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囚【痴番外车】

Work Text:

沈少宜将叶麟搂在怀里,叶麟似是想挣扎,但他惊恐地发现自己根本使不上力,只能带动着锁链轻轻摇晃两下。
“不要挣扎了,”沈少宜附在他耳边说道,温热的气息打在敏感的耳垂上,激得叶麟小小地颤抖了一下,“就这样不好么?”
“沈少宜!你在说什么!你对我干了什么!”叶麟无力挣扎,他只能用略带愤怒的语气质问道,“你快放开我,我就当什么都发生过!”
“放开?”沈少宜嗤笑一声,“叶麟,不要天真了!”
“为什么?”叶麟看着沈少宜,只觉得眼前这人似乎变得好陌生“我们……是兄弟啊!”
“兄弟?谁是你兄弟?”看着叶麟受伤的表情,沈少宜抿了抿唇,他轻轻含住叶麟的耳垂,声音低而缓地说道“我从来都没有把你当兄弟过……”
“我只想肏死你……”
……
纯白的房间里,一张黑色的大床上两具年轻的躯体纠缠着……
叶麟身上套着的那件单薄的衣衫早已被撕碎,黑色的床单映衬着白皙的肌肤,冰冷的镣铐扣住无力的身躯,禁忌的美,透着欲望的味道。
沈少宜俯下身想要吻他的唇,叶麟微微一偏头想要躲开,却被强硬地扣住了下巴肆意侵犯着。叶麟抗拒地用舌头推拒着他,不料却被反缠住,肆意撩拨。
沈少宜松开叶麟的唇,淡淡的血腥味在唇间弥漫开来,沈少宜抹去嘴边的血痕,他冲叶麟挑了挑眉,说道:“宝贝,不要惹我生气。”
“不要叫我宝贝!你混……唔!”叶麟话还没说完便被截住了话头,这个吻比刚才那个更加霸道,带着不容拒绝的味道,亲得叶麟有些缺氧,脑子晕乎乎的,残留的药性让他的意识难以集中,沈少宜的手在他身上摩挲撩拨着,情欲冲击着他的大脑,精神开始涣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
沈少宜轻笑一声,“有感觉了么?”他的手指滑过叶麟胸口,用指尖剐蹭了一下乳尖,快感如同细小电流传遍了叶麟全身,他不自觉地颤了颤,“你以为我给你用的只是单纯的迷药么?”
吻渐渐下移,精致的锁骨间落下了点点暧昧的红痕,喉结被男人含在嘴里吸吮着,叶麟喉间溢出几声小小的呻吟,就像是被咬住致命位置的小动物。
“这个药,可是我专门找人从国外带回来的,效果可不是一般迷药可以比的,”沈少宜埋在他胸口细细地舔吻着,“我的宝贝,自然是要最好的,不是么?”
