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y Lucky Strike

Chapter Text

棕色的橄榄球被不断地夺取传递着,仿佛永远没有休息下来的一刻。虽然现在已经有一些母亲试图阻止自家的儿子参与这项运动——她们说这着实是一项危险而野蛮的运动,太多的撞击会伤害到孩子们的大脑,可男孩们依旧对这项关于肉身碰撞的运动痴迷不已,就像是巫师们绝不会因为危险而停止魁地奇。

“明年你就不在了。”Harry抱着双膝坐在操场旁边的石凳上,有些恼火地说道。

“没办法呀我得去上初中了,”Peter看起来有点手足无措,他凑到Harry的脸旁小心翼翼地说,“我总不能留级吧?”

Harry噗嗤一声笑了,歪了歪脑袋看着Peter,有点傲气地说:“那我才不跟留级生做朋友呢!”不等Peter回话,Harry就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困死我了,大概是春天的原因,我这阵子总是没什么力气。“

暮春的风让Harry柔软的头发扬上了天际,与金色的夕阳交相辉映,瘙痒着Peter的面颊。Peter傻呵呵地咧嘴笑着,他感到纯棉T恤轻轻拂拍着自己的身躯。球场上的橄榄球队队员正肆无忌惮地炫耀着自己的强壮——即使他们还是孩子——似乎运动场上的拼搏就能向上帝证明自己将会成为强大的人。Flash也在其中,他穿着18号球衣,带着笨重的头盔死死抱着橄榄球一次次杀出重围。女孩们结伴在一旁看着,兴致勃勃地讨论着什么,对场上的大男孩们指指点点,时不时还发出清脆的笑声。这时候那帮男孩们就更带劲了,肌肉上划过的汗珠都闪烁着激情的光辉。

让人感到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是Peter当选了毕业生代表。票选的那一天,Peter身旁站了许多特别酷的孩子。他本来觉得自己就是来凑数的,结果没想到自己收到了最多的投票——毕竟酷的孩子有那么多,但最温暖却只有他一个。

中午吃饭的时候Peter跑来跟Harry絮絮叨叨了一堆自己是多么惊讶完全难以置信自己一定要好好准备,这让一旁啃着苹果的Felicia偷偷翻了个白眼。

“我想他一点都不清楚自己在同学们当中人气有多高。”Felicia在画纸上用蜡笔画下黑的树干,“一副烂好人的模样简直就跟古罗马侠客似的。帮助过那么多人自己还不自知,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这得是有多迟钝啊!”

“Peter一点也不迟钝,他可聪明了。”Harry不赞同地说道,探过身去画上了绿色的树叶。

“我又没说他哪里不好!”Felicia委屈极了,瘪了瘪嘴角,带着小姑娘的哭腔朝着Harry喊道,“每次都是这样!一说到Peter你就只喜欢他不喜欢我了!每次都是!”说罢她就起身跑到隔壁小组去了,组里暗恋Felicia的小男孩瞪大了眼睛,手忙脚乱地开始安慰起了她,边安慰着还边瞪了Harry一眼,不过可惜Harry并没有接收到。Felicia看到Harry根本就不看自己,更生气更难过了。

Max有点忧心忡忡地看着气鼓鼓的Felicia,再看看盯着画纸不知道在想什么的Harry,自己心理斗争了半天,终于戳了戳他的手臂说道:“我觉得你还是跟她道个歉吧。”

“嗯。”Harry瓮声瓮气地回应道,也不知是听没听进去。Max不大擅长说话,对这个样子的Harry完全没有办法,只能在对方企图给苹果涂上蓝颜色时急忙把他手中的蜡笔抽出来。

Peter能帮助那么多孩子其实也多亏了Flash的功劳。Flash本性也不坏,毕竟世上哪有那么多天生的恶人呢?他就是精力多得发泄不完,就想搞些事情。跟Peter和Harry一帮人交上朋友之后,他就主动跑去跟原先一起当混世魔王的朋友们说再见了。那几个孩子一脸的“你竟然抛弃我们”,再听到原来是跟那个弱鸡Peter和Harry混了之后恼羞成怒,试图围殴Flash一顿。Flash表示我跟你们说拜拜了不代表我可以随意让你们揍了,于是以一敌众,最后惨胜。

原先的校园小霸王们依旧乐此不疲地在学校里搞事,但现在有个带着前“老大”的Peter疯狂地坏他们事。若只是一个弱鸡Peter他们完全不怕,但Flash他们可不敢惹,小学小霸王们只能气得肝疼地看着自己的伟大计划一次次被截胡。Peter本来在学校里名声就很好,他又聪明人又善良,现在就有更多人喜欢他了,学校的女生小团体都给他起了一个特别三俗的外号:太阳骑士。另一边,在不知不觉中,Flash在学校的风评也慢慢向好的地方发展了。有一次,他收到一个被帮助过的小姑娘的致谢信,他竟然脸颊通红,呼哧呼哧喘着气,好像手上的是一封情书似的。

一切的一切都显得充满美好和希望,阳光将种子种在了孩子们的心里,他们细心地用自己的童真善良浇灌着它,静候它开花结果出一个光明的未来。

然而命运的暴风雨总是来得那么突然。

那一天,Peter和Harry骑着单车回到Harry家,一进家门就感受到了一份别样的紧张气氛。两个男孩不自觉地停止了聊天,动作放轻了下来。他们蹑手蹑脚地往屋内走去,踮着脚尖爬上了二楼。书房的门虚掩着,仿佛就是在诱惑两个孩子将耳朵贴上,去偷听里面的谈话,若是它关紧了那么一切就不关这两个孩子的事了,可它就是这么虚掩着,勾引起孩子们的好奇心,导致命中注定的结局。

“飞机已经确认失事了......

