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开往夏天的车

Work Text:

 走廊里听上去已经没有人了,周末训练结束后有一天的休假,不少人结伴出门吃宵夜,没出门的也宅在房间里打游戏。黄少天拉开门缝,左右看了看,再次确定没有敌情,迅速溜进离他只有不到十步远的蓝雨队长房间。

  他关好门靠在门板上调整呼吸时,喻文州正好从浴室里出来,看到他一时站在门边,不知道该出去还是回浴室把衣服套严点。

  黄少天眼睛像盯着一个正要上桌的蒸鱼,尤其喻文州没穿上衣,只套了一条短裤,毛巾还顶在头上。他眼神流连在他队长的胸膛腿间,圆睁的眼睛转了好几圈。
  就这样的形象,我腿都有点软了,大概是真爱!何况屋里全是喻文州信息素的味道,黄少天呼吸越发急促。

  看他脸色,喻文州瞬间明白了什么,不由微微皱了下眉,但黄少天已经几步跨到他面前,搭上他的肩,亲了下去。他力气没掌握好,喻文州差点退了一步,忙环住他的腰。他快洗完澡,手上还留有热水的温度,但黄少天皮肤上却像要烧起来一般,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

  发情期。
  刚接位不久的蓝雨新队长几乎想叹气了,要不是因为这个,他的小男友根本都不来找他。一年三次轻微型,一次大型发情期。如果少天还按着这个节奏来,大概他们这个恋爱一年也只约会四次,而且每次都约在床上。

  他得好好教教他的男朋友才行。

  黄少天不耐烦地离开他的唇,不满地道:“你在干嘛?想不想来了!你要不来我就找别人了!怎么回事!你这样也是个Alpha嘛?这种事也可以慢吞吞吗?”

  教他之前还是先满足他才行。喻文州侧头看黄少天绯红脸上不满的表情,终于微微笑了:“不是找了不少资源,怎么还是连个吻都不会?”

  黄少天脸更红了,语速飞快:“资源管什么用!接吻就像打游戏一样,接得好那得练啊!你是要我找别人练吗?”妈嗒,喻文州敢说可以,他就在游戏里打残他!

  喻文州靠近他,气息都拂到他脸颊上:“那可不行!你要练当然来找我练。”尾音消失在黄少天唇边。

  凭什么大家一起谈恋爱,第一次接吻的时候都乱七八糟,半年多下来,喻文州的吻技就越来越好,他自己还是乱七八糟?黄少天被他亲得有点喘不上气,咬了他一口,退开一步不满地道:“你是不是和别人练过了?”

  被他推开也有点不满的喻文州亲到他颈边,那里有他标记过的痕迹:“我怎么可能和除你以外的人练这种事?”

  亲在腺体上让黄少天的背脊发麻,但亲吻根本可能满足一个Alpha,尤其自己Omega的腺体就在唇边,喻文州再次咬下去,黄少天抓在他胳膊上,却毫无支点,不由环住他的背,撑住自己开始有点下滑的身体。

  “你就不能快点嘛?”黄少天焦虑地道,喻文州真是不知道一个Omega在这时有多难受。

  低头看黄少天眼角都飞起红晕,呼吸急促,喻文州叹口气,要教什么,也真得先过了这一关再说。他一把捞住黄少天,在亲吻间移到自己的床边。一接触到床单,黄少天迅速地爬上去,四肢摊开。

  喻文州几乎要喷笑了:“你这不是来找我约会,也不是解决问题,是英勇就义。”不过看来少天也还是有点不太适应这段关系,尽管他摆出一个“你来吧”的标准姿势,但看上去也是四肢僵硬。喻文州想着,单膝跪到床边,俯身轻轻给了他一个吻。

  他这个吻虽轻,但他手下却迅速摸进黄少天的裤子。黄少天不由夹紧膝盖道:“别这么快。”

  喻文州亲着他的唇边轻笑了:“刚才让我快点,现在又要我别这么快,你可真能伺候。”他嘴上这么说,手上却没有应黄少天的要求。他的男朋友早被发情期折磨得要命,说是让他别这么快,只是一时不能适应,但他这么摸,黄少天很快就哼哼唧唧地摊开四肢任他为所欲为。

  这样的日子里连润滑都用不上,喻文州感觉手指上沾了几分湿意,顺手就摸到下面,手指探进去搅了几下,黄少天不由收紧内壁,他却撤出了手指,顺手剥掉了黄少天的裤子。黄少天张大眼睛看他,从第一次标记到现在,他们也就只有三次经验,每到这个时候,就算他心理建设做得再好,也忍不住想瑟缩。

  喻文州抚开他额前的头发,吻到他额头上:“好不好交给我?”

