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鹤乔]最强粉头

Chapter Text

星期一的清早,再过一个立交桥就已经离开了T市范围的城郊,三轮车小贩早早就沿路摆开了早餐摊档,川流不息的上班族是他们最大的客户,他们匆匆茫茫打包一份早餐,便变成了一个个微小的音符,汇入了早高峰这首气势磅礴的伟大交响曲中。
但总有那么一两个音符是会跑调的。
李鹤就是这么一个跑调的音符,他在闹钟闹第三遍时才不情不愿地掀开了蒙着头的毛巾,揉了揉三天没洗的头发,捞起地上一件不知道已经躺了多久的T恤套上,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去盥洗室,期间踢到了茶几一次,碰翻了电视机上已经枯死不知道多久的盆栽一次。
好哥们儿刘俊说不然你换个大一点的公寓吧,你这快一米九的个子,长手长脚地窝在这20方小房间里怪不得你老是撞得浑身瘀。
李鹤拒绝的理由简单粗暴:没钱。
现在这个物价,在T市哪里还能找到500块钱一个月还包水电网络的房子?要不是房东太太的女儿恰好是李鹤的粉丝,这小隔间要价850也是合情合理的行价。
嗯,应该说是从前的粉丝。
李鹤用冷水洗漱完了,手机响了,并不是有人打给他,而是提醒他今天的演出时间跟地点。
演出啊……
李鹤揉了揉脸,镜子里的人,用漠然的眼神看着他。
“生日快乐,老男人。”
李鹤屈曲食指弹了弹镜面,把手机钥匙往风衣口袋里一踹就出门了。

 

星声广场是T市人气最旺的高级购物广场,即使是周一的上午,也丝毫不显冷清的。徐海乔扶了扶根本没有镜片的大圆形金边眼镜,一边喝着星巴巴的美式咖啡,一边慢悠悠地沿着手扶梯一层层地往上逛,左耳上的同材质的细金圈耳环随着他走路的节奏轻轻摇摆。
他身后还跟着个一直跟他解说的星声广场公关部的梁经理。
“徐总,你看了这么久,那么梦.新星的总选场地,是不是可以定下来了?”
梁经理陪着徐海乔在这广场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逛了两个小时,但这艺梦娱乐公司的老板依旧那么漫不经心,好像根本没听进去梁经理的话。
“梁经理。”忽然,徐海乔转过身来,“几点了?”
“十一点半了,”梁经理指了指四周,“来吃午饭的人也开始明显增多了,再过一会就人山人海了,徐总,不如我们先吃饭……”
“不,我就要看看可以人山人海到什么地步。”徐海乔摇头,他从底层回到了广场中庭,很多家食肆都派出了员工在门口派发传单招揽食客,还有几个打扮成卡通人物的店员,穿着夸张的cosplay服装,手舞足蹈地吸引小朋友。
不过最让徐海乔忍俊不禁的是一块“三文鱼寿司”——那个穿着塑料三文鱼寿司套装的店员个子也忒高了,“白饭”下露出两条长腿,让这块寿司看起来像插在两根牙签上似的。这特大号寿司还捧着个吉他,弹奏着流行曲,却是动也不动,仿佛他是一台音箱,而不是一块寿司。
一个小孩拍了拍那块寿司的“三文鱼”,“寿司哥哥寿司哥哥!我要听熊出没!”
“不会。”
寿司哥哥却是跟寿司一样冷冰冰。
“那我要听喜羊羊。”
“也不会。”
“那巴啦啦小魔仙呢?”
“都说了我不会,”寿司终于有反应了,他转过身来,对小孩说,“不然给你弹个多啦A梦吧。”
嗯?
“好啊好啊~~”小孩正拍着手掌眉开眼笑,忽然就被一个大人挤开了,他正要抗议他插队,但一抬头,就看见那个把他推开的大哥哥在哭,善良的小心灵马上就原谅了他并且乖乖走到了一边。
“……你谁啊?”
