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鹤乔]最强粉头

Chapter Text

发布会在一片鲜花掌声中拉下帷幕,从舞台下来到回到休息室的路上,李鹤就没放开过徐海乔的手 —— 为了艺盟,他不能不管不顾潇洒公开,但至少他也要向世界宣布对于李鹤而言,他是那么的重要。
“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一下。”
整理过东西,徐海乔向Amanda道,“你送李鹤回去以后给我个电话,我还有事找你。”
“你们忙吧,不用送我。”李鹤笑笑,在徐海乔额上亲了一下,“我回家做好夜宵等你。”
“艾玛闪瞎狗眼……”Amanda做了一个捂眼睛的动作,“徐总你不用再买狗粮给驴子了。”
“你就羡慕嫉妒恨吧!”
众人说笑一会,李鹤便驾车离去了,徐海乔看着他的车子消失在街角,脸上甜甜的笑容便冷却下来,换上了冷淡的生意人脸孔,“人呢?”
“徐文把他关在休息室里,什么都没做呢,就都招了。”Amanda附在他耳边小声道,“和你猜想的一样。”
“……乐思走了吗?”徐海乔轻叹口气。
“在化妆间里,估计她也猜到了。”
“去看看。”

化妆间里,乐思拿着一个访客证,眉头紧皱。
这访客证是徐文交给她的,来访登记上写着,那人是她的助理小方带进来的。
“乐思姐,黑咖啡。”小方给乐思买了咖啡回来,就看见她一脸凝重,“怎么了?”
“到底谁会知道,拍摄电影那天我们会用一号化妆间,有谁知道徐总会去探班,又有谁知道李鹤大学乐队时的事情,又有谁知道李鹤和刘俊导演的关系?”乐思转过脸去,盯着小方质问,嘴唇发抖,“那都是他在和我闲聊时提到的,当时,只有你在我身边。”
“……姐,你说什么呢?”小方心虚,手指挤到黑框眼镜下揉了揉,“我怎么会把你牵扯进去……”
“那刚才那个不识相的人呢,怎么是你带进来的?!”乐思猛地把访客证甩到小方脸上,小方愣了一下,他从来没见过乐思发这么大的火,“你还不承认的话,要不要文哥把那个人拉过来跟你对峙!”
“……干什么,干嘛这么生气,我又没做什么……”小方算是默认了,他讨好地凑过去给乐思捶肩,被她推开了,“我这不都是为你好吗!”
“为我好?!”乐思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诋毁李鹤,抹黑艺盟,这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
“姐,要不是你把U盘给了李鹤,你觉得艺盟会无缘无故找上你吗?”小方收回手,叹了口气,“你是很好,但也要先把别人的目光吸引过来才行啊!”
“那之后那篇报道是怎么回事?”乐思追问,“艺盟已经签了我了,你这时候抹黑了我的新东家,又是怎么回事?!”
“……我想要你幸福。”
“什么?”
“我不是想要你签一个新公司,我想要你找到你的幸福。”小方抬起头,神情还有些委屈,“你喜欢徐海乔,不是吗?”
乐思露出一个被噎了一下的奇怪表情,“你说什么?”
“你当初不签艺盟,就是为了不跟他同一个公司,避免他被人说染指自己的一人;四年前你想转型做策划,但徐海乔找了Amanda,你就放弃了,李鹤复出,他什么身份,你答应做他的节目嘉宾,不都是为了接近他吗?”
“就算我喜欢他,我连性别都不对啊,你做这些事情有什么意义?!”乐思被他的逻辑气得不打一处来,“你为什么么会觉得把李鹤黑出圈了他就会喜欢我?”
“起码他会需要一个烟幕,需要一个识大体志大局的女人来给他解围!”小方道,“他们这些人难道真的会大方公开吗,肯定会保持一个体面的婚姻关系的!我想让他知道,你才是最适合他的人。李鹤的性格只适合当情人,并不能当伴侣,更别说一个公司的运营者,他只会拖他的后腿,而你才是那个可以给他抵挡流言蜚语,维持企业形象的最佳人选!”
