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是非 短篇合集

Chapter Text

by慕念

非盛哲还在图书馆埋头跟报告死磕,放在旁边的手机已经开始不停的振动,他看了一眼,是他预先设置的闹钟,已经六点了,今天约好了跟老师在外面吃饭,再晚就来不及了,他赶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

到了才发现,是奕杰今天定的地方是一个西餐厅,装饰的很有情调,周围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是奕杰和平时休闲的打扮不一样,穿着一身深灰色的西装,配上他标志性的金丝眼镜,看上去格外帅气有型,透露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坐在自家男朋友对面,非盛哲突然有些羞涩和紧张,他原本以为只是一家三口出门聚个餐,有些不敢直视是奕杰的眼睛,顾左右而言他道:“优优呢?”

“优优送到叶子家去了,今天只有我们两个人。”是奕杰笑容温和的解释道,在非盛哲惊讶的目光中从旁边的座位上拿出了一束玫瑰,“情人节快乐!”

惊喜的情绪瞬间溢满了整个胸腔,非盛哲没有想到,平日里那么不拘小节的人会给他准备这样的浪漫,俊秀的脸颊顷刻间浮上淡淡的绯红。

他这才想起,难怪街上到处都布置的那么粉红浪漫,自己居然忘记了,“我……对不起,我什么都没准备……”

是奕杰握住了自家小男友的手,手心的温度在两人相握的肌肤上传递开,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能够让小非开心才是最重要的,“没关系,我准备了就够了。”

玫瑰、红酒、烛光晚餐一样不落,是奕杰这次是做足了功课。

非盛哲酒量并不好,平日里喝啤酒还行,这突然一下子换成后劲大的红酒,再加上某人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等出餐厅的时候,非盛哲已经站不稳了,整个人都挂在了是奕杰身上。

醉酒的非盛哲和平日比完全是两种状态,坐在计程车的后座上,借着路边飞驰的灯光,勉强能看清,嫣红的双颊,水润的唇瓣,柔软的脸颊不停的蹭着他的颈侧,还用着软糯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

“是奕杰……是奕杰……”非盛哲趴在他身上,仰头看着他,修长好看的手指摩挲着他的侧脸,平日里清澈纯真的眼睛此刻已是一片迷离,“是奕杰……我好喜欢你……真的好喜欢……”

仰头亲吻着带着胡茬的下巴,露骨的向爱人传达着他的爱意。

是奕杰浑身像是被火烧着了一般,额头上青筋突起,就算是圣人此刻恐怕也不能坐怀不乱,更何况他还不是。只是最后的理智还提醒着他自己还在计程车上,还有外人在场。

“小非,别……”是奕杰声音低哑,极力忍耐着。

稍微被拉开了一点距离,非盛哲的指尖抚摸着他的下巴,露出了一抹笑容,无辜又纯良,“好扎啊……”

说完又凑近了几分,近到是奕杰能够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那个东西我还没用……”

“嗯,我知道……”

“可是已经过期了……”非盛哲双手撑在他肩上,柔软的鼻尖磨蹭着他的鼻尖,像是小孩子找到了新奇的玩具,玩得不亦乐乎。

“没关系,我们买新的。”

温软的唇瓣吻上他的那霎,是奕杰的理智彻底崩塌了,一手扣住非盛哲的后颈加深了这个吻,空余的手顺着衣摆探入,灼热的手掌抚上了他敏感的后腰,非盛哲整个人都软在了他怀里。

“师傅麻烦开快点!”是奕杰沙哑的嗓音中带着化不开的浓浓情欲,已经硬起来的物件抵在非盛哲的腹部,男孩躺在他怀里大口的喘息着,缓解着因为接吻而带来的缺氧,身体不安分的蹭动着,不知死活的挑动着他已经被欲火点燃的神经。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回家的路这么远。