顶着一身闷热的寿司套装的李鹤,忽然被一个人捉住了手臂,那人面貌清秀俊美,尽管戴着前卫的眼镜跟耳环也只显得可爱而不是叛逆——如果是个女生的话,可能李鹤还挺开心的。
然而对方却是个男人,一个起码一米八的男人,他盯着李鹤的眼神复杂得像琼瑶剧女主,清澈的眼睛就那么红了起来,滑下来一滴眼泪。
“我终于找打你了。”
男人说话了,他捉住李鹤的手都在微微发颤,“你当年为什么离开我?”
等一下?!
李鹤猛地瞪大了眼睛,四周的同事刷地转过头来,李鹤已经从他们的脸上看出了满屏的“渣男!”“负心汉!”“滚出!”的弹幕的了。
“不是……我不认识你啊!”李鹤急忙把他甩开,“你认错人了吧?!”
“我没认错人!我不可能认错你的!就算在我面前站着一百个帅哥我也还是能够一眼就把你认出来的!”男人激动不已,“你是李鹤!十年前的三台联颁最受欢迎新人奖!第一张单曲就连续三个月国内销量第一!亚洲最受欢迎新人男歌手!我记得你,我怎么可能不记得你!”
“额……你先过来这边。”猛地听别人提起自己都快要忘记的过去,李鹤十分尴尬,他跟店里打了个招呼,就脱掉寿司套装,把男人拉到了一边去,“你是我以前的粉丝?”
“我现在也还是你的粉丝啊!”男人激动得满脸通红,他手忙脚乱地翻出钱包来,从一沓信用卡里翻出来一张歌迷俱乐部会员卡,姓名栏上工工整整地写着“徐海乔”三个字,“终生金卡会员呢!”
“这,这就是个噱头,骗钱的!”李鹤脸都红了起来,当年的单曲都爱搞这种塑料卡片周边,也就只有粉丝相信这个卡真有什么荣誉可言了,况且他已经近十年没有唱歌了,歌迷会什么的简直像个反讽,“不管怎样,现在我已经不是歌手了,我也不唱歌了,我现在就是个普通人……”
“你骗人!”徐海乔摇头摇得像拨浪鼓,耳垂上那个细金圈耳环也跟着甩了起来,“13年的真情访谈,14年的娱乐搜查线,15年的电影皇太子,还有半年前的极品红娘,你的演出我全都有看!”
李鹤哭笑不得,他所说的那些“演出”,不过是穿着不知道多少天没洗过的龙套衣服装装个跑腿的,演个一出场就被打死的喽啰的,当男主角身后那些烘托气氛的路人甲的,最多就是需要一个会弹吉他的龙套,在男女主约会的餐厅里当个背景的。
“反正我现在在工作,你不要打扰我……”
“你现在的工作是?”徐海乔问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冒犯了偶像的自尊似的。
李鹤好气又好笑,这人到底是真的不食人间烟火还是故意要看他笑话?“就是派传单,拉客人啊,店里忙的时候就要帮忙啊。”
“那怎么样你的工作才算完成了?”徐海乔看了看那个寿司店,快要十二点了,客人挺多的了。
李鹤也说不准,“就,客人都吃完了离开吧……”
“哦~~”徐海乔作恍然大悟状,他走到店里,礼貌地跟店长道,“不好意思,能占用你几分钟吗?”
“哦,你说。”
“请问你平均一天的营业额是多少呢?”徐海乔拿出一张卡,“我带的卡额度不是很高,二十万可以吗?”
“什么?”店长一脸愕然,“你说什么?”
“我包下你这家店一天,你不用再招客人进来了。”徐海乔回过头来,扬起一张如春风吹拂的桃花脸对李鹤笑道,“你这边的工作做完了,有时间跟我聊聊我这边的工作了吗?”
李鹤完全捉不着头脑了,“你到底是什么人?什么你这边的工作?”
