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o and fro

Chapter Text

克劳德感到不自在。或许不是他感到不自在,不过所有留意到他的人都会觉得他不自在。一种努力不让身边人察觉到的不自在。

他张扬的金发在不见天日的Edge也从不会黯淡,然而他总是微微低着头,让头发在脸上投下阴影。

 

这家伙是有偏头疼吗?

雷诺浑身不自在地唆在小巷的阴影里,看着行人一个个面色冷峻地走过,克劳德的身高让红发塔克斯无法在小个子英雄经过时看清他的脸,但是……还能有别的吗?

永远无法舒展的眉头,紧抿的嘴唇,下垂的嘴角,青白的脸,因领口投下的阴影显得尖瘦的脸,浓密的睫毛努力想要遮住的幽蓝魔晄眼,在半袖下总是微微握拳的左手……

你不能怀疑雷诺作为塔克斯的忠诚,但你也不能要求他喜欢自己的每一份工作,尤其当某份工作是监视某个前特种兵的时候。虽然这份工作很清闲——克劳德会骑着芬里尔送他该死的快递,这个时候雷诺不用跟着他,除非他当天没有回第七天堂——但在雷诺能看见并且要看见斯特莱夫的短短一两个小时里,雷诺总是抑制不住自己冲向他,抓着他的肩甲使劲摇晃它,把他紧皱的眉头摇开,然后问他要不要吃一片止痛药的冲动。

“或者安眠药……”雷诺嘟囔着。然而他很清楚克劳德在睡觉的时候,不仅是眉毛,整个脸恐怕都能拧巴在一起。安眠药不如麻醉药——神志消失——谁知道克劳德睡着的时候会梦到些什么?

克劳德走远了。

 

“.…..自封的罢了。”

 

也是,克劳德背影一点也不引人瞩目。雷诺能看得出克劳德身体的僵硬,为避免与行人触碰,他的肩稍稍向里,手臂几乎没有怎么摆动,一点也没有旧神罗特种兵抬首挺胸,气势昂扬的样子。

 

“我们一起来重建神罗吧!”

 

雷诺嗤笑了一声,他垂下抱在抱在胸前的双手,懒洋洋地从歪斜的电线杆上直起身。EMR挂在腿旁。他吹开了眼前的红色发丝,双手插兜,慢悠悠地跟着人群中那头特立独行的陆行鸟毫无目的地向前走。微光从远处倒塌的建筑物间飘向广场,不会露脸的太阳正在不知名的地方升起。

他真的说了那句话吗?他到底想说什么?

 

“斯特莱夫,你是不是又在头盔下面偷偷哭了?……怪不得你这么喜欢那个丑头盔。要是我……我要尽早摆脱它,所以我要成为一名塔克斯!”

 

“喂,克劳德,听说你要和萨菲罗斯去尼布尔海姆?祝你好运。我是说,我老家就在米德加,贫民窟,你回来跟我讲讲你返乡的经历的话,我就带你去看看我家,哈哈,如果你想的话。”

 

“雪崩新来的那个家伙听起来像我们的某个旧朋友……西斯内,别装糊涂了,就和我出去喝过酒的那个特种兵。黑色头发的。有几个特种兵和塔克斯熟?你肯定记得的。他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喝多。”

“……西斯内? 西斯内? 你说话啊?……你在吗?”

“曾……痛死我了。不,我不想听。求你了,我不想听。教堂应该不在了吧,我的新任务是什么?我还要去追着卖花女么?然后被那个‘尖屁股的混蛋’再打一顿?求求你,给我换一个任务吧。我……我不想再面对他……他们。”

 

雷诺闭上了眼睛。他觉得自己和克劳德一样也有了偏头疼。

陈年旧事,孤魂野鬼。

我们一起来重建神罗吧。克劳德,你拿起那把巨大的破剑努力干翻神罗的时候好多了。求你他妈的别再那样皱着眉头了。

我会疯的。

 
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