下了车,是奕杰搂着人跌跌撞撞的走进楼道,非盛哲的手臂环在他脖子上,时不时的亲吻着他的脸颊。

走到门口,是奕杰直接将折腾了一路的人按在门上,霸道的吻上之前已经被他吻得嫣红的唇瓣,舌尖强势的侵入,扫过敏感的上颚,缠住了那湿软的舌头,不住的吮吸,抵死缠绵。

手掌摸上后腰,指尖顺着牛仔裤的缝隙探入,握住了那挺翘柔软的臀肉,肆意的揉捏,指尖不时的划过那隐秘的穴口,惹得怀中人一阵阵的颤栗。

非盛哲从喉间断断续续的发出甜腻的呻吟,舌尖被吻得发麻,身上每一寸被他抚摸过的肌肤都像是着了火一般,灼热的快要将他整个人融化了。

是奕杰用最后一丝理智打开了门。

两人一起躺倒在床上的时候,除了对方,眼里便再也容不下其它了。

是奕杰将人压在身下,凝视着他,眼中是满满的深情,指腹摩挲着他的唇瓣,这张脸,他怎么也看不够,这个人,他怎么也要不够……

非盛哲张开嘴,将手指含入口中,滑腻的舌头缠绕而上,氤氲着水雾的眼眸迷离的望着他,唇角含着一丝笑意,色气又纯真。

是奕杰迫不及待的除去两人的衣物,细碎的吻落下,在那白皙光滑的肌肤上留下点点红痕,分开他修长的双腿,沾着润滑剂的湿漉漉的手指伸入了紧闭的穴口。

炙热的性器一点一点的嵌入被开拓过的甬道,身体被异物入侵,非盛哲仰起头,漂亮的脖颈拉出一弯优美的弧度,嘴中发出一声破碎的呜咽。

“是奕杰……奕杰……”非盛哲紧紧的抓住他的肩膀,像是溺水之人拼死抓住最后一块求生的浮木。

是奕杰吻住他,将他的恐惧与无助尽数接过。

下身开始缓慢律动,带着数不尽的怜惜与深情,这是他来之不易的珍宝,穷尽一生,必须要好好保护的人。

END

Chapter Text

绚丽的灯光,震耳的音乐,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在十六年的人生当中,非盛哲是第一次踏入这种地方。

热辣的液体滑过喉间,灼烧着他的每一根神经,身体变得有些飘忽,脑子里像是被搅成了一团浆糊。不能思考了也好,至少胸口那处的疼痛便没有那么强烈了。

当一只手环上腰间的时候,非盛哲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模糊的视线让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那人喃喃在耳边低声邀约着,等到大脑终于理解了对方的意思,非盛哲突然笑了一下。

反正在所有人眼里,自己那么脏,那么跟谁做,也都无所谓吧……

非盛哲踉踉跄跄的被人半拖半抱着来到后巷,背靠在墙上,被人压着亲吻和抚摸的感觉陌生又恶心,可是他不想停下。

被鄙视,被霸凌,被抛弃,他所遭受的痛苦多到他无法承受,这一刻,他什么都不想去在意,只想要彻底放纵一次。

身上的重量突然消失,非盛哲有一瞬间的无所适从,他听不清朦胧的声音,眼前也是一片胡乱晃动的虚影。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无所谓,谁都一样。凭着昏暗的灯光,脚步虚浮,摇晃着捡起那人掉落在地上的避孕套。

“你要不要跟我做?”非盛哲用手上的东西轻拍了一下来人的脸颊。

少年清秀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绯红,目光迷离,唇角的笑容带着几分媚意,放荡又清纯,是奕杰不想承认,却也不能否认,那一刻,他的心是真的有一丝悸动。

那一巴掌不算重,打散了是奕杰心中不该有的妄念,却没能让非盛哲清醒过来。微弱的耳鸣让本就不清楚的脑袋更加混沌,烈酒在空荡的胃里翻滚灼烧着,一直就存在的恶心感愈加剧烈。

非盛哲弯腰扶着墙干呕着,没吃过饭,到最后也只是吐出了一点之前喝下的酒,喉咙火辣辣的灼痛着。

“你没事吧?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是奕杰扶住非盛哲的肩膀,少年有些痛苦的闭眼皱着眉,没有给他丝毫的回应。

人已经意识不清了,是奕杰也没有别的办法,总不能直接把他扔街上不管吧。

把人半抱着带进酒店房间的时候,是奕杰一直在问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多管闲事。或许只是为人师表的道德感和责任感,让他不忍心看到这么一个孩子自甘堕落被人欺负了。

在浴缸里放好温水,是奕杰直接把人扔了进去,动作算不上有多温柔。突然被水淹没,非盛哲挣扎着醒了过来,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环境,显然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是奕杰本来想让他自己洗,但看眼下的反应,他真的有点担心少年会把自己淹死在浴缸里。