“啊啊啊,我真没礼貌,居然没有自我介绍!”徐海乔又再一次手忙脚乱地翻起了钱包,他翻出来一张有点皱的卡片,还在手心里按了按平整,才微红着把名片递到李鹤跟前,结结巴巴地介绍道,“我,我叫徐海乔,家里开公司的,公司叫艺盟娱乐,我现在,现在管事……你需要什么我都可以提供给你的!”
艺盟娱乐公司总经理,徐海乔。
李鹤觉得这一定是某个电视台的整蛊节目。

 

李鹤觉得浑身不自在。
明明是午市最热闹的时间段,但整个寿司店里空无一人——除了坐在他对面捧着脸盯着他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这个男人。
店里的员工都缩在后厨从出菜窗口偷窥,但李鹤毕竟也曾经是个炙手可热的歌星,路人目光什么的他都不太在乎,但眼前这个男人看他的目光实在太热烈了,好像随时要飞出来粉红色的桃心一样,要不是他还长得挺漂亮可爱的话,估计李鹤已经打他一顿把他赶走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李鹤在自动出水口接了杯热水给徐海乔,试图分散他的视线,但对方连看都没看一眼就把杯子搁一边了,“你说你是艺盟娱乐的总经理?”
“对啊对啊~~~”男人点头点得左边的耳环都荡起了愉快的节奏。
“然后你是我的粉丝?”
“对啊对啊~~~”男人还是猛点头。
“然后你想要,重新让我回归乐坛?”
“只要你想,乐坛影坛,天坛地坛,无论什么坛我都会尽全力帮你登顶!”男人的语气一定也不像开玩笑。
“可是这完全不符合逻辑。”李鹤深呼吸一口气,慢慢整理思绪,“如果你真的是那么厉害的人物,你又那么希望我回归,你根本不用等到现在,你要找到我是轻而易举的……”
“我可不是那些无耻的私生饭!”男人勃然大怒,气得直拍桌子,仿佛李鹤说了什么极其侮辱他的人格的话一样,“我是喜欢你!可是我是绝对不会打扰你的生活的!别说什么调查你,跟踪你,我连抽卡都是自己入会抽的,没有运用一点黑箱手段!”
“啊?”李鹤一愣,“抽什么卡?”
男人眨眨眼,刚刚的怒火一瞬间没了踪影,又托着腮用闪闪发亮的眼睛看着他笑了,“你出道一周年的纪念CD写真卡啊~~ 一共12张,一共四个造型,寓意春夏秋冬~~ 我好辛苦才凑齐的~~”
“你凑齐了?!”李鹤很是惊讶,十年前网络还没有那么发达,网络音乐版权意识不高,大多数歌星发歌仍然注重实体销量,为了让歌迷重复购买,音乐公司都会附送海报,闪卡,签名相片等等的赠品,粉丝间常常会互相通融凑齐,通常凑了最喜欢的那个造型就完了,凑齐12张还是有点让人惊讶,“你买了多少张CD?”
男人笑眯眯地竖起6个指头,“六十张,其实买到第五十六张的时候我赢凑齐了,但我强迫症,必须凑个整数。”
“六十张?!”李鹤不知道该高兴还是伤心好了,“算了……那都是过去式了……”
“你对于我来说永远都不是过去式!”男人猛摇头,那金丝圈儿的耳环晃得李鹤有些眼花,“你那么有才华,只要你愿意,我手下所有的资源都可以无条件给你使用!”
