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终焉之苇 61

Work Text:

第十九章
从那天起,曼海姆和霍布斯的关系就变得非常微妙。
两人在审讯室里干了一炮之后,霍布斯似乎当他不存在了一样,再没单独审讯过他。
最开始的几天,曼海姆其实有点战战兢兢的,他有种奇妙而隐约的愧疚感,传说中三个月一次的舞会也以巴比伦区死了一个人为理由取消了,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曼海姆也反常地没有去招惹典狱长。
直到某一天,放风的时候安全官关进来一个新人。
安东尼•波托斯,三个火枪手最后一个的名字,也是曼海姆和杰西卡约定好的暗号——这个男人不管他知情与否,都是杰西卡送进来,帮助他越狱的人。
他必须要离开这个监狱,然后他才能证实,霍布斯到底是不是威拉德。
曼海姆处心积虑的接近这个这个自称叫布鲁斯林的越狱专家,为他去搞到那片他要的金属片——为了那个金属片,他狠狠地用屁股调戏了霍布斯。
然后他大概就知道霍布斯对于特别审讯室那一炮到底什么看法了。
曼海姆被灌了整整十秒凉水又被揍了一顿,安全官把他扔回牢房之后,他抱着马桶像个怀孕的欧米伽一样又吐了一顿。
看着曼海姆在小小的视频窗口里抱着马桶大吐特吐,穿着睡衣靠在床头的霍布斯哼了一声。
他有点心烦意乱又孩子气地把被子拉到眼角下方,看着镜头里跟马桶能缠绵到下辈子去的男人。
被子里空气闷热,呼吸并不舒服,但是能带给人一种奇异的安全感——就像那天在审讯室里,被罗特梅耶压在墙上和他胸膛之间,两人身上都冒着热气,狭窄,他胸口被紧紧按着抵在墙上,磨得生疼,男人用力地按着他,像是要把他的肩胛骨按到墙里去,疯狂地纠缠、亲吻、交媾,几乎快喘不过气来,也不会放过对方的嘴唇。一点都不舒服,但是安全。
这么多年下来,他因为洁癖和被追捕的缘故,操过几次人,没被人操过,上了船之后,他几乎和任何人都没有肢体接触。
和罗特梅耶在审讯室里那一次,是他十二年来第一次体味到安全感。
阿尔法的精液把他射得溢出来,残留在身体内部的那部分像是渗进他的血里,安慰着他,保护着他,那股刀锋的气息也一直环绕着他,刀尖对外,用宽厚向内。
罗特梅耶操他操得非常用力,但是他没让他疼,只让他爽得叫都叫不出来。
他们两个人当时都意识不清,但是霍布斯的身体还记得,每当他要感觉到不适的时候,罗特梅耶就会又粗鲁又温柔地把他抱在怀里,安抚他,放慢动作,让他啜泣着适应。
他被人拥抱着,按在墙上往死里操,但是也确实妥贴地被保护着。
在被罗特梅耶拥抱着的时候,他确确实实除了他谁都没想,没想曼海姆,谁都没有,满脑子满满的都是罗特梅耶。
他当时一片混乱的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罗特梅耶是他的,是他的,谁都不会给。
这个想法把霍布斯自己吓住了!
于是当他稍微恢复一点意识的时候,用最后的力气抓起衣服里的电击棒,电昏了罗特梅耶,穿上衣服狼狈地跑了出去。
他当时一片混乱地跑回卧室,身体深处没有被满足地疼着,胸口却泛着奇妙又暴躁的情绪。
就好像他背叛了什么,却又松了一口气一样。
接下来,处于这种他自己也说不清的微妙心理,霍布斯就当罗特梅耶不存在,直到今天。
他被迫面对洛特美俄也,强作镇定地坐在审讯席对面,却被罗特梅耶拿一张图戏弄了,那一瞬间,那股莫名情绪猛的爆发了出来——
霍布斯一下被被子拉过头顶,他感觉到薄薄的被子上方监视屏一闪一闪,一想到审讯室里那一幕,他胸口又紧绷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在被子里闷得直喘,才慢慢把头从里面探出来。
他烦躁地关掉了监视屏,转而把眼光调到了门上的那个被他自己漆成荧光色的应急按钮,他就这么看着那个按钮,一直到清晨。

接下来发生的事简直就像是一个二流好莱坞电影,霍布斯的活人墓被霍布斯和布鲁斯林联手攻破,罗特梅耶的人来劫狱,他被诱到甲板上的爆炸物圈里,远方武装直升飞机上的布鲁斯林对他轻蔑地示意四周。
喔,不就炸死而已么。
霍布斯相当无所谓,把打掉了最后一发子弹的枪随手一扔,略微侧头,对着布鲁斯林,弯了弯一边唇角,只差礼貌一鞠躬,静候他开枪干掉自己。
布鲁斯林果然开枪了,而就在他开枪的一瞬,霍布斯看到他身旁的罗特梅耶用力地推了他一把,一枪射空——
看到霍布斯落水的那一刻,曼海姆只觉得眼前的世界定格了。
什么声音都没了,没有人、没有什么布鲁斯林,甚至于连他也不存在,海水凝固,爆炸的火焰僵立,这个世界里唯一清晰的,只有霍布斯跌水面的这一幕。
他要失去他了,失去他的威拉德,再一次——
一瞬间,他脑海里只有他的威拉德,他脑子一下炸开,只有一个意念——他要失去威拉德了!
——就像是十二年的那一天再次降临。
他不顾一切地跳下去,就像他十二年前冲进即将倒塌的废墟。
他在废墟里飞奔\他拼命在水里寻找。
他摔倒然后爬起来,直到精疲力竭\他在水中张开自己所有感官,找寻那一点唯一的可能。
他被警察从废墟里拖出来,依然爬也要爬回那个正在倒塌的塔\他即便淹死在海里,也要找到他。
他什么都没有找到\他终于在漆黑的水底,握住了霍布斯的手。
抱着霍布斯破水而出,曼海姆觉得自己的肺似乎都要炸了,他在海面上大口喘着气,亲手又小心翼翼地把霍布斯拖回直升机上。
没对眼神怪异地越狱专家做任何解释,曼海姆所能做的所有事就是在霍布斯被急救的时候,紧紧握住他的手。
终于,这一次,没有弄丢他的威拉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