非盛哲的衣服没有脱下,之前被解开了几颗扣子的白衬衫被水浸湿后粘在身上,胸口露出大片如玉的白皙肌肤,美不胜收,是奕杰尽量控制着自己的视线。

许是经过一番折腾,非盛哲看上去清醒了一些,清醒的后果便是痛苦也随之而来,就是他脸上有之前留下的水珠,是奕杰还是能看得清,少年在哭。

是奕杰蹲下身,平视着少年,语气很温柔,“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或许是酒精让人变得放松警惕,亦或许是这个人的声音太过温柔,非盛哲毫无保留的将压在心底的痛苦倾诉给眼前这个陌生人。

“感情不是人生的全部,你才十六岁而已,不会只谈一次恋爱的,现在觉得最重要的,将来未必是。”是奕杰轻揉了一下他的发顶,耐心的劝导着。

而他显然低估了酒精的影响和少年的固执,哭泣只会让意识更加混乱,他的劝解非盛哲没有听进去一句。

两人距离隔的如此之近,近到只要一转头就能吻到对方,非盛哲也这么做了,柔软的嘴唇贴上对方的,唇边的胡茬让他感到些微的刺痒,手臂也搭上了对方的肩膀。

是奕杰愣住了,直到滑腻的舌尖舔过唇线才回过神来,一把将人推开,非盛哲撞在了浴缸边缘,失神的看着水面,半响,才喃喃道:“我很脏吗……”

话语中混合的痛苦和绝望让是奕杰不由得心软了几分,语气也算不上多严厉,“别这么轻贱自己。”

水已经快凉了,想要让他自己洗肯定是不可能了,是奕杰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亲自动手为他脱下衣服胡乱清洗了一番。用武力压制住了少年各种不安分的动作,然后将人用浴袍裹着抱到了床上,“把自己留给真正爱你,懂得珍惜你的人。”

是奕杰的衣服也已经湿透了,起码也要等到明早才能晾干,今晚是回不去了,酒店只剩下大床房,幸好床还够大,是奕杰尽量远的躺在了另一边。

之前的那些话非盛哲或多或少还是听进去了一些,可是终究还是有限,未过的酒劲、失恋的痛苦加上对性的好奇,让他无比的想要得到这个人。或许是酒精让人变得大胆,少年做出了平日里绝对不敢做的事。

敏感的下身温暖湿热的所在包裹,是奕杰突然惊醒,借着昏暗的灯光,他看清楚了,少年跪趴在他腿间,因为他突然的动作而抬起头,那张青涩的脸上竟有种艳丽的妩媚。是奕杰只觉得一阵血气上涌,下身不可抑制的起了反应。

是奕杰一把将人推开,像是要掩饰自己的失态,声音格外严厉,“你自爱一点!”

十六年里的唯一一次任性,他想要放纵到底。

“去哪?”是奕杰拉住了半挂着浴袍就想要往外走的非盛哲。

“随便找谁。”

拉扯间非盛哲毫不妥协,是奕杰也被他三番四次弄得有些火起,直接拦腰抱起将人扔在了床上,随即翻身覆了上去,“你自找的!”

手指解开系带,灼热的手掌顺着腰线抚摸而上,他能感受到手下的身体在微微颤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回应他的是一个吻。

理智被彻底烧毁。

非盛哲被诱哄着翻过身去趴在床上,细碎的吻落在脖颈、后背,年长者熟练的挑起了他的欲望,沾着润滑的手指闯入了紧闭的密处。

炙热的性器挤入被开拓好的后穴,强烈的痛感席卷而来,异物的侵入是如此的难以适应,非盛哲十指紧攥着床单,害怕和恐惧占据了情绪的主导,只是一切已经不能停下了。

是奕杰能感受到少年的恐惧,耐心的安抚着。将分身抽出,揽着少年略显单薄的肩膀将人转过身,温柔的吻落在那双含着泪水湿漉漉的眼睛上。含住下唇不住的舔舐,舌尖探入口腔交换着甜腻的亲吻。

握住非盛哲的分身挑逗着,刺激着少年的欲望,直到感觉到他完全放松,才再次将硬挺的阳物送入少年体内。

阳光透过窗户洒入室内,刺眼的光线让床上的人从睡梦中清醒过来,非盛哲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男人的怀里,昨晚的一幕幕从脑海中闪现,少年羞耻的想要找个地洞把自己埋进去。

非盛哲小心翼翼的从男人怀里退出来,牵动了昨晚使用过度的地方,一阵钝痛传过神经,少年赶紧捂住嘴,将痛呼压了回去。

害怕吵醒还在熟睡的人,动作尽量轻的穿好衣服,非盛哲准备收拾好就赶紧溜走,蹑手蹑脚的从床头的地板上捡起自己的书包,却在转身的那一霎被人握住了手腕。

“我送你回家。”半躺在床上的男人眼含笑意的看着受到惊吓的少年。

End

Chapter Text

摆机位,找角度,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各自忙碌着,烈日也丝毫不能驱散他们的热情,话剧社的新剧本马上就要开拍了。