  好不好都交给你了,黄少天有点委屈地咬了下唇,从他分化成Omega那天开始,终身使用抑制剂或者挑一个顺眼的Alpha就成为他必然需要考虑的内容,喻文州的出现似乎并不是他最合适的,但他也没有找到比他更合适的。他才还没有分清自己的感情前,兵荒马乱之中,已经把自己交给他。

  喻文州就像读到他的心一样,再亲了他一下道:“少天,无论你分化成什么,我都想要你,只要你。”
 
  或者他们之间的症结在这里。
  明明说好的恋爱与标记,却在标记一年之内,正经的约会都没有,除了发情期,黄少天也不想主动找他。归根结底,还是他没有做到最好,能让黄少天愿意和他分享未来的人生。

  黄少天没有说话,只是侧过脸主动亲上他的唇:“你怎么废话那么多!”

  喻文州笑了一声,似乎觉得他这样说非常有反差,但他仍彬彬有礼地问:“那我现在可以进来了吗?”

  黄少天动动腰,光祼着蹭到他腿间:“所以我说你废话那么多!你都顶到我了!还问什么问!我找你来到底为什么?你居然这么久还没有办正经事……等等等等,不能说来就来吧!靠喻文州!我明天,要在游戏里,打残你一百遍。”

  喻文州毫不留情,齐根没入,轻喘一声,慢悠悠地道:“明天休假。虽然你是副队长,也不能强迫我工作。”

  黄少天喘着气,被突然进入的感觉让他一时有点缓不过神,他嘴上嘟嚷着都是本能反应,他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等他回过神来,喻文州已经就着潮热的内壁不断地撞击着他内腔的入口。

  这太恐怖了!黄少天一把握住他的手,小声说:“队长……”

  喻文州拢在他上方,凑近他道:“你不是难受吗?我们先快点解决一下?”语气听着在和他商量,实际上他的内腔在喻文州信息素与连续毫不放松直奔主题的撞击中,已经开了口,正将喻文州吸得更深。
 
  他无路可逃,只能抓住喻文州,把自己向他靠得更近些,喃喃地道:“队长。”

  “少天,”喻文州突然叫他的名字,在他把注意力集中回来时,微微笑着道,“在这个时候别叫我队长好吗?”在黄少天不解的眼神中,他吻上去,轻道,“我怕以后你任何场合叫我队长,我就会想起来,那会有点忍不住。”

  卧,草!你是在开黄腔吧!是在调戏我吧!是吧!是吧!是吧!以为这个时候我就不能收拾你了是吗?黄少天嘴里快速地念叨着,蹬蹬腿想把喻文州踹下去,却突然惊喘一声。

  他可能并不单纯是开黄腔,只是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黄少天忍不住轻叫出来,太深了,每次到这个时候,都觉得身体不能自主,必须交出去,无论是心甘情愿,还是仍有保留。

  喻文州抱紧他轻声安抚着:“就好了,乖。”

  被自己的Alpha卡在深处,解决一次发情期理论上没有任何羞耻感,人身而有欲望,从他分化那天开始,就得到了充分的教育,但是他担心的是,喻文州到底是把自己当成一个他需要负责的Omega,蓝雨应该照应的一个队友,还是真正喜欢的人。

  喻文州把他抱在怀里,轻轻地念着他的名字,听上去如此眷恋,黄少天却忍不住走了个神,他这一次发情期解决了。就像上赛季的冬天一样。

  也是一个周末,大部人都出去玩了,他对G市的冬天没有兴趣,一个人却又太无聊,便跑到喻文州房间里拿他的掌机玩,而喻文州任他爬在自己床上玩掌机,自己则背对着他研究比赛视频。