“所以你觉得我的幸福就是给别人当一个有名无实的纸牌夫人吗?!”乐思“啪”地甩了他一巴掌,“五年了,你跟我五年了,我是这样的人吗?!我要什么东西不是自己去争取的?这样的安慰奖,我稀罕吗?!”
小方被乐思的气势镇住了,好一会才红了眼,“我,我以为你……”
“你以为我什么,以为我是为了男人才离开团体,以为我可以跟别人虚凰假凤,还是以为我为了成为决策人而抛弃自己的尊严?”乐思捉住小方的肩膀,指甲都掐进了他的皮肉里,仿佛是控制着怒火来说话,“我是不想再当一个洋娃娃了,我是要往上爬,我想要能够自己决定自己的作品,自己的风格,自己的人生,但这些如果是建立在我傍了徐海乔这个靠山,那跟我以前有什么不一样?!”
“可是,姐,你对他……”
“我对他就是一个艺人对经纪人的敬佩!我想自己以后也能成为这么有眼力,有远见,关键是有能力的人,不止能自己站稳,还能提携后辈!”乐思用力拍了拍小方的脸颊,“就像我把你带出来一样!”
小方被乐思最后一句话震慑住了,他没想过自己能走原来是因为乐思坚持带走他,而不是他被公司踢出来了只有乐思愿意收留他,他泛红的眼睛盈满了后悔和害怕的泪水,六神无主地嗫喏道,“姐,对不起,我,我对不起你,我,我去找徐总认错……我不会连累你的……”
“……我去跟徐总说,你给我安静乖巧地回工作室去!”乐思却是想保护他,“大不了艺盟不签了,你给我回去算清楚账目,看要赔多少钱,我回来再和你说。”
“乐思姐……”
“扣扣”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乐思让小方坐到角落去,自己去开门,她刚刚开了一道门缝,就看见了Amanda的笑容,“曼姐……”
“哎,徐总让我告诉你,徐文那个不靠谱的,上了趟厕所,让人给溜了!”Amanda说着,从躲在乐思视线外的徐海乔那里接收了一个眼色,“不过徐总说,他会好好加强保安工作,让你不要担心,继续好好给艺盟赚钱,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乐思愣了一下,Amanda朝她眨了眨眼,“行了,新通告待会发到小方手机,你查收一下吧,我先走啦~~”
“曼姐!”乐思反映过来了,她追了上去,“谢谢你!”
“别谢我,我就是个传话的。”Amanda给她整理一下头发,“我知道他很好,所以你要非常努力,才能成为配得上他的同伴。”
“同伴?”
“对,同伴。”Amanda笑笑,她拍拍乐思的头,转身离开了。
“你真的相信小方以后就会安生了,不搞事了?”
来到了停车场,Amanda对坐在副驾驶座发微信给李鹤的徐海乔问道,“他可是搞了那么大一件麻烦……”
“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他,不然也找不到机会公布我这个粉头的身份。”徐海乔不以为意,“虽然他那感动落泪的样子说不上来是几分是做戏骗乐思维护他,几分是真心为乐思着想,但是乐思的立场很坚定,她不会利用这件事上位,也不会攀我这高枝,他再怎么搞事,乐思都不会领情,那他就更加没有什么利益可图的了。当然,保险还是要下的,明天让Mannie去见乐思,她当乐思的经纪人,也可以给我留意一下有没有什么情况。”
“好,我会跟Mannie说的了……现在呢,回公司还是怎样?”
“那还用说?当然是回家啊!鹤鹤还等着我吃夜宵呢!”
灿烂的笑容像夏日的阳光,一瞬间就洒满了徐海乔的脸。
Amanda忽然也想认真谈过恋爱了。

