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瑜昉】[pwp]勤俭节约,艰苦奋斗(ABO)

Work Text:

上世纪九十年代乡土风,贫穷

 

村口家的老黄家前两年做生意亏了本,欠不少钱,好在他们家的小两口知道过日子,一直兢兢业业勤劳肯干,倒也一点点把借村里人的钱还了回去。

 

尹昉收回鸡窝里的蛋,想着赶紧做完饭出去卖掉,刚把火生起来胃里就一阵犯恶心,转头扒着门框呕半天。

背后包袱里的咚咚在踢踢蹬蹬地哼唧着,尹昉呕完抬起头来,回头看了小儿子一眼,心里腾地上来一阵火。

今天摆小摊的收益不错,黄景瑜拿着钱跑到各家还了点,兜里揣好剩下的票子,拎着买的吃的就往家冲。

谁知刚进家门就被尹昉拿着扫帚一通乱抽,劈头盖脸都是扫帚苗,把他打懵了。

啥啊,咋回事啊!!你打我干啥!!他捂着脑袋问。

尹昉还打他,越瞅越生气,照着他屁股蛋子又来一脚。

黄景瑜也不敢躲,尹昉小时候在县里文工团练过的,急了抬脚能踢他脸上。

尹昉打累了,把扫帚疙瘩往边上一撇,站那揉着胸口喘。

黄铁柱看差不多了,顺杆就爬,凑上去一手帮他顺气,一手抬起来给他看拎回的好东西。

媳妇儿,媳妇儿?

别气了,你看我给你带啥了

这什么啊?

人家说叫香蕉!是水果!!

啥水果,个黄丝瓜样儿!?

真的,甜的!我给你扒开尝尝。

去你的扒扒扒,尹昉这气又上来了,抬脚就踹他下半身,黄景瑜没躲及,被踹到腰,他故作夸张地大喊:使不得啊!媳妇儿咱们有话好好说,咕咕咚咚不能没有爹啊!

尹昉憋得小脸通红跟他喊:跟你说了别捅那么深,你不听!管不住内破玩意!完了完了全完了!

他看黄景瑜还有点愣,气得直跺脚,朝他喊:

“又有了!”扭头钻进里屋。

黄景瑜追着跑进屋里,看尹昉正抱起炕上的咚咚在哼唧唧地哄,他扑通就跪下来抱住尹昉大腿,吓了尹昉一跳。

真的假的?怎么又有了。

尹昉扭了扭没扭开,皱着眉毛一屁股坐在炕上,耷拉着脸,埋怨他:"谁知道!就你说刚生完没事儿,憋着贱劲儿闹我,完了吧,老三家的帐没还完,又得生!"

他咬咬牙:"要不这次干脆我去镇上打了算了。"

黄景瑜吓得立马抱紧他:"使不得啊使不得,我可听说那老伤身体,可不兴把身体搞坏了。咱明儿个先去看看,是不是真有了。"

"我都生两娃了,还能搞错?咕咕还在咱娘家里呢,赶明儿我把咚咚放过去,自己去县里看看。"

咚咚只有半岁大,还不知道他们俩在吵什么,软乎乎的一团在怀里吭叽。

尹昉看他怕是又饿了,掀起衣服给他喂奶。小两口买不起奶粉,得亏尹昉奶水很足,咕咕和咚咚就一直是母乳喂养,可是咕咕刚断奶就又怀了咚咚,尹昉这胸就一直涨着,鼓鼓囊囊的还一直挺着小乳尖。

咚咚小嘴巴一张就叼住了自己的口粮,自顾自地吸吮,小脸一鼓一鼓得可爱极了,不一会吃饱了也就困了,小嘴一吐,微张着就昏睡过去。

黄景瑜眼看着那红艳艳的奶尖被吸得有点肿,上面还挂着一滴白晶晶的奶水。顿时觉得自己喉咙干燥,咽了下唾沫,抬手就去擦那滴奶珠。

他指腹粗糙,摸得尹昉浑身一颤,瞪他一眼,回身把咚咚放在炕上,一脚狠狠踩在黄景瑜脚上,黄景瑜吃痛,还不敢叫出声来。抱脚就摊在炕上装可怜。

 