  虽然知道就在这几天,但突然而来发情期让黄少天自己也有点措手不及,他一时都不知道是否该离开,依旧爬在床上,有点呆地对着转过身来惊讶看着他的喻文州道:“我好像进入发情期了。”

  喻文州当然知道他是Omega,但黄少天这么毫无防备地在他房间里,让他也不知所措。说到底,他还没有20岁。他想,自己应该问问黄少天的抑制剂在哪儿,然后把药给他拿过来,再把他隔绝起来。

  但他站起来,走到黄少天身边,轻问他:“要不要给你一个临时标记。”

  “为什么要临时标记,我们做一下不就好了?”黄少天问得很直接,很突兀却又很理所当然。

  喻文州却严肃地道:“我不和你做炮友。”

  看他那么严肃,黄少天抬头盯着他,“不愿意就不做炮友,我们直接标记。你想不想和我交往?”

  “交往和标记是两回事,要是标记,那就是订婚了。”喻文州似乎被他逗笑了。

  黄少天想了想,又反问:“那你到底愿意不愿意?”

  行动超过语言,喻文州在那个周末的下午,冬天的G市里,调高空调温度的宿舍中,将黄少天弄得下不了床,直接标记。

  黄少天从记忆中回过神来,喻文州已经用凉被把他们两个人裹进去,宿舍的单人床要睡一个人并不算窄,但他们两个就有点挤。他几乎是半趴在喻文州怀里,抬眼就感受到喻文州轻浅的吻。

  细致的吻勾着他舌尖让他忍不住想靠近一点,他肯定对喻文州是有意思的,但是他不知道标记以后,占有欲可以这么强,每次喻文州亲他的时候,他都想把喻文州吃掉。

  吃掉他,让他不能再去看别人,让他的注意力只在我身上。黄少天有时候都被自己吓一跳。

  没想到喻文州放开他时,轻声道:“……别在发情期来找我。”情事和亲吻还让他有点迷糊,等他明白过喻文州在说什么几乎要跳起来。

  刚做完就给我说这种话,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没想到喻文州似乎发现他没听清,又重复了一次:“不要只在发情期来找我。”他顿了一下,又轻轻吻上来,“否则我有点搞不清楚咱们俩之间的关系。”

  他又想起喻文州在听他说做一下就好了时,严肃拒绝的脸。他趴得近点,有点好奇:“可是我们都标记了啊,你有什么搞不清楚的。”

  喻文州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握住他的手,轻轻地吻着他掌心,含糊地道:“因为我喜欢你呀。”

  他说得那么轻,那么软,情事之后毫无防备,似乎直接把心交给他看。黄少天反手握住他的手,凑到他脸前:“我看上去像不喜欢你吗?”

  “但除了发情期,你从来不找我,我约你出去,你也都拒绝了。”喻文州不着不急地分析着他们半年多的交往史。

  听上去怎么好像是我渣到提上裤子就不负责呢?黄少天沉思了一下,看着喻文州笑眯眯的眼睛,他忍不住红着脸道:“那,那下次,你要约会,就答应你嘛。”

  明明是个很机警的人,但总觉得在某些时候,有点太好拐了。我是不是应该看严点?蓝雨队长侧身支头看着他的小男朋友开始念叨着G市传说中的约会圣地,凑过去亲了亲。

  就像刚熟的橙子,甜之间微微带些涩,明明很软,但果芯还有点脆,让人欲罢不能。喻文州亲着亲着就把手伸到他睡衣T恤里,刚才为了先解决黄少天的问题,上衣都没有脱。

  被他在胸前轻轻揉按着,黄少天忍不住抓住他的手:“就差不多了吧?还要做吗?”

  “刚才是为了解决发情期,现在不是。”喻文州在他软腻的皮肤上小口地咬着,“现在是为了爱你。”

  好肉麻!黄少天脸都红透了!以前在训练营的时候怎么不知道他这么肉麻,那会儿连好听的话都不说一个,就会给我挑刺,现在换人设了吧!
 
