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回家的诱惑

Chapter Text

张欣额头抵着被单被顶得气息发颤,呼吸一口气分成三口呼又分成三口吸。身后的剧痛,那不算什么,出来打工那么多年他什么痛什么苦没受过?只是这呼吸不畅的窒息感,让他的胸腔隐隐作痛,脑细胞的运作也仿佛停了,一心一意的只有一件事情,什么痛都可以忍只要拿到车票,其余皆是空白。

京俞在他身后不知累似的一次次把他的孽根顶到直肠更深处,张欣觉乎着多半要顶穿肠子捅到胃了,因为他的胃现在正一阵阵地抽着筋,他想吐,却只能张着嘴干呕,半点东西也吐不出来却吐得头晕眼花。

“你就当这是受刑?”

京俞对张欣一脸忍受着巨大痛苦的表情很是不爽,他是强迫不假,他是强暴不假,他是强硬不假,但他的爱更不假!殊不知是他自己个傲娇玩意儿根本没把半点爱表现出来,被讨厌就是活该。

“啊?”

而张欣此时的脑子已经不会思考问题了,除了下意识的反问什么都做不到。

“那好。”

京俞夺过张欣面前那张破纸,在他的面前,撕开,两半,四半,八半,撕碎得粉碎,撒回原来的地方。

“现在这张票没了,你不用忍着了。”

强刺激使大脑皮层恢复了一时的工作。

他失神地盯着那堆碎纸片,之前他在此地忍下此事的唯一理由,没了。

张欣也不知道,那么多泪水,是怎么一瞬间从自己的眼眶中喷涌而出的,也许是从车站一直蓄到现在的水,水压高得快要炸开,却先被京俞打破了水管,流了一片是珠露成灾。

京俞的那活儿一直在张欣体内抽动着没停下,此时一顶便伴着一声抽泣,泪水一滴一滴地砸到床单上,重重地滴下,重重地炸开。每滴泪水在京俞眼里都是一次轰炸,轰炸着他此刻不安的良心。

“不许哭。”京俞伸手粗暴地抹去张欣一脸的泪水,却怎么抹不完抹不尽。

心疼了。

“别哭了,别哭……”京俞抽身,把张欣面朝下的身子掰过来,抱着让他坐到自己的怀里,像哄小孩一样地轻轻拍打他的背。

“车票还有,别急。”

京俞低头去叼张欣的春,吸吸地从唇角吮到唇尖,没再深入。他撤回一点距离,轻声道:“我喜欢你的……欣欣…”

听见这声过于亲昵的称呼,张欣的瞳孔放大了一瞬,不可思议地望向京俞的脸,嘴张了张不知道究竟该问点什么。

“你跟我好,我跟你回家。”京俞拿额头抵着张欣的额头说道。

“你看我,如果不喜欢你,为什么买了票半夜去车站找你?”手顺着腰侧向下不规矩的刮蹭着张欣的大腿。

“如果我不喜欢你,我员工那么多,为什么还记得你是哈尔滨的?”绕大腿一周滑到内侧轻轻地揪着一小撮软肉把玩。

“如果我不喜欢你,我为什么不带你去宾馆,为什么要把你带到我自己家?”继续往下到那个因为刚才的一番单方面情事而略微湿润的穴口。

“如果我不喜欢你,我为什么要让你碰我的西装上我的床?”轻松地塞进去两根手指轻轻地抽插起来。

“嗯……”张欣仰起了脖子从唇齿间漏出一个暧昧不明的呻吟,被温柔地玩弄着下身的感觉比强捱过酷刑一般的强暴还要让人难受,是心尖痒痒的那种难受,是会让人快活的那种难受。

“真的,我想跟你好,一辈子。”软绵绵的情话放在他耳边像一个用温柔作掩护的陷阱,他怕自己一旦掉进去就会被扒了皮蚀了骨,却还是忍不住步步靠近。

没有回话,意料之中。

京俞把张欣的身体扳到和自己面对面,有些无赖地跟他说:“你要我,就自己来坐上去,要是你不要我,我就自己插进来。”

张欣被这个大约是世界上最无赖的问题炸回了神,他不得不承认京俞说的长长的一段话使他动摇了一瞬,但理智把他从不相信到相信边缘扯了回去,几句话就能让他感动到就此以身相许?他是个学历不高的农民工,但还不是个傻子。

见张欣没动弹,京俞轻叹了口气,这是他预想到的情况,但却不是他期待的结果,不过这也不妨碍他耍榴芒。

他把张欣的身体推到床上,没有任何反抗,十分乖顺地由他摆弄。他把那两条细长细长的腿分开,环到他自己的腰上,好方便他接下去的动作。

这一次的进入格外地慢,仿佛可以要在张欣的记忆中抹走刚才那段粗暴版的回忆。

张欣抬手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来告诉京俞动作可以快点了。京俞这才放心地大戳大弄起来,轻轻重重都故意顶到会让他快活的那个点,却不按压到底,留一丝让人抓耳挠腮难过不已的遗憾。

渐渐放任自己沦陷在京俞带来的蚀骨的快感中,理智已经不复存在,只有温顺和配合,对于把身体交给另一个男人这件事,张欣惊讶地发现自己竟开始接受了。

小声的呻吟不吝吐出,细细软软地像几下小粉拳捶打着京俞躁动的内心。

意识渐渐模糊,这根绷着的弦一松,已经累极的人是说睡就睡着了。

京俞抽插了最后几下释放了自己之后,才发现张欣已经闭着眼垂着头睡得迷迷糊糊了,悠长的呼吸声昭示着他的梦已深。

爬下床,从自己的裤子口袋里翻出另一张完好无损的车票,翻来覆去地看了好一会儿,又回过头看着窝在被子里睡得正好的张欣,抬手将这张也撕成了碎片。

 

张欣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晕过去的。

醒过来的时候身下的床在微微地颠,颠得腰和后穴都隐隐地痛。

他抬起头,发现京俞高高地坐在边上。阳光在京俞背后尤其刺眼,张欣只能看到他的剪影,听到他的声音:“醒了?”

他终于意识到京俞手里把的是方向盘,而在他身下微微地颤的是汽车。

“去哪儿?”

“回家。”

京俞没扭头,声音却甜腻腻地冲着他来,看不清楚那一片黑色的影子,张欣却凭空觉得他是在笑的。

“我们回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