两人夜里歪在炕上嘀咕,说着最近生意不错,年底就能把债还清,到时候再开一个小铺子,俩人都不用现在这么辛苦。

"咱明儿查了要是真有了,就生下来吧。算算也能养得起。"

黄景瑜说完就往尹昉怀里拱,一双手不老实地往扣子上解。

尹昉赶忙打他手骂道:"还不正经!一会没有都被你搞有了!"

他赔笑:"不进去,就蹭蹭,蹭蹭,我的心肝儿诶,我这硬得都疼了。"

他边扒拉自己裤子边信誓旦旦地保证绝对不往里捅。另一只手也没闲着,还摸在尹昉胸前,手指刺啦啦得摸得尹昉有点疼,尹昉也心疼他天天出货辛苦,就放着他撅嘴伸过来舔自己。

黄景瑜把脸埋在尹昉胸前,照着白嫩的胸口又舔又咬,两手不住地揉捏着两个柔嫩的小肉粒,蜡烛早熄了,他什么都瞅不见,只觉得揉着揉着手指缝就湿了,飘着一股子奶香味儿。

尹昉让他搞得浑身发软,胸口涨涨得疼,一手推他脑袋骂他:

"别揉了,回头你儿子闻着味儿不对不吃了"

黄景瑜顺着他转而使劲往下挪窝,舌尖往他肚脐里戳弄,一手握住他的东西撸动,一手就往他穴里扣。

尹昉那处紧致湿润,里面却软软地包裹上来,手指来来回回能直接拉出粘腻的水丝儿,黄景瑜轻车熟路找到那块软肉,指尖往里怼一点进去,就开始上上下下捻着。捻得尹昉大开着腿哆嗦,肚皮紧着起伏冒出汗来。

咚咚还在一旁睡着,孩子觉儿沉,但也经不住两人胡天胡地在一旁搞,黄景瑜就埋头在被子里,嘴上吸得啧啧水声,尹昉头露外面,偏头咬着花鸳鸯枕巾,憋着不吱声。

两人老夫老妻了,不一会尹昉就两腿抽搐,射出一股稀薄的精水来。

黄景瑜一手伸出炕头,往柜上的汗巾子蹭了蹭,脑袋凑上来,照着尹昉热乎乎的脸亲了又亲。拉着他两手就往自己身下按。

"心肝儿,快,快给我摸摸。"一口热气喷在尹昉脸上。尹昉的手脚又小又软,手心里有些干活养出来的细茧,带着点皮肤的湿度,摸着他涨得邦邦硬的命根子,黄景瑜这心里快活极了,拱着腰就往尹昉手心里顶。

尹昉感觉到他激动得汗珠子直往自己脸上砸,抽出手来拍他示意他躺下来。自己翻身猫到被窝里,张嘴含住了他那次次搞得自己丢魂失魄的粗长东西。

坚硬的性器被包裹在温热的口腔里,黄景瑜爽得头发丝都立起来,抓着尹昉头发就往他嘴里耸,尹昉没准备,被戳进食道呛了一大口,只觉得喉咙尖那的马眼不停往外冒着咸水,他来不及吞咽,顺着食道就往下淌。不一会憋得眼泪流了一脸。

他使劲压着自己的舌头,想把嘴里的玩意儿往里送得更深一点,直到蜷曲的体毛扎到他嘴巴。

黄景瑜一个打挺从被窝里翻出来,把尹昉用被子包得严严实实,就留一个头出来含住自己,自己跪在炕上,手里捧着尹昉的小脸,来回抽插起来。

涎水顺着下巴滑到黄景瑜大腿上,随着他激烈的抽动拉出一条条银丝,尹昉嘴里不受控制地随着黄景瑜的动作发出模糊的呻吟,两颗紧实的卵蛋啪啪撞击着他的下巴。尹昉整个人跪伏在黄景瑜膝盖上,身体被撞得胡乱晃动,两个奶尖高高地挺立,随着起伏不断擦刮着黄景瑜膝盖。