  “那会儿你不是我男朋友,现在你是了。”喻文州听着他嘀咕着,抬头笑了笑,把粘在他身上有最后一件衣服扔到一边,顺着他的胸膛亲下去。少年刚转向青年,黄少天尚算单薄,亲到胸前似乎就吻到了他的心脏。

  只是他吻得越来越不是地方了,黄少天感觉他慢慢下滑,牙齿磨着乳尖,唇蹭到小腹,最后亲到他慢慢抬头的顶端,腿都有点发抖,手指揉到喻文州的头发上。他的头发细而密,手指穿过还有点湿的头发,立刻顺滑而下,毫无着力之处。

  他曲起膝,想把双腿夹住,喻文州却按住他的腿根,在冠状头轻吮了一下。黄少天克制不住轻叫了一声,又软又甜,他推推喻文州,小声说:“你别这样!”

  他是多不喜欢前戏?喻文州想着,却没有听他的话,反而又吞得深了一点。口腔的摩擦让黄少天喘得越来越急,他表达了拒绝,却本能地挺起腰。感受到他身不由己,喻文州才离开,返回去给他一个浅吻。

  “你到底为什么懂这么多?”黄少天不满地推推他,却感觉到他已经有些熟悉的茎体戳在入口上,身体不受他控制地敞开,等着喻文州的进入。

  慢慢沉身而入,这次喻文州一点也不着急,等全部顶入后,他似乎很有闲暇地道:“网上的很多资源。”看到黄少天不满的表情,他失笑道,“不是那种。”顿了顿,他道,“网上有类似如果满足你的Omega这样的科学教程。”

  还有这种东西!人类你们太闲了吗?总结这种东西干嘛?有没有让Alpha跪下对着Omega叫爸爸的那种,收集一份我来看看!

  听着他念叨,喻文州忍不住笑了。黄少天却推推他:“不要笑,你一笑,那个,就……”他说到后面就有点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抱怨那仍埋在他体内喻文州的一部分让他微微发抖。

  喻文州地听懂了,扶着他的腿根,慢慢地抽着:“就怎么样?这样?”他每说一句,就在他的敏感点顶过,黄少天被他磨了几次,早就软得恨不得立刻释放逃离。

  他推推喻文州,竟发现完全推不开,只能哼着道:“你就不能快点吗?你其实就是想欺负我吧?”

  黄少天无意识地不断地收缩内里,让喻文州微微皱起眉,索性如他所愿,快速地抽插起来。黄少天被他顶得说不出话来,才听他慢慢道:“不是为了欺负你,但是我不想太快。”

  黄少天掐了他一把,但力道太轻了,他埋怨地道:“你不想太快不就是为了欺负我!”

  这种时候就不要玩你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口头游戏了,喻文州慢慢了解了,在这个时候黄少天话还这么多,纯粹是为了转移注意力。

  怎么这么害羞呢?以后得想办法让他不要这么害羞了。喻文州看着他满脸潮红,却仍还想念叨着集中注意力,就觉得自己对他还是太温柔了。他揉着黄少天的阴茎,看他眼角泛潮,就更用力的顶进去。

  只有情欲是不够的,只要标记也不足,他想日后的黄少天都能和他共进退。

  再次的高潮让黄少天彻底闭了嘴,他有一会儿不知道在哪儿,半晌才小声软绵绵地嘟嚷着:“所以我不喜欢这样。”

  他不喜欢失控,喻文州意识到了,尽管是一个善于隐藏能把剑客玩成刺客的效果,但他依旧希望节奏在他手上。微微笑了一下,他对黄少天道:“看来我们得商量着来了。”

  黄少天盯着他的眼睛,喻文州的瞳孔比一般人又黑一点,现在就像一个宁静的湖,湖水下面不知道有什么。他招招手,让喻文州靠近一点,撑起最后一点力气,亲到他眼皮上,但很快跌回到床上,不满意地道:“以后再说。”

  喻文州摸摸他汗湿的头发,用被子把他裹住,轻声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