只是他们的男主角还明显有些不在状态,非盛哲站在花坛旁,格外的局促不安,他还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装扮,一身白色的洋装短裙,黑色的丝袜紧紧包裹住纤细修长的双腿,淡金色的卷发披散在肩上,模样十足的可爱,又隐隐有些撩人的性感。

“别乱动!”叶文玲一巴掌拍在非盛哲的手背上,那双不安分的手一直试图把裙子往下扯。

这身打扮对非盛哲来说实在是太过了,超薄的丝袜让他感觉像是在漏风,刚好遮住大腿根的短裙给他一种根本没有穿衣服的错觉。

“真的非要这样穿吗……”还没有正式开始拍摄,非盛哲还想再垂死挣扎一下。

“剧本就是这样的啊。”非盛哲穿着高跟鞋,比她高了不少,叶文玲双手捧着他的脸迫使他低下头,“小非,你这样真的很漂亮!”

“不信你问你家那位。”双手稍微用力,非盛哲也跟着转过头去,刚好跟一直注视着这边的是奕杰四目相对,红晕瞬间布满了非盛哲的脸颊,被看到这幅模样实在是太羞耻了,他本来是不希望是奕杰来探班的,但是结果他完全拗不过自家老师。

虽然大家都没有期望一天就能够拍完,但刚开始拍就出了意外还是谁都没有料到的,作为首次尝试高跟鞋的非盛哲同学,十分荣幸的在第一次走位时就崴到了脚。

除了就在跟前的叶文玲,是奕杰是第一个跑上前查看的人。非盛哲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过程中又碰到了伤处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别乱动了,我带你去医院。”看到非盛哲疼得厉害,是奕杰心疼不已,也顾不得旁人在场,直接一把将人拦腰抱起。

社员受伤,加上将人带走的又是大名鼎鼎的Death Note,自然是没有人敢上前阻拦,包括叶子也不想去当个电灯泡。

光天化日之下被男朋友这样抱着,非盛哲害羞到不行,连耳尖都被染上了诱人的绯红,走了一段距离,终是忍不住羞意,软糯的小声说:“放我下来吧,好像不是很疼了……”

就算非盛哲不是很重,毕竟也是个成年男性,这样抱着走确实有些吃力,是奕杰没有坚持,小心的将人放下扶好站稳,然后径直在他前面蹲下,指着自己的肩膀,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非盛哲傻傻的愣在原地,像是没有理解他的意思。

“上来吧,你穿的鞋子不好走,别待会儿又扭伤了。”

是奕杰背着他缓步走着,非盛哲双手环着他的脖子,下巴轻轻抵在他的肩上,唇角扬起的笑容洋溢着幸福,阳光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重叠在一起。

鉴于伤得并不重,二人最终也没有去医院,而是直接回了家。

非盛哲坐在沙发上,眼睛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半蹲在自己身前的男人,是奕杰神情专注的握着他的脚踝,将冰袋敷在脚腕上,冰袋的温度透过丝袜传递给了皮肤,疼痛也似乎因此而消散了许多。

“还疼吗?”冷敷的时间差不多了,是奕杰随手将冰袋放在桌上,转身关切的询问着。

“不疼了……”非盛哲笑得很单纯,完全不知道自家的腹黑老师已经开始脑补不可描述了,一点也没有意识到危机即将到来。

是奕杰靠近了一点,毫不意外的闻到了一路上都若有若无的那一丝香水味,小非又不用香水,肯定是从叶文玲身上蹭来的,“下次不要和女孩子靠那么近,叶文玲也不行!”

非盛哲噗嗤一声笑开了,想起了之前被是奕杰打断的那场亲热戏,“你吃醋了吗?”

是奕杰显然是不知道窘迫怎么写,毫不客气的顺杆往上爬,起身直接将人压在了身下,脸上的坏笑完全不加掩饰,“是啊,我吃醋了,怎么办,你怎么补偿我?”

经过是奕杰长期的熏陶,非盛哲也比以前稍微放得开一些了,主动仰起头在是奕杰唇角轻轻吻了一下,“这样补偿行不行?”