“无条件?”李鹤忽然笑了一下,“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的,就算有,吃了以后随时会肚子痛,到时候吐出来更难受。”
一直处于亢奋状态的徐海乔冷静了下来。
当年红透半边天的李鹤忽然酗酒打架,还闹上了法庭,霸占了娱乐头条好几个星期后,总算把事态按了下去,但是他接着下来的表现不只是消极,甚至可以说是抵抗,节目冷面,活动缺席,几个月不出一首新歌,第一年他的歌迷们还不断地给他鼓励加油,应援支持,第二年支持他的人少了,只是因为他的歌仍然高踞KTV必点热曲才没有淡出视线,但是第三年,第四年,第五年,在这个资讯爆炸的年代,李鹤很快就被人遗忘了,要不是他在电视台里当副导演的好哥们儿刘俊三不五时给他一些龙套角色,可能他就连电视台长什么样都忘记了。
很多八卦杂志都“爆料”过李鹤堕落的原因,但是徐海乔一个都不信,现在,哪怕李鹤就出现在他面前,除了一开始情绪失控,他还是选择相信他,不去追问他当年的真相。
“可能你还是没有觉察到我的诚意,我不会勉强你的,我说了我不是那种私生饭,我尊重你一切的决定,我只是感觉到可惜,你的音乐那么感人……”
“我江郎才尽了,可以吗?”李鹤扯了扯嘴角,“让你幻想破灭了,对不起,但我真的再也写不出歌来了。”
“……你能等一下我吗?”徐海乔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看了看手机,“就十五分钟,我跑着去!”
“你跑去哪……喂!”
李鹤还没来得及答应,对方已经风一样地跑了出去,“怎么回事啊他?”
“鹤哥鹤哥!那人怎么回事啊?”寿司店的老板张东来跑了出来,“出手太阔绰了!”
“我哪知道他怎么回事!”李鹤无奈地耸耸肩,“大概就是现在说的,脑残饭?”
“你们太天真了,这明显是个金主!”老板娘梅姐摇着食指啧啧啧了起来,“鹤哥,我看他是想包养你!”
李鹤哭笑不得,“他什么样的小鲜肉包养不到啊,我都三十岁的老腊肉了!”
“你不懂,这叫初恋情结!”梅姐捉住李鹤的手,一脸少女漫的陶醉,“人家可是十年前就喜欢你的啊~~ 十年前他才十来岁吧,那时候的感情多真挚啊~~~”
“好了啊,你老公还在呢!”张东来把自家老婆拉开,“那鹤哥你是要回归娱乐圈了?别忘了带挈一下这家店啊!”
“哪儿跟哪儿呢,我根本没有这个想法!”李鹤挥挥手,把看热闹的观众赶走,“你们别瞎凑热闹!”
“哦……”
众人散去,反正徐海乔说了包场,他们也无事可做,便坐下来刷微博,梅姐忽然兴奋地把手机递给李鹤看,“你看你看!真的是艺盟娱乐的总经理,不是骗人的!”
只见梅姐给他看的是一个网络剧的发布会,徐海乔作为投资方做了简短的开场祝贺,弹幕全都是“卧槽老板比男主好看!”“老板你自己演啊!”的吐槽。
“什么跟什么啊……”李鹤觉得头都痛了,他推开梅姐的手机,就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抬头,果然是徐海乔。
“对不起,时间紧迫,我只能叫他们加紧赶工!”却见徐海乔手上提着一个蛋糕盒子,他把盒子打开,放在桌子上,却是一个黑森林巧克力蛋糕,蛋糕上有一块白巧克力牌子,写着“to李鹤 生日快乐 等你回来”。
“你去取蛋糕?”李鹤看见蛋糕盒子上贴着一张红色的货单,这不是现买的蛋糕,是真的一个星期前就订做的生日蛋糕,“你怎么会我在这里给我订好蛋糕,你不是说你不会调查我吗?!”
“我没有调查你,我只是,只是……”徐海乔忽然脸都红了,他绞着手指垂着头道,“例行公事地给你庆祝一下……”
“什么?”
