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 About Us

Chapter Text

克里斯瞪著手機,他的身體前後晃動著、拇指及中指夾著黑色眼鏡框隨著節奏來回摩搓著,他維持這個姿勢快兩小時了,卻還沒決定要不要打給布拉斯頓,此舉對重視效率的克里斯而言非常不尋常,此時手機卻突然響了,一個熟悉的笑臉彈在螢幕上,克里斯意興闌珊的滑開。

「你打給他了嗎?」賈斯婷一開口便直奔重點,畢竟克里斯已經猶豫了六天,今天是兄弟兩約定聯繫的最後一日,這很不像她所認識的克里斯,只要有件事沒完成就會強迫症發作、進而抓狂的類型,居然還沒打?難道他弟弟不算在「未完成事項清單」嗎?

克里斯沉默不語,對峙一陣子後依然是賈斯婷率先長嘆一聲,她在克里斯的委託下已經監視布拉斯頓有十年之久,當然知道那個可憐的小傢伙這周都眼巴巴的守著手機,活像是被人丟棄的小狗,一心等著他的哥哥捎來問候。

「你之前不是說一週內會聯繫他嗎?」賈斯婷追問道。

「我怕我會忍不住。」克里斯直接坦承自己的顧慮,在他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滴滴作響的定時手錶打斷了他,又到了他每天晨練的時間,然而他們連這周該鎖定的新客戶都還沒討論,克里斯跟賈斯婷保證二十分鐘後回打給她。

「親愛的,你此時迫切需要通話的對象不應該是我。」賈斯婷在被掛掉以前補了這句,希望一向果斷的男人能下定決心。

克里斯將房間的燈熄滅,閃光燈及噪音都準備就緒,用新買的木棍在自己的小腿上來回施力,他閉上眼睛,想起重逢那天弟弟連續推他好幾下、咆哮著對他的不滿,像隻被拋棄的幼犬張牙舞爪,克里斯卻無法忽視空氣中飄散著一股因情緒激動而變得濃厚的柑橘甜味,即使混雜著他人無關的血味、激烈槍戰後飄散的煙硝味,克里斯依舊能在這麼紛雜的氣味中清楚辨認。

那是專屬於弟弟的味道。

尤其弟弟以手臂卡住他的喉嚨摁在牆上質問時,兩人的距離靠得那麼近,好聞的氣味不斷竄入他的鼻腔,克里斯那麼一瞬間有些恍神,要屏息幾秒才能讓自己鎮定下來。

這就是為什麼他遲遲無法下定決心聯繫布拉斯頓的原因。

床頭櫃上的音響持續發出震耳欲聾的噪音,克里斯神智卻回到十五歲那年的夏天,主唱嘶吼叫囂的裂嗓逐漸遠去,取而代之的是在樹上唧唧不停高唱的蟬鳴,熱得發暈的他轉開冰水直接往頭頂上澆灌,斗大的水珠沿著他發紅的雙頰不斷滾落,彷彿這樣就能緩解燥動的脈博,然而他卻一直靜不下心,心臟不受控制的跳得飛快,不能去想、不要去想。

一直這麼逼迫自己,十五歲的克里斯卻無法將稍早映入眼簾的畫面從腦中抹去。

剛剛他一直沒等到弟弟來晨練,父親去拿報紙了,所以還沒發現布拉斯頓正在賴床。不希望弟弟又被父親責罰的他理所當然回房找他,還沒走到房間,五感比尋常人還敏銳的克里斯就聞到水果的氣味,隨著他逐漸靠近兄弟共睡的房間時,那股氣息就越發明顯,像是拇指掐進果皮剝開的瞬間綻放的酸甜味,難道弟弟在房內吃東西嗎?

手指輕推開房門的同時,清新甘甜的橘子味便迎面撲來,克里斯感覺心臟漏跳了一拍,這不是普通的果香,這是……他無法形容,只能感覺自己的身體起了前所未有的變化,喉嚨異常乾渴的他嚥了嚥口水,第六感告訴自己必須馬上離開,然而腦中有另外一道聲音叫囂著:必須要弄清楚弟弟到底在幹麻。

「哈啊、啊……哥哥……」就在克里斯還沒出聲的時候,一道細小卻混著濃濃哭腔的聲音悶悶的從床上傳來,克里斯聽到這聲無助的叫喚緊張了,難道弟弟受傷了?

就在他往房內再踏入一步的時候,才發現布拉斯頓沒有睡在上鋪,反而窩在屬於他的下鋪,這很反常,弟弟從來不會碰他的東西,更別提誤睡在他的床上、還弄亂他折好的被子。

比起擺放好的東西被破壞的焦躁,克里斯更擔心布拉斯頓怎麼了,胞弟裹著他的棉被縮成一團,只露出一小節凌亂的髮絲,呼吸也非常紊亂,似乎在忍耐著什麼。

「對不起……嗚嗚……哥哥、啊……」十分痛苦的布拉斯頓沒有注意到房門開了一半,他早上起來便感覺身體異常火熱,一把火從他體內往外延燒,一開始以為是感冒發燒了,卻沒那麼簡單,皮膚像是被什麼東西撐開,緊繃到十分敏感,就連衣物輕微的摩擦都會讓他不適。

如果只是肉體上的疼痛,他還能忍耐,但是最讓布拉斯頓難受的不僅於此。

他不由自主被一股味道吸引,那是從哥哥的下舖傳來的,鐵鏽跟煙硝味混在一起傳入他的鼻腔,瞬間緩解在他體內竄動的無名火,以往聞到都不覺怎樣,怎麼今天感覺特別不同?他深吸好幾口,卻遠遠覺得不夠,像是喝下海水般,原以為能緩解口渴卻適得其反。

