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叶皓停车场】占有欲

Work Text:

“庆典”已经过去一天了。
被一系列麻烦事拖得现在才得以站在地牢门口的刘皓现在非常想把罪魁祸首追杀个十万八千里——顺便逃避一下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人间惨剧。
但也只能是梦想了。
早死晚死都得死,而且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深吸一口气,刘皓终于说服了自己,老老实实地验证身份,进入了地牢。
——这是作为叶修的伴侣(药)才有的特权。
地牢里边很空旷,基本没什么东西可供毁坏,同时也杜绝了迷路的可能。
顺着感知,刘皓很快找到了叶修的所在地——那里已经是满地的血红藤蔓,它们还在不知餍足地向外蔓延。
这次之后得在床上躺几天呢?
这么想着,刘皓把所有的衣服脱下加上武器一起放到储物空间,任由仿佛嗅到了腥气的猫一样的藤蔓缠上了自己,作出了毫不抵抗的顺从姿态。
空气中弥漫着的威压似乎轻了一点。
现在反抗是最愚蠢的行为——这个经验来自于刘皓某次惨烈至极,至今都不想回忆的经历。
虽然很清楚的知道这一点,但是……
藤蔓已经顺着脚腕缠到了大腿,被缠着的地方能感觉到它们在分泌液体,腿有些软,犹豫一下,刘皓没有强撑,小心翼翼地坐在了身后的藤蔓上。
事实上,这样的行为和把自己推到火坑里边没什么区别。
藤蔓缠到了胸前,藤尖拨弄着两个已经挺立在空气中的小点,刘皓倒抽一口凉气,却还是主动分开腿,把已经有些抬头的性器暴露出来,很快,一株细小的藤蔓缠了上去,并且不急不缓的移动着,力求给自己的猎物带来最大的快感。
“哈啊……”
难耐的喘息从刘皓口中溢出,藤蔓们仿佛得到鼓励一般,动作得更加卖力。
这样下去不行……
刘皓咬牙,尽可能不惊扰藤蔓动作的摆出了跪着的姿势,然后把手指含在口中舔弄着,沾满唾液之后把手伸到后方,小心翼翼地扩张着自己的身体。
仿佛时间暂停了一般,所有藤蔓都僵了一瞬。
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这么想着,刘皓心里冒出一点得意,脸颊却是越发的红。压下羞耻心,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他也不再特地掩盖自己的声音,任由颤抖的喘息和呻吟逸散在空气中——然后传到那个人耳中。
这时候,一株藤蔓蹭到了刘皓的手心。
要命了……
很清楚这是什么意思的刘皓在心里悲鸣一声,却还是只能按着到现在还没露面的那个人的心思,把那根藤蔓握着,缓缓的送到了自己身体里面。
还未来得及考虑自己是否需要握着藤蔓去动,状似无害的入侵者狠狠地撞上了刘皓体内最要命的那一点,挑逗着别处的藤蔓也像是得到指令一般加大了力道。
“呜呃——”
刘皓腰一软, 当下就狼狈地趴在了藤蔓上,趁火打劫的藤蔓们彻底的缠了上来,封锁了所有可能挣扎的空间,锲而不舍的用情欲消磨着猎物的理智。
“咕呜……”
一根细细的藤蔓卡在了刘皓口中,阻止他试图用咬嘴唇来维持清醒,已经带上了哭腔的颤抖呻吟从喉咙里溢出,听起来分外可怜,却让藤蔓们更加兴奋地把他缠在空中,刘皓现在仅存的能依靠的是造成一切的罪魁祸首。他忍不住呜咽一声,承受不住一般地摇着头,藤蔓们却还不知足,变本加厉地把刘皓的腿分得更开,高高翘起的性器和被藤蔓侵犯进出的后穴被大大方方的展示出来。
“呜……松开……”
刘皓下意识的想要合拢腿,屁股却被藤蔓惩罚一般的抽打出一道红痕,最碰不得的那块肌肉也被重重一顶,刘皓仰着头,发出崩溃一般的哭喊,竟是就这么射了出来。