“嘘!”李鹤还没搞懂例行公事是什么意思,就被梅姐抓了过去,她把手机递给他,却显示了徐海乔的微博——女人真可怕,这么一会儿就已经连人家的微博都找到了——在他的微博里搜索“李鹤 生日”两个关键词,居然出现了七张图片——每年他生日,徐海乔都会买一个蛋糕,拍照发微博at他,但李鹤早就不用他当歌手时的账号了,自然没有收到。
“我,我真的不是什么可怕的跟踪狂,你不要害怕我!”徐海乔生怕自己被误会,急急解释道,“我只是,只是很喜欢,很喜欢你……”
“咳咳……”虽然知道他说的喜欢是追星的喜欢,但他红扑扑的脸跟羞答答的语气还是让人浮想联翩,李鹤干咳两声,“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真没有打算再当歌手……”
“我没有强迫你的意思,只是想跟你庆祝生日。”徐海乔把蜡烛插上,有点像自言自语地小声嘀咕,“以前生日你都会抽十五个歌迷给你一起过生日会的……那一年我本来抽到的了……”
“……谢谢你。”李鹤知道他说的那一年就是他因为各种不配合而被公司冷藏的那一年,严格来说,他现在也还是在被人冷藏着,他一签就签了十年的死约,公司不给他资源不给他工作,但也不会让别人把他挖走,他的歌曲版权也都在公司那里,捆绑着继续给公司赚钱。但李鹤根本不在乎。
可是一个鲜活的粉丝站在面前,那么真挚地支持着他那么多年,就算是铁石心肠,也很难继续硬下去,他主动点了蜡烛,对徐海乔说,“要不要跟我一起吹蜡烛?”
“真的吗?!”对方瞪大眼睛,好像不敢相信,但他还是使劲摇头,“不不不!你吹,你吹,我要拍下来!我一定要拍下来!”
梅姐笑得前俯后仰,“你们吹蜡烛吧,我帮你们拍好了。”
“真的吗?!老板娘谢谢你!”徐海乔完全没想过其实他花的钱要求全店一起给他跳钢管舞都不算过分,他扒拉着整理了一下头发跟衣服,走到李鹤身边,嘴角都弯得平复不下来了。
“一二三!生日快乐!”
店员们一起倒数,李鹤和徐海乔一起吹了蜡烛,李鹤只是当作感激一个支持他这么久的人,但徐海乔已经激动得满脸通红,好像随时要哭一样了。
“你,你不要太激动……其实我真的已经不是什么明星了,就,就当作大家交个朋友吧……”李鹤轻轻拍拍徐海乔的头,这个动作对男人做有些奇怪,但是他的高度却又正好合适,他一抬手就正好呼啦在他的脑袋上了。
“嗯!谢谢你!谢谢!”徐海乔一边不断地道谢,一边就拿出手机去加梅姐微信,“老板娘!视频发我!源文件发我!我不要压缩过的!我发我邮箱给你!记得选无压缩发送!微信也发我一份备份!”
“……”这语气怎么跟粉丝要资源似的啊……
不对,这就是粉丝在要资源……
李鹤哭笑不得,他摇着头切蛋糕,徐海乔接蛋糕时,那手抖得李鹤都担心蛋糕要掉了。
“你……”
“就是你,就是你,我爱的就你——”
忽然,李鹤唱歌的声音响了起来,众人一愣,徐海乔火烧火燎地按了电话接听——原来是他的铃声:“怎么了?”
“徐总,有件事你得回来处理一下,”电话那头是徐海乔的助理Amanda,“紧急程度二级。”
“……好,我马上回来。”紧急程度二级,就是有什么足以让公司捧起来的人被封杀的猛料,但Amanda截住了,信息源要求谈判的意思了,徐海乔一瞬敛起了所有的笑意跟羞赧,他回头去咬了一大口蛋糕,对李鹤笑道,“我必须回去工作了……但是你记住我的话,只要你愿意,随意都可以找我的!你有我卡片的!那是我的私人号码!”
“……去工作吧,别耽搁了。”
李鹤是很感激他,但是,他觉得他绝对不会打这个电话的,目送他三步一回头地离开后,他就把他的卡片随手塞进了牛仔裤的后袋里,几天以后,在洗衣机里转了几圈再晒一晒,那卡片已经成了渣了。
徐海乔的出现就像一场梦,但梦到底是要醒的。
像这张卡片一样的下场,才是他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