直到尹昉下巴都酸了,黄景瑜还是迟迟不射,他被憋得有点喘不过气,伸手使劲去拧黄景瑜大腿,黄景瑜没理他,猛扣住他后脑勺,使劲顶了几下,捅得尹昉受不住干呕。收缩的喉头夹紧黄景瑜的前端,差点儿就射在尹昉嘴里。

黄景瑜立马把自己拔出来,张嘴大口喘了一会儿,总算是把想射的劲儿给忍了下去。尹昉被他戳得口水直流,没力气吱声,只能大张着嘴巴靠在一边幽幽喘气。

黄景瑜抱住他亲,伸手掀开炕头的樟木箱子摸避孕套,这东西不好买,每次用过都要检查一下,没坏就拿了去倒水冲过收好下次用。黄景瑜一直嫌隔着一层不舒服不愿意用,这次被尹昉搞怕了,又想起来这回事了。

他手上忙着套那东西,嘴上也没闲着去亲尹昉,尹昉被他搞得软成一滩,连抬腿的力气都没有,任他浑身上下来回滋滋儿亲。

等套好了,黄景瑜两手把尹昉那一双腿这么使劲一掰,那湿漉漉的小地方就露出来了,夜里凉风一吹,穴口还缩了缩,黄景瑜赶忙伸两根手指往里又转了两圈,紧着就把自己往里塞。

"你不是不进去么!"尹昉软软地骂他。黄景瑜自知理亏不敢回声,心想着反正都想着要生了,有没有也没关系了。

尹昉那里又湿又热,比嘴里还舒服,进了那处他就没了方寸,只想把自己整个人都塞进去才好。他操使着自己的硬东西不断往软弱那处顶撞,撞得尹昉从嗓子眼里直冒哼哼。

尹昉臂弯使劲,拉着黄景瑜就往下趴在自己身上,黄景瑜生得壮,后背宽得他有点搂不住。这回被撞得整个人都舒服得飞起来,要不是孩子在一边估计爷爷奶奶什么都喊出来了。

这两人的胸乳不断摩擦着,搔得尹昉心尖都发飘,两腿越发开得大,手指尖都扣到黄景瑜后背上挠。他内腔口开着缝不断地吮着体内的肉块,又不断被那话儿的青筋摩擦刮蹭,里面仿佛流出一条小河,顺着臀缝就往后背漏。

黄景瑜两手搓揉他的屁股,臀尖肉被他抓成各种形状,他趴在尹昉耳边说骚话:

"昉儿,你的屁股好像大了不少,生孩子生得屁股越来越肥了"说罢刻意放缓了动作加大力气,两人下体撞击的声音格外响亮。

尹昉怕吵醒孩子,手上使劲扣他,黄景瑜快到了,他的肉冠往外刮蹭着汁水,每次都拽出一点红通通的肠肉,又伴着进去的动作被粗暴地塞回去。尹昉被他操得两眼翻白,牙齿死死咬出下唇不出声,身体拱成一张柔韧的弓,没成想把胸口送到黄景瑜嘴边来。

黄景瑜张嘴叼住一侧胸肉,狠狠吸起来,下身拼命夯着,搅得穴口泛白沫才终于腰间一用力,射在套子里。

两人压着声音喘了一会儿,尹昉伸手使劲掐他,叫他赶紧抽出来。他恋恋不舍地起身把套子扯下来,趁着月色一看,套子被自己搞了个洞,这会正往外漏自己的精水呢。

尹昉气得使劲拧他腋下的肉,兀自一翻身,再没理他。

 

第二天黄景瑜还是赶了车一起去医院查,b超一打,大夫就说:恭喜啊,两个月身孕了。

过后一问,尹昉还在哺乳期,侧脸斜一眼黄景瑜,哼了一声说:注意节制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