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侵蚀基准

Chapter Text

1.

“你应该去见见爱丽丝。Hermann.”Newton打破了沉默。
“……”Hermann薄薄的嘴唇紧抿着,正站在绑着离开绑在凳子上的Newton五米远的位置,基本上他就是站在刚进来的地方。他想向前走去,双脚和拐杖却像是都粘在了地面上。
“噢,Hermann,你现在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怪兽。”Newton的语气比刚才和Jack讲话时柔和许多,他说:“我们还是朋友,不是吗?”
Hermann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在电梯里他用拐杖打昏了人,兴奋地抱住Newton时仿佛回到了十年前,像十年前那样再次合作,亲密无间,用他们的智慧和知识保护这个星球……世界再次被拯救了,但是Newton Geiszler消失了。不,不是这样,Hermann握紧了拐杖,想着:因为Newton Geiszler消失了,世界才会需要被拯救。
许久,Hermann紧闭的嘴唇终于打开,他说:“Newton,我知道你还在,你没有完全被先驱打败。”
强光照射下的Newton笑了起来,露出好几颗牙齿。左眼下和嘴角残留的血迹醒目而扎。虽然他被绑在椅子,但看上去就像马上能挣脱束缚站起来。白光照着Newton的牙齿,他笑得太欢快了,以至于Hermann把这个并不恶心的画面和脑海中裂开嘴的怪兽重叠了起来。那些Hermann永远都不会忘记的画面,一个一个跳跃出来,与Newton的想象重叠在一切。Hermann胃里在翻涌,或许他要重现十年前那样吐在马桶里的情景。但悲愤压制了这种恶心,随后而来的是自责。
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Hermann问自己,他对Newton的变化毫无察觉。这十年里,他和Newton见面的次数不到十次,其中八次还是在Newton去上海之前。
Newton接受了邵氏企业的邀请后,特地来看过他,Newton那时拉着他的手说:“在邵氏企业我会成为一位巨星,像真正的摇滚巨星那样,Hermann,你应该跟我一起去。”
“我必须留在这里。”Hermann当时这样回答的。
“为什么?你不愿和在我一起吗?”
“……我的研究,我的生活全在这里……”
说完这话后,Hermann无法忘记Newton那时的表情,期待消失,失落砸在Newton的脸上,头发似乎了也垂下了。他不明白自己为何要拒绝Newton的邀请。他似乎想看到Newton为此伤心的表情——这能证明他们并不是普通的朋友。世界即将终结之前的共同赴险只是危机时刻唯一的选择——并不能代表什么。这个星球上,只有他们与怪兽链接过,也许他们独一无二的大脑也以某种方式联结着。但Hermann没有发现隐藏在Newton脑海深处被怪兽污染的疯狂。他抬起头看着不远处被牢牢绑住的Newton,他本该早早发现Newton出了问题,把问题扼杀在萌芽状态。他没有发现他的异常,他疏远了他。
“Hermann,Hermann Gottlieb,靠近一点,我都没法好好看你。”Newton转了转脖子,然后猛地停下,瞪着Hermann,说,“你知道爱丽丝在哪儿吗?”
“你的家已经成禁区了。所有的东西都被没收,包括怪兽大脑。”
“那不是我的家,Hermann,但这里,这个星球迟早会成为我的,我们的。”Newton的语气已经不是那么友好了。眼底正真的疯狂让和他手臂上的刺青相得映彰,他几乎成了一个怪兽,成了一个真正的疯子。Herman纹丝不动。
“你害怕我吗?噢!别这样,这样你会让我伤心。”Newton把伤心这个词说得特别清楚,清晰,生怕对方听不到一样,音调里加着别的什么,像是藏着秘密。
“咚”的一声,拐杖敲打地面。随后是脚步声。Hermann走到他的前面,低头观察着囚犯,灯光下现在照着两个人。Newton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他和它在审视这个人。
Hermann脸上肌肉紧绷,更多的自责充斥着他,说:“你能与它抗争的,Newton!”
“我为什么要抗争?那是先驱的使命。”Newton皱起眉。
“那不是你!”Hermann摇头,“如果我能早点发现你的问题,阻止你做这些蠢事……
“蠢事?”Newton嗤笑一声,“不,保护这个被人类污染的星球才是愚蠢之事,Hermann,你进入过我,我们的大脑,你应该明白我做的事情有多么伟大,多么重要!人类的一切抵抗都是徒劳的,毫无意义。我们提前帮助你们人类自我毁灭,无论你们怎么抵抗,一个新的,适合怪兽居住的地球一定会出现。”

“你是人类,Newton.”
Newton仰起头,凝视Hermann,反问道:“你确定吗?”