“呜……”
高潮过后的身体敏感得可怕,那些恶劣的藤蔓却还是不肯放过刘皓,不依不饶地刺激着几乎所有的敏感点,刘皓呜咽几声,身体违背主人意愿地再次被撩拨起了反应。
刘皓被固定在空中狼狈地喘着气,是不是被逼出几声可怜兮兮的呻吟,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但图灵强大的感知还是告诉了他有人在接近。
是叶修。
藤蔓们主动给自己的主人让开一条路,叶修把刘皓嘴里的藤蔓扯到一边,俯身亲吻着刘皓依然微微张开的唇——那是仿佛要把刘皓整个人都吞下去的吻。
刘皓是他的……
叶修血红的眼镜里满是快要溢出来的负面情绪,仅存的理智疯狂叫嚣着不能弄坏这个人。
真遗憾。
这么想着,叶修把刘皓唇上被咬出来的一丝鲜红舔舐干净,然后起身,手在刘皓的尾椎周围仔细地摩挲着。
刘皓的图腾正是在尾椎,鲜红的纹路除了占据了尾椎的位置,还有两丝扩散到臀缝,而现在刘皓大张着腿,皮肤也泛着欲望的红,这使得原本象征着力量的图腾淫靡到不可思议。
“呜……叶修……叶哥……老师……”
被情欲折磨着的刘皓终于松了口气,然后呜咽着向叶修求助——哪怕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叶修本人。
“帮我……难受呜……”
叶修动作一顿,眼中的暴虐竟是因为刘皓断断续续的请求散了些许,他心念一动,藤蔓乖乖的从刘皓后穴中退出来,任由那张未得到满足的小嘴在空气中无助的一张一合。
“叶哥……”
刘皓依然带着哭腔的声音多了几分渴求,甚至带上了些许撒娇的意味。
叶修动作顿了顿,手掌抚过刘皓的图腾,繁杂的图案顿时发出幽红色的光。
——那是叶修用“王”的特权强行打开了刘皓的力量回路——换句话说,就是刘皓的感知被全方位提升了。
“呜——”
可怜兮兮的呻吟陡然拔高了几分,叶修却在这时趁火打劫一般的进入了刘皓的身体,掐着刘皓的腰大力的抽插起来。
“呜……慢……慢一点啊……”
狼狈的请求换来的是更加过分的征伐,刘皓呜咽着,很快就又一次的被送上了高潮。
但这远远不是结束,刘皓很清楚这一点。
大发慈悲的给了刘皓短暂的休息时间之后,叶修坐了下来,而刘皓则被藤蔓放到了叶修腿上,手腕被绑着高高吊起,双腿大开,而后穴依然含着那根作恶的性器。
是再糟糕不过的姿势。
刘皓很清楚叶修的意思——自己动还是被藤蔓吊着动?
呜咽一声,刘皓讨好一般的亲了亲叶修的脸颊,却还是只能在那双血红色的眼睛的注视下老老实实地强行用还在微微发颤的大腿撑起身体,卖力地取悦着身下的人。
“不行了……累……”
终于,刘皓脱力一般的瘫软在了叶修身上,根本无法平复自己紧促的喘息。
叶修眯了眯眼,把刘皓的腿拉过来环在自己腰上,在刘皓因为突然失去支撑点而发出拔高的呻吟之后托起刘皓的臀,再加上藤蔓的配合,刘皓只能不由自主的感受着自己身体的起伏,感受着那根性器在体内的冲撞进出,一次又一次的被送上高潮。
当一切结束的时候,刘皓只能狼狈至极的趴在叶修身上,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叶修的眼睛恢复成了原本的黑色,他搂着刘皓叹了口气,然后在怀里人的额头上落下了轻轻的一吻。
“辛苦你了。”
刘皓嘴唇动了动,沙哑的声音低到几不可闻。
“害我迟到的家伙……穿小鞋……”
“嗯,给他穿小鞋。”
叶修抱着刘皓起身,手指微动,然后踏进了刚刚出现的传送门之中。
回到家清洗完毕后,叶修搂着刘皓躺在了床上。
“要休假……”
“嗯,我给你放假。”
亲了亲刘皓的眼帘,叶修同样闭上了眼,和刘皓一同陷入了沉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