叶麟觉得自己就像是煎锅上的鱼,浑身仿佛要烧起来了似的,白皙的皮肤慢慢染上了情欲的红,他咬住自己的唇,期望自己不会发出那些羞耻的淫荡的声音,嘴却被沈少宜用手指占领,恶劣地搅动着他的舌头,他无法阻止那一声声破碎的呻吟漏出,津液不受控制地从嘴角滑落,被那人舔去。沈少宜不断地在他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吻痕,在白皙的躯体上,淫糜而诱惑,他要让叶麟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沾染上他的味道。
他舔吻着叶麟大腿内侧的嫩肉,滑腻色情的舔弄让叶麟想要躲开,他试图合拢双腿,却将沈少宜的头夹得更紧了。沈少宜张开嘴含住叶麟已经硬挺的性器,突如其来的强烈的快感刺激着叶麟的大脑,他喘息着呻吟着,随着沈少宜的吞吐玩弄颤抖着。沈少宜含弄着他的性器,手指玩弄着底下的两个囊袋,在高潮来临之前,沈少宜吐出他的性器,手快速地撸动着,指甲在顶端轻轻一刮,叶麟身体绷了一下,然后射了出来。
高潮后的叶麟整个人都还是懵的,脑子里就像一团浆糊一样,突然他感觉到沈少宜的手指正在揉弄着那个从未有人触碰过的穴口,紧致的穴口被手指揉弄着,带来一种奇特的痒意,他不自觉地缩了缩,那穴口在沈少宜的揉弄下开始变得柔软,沈少宜将手指刺入,干涩的甬道被外物入侵带来的异物感让叶麟不适地皱起眉头,他收紧后穴,试图将那手指挤出去,但那手指却并未退缩,蛮横地在甬道内搅动着,肆意探索着。
沈少宜饶有耐心地开拓着叶麟的后穴,他不想叶麟受伤,毕竟那样会很麻烦,还要让外人看到叶麟的身体,那是他不愿意的。后穴随着手指的动作开始变得湿润,特别是当沈少宜戳到穴内的一块软肉上时,叶麟浑身一颤,后穴蓦地分泌出一股粘液,沈少宜知道自己找对地方了,他慢慢地增加着手指,一根,两根,三根……后穴如同一朵艳红的花,随着手指的抽插开合着,后穴分泌出来的液体越来越多,白嫩的臀部也沾了不少液体。沈少宜觉得差不多了,便抽出了手指。
叶麟感受到一个滚烫的物体抵上了他的穴口,没等他反应过来,后穴被猛地撑开,即便先前有拓张,但本就不适宜承欢的地方被进入,被撕裂般的疼痛瞬间刺激地叶麟眼圈都红了,身前的性器也有些软了下去,他带着哭腔说道:“呜呜,出去……疼……沈少宜……疼啊……”
沈少宜也不好受,紧致的甬道包裹着他的性器,后穴不断地收缩着,持续地刺激着沈少宜,沈少宜拍了一下叶麟的屁股,哑着嗓子说了声:“想好受点,就放松。”
叶麟呜咽了一声,听话地放松了,他真的太难受了。
后穴稍稍放松了一点,沈少宜握住叶麟柔韧的腰部开始抽送着,每一下都重重地顶到最里面,慢慢地,除了疼痛,还有一股更强烈的快感从后穴传入叶麟脑海,疼痛混合着快感疯狂刺激着叶麟的感官,他已经没有办法去思考任何东西了。
沈少宜抱着他肏弄着,叶麟潮红的脸压在被褥间,沈少宜勾过他的头,亲吻着他。
“说,是谁在肏你?”沈少宜勾着一抹恶意的笑,狠狠地顶了一下。
“是……嗯啊,啊沈少宜……少宜……慢一点,太快,快了!”叶麟满面潮红,眼角还挂着泪。
“说,你是谁的?”
“你的,你的,沈少宜的,呜嗯……我,我不行了,嗯啊啊啊啊啊啊!!!”叶麟身体猛地绷直,旋即瘫软下来了。
可沈少宜并没有放过他,他将叶麟转了个身,性器压着敏感的穴肉转了圈,刺激地叶麟尖叫出声,他跪趴在床上,臀部高高翘起,被摆成一个相当淫糜的姿势,他试图向前爬去,却被拽了回来,房间里回荡着肉体碰撞和锁链摇晃的声音……
……
沈少宜将叶麟囚在这里,每天,除了沈少宜,叶麟不会看到任何人。叶麟也曾反抗过,咒骂过,求绕过,但终究没有任何效果,他开始变得沉默,叶麟已经忘了自己多久没笑过了。
外面的人都快找疯了,叶麟的女友去找沈少宜帮忙,沈少宜装作一副焦急的模样,出钱又出力,那副模样,根本不会有任何人怀疑到他身上。
回到那个独属于他和叶麟的房子,沈少宜抱着沉默的,面无表情的叶麟,他露出一个笑容。
你永远都是我的……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