Hermann抑制住想要后退一步的冲动,没有回答。他握住拐杖的手在颤抖,地面也在颤抖。他觉得自己在对方的注视下像是赤裸着,Newton,先驱,他们会发现自己心底的秘密。他想起Newton第一次与怪兽大脑连接时不省人事的样子。那时他还那么讨厌这个家伙,看到他出事时却担心地要命。互相讨厌对方的研究,否定对方的专业性,但他们联结一起才找到了答案。他们都是对的。失去了互相厌恶的理由,那些Hermann讨厌的东西:怪兽刺青、摇滚、说话的腔调都变得顺眼甚至可爱起来。
椅子上的人带着胜利的笑容说,“你总是说数字不会撒谎。但只有当你呆在另一个人的脑子里,呆在我的脑子里,你才能验证你的观念哦。”
Hermann咽了咽口,喉咙肿痛。
“还可以验证另外一些,你很想知道的东西……Hermann.”Newton小声说,“就在我脑子里,脑子里。”Hermann不由自主地又前进了半步。newton眼角下的血已经干了。Hermann产生一股冲动,想要擦拭他脸上的血迹,嘴角的血迹。想要打开他的嘴。
“Dr.Gottlieb,你不能再靠近了他了,这很危险。”Lamber在通讯器里警告Hermann.
Hermann回过神来,后退了一步,说:“我知道,有些问题我必须亲眼确认。Newton是不是真的完全被先驱控制了。”
“你现在得出来,有个会需要你参加。”通讯器里声音继续说。
“一定得现在去吗?”Hermann问。
“很重要的会议。”
Hermann看了一眼Newton。欲言又止。
“不管你们想对它做什么,你们都不会成功的。”Newton胸有成竹地说,“我会在这里等你再来见我,Hermann.”Hermann往门口走去,出门前回头看了一眼Newton,他脸上红色的血迹像是变成了蓝色。Hermann揉了下眼睛,没有蓝色的血。他踏出了囚禁室的门。

Newton一眼不眨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闭上了眼睛。

  

先驱在Newton脑子里,先驱的思维像是激活了他未曾联结起来的神经元。它只用Newton的声音说话,它是Newton自我的思辨。对同一件事情有着完全不同的看法。脑子里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思想,Newton并未感到奇怪,他常用托利得原则来说服自己,这正是智力高的表现。在去邵氏工业之前,Newton脑子里截然相反的想法包括:
带走爱丽丝,跳槽去邵氏集团。培育新怪兽污染无人机甲。
留在PPDC,向Hermann表白,在PPDC跟Hermann谈恋爱。
最后他综合了两种方案,邀请Hermann去邵氏集团,然而他遭到了拒绝。
竟然遭到了拒绝。这让Newton难以接受。Hermann应该为了他一起去邵氏集团。在Newton的方案里,他天才的聪明的大脑未设想Hermann不愿意与他同行。他们也许只是朋友。就算脑子联结在一起过,还和怪兽通感过——这不能代表什么。也有那么多进行链接的驾驶员没有成为情侣。脑子被短暂地拧在一起,不能说明他们变得亲密无间。这让人沮丧。他们甚至都没有接过吻,天!想到这里,Newton倒在实验室的椅子里,心神不宁。他和女孩子有过短暂的恋爱关系,很早以前,当他还不是博士的时候。在PPDC,他的精力都投入在怪兽的研究里。他没有喜欢过男人——但这不是重点,Newton没有将对一个人的感情置于对怪兽的研究之上,从来没有。他脑子混乱,他打开了音乐。
 

“Hermann了解我,他明白我对怪兽研究的执着和狂热。他是唯一一个能体会我这种感情的人。”
“可我为什么变得畏首畏尾?”
“Hermann还未准备好,洁癖,还害羞。Hermann根本没往那方面想,是我想多了。Hermann并不爱我。之前他,为我,不——那是人会在危机的时刻作出一些极端的举动。”
“不要轻易放弃,再去邀请一次?”
“我能直接堵上他的嘴巴,扔掉他的拐杖,脱掉他的衣服……”
“在世界迎来末日之前,让他成为我的。”
“之后呢?我们在上海安个家吗?”
“是的,我还要带上怪兽大脑。我们一起回家,吃饭,拌嘴,做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直到我的计划成功。”
“但他不会明白我为何要带上怪兽大脑,还会为我把怪兽大脑放在家里吵架。他那么聪明,他会发现我的研究——让怪兽与机甲成为一体……”
“他会阻止我的研究。”
“破坏我的计划。”
“Hermann并不爱我。”
“我也没有……那么爱他。他会成为阻碍。”
“我们更欣赏你,了解你,爱你。”
“末日是什么样子的?”
“那是一幅美景,只有先驱才能看到的景色,你想再看看吗?”
 