关于李鹤的绯闻小道在发布会以后就全都集中到了他和徐海乔的关系上,尽管没有明确地承认,但是行为举止里已经默认了两人的关系。但很奇怪地不光没有大规模的粉丝埋怨或者脱粉,反而有更多的路人因为这件事转粉,超话#鹤乔#一瞬间刷上了CP榜前三,把一些综艺节目炒出来的CP都挤了下去。
“哎呀徐总真是人生赢家啊!当粉丝当到这份上真是死而无憾了!”
“这CEO和大明星的关系,不就是我家孔雀和他老公嘛!自此以后我萌的CP都是你啊!”
“他们是互相成就了彼此!”
“楼上上说孔雀的来认个亲!但是徐总看起来比较软萌啊没有孔雀家CEO攻!”
“什么这是徐总?!天啊长得那么好看他怎么不自己当明星!”
“鹤鹤说了他是最强粉头,当然是忙着给自己老公应援啦!”
“咳咳,各位理智磕糖!鹤鹤还没复出徐总想应援也没处应援啊!”
“楼上阴阳怪气滚!鹤鹤打工过的日料店老板娘都把他们一起过生日的照片发出来了,那时候鹤鹤还没复出呢!”
“楼上求私信照片!”
“你们到底是从哪里扒到这么多料的!”
“一看你就是萌新,指路资料楼,截图里id叫萨摩的就是徐总。”
“妈呀感觉自己看了三百集明星文!”

如此这般的发展,虽然有点超出李鹤的想象——他以为自己会遭受的非难似乎没有以十分难堪的形式降临在他身上——他当然猜到了是徐海乔在操纵媒体风向,但他觉得,最大原因是他真的有一群十分忠诚而包容的粉丝。
你是怎样的人,就会吸引什么样的粉。
他想起很久以前刘俊对他说的话,你只想唱歌,所以追随你的人,也只在乎你的音乐。
他抬起头看向靠在沙发上刷手机的徐海乔,他嘴里含着一颗糖,腮帮子鼓起一个起起伏伏的小圆丘,午后的阳光洒在距离他脚边五厘米的地方,驴子在光影交界的地板上打滚,嘴里咬着一块骨头状的玩具发出沉沉的咕噜声,他的主人没穿拖鞋,偶尔伸出脚拇指去戳它的小脑袋,让它不要滚得太疯。
李鹤想,他到底是做了什么,才引来了这样一个粉丝?
“你在看什么?”他走过去,从后拥抱住他。
“没什么。”徐海乔赶紧退出了看文软件,他才不要告诉他他正在追lofter上他们的同人文你!“这次的音乐电影反响很好啊,郭导说可以给你引荐几个日本的音乐监制,你什么时候有空?”
“不急,等我们回来再说。”李鹤拿出两张机票,“我已经和曼姐说过了,她说她会把工作安排好的。”
“加拿大?”徐海乔诧异地看着那两张机票,其中一张还写着他的名字,“为什么要去加拿大?”
“你不是初中以后就去加拿大读书了吗?我想看看你读书的地方,想知道你的人生在没有我之前是怎样的。”李鹤翻身跳到沙发上,徐海乔挪了挪位置让他把自己圈住,“回程的机票我也买了,在山东,也就是你的故乡着落。”
徐海乔听得一愣一愣的,满脸不解,“为什么要去看我过去的地方?那些地方都没什么好看,没什么好玩的,你想去旅行,我陪你去欧洲吧……”
“我不是去旅游,我是去取材。”
“取材?”
“下一个音乐电影的剧本,徐总请过目。”
李鹤递上了一个笔记本,那个即使他在沉寂时仍然不忘记录歌词的本子。徐海乔接过来,看到新鲜的笔记写了一个标题——
最强粉头。
“我说过要给你写一首歌的,”李鹤低头,在他额上印了一个吻,“只属于你一个人的歌。”
“……那一首歌怎么够!要写一个音乐剧!”
李鹤笑了,鼻尖往下轻移,直到闻到了对方嘴里糖果的气息,“你是老板,听你的。”
“……老板决定给他萌的CP发糖!”
“啊?”
李鹤还在脑子里搜索这又是什么粉圈用语,徐海乔已经搂住了他的脖子,用一个亲吻堵住他的嘴。
哦,真的是字面意义上的发糖啊?
挺好挺好,还是荔枝味的。
李鹤胡思乱想着,抱住了怀里的人。
驴子终于把骨头咬了个碎烂,抬头看了看沙发上腻歪的两人,翻了一个大白眼,跑回自己的狗窝去了。
他决定明天就去投奔乐思姐姐家,以免自己的狗眼被闪瞎。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