布拉斯頓吞了吞口水,偷偷看了哥哥的下舖好幾眼,知道哥哥有潔癖的他平常根本不敢擅動克里斯的任何東西,可是……現在的他真的好難受,如果只是借哥哥的床舖躺一下,不要被發現的話……

可是哥哥討厭這樣,如果被發現的話,也許又會發作吧?他不想要造成哥哥的困擾。

猶豫不決的布拉斯頓嗚咽幾聲,仰頭倒在自己被褥上喘著氣,頭好昏、口好渴,他有想過是否能借哥哥的衣服,但是克里斯一向都把自己的衣物分門別類整齊的放在衣櫃內,絕對不會像他床上扔一件、椅子上也掛一條;對方良好的收拾習慣此時成了布拉斯頓最大的困擾,雖然衣櫃就在門的那側,但全身發燙兼頭暈的他走到門口都有問題,更別說去衣櫃那邊了。

解決燃眉之急的方式似乎只剩一個……布拉斯頓又探出頭凝視兄長整齊的床舖,只要一下下就好……

他艱難的爬下梯子,一開始只是坐在下舖的床緣,想著這樣就好,然而那股味道太好聞,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鬼使神差的躺在兄長的床上,布拉斯頓一直說服自己躺一下就會起來,免得哥哥撞見,然而身體的灼熱卻不減反增,他急得都快哭了,積蓄的淚水在明亮的大眼內轉呀轉的,少年瞪著兄長折好的被單,心想著借一下就好,顫抖的手指猶豫了很久才抓住棉被的一角。

對不起,哥哥。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意志力比平常還薄弱,他根本忍耐不住、甚至不想忍耐。
如果是這種情況,哥哥一定能扛過去的吧?

布拉斯頓一邊唾棄自己的軟弱,一邊緊緊摟住兄長的棉被,明明知道不可以,他卻貪戀著這股氣味、不想離去,深入肺腑的味道讓他皮膚底下燒灼的溫度緩和許多,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種渴望,想被人觸摸、想被這股味道的主人抱住。

這樣一想,熱源全部匯聚到下身,少年早過了初次夢遺的年紀,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他應該要回去自己床上、或去浴室解決。

怎麼樣都不應該在哥哥的床上用,會被發現、難善後、而且哥哥會生氣。

這些道理他都懂,然而此時的他卻無法好好思考,滿腦子只想著快把這破事解決了,如果拿衛生紙接著,就不會用髒了吧?

「對不起……哥哥……我真的很抱歉。」布拉斯頓最後還是屈服在情慾下,手伸進內褲裡握住前端已溼潤的陰莖,他一邊套弄著,一邊卻無助的哭了出來,明明身體不再疼痛,甚至比平常還舒服,他卻一點都不感到開心,一般的弟弟根本不會被兄長的味道吸引,進而做出這種事吧?他是不是不正常?

克里斯看到的就是這個場景。

即使布拉斯頓背對著他,他也猜得出來弟弟在做什麼,他明白這是很正常的生理紓解,也不是第一次見到弟弟動手解決,他不懂的是為什麼要在他的床上做?為什麼……要不斷的跟他道歉?

更可怕的是,那股柑橘甜味就是從弟弟身上散發出來的,混著少年的汗水跟淚水似乎變得更香,克里斯耳邊幾乎能聽到自己過快的心跳,他忍不住伸手壓住胸口,彷彿這樣就能斥令它跳得小力點,他覺得頭很暈、臉也很熱,明明之前布拉斯頓拉著他去看第一隻A片的時候,他毫無反應到小弟直說無趣,怎麼現在只是看著弟弟手淫、加上這股味道,他居然……起反應了?而且他居然想要上前碰觸對方,想低聲安慰弟弟別哭了、想用自己的手替布拉斯頓解決。

他在想什麼?

驚覺自己腦中冒出的念頭,克里斯低頭發現自己的褲檔已隆起一塊,他慌張的別過臉朝外跑去,一邊跑一邊念著所羅門的童謠,即使跟父親迎面撞上他也沒停下腳步,不行,他不能去想、不能去想弟弟用軟軟的哭腔喊著他、不能去想弟弟摟著自己的棉被做那件事、不能去想那股在肺部深處灼燒的柑橘味、彷彿充盈著每顆肺泡,就連自己的喘息都帶有一絲甜味。

屬於弟弟的甜味。

他衝到外頭,不由分說轉開水龍頭,希望激烈的水流沖走他荒誕的念頭,克里斯還嫌水力不夠強,執拗的把鐵製的轉柄擰到動彈不得為止。

「所羅門格蘭迪,星期一出生、星期二受洗、星期三結婚、星期四染疾、星期五病危、星期六過世、星期日下葬,這就是所羅門格蘭迪的結局。」一次不夠,再念第二次,耳邊的蟬鳴吵得他頭有點痛,冰水刺得他的臉頰已經有些泛疼,然而他沒有停下、他不敢停下、他不能停下。

「克里斯。」一道男嗓從身後傳來,克里斯恍若未聞,直到水柱不再從頭頂澆灌而下時,他才有些疑惑的抬起頭,映入眼簾的身影背著光,他一如既往讀不出父親的情緒,垂在身旁的手卻悄悄抓緊褲管。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定時鬧鐘的聲響拉回克里斯的神智,二十分鐘的訓練時間飛也似的過去了,他盯著那串閃著水藍光芒的10:01,又回頭看了一眼擱在床頭櫃上的手機,他到底該怎麼做呢?

TBC