Newton的手摸着装着怪兽大脑的容器壁。他出神地看着它,像仰望着远古的神祗一样。音箱里正在播放《End of the World》他这才张开嘴,说:“是的。”
第四次与怪兽大脑链接,Newton并未见到一个新的地球。他做了一场春梦。刚刚的自我对话里的想象出现在他的眼前。他把Hermann按在实验室的桌子上,过瘦的Herman的身上只挂着一件衬衣,衬衣垫在背下,扣子都被撤掉了,Herman的右手还在袖子里。桌子上的人半是抗拒,半是欢迎。轻启着薄唇,皱着眉,眼角因为眼睛半眯着而浮现出皱纹,似乎是不满这样的环境。旁边的怪兽大脑,一只“触手”敲打着器皿壁。没有眼睛的一团组织“看着”他们。Newton知道Hermann讨厌这张桌子,这上面经常放着的是怪兽的尸体。过于洁癖的Hermann被迫躺在上面,躺在这张盛满“污秽”怪兽的桌上,这让Newton兴奋,性奋不已。他光着身体,抬起Hermann抬那条抬不起来的腿,分开他的腿,把自己的欲望刺进他的肠道里,在那个过于紧张的身体里律动。Hermann右手紧紧抓着他的手臂,左手捂着自己的嘴。Newton看着Hermann白皙的皮肤下突出的指骨,手背上的浅静脉,感受着他发抖的手指的力度,感受Hermann不能自已地随着他的动作晃动着腰。他折起他的腿,推得更深。Newton内心被喜悦填满了。大汗淋漓,所有的注意力全在Hermann身上。桌子边缘,残缺的怪兽集体组织像软体动物似得悄悄攀爬而上,蠕动着,慢慢缠上Newton,他身上的怪兽刺青转动眼珠,挥动着尾巴,迈开了步子,像活了动画在他的皮肤上游走。Hermann两只手都抓着Newton的手臂,脸上泛着潮红,用断断续续的呻吟呼唤更多。高潮迭起,Newton嘶吼起来,扬起脖子。五颜六色的怪兽刺青咧开嘴。“怪兽”们像是拉拉队一样旁观着,为Newton叫好。瓶中的大脑不知道何时离开了囚禁它的容器,泡得发紫的一条血管缠住他们两个人,瓶中的粘液滴在他们皮肤上。他们在一堆“大脑”的残留物里做爱。Newton越来越快,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动作,射精的高潮,颅内高潮让他脑海中一片烟火,所有的细胞都被唤醒体验着巨大的高潮。他觉得自己会吃了Hermann,然后怪兽会吃了他。他觉得身上的刺青取代了他,他喂养了它们。或者现在正是他一边撕裂Hermann,一边被先驱吞噬。

“Hermann,Hermann!”Newton叫喊着。
“Newton,我在这儿,嘿,看着我,你棒极了。”Hermann残疾的腿缠上了他的腰。
“你会和我一起离开这吗?”Newton他俯下身,抓着Hermann的肩膀问。
“是的。你不应该让你的才华埋没。你应该做你爱的事情,你会改变世界。”
“和我一起研究怪兽。让它们回来。用你和我一样天才的头脑,帮助我,好吗?”
“我会为你做这件事。”

房间里的音响唱着:
If you come with me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I'll give you anything that lives on earth.
You know that you only need to say the word
So end my play with the end of the world.

“我会和你一起走到世界的尽头。Newton。”先驱用着Hermann的声音说。那些残缺不全的怪兽肉块都退开了。Newton抱着Hermann,满意地笑了。
第二天,Newton离开了PPDC。不辞而别。

 

Newton闭着眼睛回想这一切。刚才与他谈话的Hermann始终没有他梦里的Hermann完美。
“Hermann有能力我的研究中找到开启虫洞,让人类前往Anteverse.”
“他也能帮我脱离困境。”
“Hermann刚才看着我们的眼神和动作。我能感觉到,他渴望着我。”
“他应该和我站在一起。”
“不,他必须和我站在一起。”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