是奕杰愣了一秒,转瞬间笑容愈发扩大,越加得寸进尺,“还不够……”

低下头,在非盛哲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那张清俊的面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瞬间布满红潮,僵持了几秒,非盛哲最终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眼罩阻隔了非盛哲的视线,而在下一刻又突然被人抱起,陷入黑暗加上骤然间的失重,非盛哲惊恐的抓住了是奕杰的衣领。

“别害怕,我不会让你受伤的。”低哑沉稳的嗓音抚平了非盛哲的惊惧,一颗躁动的心陡然间安定下来。

end

Chapter Text

距离上次医院的事情过去了两个月,期间周心如一直都没有再出现过,是奕杰也只是偶然间听周绍安提起过,他姐姐似乎留在台湾定居了。

虽然自己已经与周心没有任何旧情,但她毕竟还是优优的妈妈,他也不能完全阻止女儿与妈妈见面,所以当收到周心如的短信,是奕杰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决定带着优优去见她。

当然,他也没有忘记提前告诉非盛哲一声。

咖啡厅内,是奕杰与前妻相对而坐,看着久未相见的母女说话谈心,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有在时不时回应优优时才会露出一个笑容,视线也总是不受控的往外面转去。

不经意间,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对面的马路上,是奕杰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坐直了身体。只是再看去时,那个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是奕杰不确定非盛哲有没有看到他,他本不应该心虚的,小非之前也是同意的,但是他脑海中不可自抑的浮现出青年落寞离去的背影。

理解是一回事,真正接受又是另一回事,爱人的自卑,被霸凌留下的阴影,本就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克服的事。

越想越担心,是奕杰拿起公文包直接起身,“优优先住你那,明天我去接她。”

天幕被夕阳笼罩着,映衬着房间也有些昏暗,是奕杰打开房门,客厅里静悄悄的,空无一人,往常这个时间应该在家里的人完全不见了踪影,打电话也是无人接听,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慌乱间是奕杰完全没有发现留在冰箱门上的便利贴。

爱人似乎是离家出走了,是奕杰又如何还能够安心的待在家里。

不过他也没有漫无目的的去找,小非的打不通那就找叶文玲,当然结果也并不理想,最后还是周绍安接了电话,背景是一片嘈杂的音乐声。

那个偏僻的酒吧后巷,三年过去了也没有任何改变,看到迎面走过来的人影,是奕杰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看到他的那一瞬间,青年脸上浮现了一抹笑容,心情明显愉悦了很多,“酒吧太吵了,所以之前没听到……”

是奕杰没有多言,直接伸手将人拥入怀中,非盛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还是本能的回抱住他。

“你如果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不要一个人扛着,我会心疼的……”是奕杰的手掌摩挲着爱人的后颈,像是在安抚,这是他最珍爱的宝贝,他不希望他的爱人受到任何伤害。

非盛哲一头雾水,还是在是奕杰解释过后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脸上的笑容逐渐扩大,从怀抱中挣脱,双手抚摸着是奕杰的侧脸,认真的注视着那双墨色的眼眸,“你误会啦,而且……我相信你……”

他已经不是那个阴影中的少年了,他有勇气,陪着是奕杰,一起走到阳光下……

误会解开,是奕杰心底的石头落了地。想起今天早上顺手买了之后放在口袋里的东西,瞬间有些蠢蠢欲动。

调转了方向,一把将人按在墙上,是奕杰唇角勾起一抹坏笑,掏出口袋里的东西,轻拍在非盛哲脸上,“嗯,零零三,了解一下?”

熟悉的地点,熟悉的方式,似曾相识的邀约让非盛哲瞬间涨红了脸,红晕也蔓延上了白皙的耳尖,脑袋轻晃了一下,软软的说了一声,“不要……”

如此害羞窘迫的可爱模样全然落入了大灰狼的眼中,又怎么舍得再放手,是奕杰手撑着墙面,低头靠近,额头相抵,鼻尖互相磨蹭着,“真的不要?……”

“真的……”语调上扬,语气中的愉悦笑意完全不加掩饰,两个陷入热恋的小情侣在这偏僻的角落里嬉闹着。

非盛哲双手环着是奕杰的脖颈,静静凝视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眸如同盛满了星光,每一缕都是对他的爱意。非盛哲仰起头,轻吻了一下那柔软的唇瓣,脸上的绯红又加深了几分,“还是要吧……”

是奕杰呼吸一窒,胸口是一阵强烈的悸动,伸出手臂紧紧的环抱住眼前的人。

过了半响,低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们回家!”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