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eriel 梅麗葉爾

Work Text:

  梅麗葉爾在歷史課上恍了神,拿著觸控筆在平板上畫了隻正努力浮上水面的海龜,她偏著頭想了想,又加上幾隻躺在沙灘上的螃蟹。一邊畫著一邊在內心數著秒,打算下課後就要奔向十里外的海邊。

  她喜歡大海,不只因為自己的名字帶有海的氣息,她逝去的父親也熱愛那片一望無垠的海,這是自己與父親相似的地方,縱使她對他毫無印象。

  「……法則是無法改變的。梅麗葉爾?梅麗葉爾!」

  抬起頭,看到歷史老師瞪著自己,梅麗葉爾下意識地將電子書上的塗鴉抹去。受少子化與資源不足的影響,他們已經很少使用紙本書了,但又因通訊問題而無法改成線上教學,導致現下一個班人數寥寥無幾,卻又不得不聚集在一起,這種情況下,一不專心很容易就被老師盯上。

  「梅麗葉爾,請敘述保護人類不受奧圖瑪塔傷害的兩項法則。」
  「第一項法則:不能傷及任何生命;第二項法則:不能改造自己或其他機器人。」就著平板上提供的內容覆誦,梅麗葉爾在內心翻了個白眼,她知道這兩項法則早已成為歷史。

  「那為什麼我們要製造奧圖瑪塔?」

  「因為太陽風暴,把地球表面變成輻射沙漠,癱瘓了地面上大部分的通訊系統,」她停頓下,咬牙說出令人厭惡的企業名稱,「ROC企業創造了朝聖者7000機器人系列,也就是奧圖瑪塔,讓它們負責築防護牆與機械雲,以保護最後殘存的城市居民。」

  「很好,梅麗葉爾。」老師甩著裙尾走向台前,點開電子黑板的下一章節,「那我們開始進入下一個部分──奧圖瑪塔的失敗。」

  以筆繞著自己鬈曲的褐髮,她顯得有些心煩氣躁,看著電子黑板的畫面,思緒飛到更遠的地方,那是一片廣大且荒涼峽谷,在峽谷的彼端一無所有,除了奧圖瑪塔。

  克莉歐,梅麗葉爾是多麼想見到她,那個在父親人生最末陪伴過他的機器人。

  母親未曾隱瞞父親的死亡原因,他逝於輻射沙漠中,在此之前與一群突破法則的機器人在一起。她表示她需要知道這些,除了保護自己,也必須明白她的父親一直想前往一個有未來的地方、擔心她的安危,然後用盡全力保護著她。

  「你父親愛妳,梅麗葉爾,只可惜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

  『就跟人類一樣,已經沒太多時間了。』每聽到故事的結尾,她總會這麼想。

  縱使母親總在敘述自己出生的故事後,強調打破法則的奧圖瑪塔十分危險。但她打從心底相信他們是無害的,梅麗葉爾知道這有些天真,但或許是因為他們幫助過自己的父親,又或是克莉歐曾觸碰過她,她無法帶有惡意或畏懼的看著他們。

  甚至她常常會想:不知道克莉歐有沒有想過她的父親,又或是回憶起強褓中的她。

  然後才意識到,這樣的想像,或許只專屬於走到盡頭的人類,機器人真正會想些什麼,沒有人知道,也不能探問城市裡的機器人,因為他們未曾好好活過。

  下課鈴響,梅麗葉爾收拾著書包,一個人搭著公車前往海邊,她看著窗外的景色,聽著收音機的氣象播報。

  ──今日無法見到太陽,機械雲將於下午五點十七分降雨,請注意自身安全。

  她低頭看了看全身的裝備,黃色塑膠雨衣和到小腿一半的黑膠鞋,暗自竊喜著回家時這身行頭不用再更換。

  步下公車,一片漆黑,她踏著沉重的步伐,隔著鞋感受沙子的觸感,據說海洋也被輻射汙染了,沒有海龜也沒有螃蟹,什麼生物都沒有。

  但梅麗葉爾仍是喜愛來到海邊,就這麼佇立著聽海浪刷洗沙灘的聲音,好似那規律的聲響會永無止盡的持續下去。

  像父親對她的愛一樣,像她所擁有的未來一樣。

  梅麗葉爾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見到克莉歐,但不會是現在,因為這地方還得以讓生物生存。

  而倘若那日到來,她也準備好要向克莉歐問的問題了。

  ──為什麼雨水改變了?

─梅麗葉爾 Meriel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