“残骸......海里......尸体还在打捞......”

“会查清楚......我怀疑......”

“......先暂时不要让Peter知道Parker夫妇的事。”

“我的爸爸妈妈怎么了!?”书房的门一下子被撞开,Peter冲进了屋内大声质问道,而跪坐在门前的Harry手上还维持着制止的动作。屋内的两个大人都沉默不语,这让Peter心理恐慌极了,他用着有些变调的声音再一次问道:“我的爸爸妈妈,怎么了?”

Peter是个多么聪明的孩子啊,他肯定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他的眼眶通红,泪水在其中打转,可他依旧坚定地盯着书桌后的Norman,渴求着那个真实的答案。

“Peter你还是......”

“慢着George,Peter应该知道真相。”Norman出声阻止了老管家企图将Peter哄走的举动。他慢慢站起身,拂了一下西装上不存在的灰尘。他走到Peter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孩子,孩子温和的棕色眸子现在倔强地盯着自己,Norman看着这双眸子,这双像极了自己老友的眸子,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温柔又倔强的男人。

“你的父母飞机失事了,失事地点是在海上,目前还没有打捞出尸体,但是已经确认死亡了。”Norman有种怪异的感觉,好像这是他第二次站在相同的场景里,只不过角色不相同。他就这么给一个小男孩的内心下了死亡判定书,他看着对方听到他的话的一刹那露出的崩溃的表情。但又有什么不相同,这个男孩没有暴怒没有痛哭,他用着一种不亚于他的气势再次开口询问道:“什么时候?”

Norman在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残忍地说道:“今天早上。”

白日已去,黑暗从夜晚的羽翼上落下,如同飘落的羽毛,和头顶飞翔的猫头鹰。Harry手脚麻利地爬上大床,一点点蹭到床上的小鼓包身旁。他轻手轻脚地掀起蒙在头上的被子,一下子被对方无神的眼睛吓了一跳。

“Pe...Peter?”他试探地叫着,软软地搂住Peter的身体,他抬起头静静地看着Peter了无生趣的面庞,心像是被人腌进了涩涩的柠檬里,又酸又苦。

然而就在Harry以为Peter不会说话的时候,Peter开口了:“Harry,是我昨天吵着要他们早点回来的。”
“嗯?”Harry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

“昨天我还跟他们打电话,说希望他们能早点回来,”Peter咬着下唇,微微低下了头,亮晶晶的泪珠在他眼睛里滚动,然后,大大的,圆圆的,一颗颗闪闪发亮的泪滴顺着他的脸颊滚下来,流在嘴角上、胸膛上、心上。

Harry将他搂地更紧了,他从来没有哄过人,在过去的日子里也通常是好脾气的Peter担任哄人的角色。他一直觉得Peter像是一棵树保护着他,只要有Peter在一切都没有问题。可现在的Peter看起来却是那么的无助,他看着一连串的泪水从Peter悲伤的脸上无声地流下来,灯光打在上面像是破碎的玻璃,刺得他的心口生疼生疼。“Peter,不哭,不哭。”他笨拙地去抹去Peter的泪水。

Peter却像是更难过了,他突然一把抱住了Harry,将头埋在对方的颈窝,温热的泪水打湿了Harry的睡衣。Peter抽泣起来,极其努力地压抑着无助,他紧紧地箍着对方,好似怀里的Harry是他手中的最后一根稻草。

“Harry,Harry,怎么办啊?我该怎么办啊?爸爸妈妈他们都死了!”Peter如同缺氧一般狠狠抽了一口气,“我该怎么办啊!!?我还没告诉他们,他们的儿子当上了毕业生代表,没告诉他们我有多么爱他们,我还没有长大到能够照顾他们,让他们不用天天出差加班了,他们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Peter感到强烈的痛苦如泰山压顶般地袭来,他的手脚麻木了,血液快凝固了,心脏也快停止了,好像一把尖锐的刀刺进他的心里,五脏六腑都破裂了!他只能如困兽般嘶吼着,被伤到极致竟失了声。

或许是Peter的情感太过于强烈,通过两人相贴的部位源源不断地传送过来,Harry感到自己的大脑一片眩晕,他只能一遍遍地抚拍着Peter单薄的背部,一遍遍地说道:“Peter不怕,我在这里,Peter,不哭,不哭,我在这里,我会一直陪着你,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Harry,幸好你还在我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