,忍不住起了玩心,轻舔元凌的性器,把它含进口中。
!!!元凌被他含着,差点闷哼出声,阿邕口中温暖湿润,灵活的舌头还在柱身上舔来舔去,这是要报之前泄身的一箭之仇啊。刚想警告一下,一低头对上一双乖巧的眼睛,什么脾气都没了,但是还是要惩罚一下这个不让人省心的调皮鬼,元凌悄悄按住宇文邕的脑袋,让自己的性器进的更深。
捉弄不成反被制住,宇文邕这下自讨苦吃了,不敢发出声,虎牙磨着元凌的柱身表示愤怒。
元凌:“嗯……咳咳。”
下属:“???“
元凌假装无事,一本正经道:“无妨,夜里风凉,有些不适而已。“,又假模假样咳了两声。
下属心想,门窗紧闭,哪来的风?虽然这么想,嘴上还是要关心一下主公身体,夸了两句主公忧国忧民要多注意身体。
再这样下去两个人都非憋死不可,元凌三言两语打发了信使,赶紧把人从桌下捞了出来抱在腿上,灼热的器官紧紧贴着宇文邕的股缝,叫嚣着要进去。
宇文邕双手环住元凌的脖子,稍稍抬高身体,一点一点把元凌的性器吃了下去,之前后庭就已经开拓过,现在又有了口水的润滑,很容易就插到了最里面。
两个人同时发出了满意的声音。元凌扶着宇文邕的腰让他上上下下,每一下都故意撞在宇文邕最敏感的那个点上。
宇文邕撒娇道:“元凌你动。我累了。“
元凌无奈笑笑,他总是拿这个娇气的小公子没有办法。在元凌的撞击下,宇文邕的性器颤颤巍巍开始流出液体。
在别人眼中的宇文邕也没有那么娇气,他父皇去世之后,上位的二哥看他不顺眼,一直变着法地欺负他,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只是对人有些冷淡。直到后来又遇到了元凌,这种有人把他挂在心上的感觉真好。
宇文邕眯起眼睛,享受起了和元凌的性事,要是他是一只小猫,此刻尾巴一定是在元凌腿上摇来摇去。
“啊……元凌……我……我不行了……啊哎!”宇文邕的声调转高,控住不住又射了,弄得元凌小腹处的衣服一塌糊涂,趴在元凌身上一动不动,似乎还在高潮的余韵之中。他的后穴随着高潮一起缩紧,元凌被吸得狠了,脑袋一阵发麻,也射了出来。微凉液体进入宇文邕体内,被刺激到的宇文邕微微颤抖,竟然已经失了神。
喘了一会儿,宇文邕站起身,白色液体从他大腿根部蜿蜒流下,春色无限。元凌欣赏了一下美人美景,用黑色大氅把宇文邕包起来抱着出了门。
宇文邕脸埋在元凌胸前:“会被人看到的。“
“不会,这么晚了。我带你回房清理一下,今晚就留在这儿吧,明天我送你回去。“元凌一心把宇文邕留下。
宇文邕哼了一声:“刚刚你也是这么说的。“
元凌语塞。
宇文邕最喜欢看元凌被自己噎到的样子,偷偷笑了起来。元凌低头撞了他一下:“还笑,不怕我抱不稳把你摔下去吗?“
“不怕,你舍不得摔我的。“
“等下回了房你看我舍不舍得摔你。“
“嘿嘿。“
元凌突然想到宇文护与外敌勾结一事:“今天收到的消息关系重大。阿邕,过几天可能要委屈你一下了。“
宇文邕靠着柔软毛皮,听着元凌的心跳:“我懂,我信你。“
元凌亲亲宇文邕额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过了几日,元凌参宇文邕不敬藩王,宇文邕自愿领罚去了天龙寺,“无意间“撞见皇后与宇文护偷情一事,顺利引皇后入计,主动骗宇文护交了兵权。
至于是怎么发现的,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